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燦烈有些後悔打開這扇門。
 雖然這扇門自己兩年前搬來的時候也曾對他困擾得要命,那是個秋季轉冬季的季節,他拖著行李已經是雙手通紅,再跟這扇老舊的門奮鬥時,手已經因為出力過度而變成紫紅色的了。
 只是現在顯然不是回憶過去的時候,當他奮力地打開這扇門準備去打工時,從門後跌出一名少年。
 很自然的撐抱住他,發現少年白皙的臉蛋上滿是瘀青,鵝黃色的頭髮亂七八糟的,像是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朴燦烈還發現他不只是臉上有傷,纖細的手臂上也佈滿傷痕,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跟誰狠狠的幹過一架了嗎?朴燦烈舔舔唇,心想自己是不是該送他去醫院,才這麼想,少年的身體裡發出聲響。
 那是最近很火紅的江南style,最近打工的店裡放到爛掉的歌。
 手機鈴聲顯然沒有讓少年有轉醒的跡象,朴燦烈只好動手摸他的外套口袋,從口袋裡掏出一支s3,跟他是同款的,手機上面顯示來電者為:누나
 大概是他姊姊吧,也許可以讓他姊姊來接走他,打定主意朴燦烈滑開通話鍵。
 『燦烈~燦烈~是你嗎?』
 朴燦烈愣了一愣,他把手機拿到眼前睜大眼睛望,雖然是同款但這絕對不是自己的手機,可是電話那頭的人怎麼會喊他的名字呢?
 『燦烈~燦烈~啊~忘了跟你自我介紹一下,你好,我是現在倒在你懷裡的傢伙的姊姊,他叫吳世勳,我跟你說,我弟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我覺得他很適合你,所以把他打暈了送到你面前來了,你就不用客氣收下他吧。』
 「呃?請問………妳在說什麼?」

 雖然她講得字正腔圓,但一個字也不聽不懂啊,什麼很適合什麼打暈什麼收下他,這個女人………哪裡有毛病嗎?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