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亨迷迷糊糊地從床上醒來,走到冰箱前站定,他打開看了好一會,最終因為冰箱的涼氣打了個寒顫,抖抖身體他將冰箱門關起來。

碩珍哥今天沒準備早餐。

扁著嘴還是想先梳洗再說,卻發現廚房角落的地上有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響,心一驚,想著該不會是老鼠,捲了報紙就小心翼翼地探頭走過去。

「啊,泰亨啊,你起床啦……」

金泰亨拿著報紙張大嘴巴看著坐在廚房地上正努力切著烤焦吐司邊的金南俊。

「呃……南俊哥,你在做什麼?」
「我就是烤了片吐司然後烤焦了,扔了浪費,切掉還是可以吃的麻……不過,我果然不太適合做這件事啊。」
「那哥你為什麼要在地板上切啊?」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