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澯熙此刻很希望自己可以毅然決然地從這個位置離開,可惜金泳勛那雙受傷的眼神始終讓他無法移動身體,也許跟他從以前就無法拒絕這個人有關,內心懊惱著卻還是只能將手搭上他的肩頭拍拍他。

「好了,別難過了,昌民也許過一陣子想通了就會跟你和好的。」

情侶之間吵架鬧分手很正常,這時候太過認真的去安慰根本是傻子才會有的行為,他們下一秒就又會恩恩愛愛的出現在你面前讓你想嘔吐,而你只能無奈地笑笑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不對,昌民這次很認真,我從來沒看過他如此嚴肅的提過分手。」
金泳勛垂下眼簾,眼眶漸漸泛紅了,原來被甩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啊。
「……這不就是報應嗎?」
「你說什麼?」
「啊,不是,沒什麼,哎呀…畢竟昌民也要離開這個小鎮去外地念書了,就算現在不分手,以後怎麼知道不會分呢?你能接受遠距離戀愛?」
金泳勛盯著崔澯熙的臉看。「澯熙你真不會安慰人。」
所以你為什麼要在這時候來找我,是來找我的你不對吧?
崔澯熙忍住不翻白眼。
「那真是抱歉,我只是比較實際。」
金泳勛笑了,他伸出手摸摸他的後腦杓。「但是…謝啦。」
後腦杓微微發燙著,崔澯熙嘆了口氣,就算理性告訴他朋友夫不可戲,身體卻還是會不由自主地起發熱反應,想想跟這對笨蛋情侶也已經相處三年了,打從高一入學認識池昌民,然後池昌民介紹金泳勛給他認識,臉頰泛紅靦腆卻開心的說是他的男朋友時他就有預感這個人會是讓他感到棘手的人物。

同性戀,這沒什麼,因為他正好也是,同性戀圈子很容易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一起,可能是身上有些什麼相同的氣味吧,第一眼見到池昌民時他身上就散發著那樣好聞令人安心的氣味,池昌民主動與他攀談並很快對他坦誠時他也很高興。

人家都說高三上大學這階段是很多班對的分手期,未來的志向不同,身處的環境不同,遇到更多人開了更多眼界,那都產生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其實池昌民早就跟他說過,哭著在他懷裡說畢業那天他絕對會跟金泳勛分手的,因為他忍受不了那樣的孤獨與猜忌,不如放彼此走。
果然成真了吧。

但那又與他何干呢?他一直在他們的感情裡當一個旁觀者,像是什麼守護天使似的,但是他的性格卻不那麼聖潔,他總是想從這個位置離開,身體卻怎麼也走不開,性格太過於心軟是他的致命傷,他想當一個不令人感到冰冷令人喜歡的人,實際上卻覺得很麻煩。
一切都麻煩透了,尤其是他喜歡金泳勛這件事情。





池昌民離開前應金泳勛的要求跟他做了最後一次愛,他充滿抱歉地哭著抱住金泳勛,然後與他說了一句話。

「喜歡上澯熙吧,他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但澯熙一直很喜歡你。」

那句話也不時會出現在金泳勛的夢裡,在意的程度可見一般,起床時總是得清理自己的夢遺,一邊清一邊想,池昌民你這個大笨蛋,這種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但這三年來他發現自己喜歡這樣,抱著池昌民注意崔澯熙游移不安的眼神,那張過於清透白皙的臉有那麼一瞬間閃過厭世的神情,對於自己的一舉一動能夠牽動崔澯熙這件事情讓他很有成就感,事實上遇到池昌民前他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人,感情世界缺陷的不可思議,遇到池昌民之後因為捨不得見他哭,所以全心全意溫柔的對待他,但那可能也僅止於在他面前了,在其他人面前他依然是從前那個擁有感情缺陷的金泳勛。

人的性格不可能只有一種,他們有多種面貌,金泳勛是最明白這點的人,所以他故意找崔澯熙訴苦療傷,享受他複雜的神情,雖然摯愛離開他了,但身邊還有崔澯熙可以撫慰他,他的大學生活還是不無聊的。

『你怎麼會跟我同系又同班啊!』
大概是看到分發表了吧,接到崔澯熙氣急敗壞打來的電話,他笑出聲。
「你不願意嗎?真傷人。」
這就是他想看到的效果,嘴角在笑,但他的語氣卻可憐兮兮的。
『唉。』
崔澯熙大大的嘆了口氣,隨便聊了幾句就跟他道晚安了。
「明天見。」
聽到這三個字電話那頭發出哀號聲然後斷線。
真可惜,因為不是情侶沒有分手這回事,不是都說朋友才是最能走一輩子的嗎?



崔澯熙一踏入課堂就看的金泳勛坐在位置上與同學聊天。
才開學第一天,他的身邊就已經圍繞了一些人,因為他長得是百年一見的俊美,性格實際上卻不高冷,接近之後就容易打入人群,現下這情景他倒也不意外。

「啊~澯熙~這裡!」
金泳勛拿起隔壁的包包招呼他,似乎是替他留了位置。
崔澯熙其實還挺期待新學期新希望,他能認識一些新朋友的,而且不是都說大學可以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嗎?再說了,那傢伙才失戀幾天為什麼就能開朗地笑了啊?是他的話絕對會失落更久一些的。
心不甘情不願的在他身邊坐下,金泳勛瞄了他一眼就繼續跟其他人聊天,沒再理過他,崔澯熙無聊的張望四周,眼神正好與金泳勛的其中一個朋友對上眼。

「啊~你好,你叫澯熙嗎?」對方禮貌的用敬語打了招呼,崔澯熙趕緊回應。
「你好,是的,我叫崔澯熙。」
「我叫裴俊英,請多多指教。」
對方禮貌的伸出手來,帶著靦腆卻燦爛的笑容,崔澯熙回握。
「是,請多多指教!」
是個笑起來很好看的男孩,讓人感到親切。
「第一天入學挺緊張的呢。」
裴俊英在崔澯熙另一邊坐下,崔澯熙看著他心想,難道這就是他盼望的新朋友嗎?真是太令人感動了,他都覺得裴俊英背後在發光而且長翅膀了!
但是他的韓文發音聽起來總覺得有些生疏?
似乎感覺到崔澯熙的疑惑,裴俊英尷尬地垂下頭。
「我是從加拿大轉學回來的,所以韓文還不太好。」
崔澯熙趕緊搖頭,「不會的,我覺得很好了!」原來自己的表情這麼不會藏心事嗎?
「謝謝你。」
崔澯熙看著裴俊英也跟著笑了,果然大學就是能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啊。


金泳勛在另一側看著心中總有些不樂意,崔澯熙的朋友高中時期就不多,因為他的時間幾乎都被他跟池昌民霸佔,縱使有也因為不同班,插不上他們的話題而少來找他,忽然他的目光不再只放在他跟池昌民身上,他感到不太習慣。
「喂~~中午去食堂吃飯嗎?」
在跟裴俊英聊得起勁時,金泳勛冷不防地打斷他們,裴俊英依然笑笑的看著金泳勛,崔澯熙轉頭瞪了他一眼。
「不要。」
「那你要吃什麼?」
「我剛剛約俊英去外面吃了。」
「……那我也要跟。」
「為什麼………」
「吶,俊英,你也想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裴俊英看著他們點頭。「都一起去吧。」不過就是吃個飯。
金泳勛露出得意的表情看著崔澯熙,崔澯熙嘟起嘴來。
「對了,你該叫俊英哥才對吧?」
「為什麼?」
「他是97年生的。」
「什麼?!你比我們大?」
「嗯~我是97年生的。」
「什麼嘛,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還聊這麼久?」

崔澯熙盯著裴俊英的臉遲遲無法回神,長得明明是比他小的樣子,說話語氣也這麼可愛,像隻小綿羊的。
「不好意思,那我也叫你俊英哥吧?」
「沒關係的,隨意吧。」
「嗯。」

知道裴俊英比自己大之後,崔澯熙一句句俊英哥的,讓金泳勛嘟著嘴想著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訴他自己的年齡秘密?然後逼他從今以後改口叫他哥?其實池昌民私底下都叫他哥的。

他曾經因為交錯朋友捲進一個霸凌事件裡而休學,但為了隱藏這件事情他一直沒與班上的人說,他曾經考慮要跟崔澯熙說的,但一直錯過時機,也就想不說也罷了,沒想到讓他想說出這件事情居然是因為他的忌妒。

金泳勛也有些被自己的這種佔有欲嚇到了,但他馬上就緩和過來並且接受自己對他的佔有欲。
他的佔有欲可能還包含了池昌民的份吧,那麼也不為過啊。

「泳勛?你發什麼呆啊?」
崔澯熙近距離睜著大眼看他,他伸出手捧住他的臉,崔澯熙明顯身體一顫,不得動彈,臉上出現驚愕的表情,他笑了。
「你的臉上有髒東西。」真是老梗。
「喂~~你說要去吃飯的,不可以下課之後又不見人影,這樣對俊英哥很不禮貌的。」
「放心吧,現在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

以前找他們吃飯,他們常常忘記這件事情,一下課就跑不見人影,後來才知道他跟池昌民一起去了別的地方。
八成是在恩愛吧,臨時也找不到人吃飯,所以崔澯熙只能買個麵包快速的嗑掉他,他都還記得麵包的乾澀,嚥下喉嚨時總讓他感到發酸,喉嚨的灼熱感漸漸延伸為胃痛。

「你怎麼了?」
一回神對上金泳勛趴在桌上盯著他露出玩味的眼神。「你表情很不好。」
「沒、沒事。」
怎麼連現在想起來都讓人感到酸澀呢,胃又開始隱隱犯疼了,是不是只要還跟金泳勛在一起就會一直這樣呢?
真是可怕。


金泳勛跟裴俊英原本就是朋友,所以聊得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只是……

崔澯熙撐著頭瞪著夾在他們中間的金泳勛,他身高很高,完全是一個很高的障礙物,他感覺他跟裴俊英之間像是隔了一道叫做金泳勛的牆,沒有辦法越過這道牆跟裴俊英講到半句話。

真是夠了。

崔澯熙站起身,金泳勛一把拉住他的手。

「去哪?」

「……廁所。」

「喔。」

金泳勛放開手,崔澯熙站起身對上裴俊英瞇起的笑眼,他露出一個哭臉走掉了。

裴俊英看著金泳勛望著崔澯熙離去的背影,疑惑的開口。

 

「泳勛你喜歡澯熙嗎?」

「什麼?!」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