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南優鉉向公司請了一個長假。沒有期限的長假。
 公司裡的人聽到會露出怎麼樣驚訝的表情,他都能想像得到,最震怒的大概會是他一向很討好欣賞他的長官們,某些對他反感的小人一定會裂開嘴開心不已吧。
 但是,那些都不關他的事了。
 伸出手一撈,原本想從床上爬起的金聖圭又重新回到他懷裡

 「優鉉?」
 
 金聖圭不是沒發現南優鉉的異樣,自從他對他說出自己總有一天會消失之後,南優鉉就一天比一天還黏著他,原本是想叫他起床的,最後總是連自己也起不來。

 「你……活了多久了?」
 南優鉉的聲音從他的胸膛裡回蕩到他耳裡,緊貼著他的身子,金聖圭想了想。
 「很久,久到我都忘了。」
 南優鉉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世界上有一群人,
 他們從小就分辨不出人跟鬼之間的區別,
 因此他們常常把人當成鬼,把鬼當成人。
 
 但是像南優鉉這樣的例子卻極少見。
 在他的世界裡,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摸到了也好像摸不到似的,毫無真實感。
 他能夠完全感受到的,只有一種生物。
 一種只有他看得到的生物,叫做
 天使。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浩沅很喜歡紫色,喜歡到一種接近中毒的程度。
 只要紫色一出現在家裡,看是衣服鞋子飾品有的沒的,不知怎麼的,最後都會落到他手中,然後搭配著他的笑容,變成他的物品。
 上次有愛慕者送了一個紫色風鈴給李成鍾,李成鍾滿是少男情懷的將風鈴掛在他們房門口,
 南優鉉就常常看到李浩沅對著那個風鈴發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原本李浩沅這過度迷戀紫色的行為應該拿來分享給兄弟們取笑一番的,但是因為李浩沅盯的太過真摯,那眼眸裡的激光,讓南優鉉只能默默的在一旁笑,李浩沅發現南優鉉的視線,有些彆扭的與他對笑。
「我……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不是送給我的。」
 南優鉉遙遙頭。「真的就這麼喜歡紫色,喜歡到捨不得眨眼的地步?」
 李浩沅看著南優鉉思考了會,「難道你沒有發自內心喜歡的東西嗎?」

 喜歡的東西當然是有,只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一個顏色,南優鉉想想都覺得那簡直就是一種被制約的行為,不過看著紫色的物品時,眼睛裡散發的光彩,還有把那個東西送給他時會漾出的燦爛笑容,那樣的李浩沅有別於平時的模樣,莫名的也會讓人感到可愛極了。
 自始以後,南優鉉有意無意的都會帶紫色的東西回家,但也不坦率的送給他,只是帶在自己身上,當李浩沅又把視線停留在他身上,有意無意的瞄他幾眼,他真的覺得那樣的李浩沅有趣的可以,最後還是會主動上前扔給他,然後接收到李浩沅的道謝跟笑容。

 一早,突然有人一把從背後拉住他的後背包,南優鉉沒有回頭也能知道是誰,他只是微微的笑著。
 「今天是徽章。」李浩沅撫摸著南優鉉背包上別的那個徽章,看著南優鉉的後腦杓。「優鉉最近也喜歡上紫色了嗎?」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明洙有很嚴重的過敏體質。
 他不知道是從父親那裡遺傳來的還是來自母親,反正無論哪一方,他都必須沒有怨言的消化那些不適感,就算有怨言那又如何?打從出生就注定好的事情,並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
 他的父母從來不跟他溝通,應該說並不想溝通,所以金明洙扮演著豪不反抗的乖巧兒子角色,
 他們要他丟掉他最喜歡的玩偶,他也一聲不吭的將他最寶貝的"L君"丟到垃圾桶裡,沒有半分的猶豫,縱使晚上睡覺沒東西可抱,感到一絲的空虛,他也只能慢慢習慣沒有L君的日子。
 長大了,他們要他去上明星高中他就去上,縱使在學校因為過於俊美被排擠,一個男生朋友也交不到,倒是遠遠望著他的愛慕者一堆,他也是這樣寂寞的撐到了畢業。
 父母對於這個出生以來就不怎麼哭,甚至沒怎麼看過他的眼淚,還會自己去泡奶粉來喝,成熟的無以附加的兒子很信賴卻也頗有埋怨,說自己的兒子與他們有種難以拉近的距離感,怎麼不像同齡的孩子般活潑愛撒嬌。
 就在金明洙為此而感到困擾,看著鏡子學習到底該怎麼撒嬌,該怎麼成為一個徹底的傀儡的時候,他的父母死了。

 聽到的第一時間,所有人對他投以一個同情的眼神,四周的人都在哭,他卻一滴眼淚一個痛苦的表情也表現不出來,因此還被狠狠的評論了一翻。

 「明洙這孩子個性肯定很不好,誰肯收留一個這樣冷血的孩子?」
 「別這麼說麻,我看這孩子挺可憐的,被他聽到不好的……」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旋轉。只是一個動作而已。但是也有很多形式,旋轉的可以是身體,可以是一顆眼球,也可以是一支筆。
 還有類似顛倒的形式,對了,其實顛倒也是一種旋轉吧。
 櫻井望著天花板逕自喃喃自語了起來。

 「怎麼了,小翔?」因為櫻井過於專注的關係,相葉也望著天花板說著話,天花板上除了蜘蛛網裡的蜘蛛在結網以外什麼也沒有,就是白得有點黃的天花板。
 「唔………由你來我問這個問題實在有點難跟你說明。」
 櫻井將視線落到了相葉臉上,點頭。「真的,你一定不會理解。」
 相葉眨眨眼。「什麼呀,小翔……你不睡覺為什麼要這樣盯著天花板?」
 
 櫻井這樣盯著天花板已經有好幾週了,他們並不住在這裡,這個有點老舊的小木屋是一群人的秘密基地,很隨性很隨意的就能踏進來的地方,沒地方可待的時候這個小木屋就能讓你稍做休息。

 對了,忘了說,櫻井翔跟相葉雅紀彼此之間是不認識的。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像是要被挖空了似的。
 沒有預兆,沒有開頭,沒有話語,
 他就這麼走出了他的人生。
 縱使還是在眼前,還是漾著笑容,還是在身邊流著汗水,
 那一切已經不再相同。

 伸手,從背後抱住龍俊亨,尹斗俊總是在夜裡這麼做,試圖尋求對方的溫暖,
 疲憊的身軀在那剎那彷彿就會溶化,魂魄像是要消失不見似的,
 所以圈在他腰上的手更是攬得緊,不放開,說什麼也,不放開。
 在這短暫的時刻,請告訴我,你是愛我的吧。

 斗俊阿,你覺不覺得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你其實不是愛我,你只是太累了,需要一個抱枕。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