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胸膛上躺了一個人。
 那個人踩跪坐的姿勢像個小朋友一樣趴在自己的胸膛上,
 小朋友的後腦杓有一個很可愛的漩渦,起光瞇著眼睛摸摸小朋友的髮,柔柔的觸感。

 「我該起來了,東雲。」
 
 小朋友依然維持著不動,起光眼裡閃過些許無奈,爾後又被溫柔的微笑覆蓋,他有些強制的想將小朋友的手移開,就在這時小朋友忽然動了,他一個勁的環抱住起光。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讓哥你起來。」
 起光拍拍東雲埋在自己胸膛的那顆頭,雖然看不到那孩子般無賴的表情,但是聽那撒嬌的聲音也覺得足夠了。「好了,過一會永福哥看我還沒準備好出門會唸的。」
 「可是………」東雲聲音悶悶的,他猛然抬起頭直視著起光,跟起光細小的眼睛不一樣,東雲深邃的眼睛裡總是泛著一些孩子氣。「哥你才剛睡不到一小時耶。」
 「呵呵…你忘了,我本來就只是回來拿個東西,能睡半個小時就很好了。」
 東雲聽到起光這麼說更是不服的嘟起嘴,起光並沒有給他說話的時間,他起身推開東雲,隨手抓過外套。「你別用那成熟的臉嘟嘴啦,等我回來吧?」
 東雲坐在一邊的床上,看著起光走到門口,不甘願的點頭。「哥出門小心。」

 起光走掉之後,東雲在床上滾了一陣,滾到耀燮慢悠悠的走進來坐在東雲腳邊,東雲瞄了耀燮一眼。
 耀燮正嘟著嘴,就像剛剛的自己一樣。
 哼,什麼麻,他嘟起嘴明明也是這麼可愛的,為什麼起光哥不懂得欣賞呢?
 忽然耀燮轉過身,對上眼的那瞬間兩個人嘆了口氣。

 「起光出門了?」 「斗俊哥出門了?」

 同時一愣。同時笑了。
 「我們還真有默契阿。」

 是喔,他跟他的耀燮哥一直以來都很有默契的,都是那麼感同身受。



 在練習室門口探頭探腦,直到身後有一個人踹了他一腳,轉過頭是龍俊亨。
 俊亨穿著吊嘎,用受不了的表情看著東雲,一付來抓小雞回鳥籠的樣子。
 
 「喂喂…你有那個時間一直在這裡望人,還不如進去練舞吧?」
 東雲吐吐舌。「哪有,我只是剛好上洗手間,才一分鐘而已吧。」一分鐘就被抓到了。
 「是阿,我有看到,我可以當證人唷!」耀燮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雖然素顏的臉上盡是黑眼圈,但語調就像是刻意營造氣氛似的高昂。
 俊亨瞪了他們二個。「分明心不在焉的。」
 「誰?誰心不在焉的?」賢勝慢悠悠的問著,像這種問號,就算是根本不重要的問題,不替賢勝解開他是不會罷休的。
 俊亨把賢勝拖著,走到另一邊。「那二個都是。」
 「喔~他們在等斗俊跟起光嗎?」賢勝的聲音大到讓東雲跟耀燮同時對看一眼,什麼都沒說,他們轉身專心練舞去了。

 那一天,直到他們結束練習,起光跟斗俊也都沒有來。
 等他們筋疲力盡的回到宿舍,東雲累到已經忘記東南西北,才恍惚的聽到俊健哥講電話的聲音。

 「……喔?……好……那起光結束練習之後你帶他回來梳洗一下,大概再半小時到嗎?好…那一小時之後再去錄節目吧……好,知道了……」


 那不是跟昨天一樣?
 東雲很想爬起來說些什麼,但意識隨著體力漸漸模糊掉了。
 半小時,就睡半小時。



 「東雲阿……再睡下去你快變成豬了阿!」
 耳邊響起某個聲音,東雲猛地從床上跳起來,把一旁本來還近距離看著他的斗俊嚇了一跳。
 「怎麼了怎麼了?做惡夢了?幹什麼這樣看我?」
 東雲忽然拉住他斗俊哥的肩膀。「哥……起光哥呢?」
 斗俊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會,東雲把眼睛睜的大大的好像在期待什麼一樣,那份執著感覺挺恐怖的。
 「他剛剛回來,沒一會就又走了,你知道今天他要錄節目。」
 東雲抓著斗俊的那雙手一下子鬆了下來,他整個人像是跌落谷底那搬,各種失望失落全寫在臉上。
 斗俊看著只得笑。「你這小子現在一點都不掩飾了阿。」
 「掩飾什麼?」東雲坐在床上揉揉自己的頭髮,語氣平淡的像是快沒氣了。
 「你喜歡起光。」
 斗俊不是用問句,而是直接的肯定句,東雲抬起頭,眼裡有被看穿什麼的慌張,正要啟口,斗俊就下了床,揮揮手。「好了好了,別磨蹭了快起床……對了,耀燮跟俊亨去哪了?」
 東雲還想替剛剛的衝擊解釋,但是礙於斗俊的問話只能先回答他的問題了。「不知道。」
 不過有答好像沒答一樣,廢話,他才剛跟周公說再見,他都沒感覺起光回來過了,怎麼可能知道他那群哥哥們去哪了。
 「那個…斗俊哥我對起光哥────」
 「我出門了。」
 沒有聽到想知道的答案,斗俊直接了當的打斷東雲的話,重點也是他沒時間聽他解釋。
 
 看來今天一整天都見不到他了。

 門碰一聲關上,東雲就在床上不服的蠕動起來,嘴裡發出懊悔的低吼。
 啊……怎麼會,想說只睡半個小時,起光哥就回來了。
 起光哥說過,當自己回家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迎接他,他覺得很寂寞。
 所以東雲總是在起光回來之後,不經意的粘著他,有時候什麼也不說,挨在他旁邊睡覺也覺得安心不少,他不知道起光哥有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用心,但是感覺不到也沒關係,他就喜歡起光見到他時,瞇到連眼睛都快不見了,那抹他好喜歡好喜歡的笑容。


 『你喜歡起光。』
 『那個…斗俊哥我對起光哥───』



 ………是愛唷。
 一次也好,想說出口。


 



 「喊我一聲哥吧,加油喔。」

 選拔會上,大家都在看,高層、指導老師、亦敵亦友的練習生,當然包含了看著他的哥哥們,有些凝重的氣氛,東雲呼了口氣,催眠自己,你很棒你很棒你很棒,撇眼就看到李起光,沒有尋找,完全是一種本能。
 起光接收到那視線,微愣,爾後漾出笑容,嘴型說著。
 Fighting!
 
 那是一個多麼令人鼓舞的笑容,他同幫自己搬了鋼琴說好好做的耀燮點點頭。
 他決心,要留在有他在的舞台。




 「東雲阿,你怎麼了?」
 有些尷尬的語氣,起光一打開門,東雲就撲了上來。
 永福哥健俊哥賢勝俊亨耀燮斗俊,他全都不管。
 他雖然沒比起光壯,但總比起光高,待在東雲懷裡起光依然嬌小依人。
 
 「東…東雲阿……」
 「起光哥………」
 「什、什麼?」

 起光看見了,閃過他們的經紀人的竊笑,還有成員們之間會意的相視。

 「起光哥,為什麼不叫醒我?」
 「…………你是說今天嗎?我看你很累所以───」
 所以,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東雲將他拖到門外,那扇門"碰"一聲關上,阻隔了那群人的視線。

 起光的頭輕輕的敲上牆壁,東雲的唇不由分說的覆上,密不可分的身體緊依著,隨著天旋地轉的熱吻,腦袋是一片空白。
 東雲退開時還喘著氣,起光也相同。呼吸的氣息都是那麼近。
 眼神對視,火燙燙的一陣羞窘從東雲臉上竄起,起光嘴唇被吻得發紅,魂少了一半似的,沒能回神更違論反應。

 「東……東……」
 「下、下個月是我生日記得吧哥?」
 「蛤?」
 「謝謝哥的生日禮物了。」

 東雲說完就逃難似的打開自家門竄進去。
 起光靠著牆壁眨著眼睛,他傻了一陣。
 靠著牆壁蹲下身,捂住自己的臉。

 「東雲阿………你就這樣留著哥在外頭………我該怎麼進去阿。」
 起光欲哭無淚的想以後無論如何一定要叫醒東雲,否則他又來這麼一招他抵擋不了的。
 

 就像說好的,沒有人對東雲那天突然的舉動有任何的反應,就像是根本沒發生過,東雲也根本沒有把一個肌肉比自己多的人拖出去門外親吻過一般,還是過著跟耀燮玩鬧,粘著起光睡覺,拼命練習,拼命上通告的生活,要說有什麼改變,那就是起光一定記得告訴東雲"我回來了"。
 發專輯、CB舞台、得獎。
 起光拍戲結束,漸漸變的沒有那麼忙碌,雖然斗俊似乎比從前更忙了一些,後遺症是耀燮比從前更多愁善感,更常囔著寂寞。
 東雲的生日眼看就是近期了,起光這才又想起幾個月前的那件事。
 
 「起光哥~~」
 就在東雲又蹦蹦跳跳的圍繞著他玩時,起光將他按了下來,意外認真的看著他。
 「你坐下。」
 東雲難得看到起光嚴肅,他也靜下來,安分的坐著。
 「怎麼了麻……」
 「你記得………嗎?」
 「什麼?」
 起光的眼神對上東雲的疑惑,望望在客廳打電動打電腦唯一還在家裡的龍賢,確定他們真的沉溺於電器產品才放心的將眼神拉回,他呼了口氣,像做了什麼決定。
 「起光哥………唔……」
 下一秒東雲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起光哥正吻著他。
 由於太震驚忘記閉眼的緣故,東雲能看到起光吻著自己時有些緊張的表情。
 東雲其實並沒有忘記,在那之後他無數次看著起光都忍住了想親吻的慾望,但是他想裝傻總比面對好,他不敢與起光正視那個舉動的原因,縱使,他很想。
 用雙臂圈住起光,讓起光的臉埋入自己的胸膛。
 起光的雙頰早已熟透。

 「哥,為什麼?」東雲的嗓音透著甜蜜,雖然他並沒有刻意。
 「嗯………你說,生日禮物……生日禮物的話,BOBO的話,不是可以給嗎?」
 聽著起光的話,東雲呵呵的笑著。
 「哥你真逗趣……」東雲低身靠近起光,在他耳邊緩緩的說。「是KISS,不是BOBO喔。」
 說完順勢深深的吻住他。

 雙唇分離。
 兩個人從頭到腳都紅透了,像煮熟的章魚,好一段時間不敢對視。
 既害羞又甜蜜。




END




 東雲忙內內內內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陳昱汶
  • 原來東雲和起光是這麼主動的小野獸阿>///<
  • 雪剎
  • 好看^_^
  • 雖然是很久以前寫的文,但是謝謝你的觀看了W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