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給你。」

 相葉眨著眼看著將房門打開的那名男子,那個人從包包拿出一個透明塑膠袋,裡面還裝著好幾罐700CC裝的綠色液體,才剛起床還搞不太清楚狀況,只是瞇著眼道。

 「為什麼給我?」
 
 那個人踏進房間,將飲料一股腦的扔到他床上,坐在床緣好似很累的樣子,
 相葉低頭看著那些飲料,總共有六瓶,全部,都是淡綠色的。
 那個男人攤開一雙大手,修長的手指在窗簾照射進來的陽光下有些白的發亮。

 「本來,一瓶是要給二宮總務的,一瓶是松本隊長的,一瓶是大野選手的,一瓶是生田宿舍長的,一瓶是內藤主唱的,一瓶是我的………因為全部都很鄙視我辯論比賽贏來的獎品,所以就一個都沒送出去了……」
 相葉愣愣的看著櫻井快速動著的下嘴唇,微微皺眉。
 「SHO CHAN,你不覺得你的話有點奇怪。」
 「哪裡奇怪?我說錯什麼了?」
 「不是,沒有說錯啦………只是,為什麼沒有我的。」

 你看,本來的獎品預定裡面有了各式各樣的人,但就是獨缺跟他同個宿舍同個寢室同為戀人的相葉雅紀耶…………

 「喔,因為我的就是你的,所以就沒有把你算進去了,我還特地要了二支吸管的,看來現在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吧。」
 「嗯,是這樣阿……但還是有個地方很奇怪。」
 「我也不過說了短短的一段話而已有這麼多奇怪的地方嗎?」櫻井打了個大哈欠,懶洋洋的在相葉身邊趴下,眼睛都要閉起來了。
 「為什麼你這麼辛苦準備的辯論比賽的禮物是六杯綠茶阿……………」

 話落,相葉嘟起嘴確定自己要不到答案,因為櫻井已經完完全全陷入休眠狀態,
 相葉偏頭看著櫻井趴著將臉頰側放在枕頭上,看起來睡得很安穩的樣子,
 他將櫻井推了一下,於是櫻井趴著姿勢變回了正面,就算是這樣的騷擾也完全驚動不了他。

 「SHO CHAN,不要趴著睡啦!」相葉小聲的低喃,伸手替他將棉被拉攏的時候輕輕的笑了。
 他最清楚的,這幾天櫻井都沒有好好的睡覺,當他能無居無束的在雙人床上滾著睡的時候就知道櫻井肯定又埋首在書桌前了,有時候半夜會被櫻井"咚咚咚"的寫字聲吵醒,就是寫的太激動寫的很用力才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吧……相葉看著泛黃的檯燈聳聳肩。
 很想阻止他熬夜的,但是那是櫻井的事情麻……如果說,他辯論比賽因此而失敗了,那他也不會開心的,所以就算一個人睡有點無聊,自己一個人有點發悶都沒有關係的。

 撇眼看著腳邊的綠茶。
 我們家小翔這麼努力,徹夜不睡,犧牲我們的床上相處時間,那代價換來的就是為了這六瓶加起來可能不到一百塊的綠茶嗎?
 真是可惡,看我喝死你!

 相葉隨手拿了一瓶,也不用吸管了,打開就灌了半杯。
 沁涼的茶葉進入喉嚨,鼻間的氣味是最先感受到的,有一股淡淡的茶葉香味,
 然後舌尖感受到微微的苦澀,不是很好喝,翻過正面發現,居然很沒天良的還是無糖的。

 「現在幾點了……」相葉摸過床頭的時鐘,現在是下午四點左右,低頭望了下睡得死死的櫻井。
 「那好吧,SHO CHAN,你繼續睡,我去社團了喔!」

 相葉像在對待小孩似的拍拍櫻井的被子,起身,換衣服,出門。





 二宮不知道打哪偷來的頂級葡萄紅酒,二大灌的擺在視聽教室的桌子上。
 「高橋老師說可以開他的酒沒問題,所以我們就放心的喝吧。」
 二宮笑的有些得意有些奸詐,就不知道這酒是用什麼手段什麼情況下得來的。
 
 「是喔,我也有稍微參與了一下,所以我可以喝吧,前輩?」
 手越坐在桌子上,雖說是對著我們說話的,但看著的是窗外。

 視聽教室外面有二大排的攤子,那是每次一個學期結束每個社團都會像這樣集合起來,在視聽教室前面擺攤子,也就是顧名思義的園遊會。

 「欸,我們哪個人該去把松潤換回來了吧?一直在炒麵手好像很酸耶!」
 相葉順著手越的視線看去,發現松本正在對面拼老命的在翻炒著油亮亮的麵條,
 而包圍住那個攤位的…………幾乎都是女性,其中摻雜了幾個仰慕他打籃球英姿的學弟(已經被踹得遠遠的了),還有戴著透明金框女眼鏡的女老師。

 「就叫你不要看他就會忘記這件事情了麻…」二宮低頭玩著他的遊戲,「既然你這麼的有憐憫心,那就你去吧。」
 「咦?……」
 「去吧去吧相葉學長…去把松本學長換回來,我們就可以開酒了,GOGO!」
 
 相葉看著手越興奮的燦笑,有些委屈的扁起嘴。「我還在想為什麼不開酒,原來你們是在等我去換班嗎?」
 「是阿。」二宮跟手越異口同聲並且堅定的點頭,手越拍拍相葉的肩膀。
「誰讓你上次要丟櫻井前輩一個人在宿舍還不跟他說你跟我們去KTV,喝得爛醉吐了櫻井一身,他隔天就怒氣匆匆的跑來社團下了命令不能讓你喝酒,一口都不行。」
 二宮點頭。「我們呢…可都不想得罪那個可怕的角色,況且櫻井還有點功用……」
二宮用一手翻開了會計簿。
「上次對方球隊的人來挑釁之後,松本又抑制不住怒氣的回去砸碎人家社辦的玻璃窗,維修費五百元整。還有你,籃球部公關經理,因為女孩子撒嬌一下就把球票以半價賣出的差額,一千八百元整。還有大野,那傢伙缺乏危機意識,喝了人家給的飲料(瀉藥),跑去急診吊點滴的費用三百五十元整,可都是靠櫻井一個一個掏錢包出來亡羊補牢的。」

 「唉~」相葉大大的嘆了口氣。「所以我家SHO CHAN還真是好用阿……」
 「你現在才知道嗎?」二宮嘴角勾出一個好看的完美弧度,應該是笑容,然後踹了他一腳。
 「相比之下,你這個籃球部經理什麼事情都沒做吧,所以現在快點去把松潤換回來!」
 「好麻好麻…不要兇我啦!」

 相葉拉開教室的門,就這樣奔去了攤子,擠過了重重人群之後閃過了無數個手刀,他終於來到松本身邊了,但是制服已經變的皺巴巴的,領帶都被拉到肚臍了。

 「好累…松、松潤,我來、來換你了。」
 松本擰著眉毛,將鏟子一把交到他手上。「辛苦你了。」
 「喔~喔!」相葉捲起袖子。「松潤你快去視聽教室,二宮他們在等你開酒!」
 松本看了下相葉,再看看前方人潮,然後順著視線看著教室裡的二宮跟手越,
 他們二個人早就開了酒在對乾了,突然二宮發現了他,衝著他笑,松本調開視線。
 「算了,……看這人潮我是過不去的,這裡拜託你了,我去旁邊坐一下。」
 「喔,好!」

 相葉開始大盤的炒了起來,炒沒幾分鐘手就酸透了,他開始佩服松本可以炒那麼久的毅力。
 而且不只是要炒,還要包,還要給顧客迷人的笑容,真是……好玩!
 相葉覺得自己越做越開心,看到每個美眉看到他笑的那麼如花燦爛似的就感到一陣踏實,
 好!繼續炒吧,跟他拼了相葉雅紀!!
 


 「還真的熱血起來了呢。」
 松本看著相葉燃燒火焰的背影然後低頭悠閒的喝了一口85度C的咖啡。



 


 『那好吧,SHO CHAN,你繼續睡,我去社團了喔!』
 又來了。
 又是社團。
 那個該死的社團。

 櫻井一覺醒來竄出來的想法就只有這個,起身將自己打理好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左右,
 外頭一片黃澄澄的,意識到,一天就這樣,快過完了。
 昨天的辯論比賽,相葉因為發燒沒有來觀看,代替他來的是他那幫社團好朋友,
 代表人是二宮、松本、大野,另外生田斗真跟內藤大湖是松本的朋友,跟著一起來的,平常遇著了也會打招呼,他就常常在頂樓看到內藤,是抽煙限定友。

 雖然只是學校校內的比賽,但高橋老師推舉他,於是他也就認真準備了,
 心無旁鶩的辯論,嘴巴不停的動,腦袋不停的轉,該怎麼樣反駁對方達成自己有利的局面,
 咄咄逼人的將對方逼到死角,不給對手一點餘地,二宮奉了高橋老師的命拼命的按快門,閃得他眼睛一片白茫茫的…………在那剎那他才想起相葉雅紀正在家裡發著高燒。

 下台,二宮拿著照相機對他說了一些話,櫻井只覺得心急如焚,他其實想快點回家,但是生田他們都特地來了,還贏了,總該給點表示,得到的禮物被嫌寒酸,於是還是請吃了一頓飯才做鳥獸散的回家。

 一回家就看到相葉半坐在床上,一臉迷茫的樣子,他將禮物,六杯綠茶給了他,聽到他說話,突然覺得如釋重負,剛剛那場辯論會耗費太多精力,尖銳的刺耳的咄咄逼人的,那些話語都在相葉開口的那瞬間全部蒸發掉了。

 於是開始覺得累,二話不說躺上床,相葉還在有一搭沒一搭的發問,那軟軟的鼻音讓他閉起眼睛,喜歡這種事情很不可思議,相葉的長相聲音甚至身體,一切,都讓他喜歡…但不是因為他標緻所以喜歡,而是那能入得了他心裡最深的地方,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喜歡待在他身邊的氣息。

 相葉不再說話,而他也睡著了。
 迷迷糊糊的,只記得他說的那句,他要去社團。
 沒來得給他擁抱,睜開眼睛,就已經是現在這個時間了,感覺並沒有睡多久,但時間就是這樣過了。

 瞇眼看著書桌上的東西,是藥包跟藥水。藥水剩下一半,顯示那傢伙有好好吃藥。
 感冒好了嗎?……這句話好像一直都沒問出口,但其實是最急切想知道的,
 相葉的感冒總是來得快去得快,快好的時候通常都會傳染給他,這次………好像沒有?
 櫻井無奈的笑了。

 收起鑰匙戴上手錶,他將宿舍門關上。
 
 沒有被傳染的原因淺顯易見,因為自從相葉開始感冒,他開始準備辯論資料的那三個禮拜,他根本沒時間碰到他一根手指頭!
 




 晚間六時,學校屋頂上傳出陣陣香味。
 相葉發軟著手攤坐在撲著報紙的地板上,足足有二個小時他就在松本身邊不停的炒麵,
 松本笑的越迷人,人越多,相葉就越累,天色漸漸暗了,二宮跟手越這才臉紅通通的走出來,
 拉著松本說,收攤了。
 二宮二話不說朝收錢的袋子看去,因為是兌換卷,所以他花了點時間清點。

 相葉蹲在角落搓著他發紅的手掌心,這時一個人拿了冰水走過來遞給他,
 抬頭,居然是大野。
 「我就知道會這樣,給你冰敷。」
 大野笑的溫溫柔柔的,相葉百般感激的看著大野,當握住冰水的時候二宮一句冷冷的話竄入耳裡…
 「你感激個頭,那個傢伙就是知道會這麼辛苦才選在收攤的時候出現的!」
 「對啊,大野前輩是來吃火鍋的吧。」
 「嘿…對啊,相葉真是辛苦你了,火鍋什麼時候開始?」
 「我說你啊…」松本闔上雜誌。「不要只想著火鍋,來幫忙收攤啦!!」

 相葉既感嘆又開心,感嘆他那群朋友還是這麼的會欺負他,開心他那群朋友還是沒變的那麼和樂融融,他笑著握著冰水試著減緩手掌心的刺痛。

 一夥人將東西器具全部移駕頂樓,開了爐火,準備了火鍋料。
 聽著二宮宣布今日報酬。
 「咳咳……今天一整天的總收入是,一千八百八十六元整!」
 「哇,好多喔前輩!」手越開心的拉著松本的手笑,松本回以一笑。
 「是啊,來慶祝一下吧,酒沒喝完吧?」
 「喔?有酒喝啊?」大野湊了上來,對於金錢他沒什麼概念,但說到喝酒的話倒是要參一腳的。

 一群人圍在火鍋旁邊,相葉還在低頭看手機,二宮看到了一把搶過他的手機。

 「做什麼?」
 「你想打給櫻井幹麻不打啊?在那裡猶豫什麼?」
 相葉愣了會,微笑。「不是啦…因為我不確定他醒了沒有。」
 二宮瞪著他。「他來了你就不能喝酒了,趁現在快喝一點!」
 「咦?不好吧…會有酒氣味他還是會知道。」相葉推拒著二宮倒給他的酒,二宮對手越使了個眼色,手越立即湊上道。
 「相葉前輩你就喝一點吧,一點點櫻井前輩不會發現的,喝啦,我們來一起乾杯。」

 於是松本他們各拿著酒杯,就等著相葉了,迫於氣氛,相葉還是接過了。
 「乾杯~~~~」

 大家一起熱鬧的碰杯子乾杯,一陣開心的感覺籠罩在相葉心裡,啊啊…沒關係,稍微喝點,只要不醉的話沒關係的,沒關係的,反正櫻井在睡覺他不會來的。
 這麼自我安慰催眠之後,相葉一口將一杯乾光。
 太久沒喝酒了這種感覺特別爽快,他將杯子放下大喊…
 「好喝!」



 「好喝?還真的是喝了吧?」


 稍微留意了下四周,發現二宮跟手越在竊笑,松本大野若無其事的在專研那鍋火鍋,
 而剛剛那句話……………好熟悉的聲音阿。
 相葉微微轉頭,櫻井的笑臉映入眼簾。
 石化,是他的現在的狀態。

 
 「啊,是櫻井前輩,你來了啊!」手越開心的喊著。
 櫻井在相葉身邊坐下。「因為二宮打電話給我說你們要吃火鍋,怎麼能缺我呢?是吧?喝了酒的相葉先生?」
 相葉低著頭,低得不能再低,他偷瞄了依然在竊笑的二宮,被騙了被耍了,又被騙了又被甩了,可惡!!
 「那個………SHO CHAN,我剛剛喝的不是酒啦……」
 櫻井偏頭看著相葉因為說謊紅著的臉跟閃爍眨動著的眼睛。「那不然是什麼?」
 「是……像酒類的東西,但不是酒!」
 櫻井嘆了口氣,將相葉一把攬進懷裡。「算了啦,今晚讓你喝。」
 相葉待在櫻井懷裡,一聽到這句話開心的回抱住他。
 「SHO CHAN你最好了!!」
 看著相葉的笑顏,櫻井滿意的想攬緊他,但相葉像泥鰍一樣鑽出他懷中。

 「吶吶~二宮、手越、松本、大野,我們再來乾杯啦,再來乾杯麻!」
 二宮手越湊近了一直鑽研火鍋的松本跟大野。「不要,我們要吃火鍋了啦!」
 「咦~~我好不容易可以喝,陪我喝麻~~~」
 「不要啦不要,你吵死了……」


 櫻井看著相葉跟一群人打鬧,微微笑著。
 他們好像也一直都沒變過吧?還是那樣的以愛為基礎的欺負著相葉。
 所以疼惜相葉就很自然而然的變成他的責任了,他的角色就是該好好的疼惜他。

 「雅紀。」
 因為櫻井的叫喚,相葉才可憐兮兮的轉過頭。
 「你就吃火鍋吧。」
 「怎麼這樣麻……那SHO CHAN你陪我喝,快點!」
 「咦~~~」

 相葉跳到櫻井身邊,於是櫻井也只能順從的陪他喝了。
 學期末好像也在這種熱熱鬧鬧的狀態下宣告結束了。








 櫻井擁著相葉入眠。
 他們躺在宿舍床上,衣衫都還整齊的穿著。
 結果在相葉的無理取鬧下,二個人喝得爛醉,還是二宮一行人將他們丟回家裡的,
 二個人一碰上床就雙雙睡死,但無論怎麼樣都不忘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唔……」相葉迷迷糊糊的轉醒時是晚上六點,天才濛濛亮,相葉翻起身敲敲腦袋,這個動作驚動了櫻井,他睜開眼看著相葉,牽住他的手。
 「雅紀,感冒好點了嗎?」
 相葉微微轉頭,「嗯,早就好了。」
 「是嗎?」
 「吶,你看你一忙起來就完全忘記我了呢。」
 櫻井聞言將牽著他的手收緊,相葉被他拉進懷裡,櫻井的唇準確的吻上他的,
 那柔軟的唇瓣帶著葡萄酒的香氣,櫻井細細的品嘗著,舌尖進而交纏,難分難捨。
 沒了呼吸二個人互視著對方。

 「SHO CHAN好久沒吻了我吧?」相葉的笑容讓櫻井捧住了他的臉,在他耳邊細語。
 「那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相葉覺得耳邊的氣息很癢,微微縮了下,櫻井在這時覆上他的唇,再度奪取他嘴裡的甜蜜,
 輾轉的吻著他,手也不安分的往下游移,原本就鬆脫的領帶被扯開,襯衫紐扣一顆顆的解開,
 熟練的程度如以往般,櫻井的吻往下吻至喉結…相葉敏感的身子紅了起來。

 「雅紀,你會寂寞嗎?」
 相葉的腦袋一陣空白,櫻井的手在他胸游移,逗弄著他敏感的紅點。
 「吶,知道辯論比賽下台的時候,二宮對我說了什麼嗎?」
 一陣難耐的慾火讓相葉渾身發燙,櫻井吻著他的鎖骨,啃咬著他胸前的粉紅。
 「啊嗯…SHO CHAN…」
 在手口並用的刺激下,胸前的乳首變的尖挺,此時的相葉像妖精一樣的美艷,而且是個渴求著的妖精,相葉也動手解著櫻井襯衫的鈕扣,手撫上他結實的胸膛。
 「呵呵…你是忍了多久呢?」
 相葉臉頰染上一片扉紅。
 「SHO CHAN……」
 櫻井低頭封住他的唇,一路吻往腹間,手觸上相葉的分身時才發現他早已火熱到不行了,
 相葉紅著一張臉顯得有些可憐。
 櫻井輕輕的用手握住火熱的部位,磨蹭著他敏感的前端。
 於是一陣陣悅耳的呻吟從相葉嘴巴裡發出,櫻井知道這樣做會讓他很舒服,但同時卻也更染起想要更多的慾望。

 「SHO CHAN……你…………」
 「雅紀,你想要我做些什麼呢?」
 「拜託……」
 「什麼?」
 「什麼都好,…拜託你。」

 什麼都好?櫻井挑眉,「就算不是我,也可以嗎?」
 「咦?」
 相葉朦朧的眼睛因為這句話閃著一絲的驚訝,櫻井並沒有給他多久的思考機會,他撫身含住他漲起的部位,埋首在他雙腿間,這舉動果然讓相葉的疑問完全消失,換來是隱忍著的低吟,口腔裡的溫熱刺激著相葉的慾望點,他渾身酥麻發軟,櫻井在相葉快要滿足時退開了,他親吻下相葉的大腿內側,然後抬頭對上相葉朦朧的像是要哭了的眼睛。

 「SHO CHAN……」
 櫻井低笑,「很難受嗎?」
 相葉感覺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急需釋放,但是沒有管道可以解決,他難耐的扭動身子,
 櫻井伸手往床頭拿潤滑液,握住他的腰際,將手指試探性的探入。
 
「唔啊……SHO CHAN……」更加愉快的感覺隨著原本的那波電流強烈的沸騰著,腦袋鬧轟轟的,櫻井在這時輕柔的動了動手指,搓揉著某一點使得更加深入時加入第二根,相葉隱隱的呻吟聲始終沒停過,櫻井一邊加快了手指的律動一邊欣賞似的看著相葉陷入情慾裡的表情,只是那樣看著,櫻井心頭發癢呼吸亂了,想進入他,瘋狂的佔有他,那些感覺一點一點的掩蓋掉他所有思想,性本來就是這麼樣的一個東西,當你輕易打破了某個界線,他就只是一種本能,身體渴求的本能,或許對剛認識的人是如此、對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可能也是如此,所以只要那感覺到了是否無論這個人認識多久都可以構成性,這種事情實在不是櫻井現在能想的。

 相葉主動勾住他的脖子親吻著他,舌尖觸碰時那陣刺激使櫻井也忘掉了什麼,他親吻著他身體每一吋肌膚,托住他的腰,將自己進入他體內,感受到他體內的濕潤與緊繃。

 「緊張?」櫻井的聲音變的更加低粗,相葉咬著下嘴唇大力搖頭。
 「…明明就很緊張,為什麼每次都這麼緊張?」櫻井將自己頂入的更深,相葉握住了他的手。
 「SHO CHAN…啊嗯……」
 當十指交扣,碰到了相葉手上的粗繭,櫻井再也忍受不住的在他體內奔馳,回應他的是相葉一陣陣的喘息與越加大聲的聲音,當情慾到達巔峰的時候已無暇管什麼倫理,更無畏原本隱忍聲音是為了不讓隔壁宿舍的人聽到的問題,只想著對方,只想著這個人真的是自己的,他們正一起努力的滿足對方的需求,這一刻,才是完完全全的,沒有其他人的存在。
 
 櫻井喜歡進入相葉體內的那瞬間,他感覺自己贏了其他人,那原本就埋藏在他骨子裡不服輸的優越感也讓他安心,不過有這種想法實在讓他覺得抱歉,但同時卻也埋怨著。
 於是就進入的更深更沉,逗弄的相葉更無力招架。
 
 「雅紀,你是我櫻井翔的人。」
 在兩人同時釋放的那瞬間,他會咬著相葉的耳朵,在他耳邊小聲的宣告。
 相葉會喘著氣,臉發紅,笑,說你很霸道,但最終還是點頭。「我是你的人唷,SHO CHAN。」

 可是事實上,沒有誰是誰的,縱使知道,卻也不斷的想確認。
 因為言語產生的放心感可能才能使這段感情更加穩固,
 承諾,不也是那樣一個原理嗎?

 可是仔細想想,他跟相葉之間鮮少有什麼約定,
 最多的就是例如:你媽媽跟我哪個重要?或是,工作跟我哪一個重要,
 諸如此類比來比去的幼稚問題,但是相葉甜甜的回應裡總沒有拋下他,
 媽媽跟你都很重要,至於工作……當然是你阿SHO CHAN。

 所以他們不需要約定什麼,更不需要制約對方,只要你不拋下我,那樣就足夠了。
 至於吃醋,那又是另外的事情了吧…………看著相葉窩在他懷裡沉沉睡著的臉蛋,櫻井不禁覺得自己真是個小心眼到糟糕的人吶。








 相葉醒來,櫻井已經穿戴整齊的坐在椅子上盯著他了。
 相葉爬起身捎捎亂亂的頭髮。

 「好早喔,SHO CHAN。」
櫻井帶著笑容。「不早了,我還在想…你再晚醒個十分鐘我就會想辦法讓你清醒。」
 「咦?」相葉一邊回應一邊走到廁所,光溜溜的也豪不在乎,反正室溫還算溫暖,櫻井也不是沒看過。「為什麼?我今天又沒課也沒打工……」
 櫻井在相葉走過他身邊要到廁所的時候伸手往他身上掛了一條浴巾。「雅紀…這樣會感冒!」
 相葉傻呼呼的笑了起來。「有這麼倒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感冒二次嗎?」
 「是你就有可能,給我包好。」
 「呵呵呵呵…」

 相葉笑著走進了廁所,這時櫻井的聲音隨著流水聲一起進了相葉耳裡。

 「雅紀,既然你醒了,那我先去學校了………對了,今天是結業式。」

 當房門因為大力關上而發出聲音時,相葉驚了,慌了。
 無數著遭了在他腦袋迴盪。
 遭了,完了,毀了,他完全忘記結業式這件事情了,雖然他沒有要畢業不是很重要,但是大野要畢業阿,二宮跟內滕他們還有樂團表演,而二宮要用的那把吉他現在還在衣櫃旁呢!
 嗚哇~~肯定會被罵死,為什麼小翔不早說,……啊,討厭!!

 相葉快速的沖好澡,頭髮都來不及吹乾就套上制服領帶拿了吉他就跑了。







 櫻井上台接受頒獎的時候看到二宮始終瞪著他的表情。
 大野坐在二宮旁邊看起來像是尚未發酵的麵包,完全沒有幹勁之外好像還很害怕什麼,
 櫻井懂得,他是怕二宮隨時都會爆發的情緒。

 下臺,二宮冷冷的說了句…「他人呢?」
 「在家裡洗澡。」
 「洗澡?很好,好得很!」

 二宮狠狠的這麼說就走遠了,大野有些擔憂的跟上去,松本跟內藤這時走過來搭話。
 「相葉呢?」
 「在家裡洗澡。」
 「……………。」
 「他把結業式忘了。」

 松本跟內藤的表情有些震驚,導致他們什麼都說不出來就走遠了。
 櫻井想著,相葉軍團好像還少一個人,這時,手越穿著女學生的超短裙制服出現了。
 櫻井瞪大眼睛看著滿臉笑意的手越。

 「你…………怎麼回事?」
 「喔,好玩麻…」手越笑呵呵的舔著手上的糖果。「相葉前輩呢?」
 櫻井直覺的低頭看著手越的小短裙。「在家裡洗澡。」
 「啊,等下表演就開始了,相葉前輩趕得上嗎?」
 「不知道,大概趕不上……會開天窗吧。」
 手越嘴角揚起一個弧度,有點奸詐的樣子。「櫻井前輩好像很開心?」
 櫻井立即搖頭。「沒有阿。」

 是了,他的確很開心。
 但是他絕對不會承認的。
 
 「那櫻井前輩我先走了。」
 櫻井帶著溫柔的笑容目送他。「好。」

 相葉總是跟那些人在一起,他稱之為相葉軍團,所以那些人也一直都是相葉的朋友,
 縱使他半隻腳算是有跨入那個組織,他們有什麼活動都會連帶的問問他要不要參與,
 但也僅止於這樣,像是現在,只要相葉不在,他們打完招呼就會一個一個走開,好像就沒有跟他深入聊天的必要,
 每當這時候,那些人是相葉的朋友,這種感覺就十分強烈,強烈的感到有些不安,
 就好像,會被奪走什麼似的。

 台上的主持人開始宣布表演開始,而二宮跟內藤的樂團組合卻不見蹤影,
 櫻井坐在位置上靜靜的看著主持人尷尬又慌張的樣子。
 如果這樣的話二宮會跟相葉絕交嗎?…………櫻井又再度發現自己真的非常小心眼。



 

 沁:
   麻,送人的。
   送咩玩的訂婚禮物,順便是sho chan的生日文!(只是順便)
   越打越多越打越多越打越多~一點辦法都沒有(聳肩)
   真是久違的SA啊!(嘆)

   對了,有人會疑惑內藤是誰吧(謎笑)
   內藤大湖,聽說是DAIGO的本名(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路過的人
  • 你好,偶其實潛水了很久的人
    看了這樣的翔君終於忍不住發言.....
    呀WWW
    很喜歡壞心眼獨佔慾又強的SHO君WWWW
    同時又安全感不足wwwww
    AIBA醬對誰也有種親近感而且天生有種吸引S的體質真的很萌~~

    期待這文!!
  • 你好路過的人ˇˇ
    (顯然已經習慣有很多路過的人了 XDDDD)
    你還真是句句都把他兩的個性好好的解剖了呢ˇ
    嗯,就是這樣的~~吸引S體質~這是句好話ˇ

    那就 感謝你的期待唷XDDDD

    orange4022 於 2010/01/31 21:20 回覆

  • narumihuang
  • 好久沒來看沁的文了......
    這麼有佔有欲的翔君....
    不過 我喜歡....
    只是辛苦愛拔醬了....(笑)
  • 他們是一個願打一個願哀(喂)
    其實最辛苦的是我才對~~~(揍)XDD

    orange4022 於 2010/03/17 00:00 回覆

  • narumihuang
  • 還有還有....
    內藤君的名字....
    讓我想問他....可以帶我去採草莓嗎?(被揍)
  • 妳確定是用採不是用種的嗎(揍)XDD

    orange4022 於 2010/03/17 00:00 回覆

  • 小栞
  • 這樣的翔君好真實
    反到是雅紀會有點看不清
    而二宮總是默默,好希望他可以獲得幸福

    而且後來也讓我有 啊!一聲的感覺
    翔跟二宮的關係
    不過感情真的是如此吧
    永遠沒有對與錯

    翔君對於二宮的喜歡很淺
    在感情上他跟二宮之間的認知太過差異
    所以才能那麼輕易的放手

    但雅紀卻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一方面他用了很多時間去確認
    因為是朋友,牽扯的感情太多
    但在面對感情他們的步調卻是相似的
    這點應該也是造成他感情走向的關係吧

    不過二宮在這裡面令人心疼
    所以希望潤可以給他完整呢(笑)

    你寫得好棒喔,看得很有感覺^^
    (反著回來寫感想的XD")
  • XDDDD
    你寫得好多我受寵若驚了XD
    先謝謝你了ˇ

    這篇文寫了快一年了~
    阿,前陣子把他翻出來也覺得,真是一個很平凡的故事阿~
    二宮的個性就是那樣,有點冷漠卻又很溫暖,
    一直覺得嵐禁之所以這麼扣人心弦就是因為他們個性上的互相呼應跟牽扯阿~
    所以嵐禁文我覺得真的都很好看呢ˇˇ
    謝謝你的反向回覆~~感激不禁阿T口T

    orange4022 於 2011/02/04 11:32 回覆

  • 小栞
  • 我還覺得自己寫太少(搔頭)
    嵐禁讓人喜歡也是因為他們的團員愛吧:D
    不管誰和誰,都能感覺他們之間的情誼:)

    我才要感謝你讓我看到好文!!XD
    我一直覺得可以把想像文字化好棒
    而且也可以從中更了解他們^^
  • 謝謝你XDDDD
    我恐慌阿 XDDD 寫太少XDDD
    是想寫論文嗎 我會給你高分的(揍)ˇ

    寫文就是私心吧 因為現實是不可能的
    幻想的東西只能付諸於文章裡了 給自己過過癮嘍ˇ

    orange4022 於 2011/02/05 23:06 回覆

  • 小栞
  • (大笑)
    沒有啦,只是覺得你寫的很辛苦但我寫的好像很膚淺(掩面)
    論文沒寫過 但也不太想寫 總覺得會抓狂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