繁多的人潮,悠揚的樂曲,畢業歌一播完,金泰亨跟朴智旻就拿了書包奔去國中部找田柾國,

田柾國也正在收拾東西,身邊有一兩個朋友,難得看到他在朋友面前笑了,所以朴智旻的哥哥病犯得不輕,一直抓著金泰亨囔著

 

「嗚嗚嗚,我們柾國好可愛唷!」

金泰亨只把他當作一個日常,忽略掉他,走上去抓著田柾國的手臂。

「欸,沒時間了啦,號錫哥他們已經在家裡了。」

「喔,我.....再一下.....」

田柾國的表情有些尷尬,直到朋友走掉,田柾國用他生平最緩慢的速度將書放進書包裡,

朴智旻看著低頭心不在焉的田柾國,心頭忽然一酸。

 

「啊~號錫哥打來了~~」金泰亨接起來,大聲的回應著他們要回去了,就要回去了....

朴智旻替田柾國拿了一袋書,因為畢業又加上要搬家,那些書不能留,所以他們還走到垃圾場把那些書全部丟掉。

 

田柾國奮力的將書投向大垃圾桶裡,就像在發洩什麼一樣,書頁散落,三個人忽然沉默。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N1384.JPG 

第一天因為是剛下飛機去的,所以其實沒什麼停留,因為我只有去過一次他們一期創團,也是在奧林匹克,
我就拿幾乎快二年前的記憶來說說我覺得不同的地方,一出3號出口就能看到攤販在販賣周邊,
當然就是非官方周邊,抱枕貼紙什麼的,往前走就可以看到成員們的旗子,
與以前要往前走到某個地方才能看到指引方向的牌子感覺很不同,一出地鐵站就很有實感~很熱鬧的感覺~
只是風太大有些照起來就各種搞笑(欸XDDDDDDDDD

DSCN1317.JPG 

DSCN1326.JPG 

DSCN1329.JPG 

 DSCN1320.JPG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11.27----這裡是出國紀錄XD----

久違的,出國的日子。
因為趕晚上的演唱會,所以坐7點50的飛機,真的早到要哭出來了
而且我去的時候台灣還有點冷,大概只睡了二小時左右吧,
四點我爸載我去桃機,其實滿感激我爸的,沒有他我會麻煩N倍,
這次的旅程依然是一個人,我爸媽那關當然是用騙的,
還好他們很信任我能安全回家,所以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
他們好像一直覺得我是跟網友去的就是了XD

中華航空位置好小,大韓比較大,餐點的話我覺得中華比較好吃,
大韓牛肉口味附的鹹豆腐??真的有夠難吃的XD

大概是中午左右出仁川機場,就轉6002到機場巴士,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已經是春季,晚風吹來讓人昏昏欲睡,
閔玧其在大學課堂裡扎扎實實的睡了一場,但還是想睡得緊,
幸好一旁的朴智旻一直聒噪著,那一雙小眼睛不安份的亂瞄,
閔玧其只得適時停下來等他,催促他方向。

大學的氣氛跟高中是截然不同的,走在大學校園裡讓朴智旻備感興奮,
而且他還穿著高中制服,不少人都對他投向好奇的目光,班上的人還問他什麼時候有個弟弟了?

弟弟啊.......
朴智旻開朗的笑著說,「我不是玧其哥的弟弟,我是───」
然後就被拖走了。

「玧其哥以為我要說什麼?」「其實我只是想說我是朴智旻而已。」「不過玧其哥你真是太膽小!」
面對戀人的指控,閔玧其只是淡淡笑著,勾住他的手。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打開冰箱,找到那瓶總放在角落的可樂,一口氣灌下,甜膩的味道從舌尖傳遞開來,隨之而來的是氣泡環繞在喉間的窒息感,
很甜蜜很難受卻奇怪的會上癮,忘記是誰對他說過,說他是一個會跟隨著危險的人。

"還好你現在只是個國中生。"
幸好,他只是個什麼都做不了的國中生。

身高不知何時比其他同學都高了些,他的生長速度比其他同學都還要快上許多,
連保健老師都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著他,說他長得很快,從那眼神與語氣裡讀不出這究竟是好還是壞,
一向如此,只要是被稱做大人的生物都是一樣的,他們會因為一個人的背景跟經歷輕易的對小孩子作下判斷,
田柾國,無父無母,是個特別的需要被關愛的小孩,雖然擁有這個標籤,縱使他們看上去的他很可憐,
但是他清楚自己不是一個人就好,只要回到那個地方,就還有人在等他,不是家人,卻是最重要的人。

「柾國啊,你快要畢業了吧?」
甜點店的店長大叔在他脫下圍裙時笑瞇瞇的問著,好像有什麼好事,他點點頭。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鄭號錫最近覺得有點痛苦,會讓他感到如此痛苦的事情著實不多的,因此他還拗了金碩珍一頓飯,讓他回來請他吃韓牛,對方的回應是一個抱歉的笑臉還有大大的OK。

「泰亨啊,你要這樣看著我到什麼時候?」

鄭號錫打著電腦,終於忍無可忍的轉過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盯著自己發呆的金泰亨,金泰亨轉醒倒是有些疑惑。

「以前我不就常這樣了嗎?你幹嘛突然反應過度,還有最近你都不看我!」

金泰亨裝出受傷的表情,扁著嘴將自己縮抱在椅子上,最近都不看他還不是因為他會心虛嗎?鄭號錫伸出手拍了下他的臉頰。

「已經很晚了,你還不趕快去睡覺。」

「哥你才是,很晚了還在打電腦,是在幹嘛?」

鄭號錫擋住金泰亨想看螢幕的動作,伸手抱住他然後將他推向房間。「你管我在幹嘛,趕快去睡啦!」

金泰亨狐疑的看著鄭號錫,鄭號錫被看得背後都冒汗了,這小子看起來漫不經心,有時卻奇怪的靈敏。

「泰亨哥,你的手機很吵,可不可以進來按靜音啊!」

田柾國猶如救世主一般的降臨在房門口,金泰亨聽了就奔向房裡,鄭號錫定眼看著田柾國。

「哥這麼晚了還不睡?難道是在看………」

「看什麼?」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號錫啊,以後他們就拜託你了……」
「雖然對你很抱歉……」
「但你就是最能照顧他們的哥哥…」
「拜託你了,號錫,這已經是我這一生最後的請求了…」
「號錫啊,爸媽還有姐姐,無論何時都會以你為榮的。」

 

 


 

 

外面的陽光暖烘烘的,似乎真的要春天了啊,
鄭號錫用手遮著直射著自己的陽光,他們家忙內再不來他真的要變成一塊黑炭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一打開門,就有一陣難聞的菸酒味灌上鼻尖,雖然厭惡這種味道卻還是能適應,他閔玧其的少數幾個強項就是打不死的體質,超強的適應能力,朋友曾笑說如果要去無人島的話無論如何都得帶上他,因為他總是能處變不驚的活下來,其實那是他們太笨了,只要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那麼就沒有什麼事會令你困擾了,人生不就是那樣嗎?像一場電影,你演著也看著。

「撕……痛……痛,…你踩到我了……」

一個厚實的聲音從地板上傳出來,閔玧其將視線下移才看到沙發底下有一隻手,而自己的鞋底正不偏不倚地踩著他,沒有立即把腳移開而是擰起眉頭,看樣子又是一個喝茫了的傢伙,不知道昨晚是不是跟哪個女人在那張大床上……

「喂……我說,你踩到我了!!」

沙發底下的人發出有些許委屈的哭音,此刻聽起來卻有些滑稽,閔玧其笑了下將腳移開,站在那裏想等著他爬出來,只是等了一陣沙發底下卻毫無反應,他皺起眉頭,看樣子這個人喝得不是普通的醉,在這間汽車旅館打工快要一年了,什麼樣的人他沒有見過,這樣喝掛的客人他是見怪不怪了。

「先生,現在已經是退房時間,您該離開了喔。」

沒有反應。
想來也是,他不會天真的以為喊一句就可以把醉得不省人事的人給喚醒,於是他蹲下身…

「先生…………您───」

沙發底下,什麼人也沒有。

閔玧其咬了咬唇,雖然在這裡打工遇過很多人,卻還沒遇過鬼的。
他深吸口氣,現在是早上十一點左右,外面天氣很好太陽高掛,櫻花還盛開著,雖然在這八層樓的汽車旅館中,只有他一個人負責前四層樓,而今天又是非假日,沒什麼人入住,也就是說這幾層樓裡都沒有什麼人。

不、不,閔玧其,現在可是白天,鬼是不可能在白天還是透中午出來玩的。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金碩珍將幾個陷入昏迷的人給叫起來拖下公車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了,閔玧其一邊打哈欠一邊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已經預先請了假就迷迷糊糊的走回房間,朴智旻趁著閔玧其房門關上的空隙偷溜了進去,閔玧其坐在床邊看著他。

「你不回家嗎?」
朴智旻笑嘻嘻的遙遙頭。「我最近在家裡老是睡不著,藥效似乎對我越來越沒效果,不過上次在這裡睡得很好,我想再實驗看看!」
看著朴智旻露出閃亮的眼神,活像小狗似的模樣讓他笑著比比自己身邊。「喔,那就睡吧。」
「嗯!」
朴智旻那聲嗯好像都要溢出蜜來了,朴智旻躺在自己身邊,床變小了卻也變溫暖了,他睜開眼睛就與朴智旻四目相對,他楞了下,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
「你現在每天都得吃藥才能睡覺嗎?」
「醫生說每天睡前一小時吃一顆,我不敢不吃,我怕………」
「怕什麼?」
「我怕我又會來偷襲你……」
閔玧其的視線落在朴智旻的唇上,那是他們剛搬進來的事情,這也過了快要五個月了,其實早已經忘記那時的那個吻,他記得的只有……
「我才怕你從樓梯口摔下去,我又要去撈人很累的。」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短篇。
標題是隨便取的XD

 






某天睜開眼睛醒來我就變成一隻小浣熊了。

身為浣熊,我的名字卻還是叫朴智旻,主人是金泰亨,雖然這個人是我的主人好像也不意外,但還是有些不甘心,我多希望有天是我成為金泰亨的主人,他能夠永遠伴我左右,但是那怎麼可能呢,金泰亨很耀眼,又很活潑,善於交際,我則是個跟他完全不相襯的人啊,學校裡的人總是說我像是金泰亨身邊的配襯,永遠是他的配角。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金泰亨迷迷糊糊地從床上醒來,走到冰箱前站定,他打開看了好一會,最終因為冰箱的涼氣打了個寒顫,抖抖身體他將冰箱門關起來。

碩珍哥今天沒準備早餐。

扁著嘴還是想先梳洗再說,卻發現廚房角落的地上有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響,心一驚,想著該不會是老鼠,捲了報紙就小心翼翼地探頭走過去。

「啊,泰亨啊,你起床啦……」

金泰亨拿著報紙張大嘴巴看著坐在廚房地上正努力切著烤焦吐司邊的金南俊。

「呃……南俊哥,你在做什麼?」
「我就是烤了片吐司然後烤焦了,扔了浪費,切掉還是可以吃的麻……不過,我果然不太適合做這件事啊。」
「那哥你為什麼要在地板上切啊?」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泰亨阿,快起來,不然會遲到。」

朴智旻看著鏡子,摸著剛剛才梳好卻不太乖巧的頭髮,鏡子裡反映著雜亂的房間,到底多久沒好好整理過房間也忘記了,雖然打掃阿姨會來幫忙做打掃,但是私人物品還是散亂成一團,鄭號錫都已經不知道吼過幾百次了,那些東西終究還是在那裡,不過他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那裡頭有一本漫畫好像就是他扔的,只是他扔得少了點,他拍拍自己的臉頰,走進房間裡看著安靜無比的空間,該睡的都睡死了,但該醒的卻還沒醒,他的視線停在某個最上層的位置,他嘆了口氣。

「泰亨啊~~」

金泰亨很難叫起來已經不是秘密,大概連隔壁家養的貓都知道,好幾次想乾脆拋棄他直接出門上學,但是每次走到門口穿好鞋子還是又不由自主的走回房間裡,略帶無奈的把金泰亨拖出來。
終究無法放下他。
因此,朴智旻此刻就在盤算著等下走到門口穿鞋之後他絕對不要再走回來!

「智旻阿,你別叫了,快出門,讓這小子自己看著辦吧?」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H有。


從被窩裡爬起來,看到的都是什麼景緻呢?
氣象報告說,這一周有鋒面來襲,似乎會下一周的雨,
我在玄關綁鞋帶的時候突然想到,你很討厭下雨,因為那樣你就不能脫著鞋子去外頭玩了。

但是現在也不行了吧。

「泰亨阿。」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田柾國看著興致勃勃把他們聚集在他房間裡說要玩國王遊戲的金碩珍,
他看著他手上的籤,趴在他背上的金泰亨嘟起嘴,他知道金泰亨即將要說什麼,因為他也有同感。

「籤是哥你做的,這樣你有沒有動手腳我們怎麼知道呢?」
「怎麼?你們有人不相信我的人格嗎?」
「碩珍哥你的…………人格………嗯………」

金泰亨對上朴智旻無辜的顯然搞不清楚狀況的眼睛,很努力的思考金碩珍到底可不可信這件事情。

「我倒是覺得滿好玩的,我只在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玩過,很懷念啊…來玩吧!」
鄭號錫也興致勃勃的湊上來,伸手就先抽了一支籤。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金泰亨一直都有一個壞習慣。
他喜歡專注地盯著自己在意的人,離他最近的就是共用同一個寢室的室友們,他把這當作一種無聊時打發時間的方式,例如他會一直看著閔玧其的臉想著等一下午餐要吃什麼,他會看著田柾國的臉想著等一下回宿舍要打遊戲,據室友們說,那感受就像是被獵物盯上了而你卻不會覺得困擾,甚至對眼時會覺得這傢伙還真可愛,給他吃一下好像也不錯(X)。

這前提是,室友們溺愛他的緣故。

這要是用在不認識的前輩身上,就會讓人覺得有些熱情,有些莫名,雖然不至於到難以承受,但還是會覺得這孩子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邊伯賢也不是沒發現那位學弟老是撐著下巴亮著明眸盯著自己,只是他在校也不是安靜的人物,人氣本來就高,被這麼盯著也不是不被理解的事情,而且那眼神雖然讓人在意,卻奇怪的不怎麼困擾,雖然邊伯賢想過,是不是因為那個學弟長得好,所以一切都可以被原諒的關係。

是喔,人就是這麼現實,才會導致他畢業去面試的時候教導老師說他雖然唱歌有潛力個性也不扭捏,還大方很有趣,但土土醜醜的,你說你面試得上嗎?

嘖,明明有這麼多優點了,為什麼只是土土醜醜的就上不了呢?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鹿晗從韓國回到中國的時候碰上一個看起來很淡定實質上卻很瘋狂的外國男子。
手上拿著他的護照,他叫金珉錫,看著上頭那張照片,臉圓圓的長得好像包子。
然後尾隨著他一路撿著從他後背包裡掉出來的東西。

鉛筆。
筆記本。
全家福。
皮夾。
鑰匙。

鑰匙撿起來的時候發出一種很特別的聲音,大概是上頭綁著的鈴鐺聲吧,聽起來與別的鈴鐺聲不同特別尖銳,因此前頭的人有些疑惑的停下腳步,然後回頭就與鹿晗對上眼了,鹿晗還正抱著他一堆東西,有些尷尬的直起身子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