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是個適合錄影的好日子,只是麻………


 「一定要這樣嗎?」


 看著范范姊,小傑有些不安了起來。


 「噯唷,只是節目效果而已,他不會放在心上的,你們是好兄弟不是嗎?」


 「是沒錯啦……」
 唉唉,說到這個他就哀怨了,每一次都跟敖犬分在不同的隊上,
 而每次都要來一場嗆聲的戲碼,他就在擔心會有這麼一天是他必須要嗆敖犬,
 他不保證在那樣的情況下他不會說出什麼傷人的話。


 「你們的兄弟情誼這麼好,你就放心的嗆就對啦!」
 小賦跟阿緯等人都是這麼說的,他也只好微微點頭了。



 「你們都在啊?」


 敖犬背著包包,笑容滿面的走進休息室,小傑愣愣的看著他,然後走上前拍拍他的肩。


 「敖犬……」


 「啊?」


 「我其實很喜歡你的。」


 小傑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在場的所有弟弟們都傻眼了,敖犬更是驚的說不出話來。


 「你明白了嗎?」我可不希望到時候他跟我反目成仇。


 敖犬張大嘴巴,小傑這麼認真的眼神還真讓他嚇到了,他無意識的點點頭。


 「明白就好。」
 呼,看來平常四肢發展的比腦部還好的敖犬也是有得救的嘛!
 咦?我怎麼好像還沒錄影就已經開始狠毒了呢?
 我看我還是去喝杯水清醒一下好了!


 於是小傑毫無知覺的拋下後面十幾位弟弟,離開他們驚訝的視線買水喝去了,
 等弟弟們全醒過來的時候,他們看到敖犬正恍神的要拿吹風機燒自己的頭髮。



 「哇~~住手,敖犬,你清醒點啊!」




              故事到這裡,棒棒堂……正式開堂。





 『………寬肩侠、大耳怪、孕婦!』


 今天的這一集,小傑火力全開,連最後的逞罰都對敖犬毫不手軟,
 惹得敖犬真有些惱了,不過……
 只要想起『我其實很喜歡你的。』這句話敖犬就生氣不起來了。
 

 唉唉,難道我莊濠全注定要敗在你廖俊傑的手上了嗎?
 不過,小傑這麼公眾的告白怎麼還一付沒事的樣子呢?
 搞得我這麼在意,他倒是很輕鬆嘛……



 「敖犬,接著!」


 突然,迎面而來一瓶不明物體,正在想事情的敖犬毫無知覺的正中目標,
 他痛的摀起臉,痛苦的樣子讓元兇小傑一陣慌亂。


 「敖犬,你沒事吧?你幹麻用臉接水啊?」
 小傑拿出剛剛用過的毛巾往敖犬臉上貼。


 敖犬痛的眼淚都出來了,但是看到小傑擔心的近距離臉龐,他突然覺得這種痛好像也沒什麼。
 詭異,這種想法真是太詭異了!


 「都已經收工了,你還在發什麼呆啊?」


 小傑半抱怨的看著敖犬,敖犬撫著用毛巾包著的鼻子,悶悶的道


 「還不都是你害的。」


 「什麼?」小傑為了聽清楚他的話,湊近他幾分,敖犬則驚的連忙退後…


 「沒有啦,我什麼也沒說…王子他們呢?」
 今天是怎樣啦?我堂堂一個男子漢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嚇到,
 而且還是被同窗多年的兄弟小傑?


 「他們去逛夜市了,你要去嗎?」


 「要去,當然要去!」
 敖犬把毛巾拿下來,那條毛巾有種味道,好像是小傑包包裡香香的味道還有……血腥味?
 

 「敖犬…你確定你要去嗎?」


 「去阿,為什麼不────」
 敖犬低頭看著毛巾,然後他再度嚇到了,他嚴重懷疑他今晚可能會睡不好,必須去廟裡收驚,
 毛巾上都是血,喔,難怪剛剛會聞到血腥味!


 「還是回家休息吧你!」


 敖犬皺起眉頭,一臉就是很不情願的樣子。
 「一個人在家很空虛耶!」


 「我會陪你阿。」


 敖犬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畢竟是我害你的嘛!」


 敖犬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有小傑陪感覺就不會那麼空虛了。





 我理想中的愛情,美好、浪漫,但現實中的呢?





 「痛痛痛、你…你小力點!」


 小傑無奈的望著敖犬。


 「你很吵耶。」


 「說我吵?明明就是你……痛痛痛、會痛啦。」


 敖犬二話不說推開小傑的手,表情滑稽的不知道是痛還是好笑。


 「平常這麼愛逞強,怎麼今天才這點痛就叫半天啊?」


 小傑放下自己手中的凶器─毛巾,敖犬這才靠近他道


 「恩,我也不知道耶,只是覺得……我們都這麼熟了應該不必偽裝什麼了。」


 瞧他說的這麼理所當然的模樣,小傑搖搖頭。


 「你還真是犬類耶!」


 「我是犬類,那你是我的主人嗎?」


 「我才不要,養你一定很累人。」


 敖犬笑望著小傑,他們這樣一起練舞、一起參加徵選會、一起努力已經多久了呢?
 雖然棒棒堂弟弟們很多,彼此的情誼也都很好,可是對小傑就是有一種不同於他們的感覺,
 不過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就連自己都說不出來了。


 「小傑,你早上說你喜歡我,是真的嗎?」
 如果他說是,那我會大膽的擁抱他,但是如果……不是呢?


 小傑微微偏頭,疑惑的道
 「我有說過這種話嗎?」


 〝碰〞…
 有一種東西在敖犬的心理碎掉了,看著小傑疑惑的表情,敖犬有種想一頭撞死的念頭。
 這傢伙……從他的表情看來是真的不記得了吧,他只是隨口胡言,我這個笨蛋卻輕易相信了?!


 「吶,敖犬,我真的有說過這種話嗎?」


 「沒有啦,我只是隨便問問。」說這句話時敖犬心裡在滴血。
 唉,我真的甘拜下風了。

 看著小傑的笑容,敖犬無奈的想著。





 晚上六點鐘,照理說該是吃飯的時間,咱們棒棒堂六子的家卻一片的祥和平靜,
 當敖犬睜開眼睛發現四周一片黑暗的時候有些愣住了,奇怪?剛剛外面明明還很亮,
 而我跟小傑不是在床上看雜誌的嗎?等等…小傑呢?

 
 敖犬才剛轉頭想找小傑身影時,卻被一個放大版特寫的臉龐嚇到,那個臉龐的主人正沉沉的睡著,他的臉很小,瘦小的身軀縮在被窩裡,讓人不由得想好好疼惜他,只希望他不要受到任何風寒,敖犬笑了笑,笑自己此刻的念頭,如果他真的抱緊了他,他們之間的關係肯定會因此而變化,
而這個變化是好是壞,敖犬連想都不敢想,維持了好幾年的友誼,一但變質了還回得來嗎?


 不過,就這麼看著他的臉龐,根本就得不到任何滿足……。


 沒有多想,敖犬上前輕啄了下小傑的唇,小傑沒有任何動作,敖犬更是大膽了起來,
將這個輕輕的吻轉深,直到小傑動了一下,敖犬才慌張的退開。


 「敖犬?………我怎麼會躺在你床上?」
 小傑揉揉眼睛,還是一臉的迷濛。


 「喔,我們大概是睡著了吧…。」

 
 「是嗎?我剛剛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敖犬轉過身面對他,「什麼夢?」


 「我夢到有人在吻我,而且那種感覺好真實喔。」


 真是的,吻你的人就是我啊,笨蛋小傑!
 「咳咳,做這種春夢你都不會害羞的喔?」


 「又不是真的我害羞什麼?」


 唉,可那就是真的啊!
 敖犬突然覺得有些可悲,小傑這種個性就算被其他弟弟占便宜也不會有感覺的,
 其他弟弟?不不不…除了我應該不會有人對小傑有暇想了吧?


 「好了啦,威廉他們不知道在幹麻,你肚子不餓嗎?」


 「廢話,當然餓阿,要吃什麼?」


 『吃你………。』敖犬敲敲自己的頭,埋怨自己的胡思亂想。
 


 「出去找小煜他們,順便逛夜市!」

 小傑看著敖犬許久,才點頭。
 「恩。」


 「那就走───」
 

 突然,敖犬衣服的一角被拉了下,敖犬轉過頭。


 「對不起。」


 敖犬愣了愣,小傑內疚的表情還真是可愛呢。
 「幹麻要道歉啊?」


 「因為我在節目中嗆了你,還有……害你流鼻血不好意思喔!」


 敖犬扯出一笑,「你也知道你嗆人都嗆的很狠阿?」
 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弟弟深受其害,就此落寞了好一陣子。


 「唉唷,我也是為了節目效果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我都知道,不要再說了啦…我肚子快餓死了。」


 看著敖犬嘟嘴的樣子,小傑不禁也笑了。


 「好啦,走吧。」

 敖犬,果然是犬類呢!





 
 「不知道小煜他們在幹麻喔?」


 小傑突如其來的話,讓敖犬瞧向他。

 
 「除了我以外,跟你最好的好像就是小煜?」


 小傑也轉身對上敖犬的眼。
 「你忘記小煜有什麼稱號了嗎?他是棒棒堂情聖阿。」

 
 「可是那是對女生,你又不是女生。」


 「恩…可能是小煜憂鬱的感覺跟我還滿合的吧。」



 滿合的?什麼麻…我也是師奶殺手阿,不會輸給小煜的!
 「你那麼幼稚,跟小煜怎麼會合阿?」
 是跟我吧?是跟我!


 幼稚?這傢伙遽然說我幼稚?簡直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你是怎麼樣?想找我吵架嗎?」


 「我沒有阿…」


 「還說沒有,你自已還不是喜歡到處勾引女人,憑什麼說我跟小煜啊?」


 「勾引女人?我什麼時候勾印她們了,是她們自己找上門的好不好?」


 「你敢講我還不敢聽哩,我要去找小煜他們了,你自己吃飯吧你!」


 說我幼稚,你這個怪人…混蛋…大耳怪!
 根本存心找我吵架,氣死我了!


 「喂~~~」
 敖犬的叫喚小傑沒有聽到,他嘆了口氣。
 可惡,我剛剛都在胡言亂語什麼啊?
 我根本就是……就是忌妒小煜麻,什麼時候我的佔有慾也這麼強了?
 可怕,太可怕了!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





 威廉一直覺得現在這個氣氛有些詭異,敖犬跟小傑中間插了一個表情尬尷的小煜,
 而他們對面坐了一個表情不是很愉悅的王子,而在我身邊的阿緯則和我一樣,
 頭上冒出許多大問號,視線不停的在兩邊人馬上轉繞。


 「咳咳…你們怎麼不吃?不是很餓嗎?」小煜為了化解尷尬,只能隨便說點什麼,
 只見王子射出一抹殺死千百隻小強的冷漠視線望著小煜,然後極為"溫柔"的拿起筷子夾菜,
 如果沒看錯,小煜額上開始冒汗。


 「你們吃吧,我看到某人就飽了。」
 小傑火藥味四溢的發言,讓人不由得起了一陣寒意。


 「他不吃就餓死好了,要記得我們是不能吃消夜的。」
 敖犬說完就自顧自的開始扒飯,頓時氣氛又降為冰點,
 就在小煜跟阿緯正忙著用眼神溝通時,小傑突然起身了。


 「莊濠全,你這個渾蛋!」


 丟下這句話,小傑就走開了,敖犬扒飯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其實他根本吃不進任何味道,食不知味就是這種感覺了吧…


 「敖犬,你何必跟小傑賭氣,小傑這個人本來就比較容易生氣阿,你都跟他相處這麼久了不會不懂吧?」


 「我是不懂,可能你比較懂吧!」


 小煜望向敖犬,用他棒棒堂情聖的稱號打賭,他們會吵架有一半的原因絕對是因為吃醋,
 而且吃的還是我的醋。


 算了,看這個樣子敖犬是不可能去找小傑了,還是得要我親自出馬才行。
 

 「你不去追小傑?」


 「不要。」


 「很好,那就我去,拜。」


 小煜說完就跑走了,敖犬最後連筷子都不拿了,直接丟了就轉身走人。


 「敖犬,你要去哪裡?」


 敖犬冷冷的轉身道…「回宿舍。」


 「喔…那個,我錢都花光了,你得先回來付完錢再走!」
 威廉笑的很燦爛,敖犬也對他笑了笑,然後轉身道


 「自己解決!」


 「喂~~敖犬,你怎麼可以這樣。」


 敖犬走了,只剩下王子跟阿緯是盟友,威廉對他們露出百年的燦爛笑容,王子酷酷的起身往卓上丟了五百塊就悶悶的走掉了。

 阿緯跟威廉互看了一眼,
 奇怪了,記得昨天剛買的日曆上還寫著:萬事皆吉,
不過現在無論怎麼看感覺都不是很吉利呢!






 敖犬這個大混蛋!


 小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只要想起敖犬他就一肚子氣,就在電梯打開的那一剎那,一雙手拉住了他。


 「小……煜?」


 小傑有些驚訝小煜會來找他,而且他還氣喘吁吁的,好像很累的樣子。


 「你是白癡啊?」


 咦?
 「你說什麼?」


 小煜翻翻白眼,「我說你是白痴啊?敖犬那個傢伙很明顯就是吃醋麻!」


 「………那…那又怎麼樣?」


 小煜真的很想把小傑的腦袋剖一半,看看裡面到底裝什麼,明明這麼會說道理的人,
 怎麼會遲鈍到這種地步?



 「會吃醋表示他在乎你,你懂不懂?」


 小傑眼神暗了下來,「可是…他不曾說過阿。」


 「那是因為……因為……」
 其實小煜也很能體會敖犬的心情,名為友誼的擋箭牌一旦被破壞了,真的會變的很複雜。


 「算了,也許我們還是這樣比較好吧…」永遠隱藏對彼此的喜歡,欺騙自己。


 小傑轉身就要走了,小煜一把拉回他,狠狠的吻著他的唇,小傑嚇了一跳,他想掙扎,但小煜卻抱的死緊,他根本無法動彈。


 「小……小……小煜!」


 小傑一把推開他,小煜撫著自己的唇看向他,那模樣剎是性感,但小傑卻無心欣賞。


 「楊奇煜,你瘋了嗎?」

 
 連本名都連名帶姓的叫了,小煜確定小傑已經生氣了,他嘴角扯出一笑。


 「如果是敖犬吻你,你會這麼生氣嗎?」


 敖犬……小傑愣了很久,總覺得小煜的眼神好像可以看透他的心思,他馬上轉身按電梯。


 「渾蛋,今天的事我會忘記的。」


 小煜就這麼看著電梯門關上,門關上的那一剎那他好像看到小傑眼眶紅紅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不加思索的轉身離開。







 為什麼小煜要吻我呢?只是為了證明我其實是喜歡敖犬的?
 那這個吻也未免太沒價值了吧?真是……我到底在想什麼?
 小煜的吻哪來的價值可言啊?他那個花心大蘿蔔!



 電梯門開了,才剛開門小傑就愣住了,因為敖犬就站在家門前,眼神剛好和他相對,
 他趕緊低頭,深怕自己的眼睛會透露出哭過的跡象,他不想在他面前如此的脆弱。


 可惜的是,敖犬還是看到了,他靠著牆壁不動聲色的看著他。
 小傑終於受不了凝重的氣氛,毅然決然的走上前拿鑰匙開門,
 就在找到鑰匙時,敖犬一把奪過鑰匙,小傑則驚訝的看著他。


 「我說你……幹麻要哭?」
 難道是因為我?是嗎?


 「………」因為小煜吻我!
 不行,這件事情不能讓敖犬知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不能。


 「說,到底為什麼?」


 小傑被問的有些生氣了,他搶過鑰匙開了門。


 「我幹麻要跟你說啊!」
 說完,小傑就進去自己跟小煜的房間了。


 敖犬看著他進房,一肚子的複雜情緒,有生氣、擔心還有後悔。



 「敖犬,你在啊?」
 

 小煜剛進門,敖犬抬頭看了他一眼,他攤在沙發上。


 「小傑他……剛剛哭了。」


 小煜心虛了一下,敖犬並沒有錯過他眼神的變化。


 「是、是嗎?我想先去洗澡,小傑呢?」


 「他在房裡。」


 小煜看向房門愣了下,隨即轉身道


 「那我去洗澡了。」


 敖犬看他快速的進了浴室,將眼神轉向屬於他們的房間,內心裡不停的納悶著…



 小煜不拿衣服就想洗澡?

 想起小煜的裸體,敖犬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隔天一早,當小煜起床的時候,小傑的位置就已經是空的,
 依照被窩的冰冷程度來看,小傑應該一早就出門了,
 小煜可沒時間去想小傑去哪裡了,他還得認命的去上課,
 迅速弄好自己的頭髮,對著鏡子練習放電,恩,今天的他依舊是那麼完美,
 他踏出房門,才剛轉身他就嚇到了。


 「敖、敖犬?」


 怎麼可能啊?這是敖犬耶,那個怎麼叫怎麼踹都不會醒來的敖犬,遽然這麼早就起床了?
 眼花嗎?


 「小煜,小傑呢?」


 我就知道!
 小煜暗自笑了笑,敖犬這傢伙雖然不表現出來,但是其實他是很擔心小傑的。


 「我不知道,他出去了吧,我要遲到了…先走了!」


 小煜背上包包,就快速出門了,敖犬原本還睡眼惺忪的,但聽到小傑不在頓時醒了大半。


 不在?那他會去哪裡?今天沒有通告的啊!


 算了,也罷…也許讓我們都保持一些距離才會想的更清楚吧!







 「小傑,你這麼早來公司做什麼?」


 Andy哥疑惑的瞧著獨自坐在那裡的小傑,這小孩雖然在團體裡不是最年長的,
 但做事卻最認真,也最潔身自愛,如果不是很困擾他的事情,他是不會來煩人的。


 「Andy 哥,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再也不能跟敖犬他們相處下去,你會怎麼樣?」


 Andy哥愣了愣,然後笑笑的看著他。
 「怎麼啦?又吵架了?」


 小傑搖頭…「沒有,我只是隨便問問。」

 Andy哥望著小傑凝重的表情,拍拍他的肩道…
「不要想太多了,你來這裡有跟阿緯他們說嗎?」

 「沒有。」

 「他們現在搞不好在找你,快回去吧!」

 「好。」

 唉,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只要看到敖犬時,一種莫名的罪惡感就會讓我想起小煜的吻,
 明明就不可以再想起來的,一但想起來了…我該怎麼面對他們呢?





 「這是我的tempo, tempo。」
 「這是我的tempo, tempo。」
 「這是我的tempo,tempo。」


 總共分三個音階,威廉對著大音響跟節拍器拼了老命的在練習tempo,
 練了好幾百次,總算在最後抓到一點tempo了,敖犬在旁邊聽他的tempo聽到快殺人了,
 本來心情就不是很好,被他好幾百次的tempo一擾,更是火大莫名。


 「喂~你要練tempo回房間好不好?」


 「可是只有這裡有音響啊,你不喜歡聽我的tempo喔?」


 威廉說完,豪不在乎的又開始永無止盡的tempo之旅


 「不喜歡,停,給我停…我快敗給你了!」
 要不是因為要等小傑,他才不會待在客廳被他的tempo荼毒。


 「厚~你們很吵耶,威廉的tempo都比你們的吵架聲好聽!」

 王子睡眼惺忪的從房裡走出來,〝咚〞一聲就坐在沙發上昏睡過去。


 「我回來了,敖犬…你今天遽然不用我叫就自己起床了?真了不起!」
 阿緯從外面回來,手上提了好幾份的早餐,唉,只能說他命苦,
 這幾個小孩都起很晚,奈何自己又餓,威廉又要練他的tempo,
 本來買早餐的任務都是小傑在做的,可他今天又消失了,所以阿緯只好自己去買。


 「我聞到食物的味道了,你買什麼?」
 比起自己早起敖犬更在乎阿緯手上的早餐。


 「喔…就豆漿,喂~我有說要讓你們吃嗎?」


 這二個傢伙還真是自動,如果買早餐也能這麼自動就好了。


 「沒關係啦,阿緯,別那麼計較!」


 敖犬咬下一口燒餅油條,配上一口豆獎,豪不在乎的道。
 王子則默默的啃著他的飯糰。


 「你們真是─────」


 〝將〞…一聲,大門開了,也在同時,敖犬狠狠的被一大口的豆獎給嗆到。


 才剛推開門,小傑就看到敖犬因為嗆到而脹紅的臉,他冷淡的轉身回房。


 「小傑,你去哪了?」

 阿緯看到小傑神情不太對,真是的…難不成上次夜市的事情還沒解決啊?
 敖犬也真是遜的了!


 「去公司。」


 「公司?你沒事去公司幹麻?」

 
 小傑對上敖犬的眼,最後他只拋下一句「我高興啊!」就進房了。
 他才不會跟他說,他是為了他的事情才去找Andy哥的!


 房門關上了,王子瞄了眼敖犬有些失望的表情,搖搖頭。


 「搞不好他喜歡的人是小煜,而不是你。」


 王子的這句話給了敖犬一記棒喝,他喜歡小煜?
 這會是……真的嗎?





 累死人了!
 小煜爬上自家的樓梯,越想越氣,
 怎麼他就得這麼命苦的練才藝又上課的,
 他們那群傢伙就趁他上課的時候在家吃喝玩樂?
 這是什麼天理啊!


 打開家門,小煜發現屋內一點動靜都沒有,正覺得奇怪時,
 赫然發現沙發上躺了五個大型物體,電視機還開著,
 播著下一次他們要表演的舞蹈排演,小煜腦中晃過他們五個一起討論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唉,你們也辛苦了。

 小煜笑著望向他們,視線停在靠在一起睡著的王子跟小傑,
 真是的,我到底該拿他們怎麼辦啊?
 王子,我喜歡他,可是…小傑呢?
 想起小傑眼眶泛紅的樣子,小煜的心就疼了起來。


 對小煜來說,愛是可以選擇性的分給很多人的。


 
 「小煜,你回來啦?」


 阿緯眨眨眼睛才看清小煜的臉,被阿緯這一動,王子也有了動靜,
 王子這一動,他身旁的小傑也醒了,威廉還在睡夢中醉醉念著TEMPO,
 敖犬則是昏迷不醒。


 「你們繼續睡阿,幹麻起來?」
 突然這麼多雙眼睛望著他,這感覺真奇怪!


 「阿…已經這麼晚啦?去吃東西吧!」
 阿緯這麼提議,小傑卻駁回。


 「我們這樣吃下去總有一天會傾家蕩產!」


 「那要怎麼辦?」


 小傑想了想…「好,我煮!」


 「咦?!」

 醒著的三個人發出驚訝的聲音,聲音大到威廉都醒了。


 「威廉,小傑說他要煮飯耶,你聽到沒有?不喜歡做家事的小傑要下廚!」

 
 威廉搔搔頭…「我也會煮阿。」
 開玩笑,他還會上市場挑菜勒!


 「那你去幫小傑!」
 王子淡淡的這麼說,威廉昏昏的就被推進廚房了。


 把二個人丟進廚房,小煜、王子、阿緯極有默契的互看了一眼。


 真不知道這頓飯能不能平安的吃完呢!





 桌上有四菜一湯,他們張著嘴看著小傑跟威廉。
 還滿有模有樣的麻…不賴唷!


 「你們是不是以為會很糟糕?」
 小傑坐下來說,阿緯等人也全爬上椅子,打哈哈的笑道


 「沒有,怎麼會…我對你們超有自信的耶!」

 
 一看就知道是騙人的!
 王子、小煜、威廉、小傑有志一同的想著。


 「敖犬怎麼睡的這麼熟?」威廉疑惑的向後看。


 「他昨晚一直翻來翻去的,好像睡不好。」
 同寢室的王子這麼一說,小傑的視線也往敖犬那看去。


 「也難怪啦,敖犬今天反常…起的超早的耶,問他怎麼了也只是說〝你管我〞!」


 小煜聽阿緯這麼說,想起早上的事情,
 他想等小傑吧,不知道他們說開了沒有?


 突然,小傑站起身走向敖犬那裡。


 「喂~起床啦!」

 
 敖犬煩悶的揮揮手,小傑看著他嘆了口氣。
 笨蛋,幹麻這麼早起床啊?雖然我也一晚沒睡。


 「敖犬,快起床,這頓飯可是我煮的耶!」
 至少該棒場一下吧?
 
 敖犬開始轉醒了,他揉揉眼睛…


 「小傑,對不起啦!」
 敖犬抱住了小傑,小傑則被嚇的無法動彈。


 「你放開我!」


 「我放開你,然後我們一筆勾銷?」
 

 什麼麻…這傢伙!
 小傑無奈的笑了笑,點點頭。
 敖犬也笑了,然後興高采烈的奔向餐桌。


 小煜瞄了眼小傑,小傑的臉紅通通的,小煜心理不由得悶了起來。


 「小煜,我待會有事跟你說。」
 王子邊夾菜邊說,小煜愣了愣。


 「好。」

 
 其實他也知道王子要跟他說的是什麼事,不過…他不想去想了。





 「小煜,你喜歡小傑嗎?」


 在這寒冷的天氣裡,王子跟小煜都把自己包的密不透風的,
 他們自告奮勇要出來買飲料,其實是想給兩個人說話的空間。


 「為什麼這麼問?」
 小煜早就料到王子會問小傑的事情,不過他還是臨危不亂的道。


 「如果是真的,小煜…你會很痛苦的。」


 什麼麻…這小子,明明比我小還用這種口氣說話,
 不過,他說的對。

 
 「我知道,我打算放棄他!」

 
 「那我呢?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


 終於問到重點了!
 小煜深吸了一口氣。


 「我喜歡你,可是這種喜歡跟小傑的又不一樣,我不會去區分,可是我都喜歡。」


 王子瞇起眼,「你這傢伙根本就是為你的花心找藉口嘛!」
 還說這麼多冠冕堂皇的話,花心二個字就可以點名一切!


 「才不是,我只是……比較多情而已。」


 「真多情啊!」


 小煜露出他情聖的笑容,王子瞄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喂~王子,你────」


 「小煜,你這樣子……會什麼也得不到的。」


 王子背對著他,可是他能感覺得到王子是認真的,
 小煜沉默了,他也知道他不能這樣子,但是人類最難控制的不就是感情嗎?





 這陣子小傑很奇怪!
 

 敖犬看著小傑專注練舞的表情想著。
 他們雖然合好了,可是小傑常常不看著他說話,
 而且只要有小煜在的場合他就突然變的很安靜,
 小煜也儘可能的不和我有交集,為什麼?


 「敖犬,你休息夠了吧?」
 小傑總算發現敖犬在發呆,走上前道


 「欸,我問你…你跟小煜到底怎麼了?」


 「…………。」


 小傑的臉沉了下來,這陣子他看到小煜能躲則躲,
 晚上的時候,總是等到他睡著了才敢進房間,
 要說他們怎麼了,小傑也很難對敖犬說出口。


 「沒有阿,哪有什麼。」


 「你又不看著我說話了,只要談到小煜你就怪怪的!」


 「我───」小傑對上敖犬的眼,嘆了口氣。


 「好,你要知道是吧?小煜他吻了我!」


 「咦?!」


 小傑的臉又開始泛紅,「從夜市回來的那天,小煜他────」


 「那你就這麼笨讓他親啊?虧你還是學舞的,反應神經這麼慢?」

 
 「我要怎麼躲麻,那太突然啦!」


 「你……」大渾蛋,死小煜,難怪他那天回來的時候神情會這麼怪!


 「那他對你到底有沒有意思?」


 「我不知道。」


 敖犬嘆了口氣…「你跟王子換房間!」


 「咦?為什麼?」
 
 
 「你認為我還會讓你跟他同房?」
 危險,太危險了!

 
 小傑尷尬的笑了笑,這樣也好啦…
 這樣我就不必煩惱該怎麼面對小煜了。







 「為什麼會是你?」

 小煜看到王子走進房間,驚訝的差點沒跳起來。


 「敖犬要我跟小傑換。」


 「喔。」
 小煜轉過身,眼神中的黯淡並沒有逃過王子的眼。


 「我要睡了,晚安。」
 王子說完就上床了,小煜轉過頭看著王子的睡臉。


  『那我呢?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


 傻小子,我怎麼可能沒有喜歡過你!
 小煜輕輕的在王子唇上落下一吻。



 「晚安了,王子!」

 



 小傑躺在王子的床上一直都睡不著,
 敖犬倒是很能睡,馬上就不醒人事了,
 唉,我到底喜歡他哪一點?真的想不出來…
 不過,就是喜歡。

 
 「你看著我發什麼呆啊?」


 小傑如夢初醒,驚訝敖犬還沒睡著。


 「你不是睡著了嗎?」


 「有你在,我根本睡不著。」


 看到那隻狗委屈的樣子,小傑笑了笑。
 「那就陪我聊天吧,我們很久沒好好聊聊了。」


 「聊天?可是比起這個…我比較想吻你耶!」


 小傑臉又開始緋紅,他蓋上被子…


 「睡覺,我們還是睡覺吧!」


 「我怎麼睡得著啊?一下就好…好不好嘛!」


 「不要!」


 小傑掙扎了一陣子就安靜了下來,至於為什麼安靜……請自行想像嘍。





 才剛從學校走出來,小煜就發現校門口擠了很多人,
 是有什麼大明星來我們學校嗎?

 聳聳肩,小煜就要從側門走掉,但是他馬上被人擋住了。


 「敖犬?你怎麼會來?」


 嚇死人了,我還以為是大明星,結果是他?!


 「我們先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喔…好啊。」

 
 小煜牽出他那台破爛的車子,敖犬雖然抱怨連連卻也上車了,
 他們到了一家離學校不遠的咖啡廳,小煜手上還有一本期末要考的書。


 「當學生還真辛苦耶。」


 「沒辦法阿,你到底找我幹麻啊?」


 「………小傑───」


 「我喜歡他。」


 「咦?」


 小煜翻著書,冷靜的道
 「我早知道你會問我他的事,我是喜歡他,可是……」


 敖犬看著小煜認真的表情,喝了一口飲料,
 他在等,等小煜後面的話再考慮要不要揍他!


 「可是……我比較喜歡王子。」


 王子?敖犬張大嘴巴,原來如此阿…原來是這樣!
 
 
 「那你幹麻吻小傑?」


 「誰叫他那時候一直不肯承認他喜歡你,所以我才用激將法……」


 「什麼激將法,如果你再動他,我肯定會揍你!」
 

 小煜笑了笑,他懂敖犬的心裡,要是如果王子被敖犬親了,我可能會比他還生氣。


 「幫我告訴小傑,不用躲我了,我已經不喜歡他了。」


 「你發現了?」


 「當然,他太明顯了。」


 「你怎麼不自己去跟他說?」


 小煜想了想…「我怕再看到他,我會忍不住───」

 
 「好,我幫你!」


 小煜看著敖犬緊張兮兮的表情,點點頭笑了。



 其實,我只是怕我會難過而已。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棒棒堂六子自然是忙到只能跟FANS過情人節,
 看著夜晚的摩天輪,小傑顯得很興奮,把剛剛被遊樂園氣球嚇到的事情都忘光了,
 他還為了那幾顆氣球生氣了好一陣子,也被阿緯他們玩了一下,最後是敖犬出來阻擋才沒事。


 「哇~~阿緯,你再用我生氣嘍!」

 小傑臉都脹紅了,阿緯拿著氣球一付很開心的樣子。
 小傑這模樣還真有趣!


 突然,阿緯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不要再用他了。」


 阿緯疑惑的往旁邊看,敖犬一臉認真的表情讓阿緯愣了愣。
 阿阿,也許是某個節日的關係,敖犬今天對情人保護的很呢!
 其實不止敖犬跟小傑,還有王子跟小煜,從頭到尾一直黏在一起

 唉,怎麼覺得有點空虛?


 「阿緯,你還有我啊!」


 威廉出奇不意的站在他身後道,阿緯看了他一眼。


 「你TEMPO練好再說吧!」


 當場潑了他一桶冷水……

 呼,天氣真的好冷呢!





 趴在欄杆上,小傑望著下頭的繁繁星點,吸了口氣。
 恩,感覺真好!


 「站在這裡不冷嗎?」

 小傑望著他,笑了笑。
 

 「敖犬,你會不會想念你以前的女朋友?」


 敖犬想了想…「會吧,不過我們要向前看啊!」


 「這是什麼論調啊?」


 敖犬看著小傑眼中閃爍的星星,上前抱住了他。


 「怎麼了?」
 小傑並沒有嚇到,他一直覺得今天的敖犬有些怪怪的。


 「你會一直陪著我嗎?」


 敖犬,其實是很缺乏安全感的吧?
 他就跟犬類一樣,沒事要摸摸頭,要給他一些安慰。


 「放心,我ㄧ定會。」


 兩人眼裡只有對方,就在氣氛合宜的時候,敖犬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音。

 

 「糟糕,被發現了啦,小煜,都怪你!」

 
 
 威廉等人就躲在一旁,還在拼了命的推卸責任,小傑和敖犬有些傻眼了。
 
 
 「哪能怪我啊?我沒有…其實是阿緯他想偷看的!」


 「屁啦,明明王子說想看,你也才同意的啊!」


 小傑跟敖犬再度傻眼了,突然敖犬笑笑的站了出來。


 「都別吵了,見者有份,通通不要給我跑!」


 「敖犬,真的不是我啦,欸~小傑,阻止他一下嘛!」
 威廉和阿緯等人玩的很瘋,敖犬也很樂意陪他們玩。


 小傑看像一旁笑的很開心的小煜,上前拉拉他的衣服道


 「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小煜眨眨眼看著小傑,「你看那裡…」

 小傑往小煜比的方向看去,他看到被威廉纏住的王子笑靨。


 「那就是我的幸福。」


 不愧是情聖,小傑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喂~小煜,你勾引小傑啊?給我過來!」
 敖犬一個上前就勾住小煜的脖子,拼了命的問


 「小傑,這傢伙跟你說了什麼?啊?」


 小傑搖搖頭,有些惡作劇的道…「那是秘密。」


 敖犬聽了更是生氣加慌張,不停的囔著「為什麼有秘密啊?!」


 當然有啊!
 我們心中都有一個秘密,藏在心裡的最深處,
 而我小傑的秘密…果然就是你吧!





          「敖犬,情人節快樂。」






               =END=


 

 沁曰:

  恩,好不容易,這篇文寫完了,明明才一萬多字,我卻打了很久,
  攻力退化中!(XD)

  這篇是情人節賀文,今年的情人節就給敖傑配吧,
  其實我也滿喜歡煜傑的,小煜真的是個很好配對的人!

  好啦,就這樣,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其實我對清明節比較有感覺的說(XD))


               2007/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ron` =)
  • hi ;]

    好好看喔!! 我喜歡敖傑配耶~ XD
    Thanks *v*
  • 你好(笑)
    看的愉快就好了ˇ

    orange4022 於 2009/03/01 1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