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起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胸膛上躺了一個人。
 那個人踩跪坐的姿勢像個小朋友一樣趴在自己的胸膛上,
 小朋友的後腦杓有一個很可愛的漩渦,起光瞇著眼睛摸摸小朋友的髮,柔柔的觸感。

 「我該起來了,東雲。」
 
 小朋友依然維持著不動,起光眼裡閃過些許無奈,爾後又被溫柔的微笑覆蓋,他有些強制的想將小朋友的手移開,就在這時小朋友忽然動了,他一個勁的環抱住起光。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讓哥你起來。」
 起光拍拍東雲埋在自己胸膛的那顆頭,雖然看不到那孩子般無賴的表情,但是聽那撒嬌的聲音也覺得足夠了。「好了,過一會永福哥看我還沒準備好出門會唸的。」
 「可是………」東雲聲音悶悶的,他猛然抬起頭直視著起光,跟起光細小的眼睛不一樣,東雲深邃的眼睛裡總是泛著一些孩子氣。「哥你才剛睡不到一小時耶。」
 「呵呵…你忘了,我本來就只是回來拿個東西,能睡半個小時就很好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想要什麼?」
 「…………粱耀燮。」


 發呆,其實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容易。
 滿腦子,都是那段看似遊戲的對話。
 眨眨眼,停止自己的想法。

 不回覆,是他們的默契。
 就像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縱使,犯規了可能也沒人會受到懲罰,只是,也沒人會讓他繼續。
 就像他們之間的關係。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要忘記一個人需要流過多少眼淚?
 斗俊不知道,應該說也不想知道。
 那個流淚的人一定不是他,因為他不喜歡哭過之後的酸澀感。
 
 他常常覺得,也許粱耀燮相當的喜歡哭泣。
 只是他忍著,隱忍著,將眼淚,化作另一種形式的焦躁與不安。
 耀燮會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看著一部卡通影片,沒有開燈,他縮抱在那個世界,不容許別人打擾的樣子。
 斗俊總會上前拍拍他,摸摸他,轉移他的注意力。說,你這小子幹麻不開燈?
 耀燮會笑,笑得燦爛。說,斗俊你回來啦。粘膩的嗓音。
 等了很久?斗俊只得苦笑,你等的,真的是我?還是一個根本不會讓你等的人。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