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撫過垂吊在上頭的風鈴,風鈴發出悅耳而輕微的聲音,好像在提醒夏天就要來了,
 耀燮坐在走廊上,二隻構不到地的腳悠哉的來回晃著,他深吸一口氣笑了笑…
 「斗俊,你這裡好涼唷!」
 斗俊笑了,「當然啦…因為我是斗俊嘛!」
 「這跟你是斗俊有什麼關係?」
 話才剛落,斗俊射出的紙飛機就撞上耀燮的後腦杓,
 斗俊覺得好玩,更是加把勁的拿剛折好的紙飛機射他。
 一開始耀燮還無動於衷,只是後來就被射煩了,他轉過頭打掉紙飛機!

 「喂~你適可而止啦!」
 斗俊看他生氣更是開心了,「開個玩笑麻,你就是太認真才會被俊亨拋棄!」


 拋棄?


 看到耀燮冷掉的臉,斗俊才發覺自己的失言。
 遭了…我肯定搓到他的傷心處了,唉…真麻煩耶!
 「呃……你要不要喝茶?我幫你───」
 「斗俊,連你也知道俊亨拋棄我了嗎?」

 唉,果然逃不過這個話題!
 斗俊坐起身。

 「畢竟你們是主從的關係麻,從小就在一起的,忽然都不粘在一塊了,難怪大家八卦傳滿校,不過…搞不好俊亨這麼做是為了你好。」

 梁耀燮是梁家唯一的兒子,而梁家世世代代都是服侍龍家的僕人,就算已經是文明年代,這個傳統也一直存在於二家之間,成為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大學上了不一樣的科系,被分到了不一樣的樓層,耀燮卻也還是跟小時候一樣替俊亨拿書包,幫俊亨買早餐,代俊亨檔掉無數封少女的愛慕信函,連筆記都是為了俊亨記的。

 耀燮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俊亨的情形。
 那時他十歲,那時候俊亨已經比他高出一個頭了,他似乎剛好跟爸媽鬧著彆扭,從頭到尾連招呼都不打,臭臉的看著在場所有人,穿著小禮服的耀燮覺得有些委屈,他們家可是因為龍家要來訪,所以他很早就起床開始穿禮服的,還聽了爸媽講了一段曾曾曾曾曾祖父的過往歷史,懵懵懂懂得,只知道他必須要聽龍家的人的話。
 龍媽媽似乎覺得很不好意思,忙著說其實此趟來是想看看老朋友,不需要這麼拘束,順道還說了耀燮很可愛諸如此類的贅言,才開始說到重點。
 其實龍家爸媽是來解除主從關係的,現在已經不是從前的年代了,生在世上人人皆平等,不該有這種世襲的觀念。
 可是還在世的梁家祖父大為震驚,說這萬萬不可,龍家對梁家的恩惠是下輩子也報答不完諸如此類的有的沒的……
 耀燮在一邊舔著棒棒糖,搞不太清楚狀況,此時一個小小的卻有力的童音傳了過來。

 「我要他當我的僕人。」
 
 一下子梁家大廳安靜下來,氣氛冷颼颼的,龍媽媽氣急敗壞的看著才十一歲就非常不受控的自家兒子,龍爸爸似乎早知道會這樣的嘆了一大口氣。
 梁家祖父可開心了,他笑得合不攏嘴,直說俊亨少爺真是有主見以後肯定很有才器,耀燮爸媽尷尬的笑著,其實他們並不想過問這件事情,後代的事情後代自行解決吧!
 於是後來居然把決定權交在二個小朋友手上了!
 
 俊亨老大不爽的指著耀燮小小的頭。「我不管,你們說我可以使喚他才帶我來這裡的吧?我要使喚他!!」
 龍媽媽偷偷的捏了一把俊亨的屁股肉,俊亨的反應是死死得瞪著耀燮,讓耀燮瞪著圓眼更是委屈莫名。
 龍媽看到耀燮委屈的表情,連忙道。
 「真是不好意思阿,這小子其實正在鬧彆扭,他現在說的話不算數的啊!」
 「怎麼能不算數呢,那就是他自己的決定阿!」梁家祖父非常的堅持。
 於是輪到耀燮回應了,只要耀燮說一個"不"字,這維持了幾百年的主從關係就可以就此解除了!
 因此大人們都瞪大眼睛看著小耀燮,耀燮只覺得好害怕,那些人是怎麼了阿?說不要的話會不會被罵呢?
 於是不想被罵的耀燮輕輕的點頭了。



 就這樣斷送了他之後數餘年的人生。
 還記得二十歲生日的時候他還在替俊亨準備考試的講義跟重點,差點連自己生日都忘記了,還是俊亨無奈的翻著白眼告訴他你今天生日你不知道嗎?!
 就當耀燮覺得自己似乎被制約了,想要不管俊亨都不可能了,那就好好的待在他身邊吧!
 這麼認命的想著的時候,俊亨忽然不見蹤影了。
 以前俊亨要做什麼一定會告知他,不想要他跟著的時候也會坦白的說不要粘著他,他就懂得意思了,可是這次居然一點預警都沒有,不管到哪裡都遇不到俊亨,就連在他家門口堵他,俊亨都會剛好住同學家…………很明顯是在躲他,怎麼會呢?
 於是大家看到傳說中的主從二人組不膩在一起了,紛紛傳說他們分開了!
 這傳言一傳就傳了幾百里,搞得大家都知道,耀燮被俊亨拋棄了。

 耀燮低著頭,忽然微微笑了,「為我好?如果他為了我好,當初就不該讓我當他的僕人。」
 斗俊看著耀燮難受的樣子聳聳肩,「你們的問題太複雜了,我可不想過問。」
 耀燮嘆了口氣,看了下斗俊,忽然想通什麼。
 「好吧,拋棄就拋棄吧,因為跟你談過之後,我決定要跟龍家斷絕關係了。」
 「喂喂喂~你決定的也太快了吧?這樣好像是我害的一樣。」
 耀燮搖搖頭,「沒有太快,我早就已經決定要離開俊亨了,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時間問題?所以其實你也想過?」
 耀燮看向遠方,「當然想過,小時候也許還可以這樣粘著,但我們兩個總是會結婚的吧,會有各自的家庭不是嗎?」
 斗俊看著耀燮的眼神,眼中閃過一種異樣的情緒,像是生氣又像是心疼。
 他伸手摸摸他的髮。
 「我會一直都在的,知道吧?」
 耀燮抬眼看著斗俊,微微笑著點頭。「知道了。」
 

 所以說,龍俊亨,我,梁耀燮……真的可以離開你了嗎?
 





 耀燮經過美術教室的時候發現裡面有人。
 那個人的樣子看似很眼熟,很熟悉,只是他也只能躲在那裡看著而已,他辦法再往前走,
 從小就在一起,依照他對他的了解,那個人只怕是燒成灰他都認得。

 那個男人現在正在美術教室裡擁抱一名穿著短裙的女孩,兩個人的嘴巴緊緊相貼。
 那個男人,正是龍俊亨。
 那個躲了他快要半個月的男人。
 
 美術教室裡的氣氛開始變得煽情起來,從女孩嘴巴裡發出類似呻吟的聲音,耀燮遙遙頭,他轉過身只想快步離開那個地方,卻在這時候額頭撞上了一面肉牆,反作用力使他跌坐在地板上,一點防備也沒有的在地板上躺平了。
 躺在地上的時候腦袋有一瞬間的空白,然後只感覺到疼痛,好像有什麼人在呼喚他,但是他一點都不想爬起來。

 「耀燮?耀燮?你想這樣躺到什麼時候?」
 越聽越覺得這很像斗俊的聲音。
 斗俊?耀燮一個勁的耀起身,看到斗俊疑惑的臉龐時他屏住呼吸,然後抓住斗俊的手腕。
 「我們快走!」
 耀燮拉著斗俊快速的離開那個地方,斗俊在自己身後拼命的喊著什麼耀燮根本沒在聽,事實上也聽不到,他只想趕快讓斗俊離開那個地方。
 剛剛跌倒的時候發出了聲響,俊亨會不會知道自己就在那裡?
 不,他們這麼投入也許什麼也聽不到,那就更不能讓斗俊靠近那裡,讓斗俊看到那種場面俊亨會感到尷尬的吧。
 忽然,耀燮停下腳步。

 斗俊在自己身後喘著氣,激烈的奔跑使耀燮也不停的喘氣,他抬起頭發現自己拖著斗俊來到大樹下,那個看得到美術教室的大榕樹下。
 「………耀燮?耀燮?」
 任憑斗俊怎麼叫喊都不見耀燮回神,於是斗俊甩開耀燮還拉著他的手走到他面前。
 這一看,讓斗俊愣住了。
 耀燮的視線死死的望著那間美術教室,眼框裡,轉著透明的液體,卻好像怎麼也流不下來,或許是耀燮無意識的不讓他流下來。
 「耀燮……」
 斗俊的聲音終於讓耀燮回過神,耀燮將頭仰起,彷彿是想將眼淚流回眼睛裡似的。
 「對不起斗俊哥,拉著你跑了這麼遠……」
 耀燮的聲音在發抖,似乎在隱忍什麼,斗俊皺起眉頭。
 「你媽媽沒教你,說對不起的時候要看著人家的眼睛嗎?」
 耀燮聽到媽媽二個字,終於低下頭看向斗俊,這一低頭眼淚就奪框而出,耀燮每眨一次眼睛就有更多的眼淚湧出落下,斗俊看的出來,就算如此耀燮依然是在忍耐的狀態。
 「………你可不可以不要看我,就這麼走吧。」
 耀燮背過身,拼命的擦拭著眼淚。
 好糟糕,為什麼呢?為什麼會哭?

 斗俊站在耀燮身後,看著耀燮肩膀的抽動,他悄悄的站在耀燮身後,抱住了他。
 耀燮感覺到身後的溫暖,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是一陣的鼻酸。
 
 「告訴我,怎麼了?」
 斗俊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透著溫柔。
 「………吶,斗俊,我是不是離不開俊亨了?這輩子……難道都離不開了嗎?」
 斗俊嘆了口氣。「你想離開的話怎麼可能離不開呢?俊亨都這麼明白的要放你自由了,你難道還不明白?你想就這樣一輩子當他的小跟班?小僕人?那你自己怎麼辦?」
 耀燮深吸了一口氣,他感覺自己吸不到空氣。「我明白。可是就連剛剛……我都不想讓俊亨感到不開心,我不想讓人打擾他的興致,因為那會讓他不開心,所以我拉著你跑了,那是因為……」

 發現自己在乎。
 非常的在乎。
 莫名的感到有些委屈。

 「耀燮…」斗俊將耀燮轉過自己這邊,耀燮紅腫著一雙眼睛急著想閃躲,斗俊的手扶住他的臉龐,用大拇指將他的眼淚擦掉。
 斗俊溫熱的大掌輕觸自己臉頰時,耀燮又想到了俊亨。
 自己生日的時候,俊亨一邊罵他怎麼能忘記自己的生日,一邊沒好氣的將他拉過來,輕輕的觸摸他的臉頰,『下次要多為自己想,知道嗎?』…俊亨笑的很溫柔……『生日快樂,耀燮。』
 耀燮的眼淚又無助的掉落。
 為什麼呢?人與人之間難道沒有永遠?難道這十幾年他們之間存在的就只有主從關係?這關係解除以後,就沒有任何感情存留下來了嗎?
為什麼,他們一定要離別才不算束縛。
 
 
 『下次要多為自己想,知道嗎?』
 吶,俊亨,你說的下次………還會有下次嗎?
 

 「接受他吧,耀燮。」


 斗俊的聲音很溫柔很清晰的提醒著耀燮。
 是的,他這個僕人已經沒有主人了,而他也不再是僕人了,再也沒有人能將他使來喚去,多好?
 那是個事實。



 『接受他吧,耀燮。』


 好的,他會好好的,接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