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老師……優鉉哥打我,嗚嗚……他打我!」
 「李成鍾你胡說,我哪有打你,我只有碰你一下而已!」
 「嗚嗚……大騙子……老師,優鉉哥好壞,逞罰他啦!」
 「嗚哇…李成鍾你這小子忘恩負義耶,明明是成烈打的比較大力啊,就只說我!」
 「嗚嗚嗚……」

 金聖圭傻眼的看著眼前的二個人,懷裡的李成鍾將眼淚鼻涕那類的東西全往他衣服上擦,哇~這還是前幾天網拍上看到,昨天才寄來的新衣服阿!!
 微微想抗拒,可惜李成鍾哭的忘情之虞,也不忘緊緊的扒住那個懷抱,因為他知道只要一離開這個懷抱他就會被南優鉉拖到暗處玩摔角。

 「南優鉉!」
 金聖圭無力的喊著南優鉉的名字,對上南優鉉不服氣的眼神。
 「哥你怎麼這樣,李成鍾說的你都信嗎?」
 「你們都幾歲了,還像個幼稚園小孩一樣,不丟臉嗎?」

 光是前面那段根本看不出來這群孩子其實已經是大學生了吧,金聖圭則是他們的家教老師,說是家教老師,不如說是保母兼監督的代名詞吧。
 他們的爸媽也非常明白沒有一個人看管這群孩子是不行的,也許會天下大亂吧。

 「我不管啦,哥~~」南優鉉也撲了上來,一隻手扒著金聖圭,另一隻手則忙著把李成鍾推開,到最後還是在金聖圭懷裡眼前打起架來。
 「你們給我停下,安靜!」
 金聖圭感覺自己被吵的耳朵都疼了,可是那二個小惡魔依然不肯停手。
 「南優鉉!」
 「幹麻只叫我!」
 「李成鍾!」
 「都是優鉉哥不好!」

 「………你們再吵下去……」金聖圭清清喉嚨。「我要辭職了!」

 這招果然十分管用,此話一出,原本打打鬧鬧的南優鉉跟李成鍾同時愣住停下手來,他們跟金聖圭堅決的小眼睛對望著。

 「你們這樣難管的話,我走就是了。」金聖圭說罷就要起身,但左右兩隻手同時被緊緊拉住。
 「阿,不是……哥,其實我們只是愛這樣鬧著玩,我們沒吵架!」李成鍾。
 「是阿,這是我們的生活樂趣之一,哥你誤會了,我們會好好相處。」南優鉉。
 
 每次都這樣。
 金聖圭對著他們一笑。
 「那來個大和解吧,李成鍾,道歉。」
 李成鍾愣了會,「為什麼?!」毛都像是要豎起來似的。
 「因為你是老么阿,你有看過哥哥們道歉的嗎?你自己也愛跟著他們玩吧。」
 李成鍾臉上的表情是既憤怒又得隱忍的模樣,他看著南優鉉烈嘴得意的笑,越看越氣悶。
 「成鍾,你就道歉了吧?」南優鉉笑的邪惡,笑的討厭。
 「我不道歉,不道歉,絕對不道歉!」
 李成鍾一邊這麼大喊一邊衝進自己的房間,把門"啪"一聲用力關上以宣示自己無用的不滿。

 「優鉉,你幹麻刺激他?」金聖圭無奈的望著老小的房門,看來是會彆扭好一陣子了。
 「因為聖圭哥你是站在我這裡的呀。」南優鉉笑容燦爛的沒心沒肺,就想再度噗上金聖圭之時,金聖圭一股腦的站起身,南優鉉沒抱到人倒是摔在地板上了。
 「說好的報告今天要交出來喔。」不然我會被你們父母懷疑是來這裡吹吹冷氣吃吃飯看看電視騙騙錢的耶。
 南優鉉瞄了眼金聖圭,聽到報告愁眉苦臉的。「哥,我幫你按摩可以再晚個幾天嗎?」
 金聖圭走進房裡,打算午睡一下。「那是你的報告又不是我的,趕不出來我還要被你爸媽說監導不周。」
 南優鉉也跟著金聖圭游進房裡,他對於金聖圭來這裡總挑他房間休息的事情很得意的,無論李成烈跟李成鍾如何用眼神鄙視他,他都笑呵呵的。

 「來,哥,躺下吧。」
 南優鉉眨著一雙期盼的眼神盯著金聖圭,那眼神反倒讓金聖圭有些不安起來,不過他很極力掩飾他的不安,保存那一點點嚴肅。
 「那說好的報告呢?」
 「嗯………哥,幫你按完,就陪我一起寫如何?否則我一個人怎麼寫都寫不出來的。」
 金聖圭瞇起眼。
 「真的?按完就會乖乖的坐在電腦前打報告?不會偷跑?」他還記得上次南優鉉掛保證說他買個飲料就回來,可是卻去了一整個下午,後來才發現南優鉉偷跑跟女孩子約會去了。
 他可是為了找他找到滿身大汗的,因為這件事情還被他爸媽給唸了,目擊到的卻是那小子拿著冰淇淋跟漂亮女孩子你一口我一口好不快活的,怎麼能不氣呢。
 南優鉉道歉道了足足一個禮拜才說服金聖圭撕掉他的辭呈信。
 自始以後,他就不怎麼相信南優鉉的話。

 「唉……哥你都不相信我了,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南優鉉低著頭,哀怨的語氣活像是八點檔連續劇裡受盡委屈的小生。
 受盡委屈?是八點檔裡的反派間諜吧。
 金聖圭才不理會他呢,逕自在床上躺下,準備他的午睡。
 「我才不管你要怎麼樣,反正不要害我被罵就行。」
 南優鉉見金聖圭躺下,賊兮兮的笑了起來,他也跟著躺下,滾阿滾阿的滾到金聖圭背後,然後輕輕的抱住他。
 「很熱阿。」金聖圭小聲的抱怨。
 「我不熱阿。」
 「問題是我熱阿。」
 此話一出,搭在金聖圭腰際上的手就收了回來。
 金聖圭訝異著這小子的好說服,居然這樣子就放棄了,就在才這麼想時,一個冰涼的感覺從背後襲來,他縮了會身子,但是身子很快的就適應那陣冰涼感。
 「南優鉉………」金聖圭想轉身,但是背後那雙手再度搭上他的腰,阻擋他的動作。
 「哥,這是冷凍毛巾,這樣我抱著你就舒服了吧?」
 金聖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拒絕什麼的,好像都是多餘的動作,南優鉉從以前就不是個會輕言放棄的男孩,他喜歡上一個人,說什麼也會讓那個人同樣喜歡自己。
 但是,有時候,是分不清南優鉉真正的喜歡與討厭的。
 總是帶著那個燦爛又有些傻氣的笑容面對任何人事物,嚴肅的時候也是有的,但下一秒會用樂觀用笑容化解的樣子,金聖圭有時候會懷疑,南優鉉的笑容是否一轉身就會消失無蹤。
 金聖圭有時會認為有些虛偽。而這裡的孩子,卻大多都有些這樣的本質,環境導致的個性還是天性就不得而知了。

 「哥,就這樣待著吧,哪裡也不去,好嗎?」
 
 南優鉉用過各種方式道歉。
 早中晚一封簡訊、道歉紙條、道歉信、不時的電話騷擾、碰到面時差點沒跪下。
 但那些都遠不及那天他就像這樣抱著他說的這句話。

 哪裡也不去,好嗎?

 金聖圭看過他們的資料夾。
 他們都是他們的爸媽領養來的孩子,他們的爸媽失去過二個孩子,因為基因不合的關係始終無法有個健康的孩子,因此他們領養了六個小孩,分別叫做張東雨、南優鉉、李成烈、李浩元、金明洙、李成鍾。
 他們對於六個孩子完全是出於他們一生出來就死掉的二個孩子的補償作用,他們溺愛他們,卻過於佔有,他們不在的時間,只希望能把他們綁在這個家裡,不受到外界的任何傷害,於是他雇了金聖圭管教、監督他們的一舉一動,並且回報給他們知道,積極的、過份的掌控他們的行蹤。
 金聖圭一開始就覺得這想法很扭曲,畢竟這六個孩子裡最小的李成鍾也快是個成年人了,還這樣處處保護牽制,實在太過可憐了,但是礙於工資優渥,自己又缺錢,所以昧著心理的不認同接下這份工作。
 他殊不知,工資優渥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

 南優鉉看似開朗的外表之下的故事,他看完之後只感一陣心悶。
 南優鉉的父母自小就離異,他們把他安置在韓國的奶奶家,父親是機長母親是空姐,在天上飛的時間都比見南優鉉的時間還要多,奶奶去世的那天,父親跟母親撘同一班飛機回來,卻失事了。
 在同一時間,他得接受他的家人全部都離開的事實,只剩下他一個人。
 沒有親戚的情況下,社福人員將他安排到關愛之家,孤兒院。
 他在那裡認識了無憂無慮,想法很四次元的張東雨,跟著現在的爸媽來的請求,就是希望能把張東雨也一起帶走,而他的爸媽毫無遲疑的答應了。
 那是他十四歲時的事情。
 
 那天是金聖圭決定離開的最後一天,南優鉉難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有些嚴肅,他抱著他,與他說了一段沒有記註在資料夾裡的往事。
 他說爸媽最後一次來見他的時候與他說,他們還會來看他,要他乖乖的,他還記得他耍著任性,他哭著說『不可以哪裡都不去嗎?待在這裡,哪裡也不去,好嗎?』
 可是爸媽哄睡他之後,他們還是離開了,那是他跟他爸媽說的最後一句話,也像夢幻的泡泡那般,破碎了,消失了,永遠無法實現。
 從那之後,南優鉉害怕分離,害怕有人到他所不知道的地方,所以他盡可能帶著笑容,嘗試讓所有人喜歡他,他會撒嬌,他會開著無賴的玩笑,想盡各種辦法,讓人捨不得離開他。
 
 他抱著金聖圭,喃喃自語著。
 「哥,就這樣待著吧,哪裡也不去,好嗎?」
 
 後來,這句話似乎變成了南優鉉的武器,讓金聖圭無法拒絕的武器。
 金聖圭感受著背後的涼意還有南優鉉吐出的暖意,他嘆了口氣。

 「報告…睡起來之後我陪你寫就是了。」
 南優鉉收緊了手,遲遲沒有做聲,這讓金聖圭心裡隱隱有些擔心,怕他是不是又想起什麼回憶。
 「優鉉?」
 「……所以………」南優鉉嘆了口氣。「還是要寫就是了。」
 金聖圭內心的擔憂轉變成了一種惱怒。
 「廢話。」
 成天只想著該怎麼逃出這個家還有拖延學習的時間,真是白擔心了。
 「那我要這樣睡久一點!」南優鉉抱著金聖圭用臉磨蹭著他的後背,「金聖圭……我好喜歡你。」
 也許是漸漸湧來的睏意讓金聖圭沒有去計較南優鉉喚他的語氣,他緩緩的閉上眼睛。



 他曉得,總有一天,他會離開的。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他不會一直停留在這裡。
 可是現在,他會答應他的,只有現在,他所想要的,他會盡量滿足他。
 是同情還是什麼看不清的感情都好,在這可能不會是永恆的時間裡,
 總之,他會陪著他的。




-----------

 阿。
 怎麼會出現無限團的文呢!!!(這是大家才想問的
 只能說,有愛萬事足阿。(滿足)
 似乎很多人都是金聖圭攻的阿,可是我一直一直一直覺得金聖圭是個受
 就像我認為楊昇昊的那樣(揍)
 南優鉉是個完全合我心意的孩子ˇˇ
 此文是聽著優鉉君的SOLO寫的這樣。
 以上ˇ
 芝麻真是萬惡的一個深淵阿(滾走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魚〃★
  • ᄏᄏ!!我也是因為芝麻才"瘋狂"愛上他們的>//////<
    本來我覺得聖圭是攻...
    但大家好像都寫受
    因此我漸漸習慣了!! ((欸?
    哈哈~我好喜歡你的文:")
  • 一開始可是聖圭攻氾濫的時代唷
    只是漸漸大勢以後忽然南圭變多惹這樣W
    謝謝你的喜歡唷^^

    orange4022 於 2012/06/18 22:24 回覆

  • 訪客
  • 喜歡你的文章
    只是我找前後找的要瘋了><
  • 感謝你XD
    後來有找到嗎?XD
    我是個很懶的人啊(欸XD

    orange4022 於 2013/09/22 22: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