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我跟他就是屬於不同層級的人。





 將佈滿塵埃的箱子一個一個搬開,裡面有一疊疊類似相本的東西,
 上頭染上了一層的灰,彷彿在告訴世人已經有多久沒有人碰過他了,
 這擬人化的想法讓我笑了,事實上也沒有錯,
 這些象徵青春的東西已經很久沒有被他們憶起過了,
 他們的腦子跟時間全被通告塞的滿滿的,就連作夢都會夢到他們在跟歌迷握手,
 這樣的生活也許是充實吧,不過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為了印證究竟少了什麼,
 我決定從我那堆說好聽點是儲藏櫃說難聽點是大型垃圾放置區的櫃子開始整理起,
 這工程花費了將近二個小時又四十七分的時間,在這炎炎夏日中光是整理那些雜(廢)物
 就足以讓我留了滿身的汗,擦擦額上滲出的汗水,撥開那層裹在相本上的灰塵。


 才剛翻開第一張就讓我楞住了,因為萬萬沒有想到相本的第一頁會是這個人的笑顏照,
 我以為當初極為自戀的自己會把個人沙龍照塞爆整個相簿,
 沒想到才剛翻開就是一張笑的很靦腆的照片,如果沒錯那個男孩就是一直在我身邊的小傑,
 說真的,小傑沒有什麼變,笑容還是萬年不變的靦腆,真不知道他究竟想靦腆到什麼時候,
 個性就如他的笑容一樣,溫溫的很有禮貌,跟我是截然不同的人,
 范范堂主總是用〝棒棒堂情聖〞來形容我,雖然我極度不願意被人貫上〝愛劈腿〞的形象,
 但Andy哥說棒棒堂裡的每個人都要有個定位,而我的定位就是〝壞壞花心邪氣大少〞,
 雖然很懷疑這樣的效果會不會被人討厭?但敢情各位懷春的少女們都喜歡尋找刺激感,
 越是邪媚使壞,各位就越是喜歡,久了之後我倒也習慣了。



 總而言之,我跟他就是屬於不同層級的人。



 翻開第二頁,我總算是笑了,因為我看到當年那個只有半顆頭的自己,
 Rock的精神過了三年了還是不變,只是那半顆頭總算是長齊了,
 還記得小傑還指著我的頭笑我,要經過這麼久頭毛才能長齊,真是太難看了,
 瞪了他很久他才慢慢止住笑容,畢竟最後還是要睡在一起的,如果把我給惹毛了他也沒好日子過。



 說到睡覺,忽然又想起小傑的癖好,他喜歡抱著歌迷送的娃娃睡覺,
 像現在,我如此認真的在回憶過往的情懷,小傑那小子卻抱著歌迷新送的愛寵娃娃睡大頭覺,
 每次被阿緯他們笑,他就會耍任性硬掰說是我睡覺會抱他,所以他才要用這個防身,
 雖然他一直說有,可是本人卻完全沒有知覺,所以我斷定他是因為怕丟臉才胡亂說話的,
 我楊本人某煜才沒有飢渴到連小傑都要染指,絕對絕對沒有………………嗯,應該!







 『跟著我深呼吸,逆著風向前進………』







 播放剛剛從箱子裡挖出的第一張EP,我看著屬於我的封面笑了笑,
 記得那時候公司非常的心機,堅持CD一定要分成六塊來賣,
 究竟誰比較紅一賣皆知,賣的最好的是王子,
 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六個跑完了所有活動筋疲力盡的各自回房,
 雖然早已累的不成人型,但眼前小傑那臉充滿委屈跟哀怨的臉龐忽然讓我精神全來了,
 他臉上好像就寫著〝快,來安慰我吧!〞這幾個大字,這讓我生不如死的翻翻白眼。



 「喂~你別要死不活的好不好?」
 
 
 小傑一臉委屈的望著我,嘴上還是吶吶的道


 「我又沒有怎麼樣……」


 嘖,他這張臉除了要死不活已經沒有別的形容詞可以形容了。
 看他那付明明很想哭卻拼了命忍下來的臉龐,我受不了的將枕頭狠狠的丟向他的臉。


 「白痴,不就是一張EP嗎?幹麻這麼在意?」


 他接過我丟去的枕頭,然後就這麼抱緊了它,有些悶悶的道


 「我真的沒有怎麼樣阿。」


 這小子……
 其實我都知道的,雖然小傑賣的不是特爛,但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的他,
 最討厭輸的感覺,雖然他對外總說沒關係,但我就是知道!
 嘆了口氣,摸摸他那顆幾乎快陷入枕頭裡的頭





 「你已經做的夠好了。」



 也許是因為積壓太久了,他當真哭了起來,
 用眼淚盡情的侵占我的枕頭,雖然枕頭髒了,我卻沒有不開心,
 相反的,看到他哭我莫名的感到安心,也許是因為能夠看到他不是為了淘汰賽而哭泣的人真的很少,
 除了我大概沒有別人。



 我ㄧ向喜歡跟別人不一樣的關係,世人稱這種關係叫做〝曖昧〞,
 我卻認為人跟人交往本來就應該如此。


 









 『我愛棒棒堂…我愛棒棒堂…我愛棒棒堂…吼吼吼吼吼吼吼…』





 「你怎麼沒放平常你愛聽的那種吵死人的音樂?」



 從記憶裡醒來,我轉頭望著小傑,這傢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來的,
 現下正張著他那雙還有些浮腫的眼睛望著音響。


 「什麼吵死人的音樂,那是搖滾你懂不懂?」


 小傑看了我ㄧ眼,然後冷哼了一聲。


 「我當然不懂,不管聽幾年我都覺得很吵!」


 忍住想罵髒話的衝動,我順了順氣。


 「你那張嘴可不可以說些好聽話?」


 跟他相處已經三、四年了,他什麼都有成長,唯一沒有成長的就是那張嘴巴,
 不管是節目上的嗆聲還是平常的冷言冷語都句句穿心,雖然知道他是無心的,
 可是還是很無奈。


 小傑嘟起嘴,想了想。


 「我又沒有罵髒話,我只是陳述事實!」



 不虧是理由傑!
 算了算了,再繼續跟他討論這個問題我肯定會爆炸!



 「不過…這首歌好令人懷念!」



 看著他笑著的眼,我也笑了。
 倆個人就安靜的聽起音樂來,聽著聽著,他眼垂了下來,轉頭問了我ㄧ個使我征愣的問題。





 「吶…你想我們還有多久會解散啊?」


 


 看著他的眼,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這個問題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想過,如果不是他提這個問題,
 我還以為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小傑……」

 「幹麻?」

 「你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小傑的眼神忽然有些改變了,那種感覺很微妙,
 別人看不出來,只有我看得出來的改變,
 他眼裡寫了些許的感傷。



 「別說這個了,你還要整理東西不是嗎?」



 他平淡的回答使我有些惱怒了,
 每次提到對於我的看法,他就像現在這樣打哈哈帶過,
 這一次,我非要得到答案!


 一把拉住他,將他撲倒在床上,我深吸了一口氣。



 「小煜?」



 看到他害怕的表情,我感到手心有些冒汗,
 心跳也開始變的不正常,時間好像就這樣停住了,腦子裡什麼也裝不下,
我只知道如果不趕快抽身,事情將會變的很復雜,咬緊著下唇我坐起身。



 「我……我去拿飲料。」




 幾乎是用逃的,我逃離了那個地方,
 關起門,我發現…我的臉紅的不像自己。


 結果好像又是失敗了!




 我討厭無法控制的情感,那會讓我看起來非常狼狽。








 今天是悠閒的假期午後,我窩在床上打算好好睡一覺,
 一口氣把沒有睡飽的部份全部補回,奈何看著時針走了一圈又一圈,
 我就是無法睡著,也許是平常太過忙碌,忽然這樣閒下來身體還沒完全習慣吧。



 〝碰〞



 聽到房門被打開然後關上的聲音,進來的人無庸置疑是小煜,
 只有他會這麼大力的關門,我對那扇門真是深感佩服,
 被小煜這樣蹂躪遽然連漆都沒掉過!



 他看著屬於他的雜亂陣地發起呆來了,從我這個角度看去的他有些憂鬱,
 別人不知道還以為他遇上什麼三角習題了,其實他也只是在發呆而已,
 忽然,他有了動作,他搬開那一箱箱早該整理的箱子,一個一個的看了起來,
 看樣子今天應該是個好日子,出了名髒亂的小煜遽然想通要整理他的東西,不可思議!


 小煜在我眼裡非常的多變,有時候他就像一個還沒長大的孩子,
 有時候卻異常的成熟冷靜,在我們六個裡面他的脾氣最不好,
 動不動就愛亂發飆,但近幾年好像有些微的改變,雖然阿緯說他只有在我面前才會變的不一樣,
 但我對這句話還是半信半疑。






  『我愛棒棒堂…我愛棒棒堂…我愛棒棒堂…吼吼吼吼吼吼吼…』






 「你怎麼沒放平常你愛聽的那種吵死人的音樂?」



 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跟他在一起我總會無意識的毒舌,
 也許,我喜歡他專注跟我說話的樣子!



 「什麼吵死人的音樂,那是搖滾你懂不懂?」




 不要說我不懂了,我看住在這個家裡的人沒有一個會懂,
 他的興趣就像他的女人緣一樣,很難認同!



 「我又沒有罵髒話,我只是陳述事實!」




 看著他極度無奈的表情,我暗自笑了笑,
 雖然大家都說小煜給人壞壞的感覺,但在我眼裡的他單純很多。



 音響播著EP裡第三首歌─愛情學測,我想起當時拍MV的情形,
 王子因為腸胃炎,臉色只能用慘白來形容,這副模樣讓我們六個還有工作人員看的相當難過,
 ANDY哥還打趣的說:『多多肯定很羨慕你!』,阿阿…當初的ANDY哥還會陪著我們跑各大活動,現在的ANDY哥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來照料我們了,畢竟我們已經是老鳥了,
他還得去培育新一代的新生,看到他後頭的幾個新一代型男,說不擔心絕對是騙人的,
 所謂後生可畏麻,不過…有危機意識的人好像也只有我,其他那幾個對自己的自信超乎我的想像!



  「吶…你想我們還有多久會解散啊?」



 這個問題不知不覺晃入我腦袋裡,隨口就說出了,
 當看到小煜有些錯愕的表情,我開始後悔說這句話。



 「小傑……」

 「幹麻?」

 「你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真的後悔了!
 每一次,當小煜用認真的眼神和口氣問我類似的問題時,
 我總會心慌,老實說,我是喜歡小煜的,
 他和我不同,遇到無法忍受的事情他會馬上表達,
 坦率的個性有時候會惹一些人不高興,可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他,
 因為那是我無法做到的,可是……圍繞在小煜身邊的人這麼多,
 在他眼裡我大概只是團員…或者什麼也不是。



 
 「別說這個了,你還要整理東西不是嗎?」



 巧妙的轉移話題,眼神卻也心虛的無法直視他,
 他似乎有些生氣了?不會吧…這個問題當真有這麼重要?



 忽然,一個拉力將我推倒在床上,感覺腦袋晃了一下,
 等我回過神,才發覺小煜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我,
 他在想什麼呢?從那雙眼眸裡我什麼也看不到,
 他猛然起身,丟下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就離開房間了,
 我躺在床上,也忘了要起身,就這麼愣愣的看著天花板的某一角,



 如果小煜沒有起身,他想要做什麼呢?
 也許……我很期待他能對我做點什麼,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沒錯,根本就…不可能吧!



 小傑不禁對著天花板笑了笑,笑自己的想法也笑自己的傻。






                     他就像天氣 晴時偶陣雨 忽冷忽熱的距離
                     我明明相信 他的溫柔 不會只給我而已





 『嗯,我知道阿…好啦,都聽妳的好不好?』




 其實我一直沒有說過,這件事情大概也會是我ㄧ輩子的秘密,
 我廖俊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楊奇煜那傢伙待在客廳講手機的時候,
 那會讓我渾身不舒服,雞皮疙瘩掉滿地,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
 如果要情話綿綿不會找隱密一點的地方啊?非得要賴在客廳講給我們幾個聽,
 內容不外乎就是些哄騙小女生的話,有時候還會大剌剌的打情罵俏,
 有沒有搞錯?是要我們羨慕還是……忌妒?




 「你都不會覺得害羞嗎?我聽了很不舒服耶!」


 這天,我終於受不了了,在他滿面春風掛電話的時候我冷不防的問。
 敖犬有些驚訝的看著我,應該是沒想到我會這麼直言吧。
 

 小煜收好手機,蠻不在乎的道


 「還好阿,我又沒有說你壞話,你幹麻不舒服?」


 「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你知道你說的多肉麻嗎?我都快把晚餐吐出來了!」


 小煜總算把視線從歡樂的電視機上移到我臉上,看得出來他有些生氣了。




 「我不能跟朋友講電話嗎?」






 敖犬露出一抹〝又來了〞的表情,好整以暇的繼續看電視,絲毫沒有想圓場的意思。





 「不是不行阿,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



 「為什麼不能在你面前?客廳又不是你的!」



 「因為我不想看到────」看到你跟別人情話綿綿的樣子!
 小傑深吸了一口氣,硬是把這句話給吞進肚子裡。


 「算了,我不想跟你講了啦!」


 說完就氣憤的回房,小煜本想追上去卻被敖犬拉住了,
 他一邊吃蜜餞,一邊笑著道。


 「你覺得小傑生氣的理由是什麼?」


 小煜瞪著大眼跟敖犬互望,然後甩開他的手道


 「他理由這麼多,我怎麼會知道啊?」


 敖犬翻翻白眼,虧大家都說他是情聖,結果比他這隻狗還不如!
 

 「小煜,你仔細想一想!」


 小煜順了口氣,這才坐下來冷靜了一下。


 什麼麻,我也只不過跟朋友講一下電話而已阿,
 難不成他會對跟我講電話的女生吃醋啊?
 怎麼可能麻,根本就────



不會吧?!



 「難道小傑他………」


 忽然,小煜將視線轉向敖犬,敖犬笑著點點頭,那抹笑好像在嘲笑小煜的遲鈍。
 小煜望著房門口,還有些不敢相信…
 


 小傑他……喜歡我?
 怎麼可能?我一直一直以為他喜歡的人是敖犬。
 


 望著房門,本來想進房的念頭消失了,如果再度看到小傑他要說什麼?
 如果……小傑真的喜歡我,那我……該怎麼辦?






 今天是要錄影的日子,咱們范范堂主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
 從踏入攝影棚開始就一直很HIGH的穿梭在各個弟弟之間,
 本來很開心的她,走到小煜面前時卻突然驚了一下。


 「小煜,你昨晚沒有睡覺啊?黑眼圈很重唷!」


 咦?黑眼圈?有嗎?


 等小煜意識到的時候,所有弟弟的目光全落到他的黑眼圈上了,他煩悶的揮揮手道。


 「沒看過黑眼圈啊?」

 
 所有弟弟們互看了一眼,然後又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小煜轉身就進入化妝間,范范則皺著眉看著一旁的五人道


 「他怎麼了?」


 其他四人下意識的看了小傑一眼,小傑則沉默的低下頭。


 「沒什麼啦,只是……沒睡好吧!」

 
 五個人就這樣隨便呼弄范范堂主就進去化妝了,范范疑惑的看了他們一眼。


 怎麼好像……怪怪的?!






 八點四十五分,一整天的錄影工作總算是結束了,
 小煜一錄完就不見人影,小傑則忙著和這一集的來賓拍照,
 等到他回過神這才發現小煜早就走了,他收著自己的包包,無奈的笑了下。


 算了,走了就走了,反正我也沒什麼要跟他談的!
 只是為什麼看到他的黑眼圈我會這麼擔心?
 唉,本來是不想跟他吵架的,結果還是弄成這樣了。


 「小傑,你要走啦?」


 阿本跟小濱迎面走來,他們看起來總是很開心的樣子,
 小傑點點頭。


 「嗯,辛苦嘍!」


 「辛苦啦…對了,外面在下雨,你有帶傘嗎?」


 「當然是沒有…不過,沒差啦!」


 下雨?這種小事情才難不倒我!
 是說,敖犬他們好像說要去打籃球,這下下雨肯定很掃興!


 步出公司,才發現這場雨下的還真不是普通的大,
 也對啦,聽說最近有颱風,這下可好了,要怎麼回家呢?
 就算要坐計程車,也要走一段路才能招到啊!


 看著雨越下越大,小傑感覺有些睏了,
 眼睛都快隨著雨滴慢慢閉上了,唉…這陣子還真倒楣,沒一件好事發生!




 「你幹麻嘆氣啊?」

 


 小傑的瞌睡蟲一瞬間全跑光了,說真的他有些被嚇到了!


 「小煜?你……你沒回去嗎?」
 嚇死我了,突然從旁邊冒出來!


 小煜看著前方點頭。


 「有阿。」


 「有?那你怎麼……」


 「我打電話給敖犬他們,知道你沒跟去打籃球,雨又下這麼大,所以我才………」
 

 瞄了他一眼,這才發現他手裡拿了一把傘,
 忽然有種溫暖竄入我心裡。



 「什麼麻,我們昨天不是才吵架的嗎?」


 「對阿,說到這個我就氣,你害我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他生氣的指著臉上的黑眼圈,我則笑了笑。


 「好吧,我承認這次是我不對,不過你也不該………不該………」
 不該在我面前跟女生講電話?不過……為什麼不行啊?


 忽然,小煜笑了,他搖搖頭道


 「你就坦率的告訴我你在吃醋不就好了嗎?」


 吃……吃醋?這就是吃醋嗎?



 「真…真好笑,我為什麼要吃醋啊?」



 討厭他對別人太好,討厭他總是和妹妹搞曖昧,
 討厭他……不看著我,那就叫做吃醋嗎?



 小煜看著他困惑的表情笑了笑。


 「算了,我會等你承認的,我們回家吧!」


 「咦?」


 「我說回家,回家了啦!」


 「喔……」


 他打開了傘,我則愣愣的望著他的側臉。


 不懂,我果然……什麼也不懂。






 「吶,小傑…你不覺得有點無聊嗎?」


 這天的午後,敖犬跟小傑閒著沒事跑去圖書館吹冷氣,
 在百般無聊的狀況下,敖犬冒出來的話引起小傑濃厚的興趣。


 「是很無聊阿,你想幹麻?」


 敖犬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我們來整小煜!」


 「好啊!怎麼整?」


 敖犬想了想,將眼神轉到小傑身上。


 「你想不想知道,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他的反應是什麼?」

 
 「什麼?!」


 小傑突然的大喊引起圖書館裡的人注意,敖犬拍了下他的頭。


 「只是假裝當情侶,一天就好,玩嘛!」


 小傑看著敖犬,這樣好嗎?


 「好……好吧。」


 反正……應該沒關係吧!
 而且,還真的很想知道小煜的反應是什麼呢!





 


 「今天…我有一件事情要宣佈!」
 


 小傑看著對面一臉沒睡飽被硬拖出來的阿緯跟威廉一眼,
 王子戴著他的黑框眼鏡認真的在翻閱書籍,小煜到哪裡都要粘著他的吉他,
 他還嫌我們很煩,幹麻打擾他跟吉他恩愛的時光!


 嘖,這群人完全沒有把敖犬要宣佈的事情當一回事嘛!
 

 忽然,敖犬一把將我拉起,牽著我的手大聲的道



 「其實我跟小傑在一起很久了!」


 雖然知道這是計畫好的,可是聽到敖犬的宣告還是無法不驚訝,
 原本還睡眼惺忪的阿緯跟威廉突然都醒了似的瞪大眼睛,王子更是嚇得連書都掉了,
 小煜的吉他弦硬生生的斷了一根,氣氛頓時變的凝重了起來。


 真糟,我最不會應付這種情形了!


 
 「所以…以後小傑就是我的人了,不要隨便動他啊!」


 敖犬煞有其事的對大家露出警告似的燦爛笑容,我則不安的拉拉他的衣服,
 看到他類似安慰的笑容,我才稍稍心安了一點。


 「我要回去了!」



 小煜帶著他的吉他起身就走了,我則錯愕的看著他的背影。


 「小煜他…是不是生氣了?」


 阿緯搖搖頭。「誰知道阿,真不知道他生氣的點是什麼!」



 「別說這個了,欸欸…你們是什麼時候染在一起的?」


 看著威廉興致勃勃的樣子,我淡淡的笑了下,敖犬看了我一眼就開始胡亂編織我跟他的愛情故事,不過,真沒想到小煜的反應是這樣,冷淡的不可思議!






 一股腦將自己甩上床,躺在床上的小煜滿腦子只有小傑拉著敖犬那付害羞的樣子,
 搞什麼麻…幹麻為了這點小事找我們出來啊?害我平白斷了一根弦,又浪費了一整個下午的創作時間,在一起就在一起阿,有什麼好炫燿的啊?



 『所以…以後小傑就是我的人了,不要隨便動他啊!』




 『算了,我會等你承認的,我們回家吧!』


 想起那天信誓旦旦說出的話,小煜無奈的一笑,
 他是從哪裡來的自信認為小傑一定是喜歡他的呢?
 原來…我一開始的猜測是沒錯的,他果然是喜歡敖犬的,
 而他們也應該要在一起。


 那麼,我呢?


 我?現在他們眼裡恐怕只有彼此,我哪算得了什麼?
 阿,真煩人,不想了啦…管小傑是誰的,反正……都不關我的事!



 沒錯,不關我的事。





 也忘記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當小煜睜開眼已經是半夜十分了,
 起身轉頭,發現小傑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了,
 看著他的臉龐,小煜心裡沒來由的一悶,他拿著自己的手機就跑到陽台去了。


 可惡,找個人聊聊天應該會好一點吧!


 『喂~~』


 小煜愣了下,怎麼會下意識的就打個這個人了呢?


 「Andy哥…」


 『誰?你是小煜嗎?』

 
 Andy哥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慵懶,這才想起現在可是大半夜!
 

 「我是小煜,我………」


 該說什麼?
 其實我很喜歡小傑,其實我很想大方的擁抱他,
 其實我想守護著他,其實我很羨幕敖犬,
 其實……我是個膽小鬼,只會用曖昧當檔箭牌,什麼也說不出口。


 『小煜阿…怎麼了嗎?』


 「沒、沒有,我打錯電話了,抱歉。」


 『啊?既然這樣那就早點睡吧,不要太晚睡啊!』


 「喔…我知道,那晚安了。」


 掛上電話,小煜嘆了口氣,雖然很老套,但這也許是人性吧,
 人總是要等到失去才知道珍惜。




                 以為自己很聰明 可以控制情緒 發現你已佔滿了空氣






 「…………這是為什麼?」


 小傑皺著眉頭望著那一大堆花花綠綠的氣球,那堆氣球開心的在遊樂園某個關卡裡蹦蹦跳著,看得小傑渾身發麻,今天錄的是外景,去六福村闖關,沒想到才一大早的遇上第一個關卡就是氣球。


 「那麼來抽籤吧!」


 「抽籤?為什麼要抽籤?」


 小傑是第一個有反應的人,他看著關主的表情萬分擔憂,連關主都為他感到心疼。
 棒棒堂裡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小傑最討厭的東西就是氣球!


 「這是遊戲規則,抽到的人要負責玩這個關卡!」


 小傑聽完眉頭皺的更緊了,他只差沒合掌禱告了,禱告這籤不要選他當幸運兒。


 「那你們誰要派代表抽?」


 六個人互看了一眼,最討厭拖拖拉拉的小煜立即站出來道。


 「我抽!」


 小傑望著小煜陷入抽籤箱裡的手,心裡不斷禱告不要是他!


 「好,抽出來了…是………」關主愣了下,然後萬分心疼的看著小傑道


 「是小傑!」


 小傑的希望就這樣碎掉了,他想後製大概會幫他上個〝還真倒楣〞的字樣吧!
 他看了罪魁禍首小煜一眼,小煜也滿臉尷尬的看著小傑,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那麼,這關是真心話大冒險,泡在小型游泳池裡回答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可能沒有答案,因為答案是由網友票選出來的,你必須在時間內猜對網友選的答案,否則氣球越來越大就會爆炸嘍!」
 

 好主觀的遊戲!
 六個人腦袋裡同時冒出這句話,剛剛還覺得她很悲天憫人,現在卻覺得她是披著羊皮的狼。
 其實他們也能理解,為了收視率這氣球肯定會破的,因為他們很喜歡看小傑驚慌失措的樣子!




 可憐的小傑!




 小傑無奈的泡在游泳池裡,然後等著受死。
 跟氣球待在一個這麼小的空間裡,小傑火氣都快冒出來了,
 尤其氣球還會發出跟游泳池摩擦後的聲音,噁心死了!


 「那麼…請問,如果有一天醒來你發現你的團員都變成女生了,而你不幸愛上了其中一個人,
 那個人會是誰?」


 什麼?小傑看了他的團員一眼,誰知道網友會選誰阿!
 氣球越來越大了,小傑拼命的掙扎著,在慌亂之中他腦中竄過一個名字。


 「小……小煜!」


 當他喊出這個名字時,小煜有些愣住了,阿緯看著小煜的眼神也很錯愕,
 他們都以為他會說敖犬,敖犬反倒一點也不意外。


 「錯了唷,不是小煜!」


 關主的話讓小煜懸著的心盪了下來,看樣子在網友心目中我也不是跟小傑的!
 

 「那……敖犬!」


 「答對了……」


 〝碰〞一聲,氣球也在這時候應聲破掉了,小傑嚇得趕緊跳出游泳池,
 卻不巧跟上前走的小煜撞在一起,整個人倒進他的懷抱裡。


 小傑睜著眼還有些驚魂未定,他只覺得小煜靠自己靠的好近,
 他想推開他,卻差點滑倒,反而讓小煜抱的更緊!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是想推開他的!
 小煜幹麻也愣著?不打算放開我啊?


 小煜的確是故意的,他抱著他卻不打算放手,
 他知道這一段肯定會被停格,然後後製會打上〝最佳情侶?〞之類的話,
 想到那個畫面他笑了笑。


 「恭喜你們破關,這是提示!」


 小煜放開小傑後,小傑立即逃的遠遠的,因為腳還有些濕濕的,
 他下意識拉住身旁的人,而離他最近的就是敖犬。


 敖犬並沒有錯過小煜不悦的眼神,他壞壞的笑了笑,一把扶住小傑,故意靠著他說話。


 「沒事吧?被嚇到了?」


 小傑抬頭看了敖犬一眼,奇怪?他幹麻離我這麼近?


 「對阿,我要去穿鞋!」


 敖犬看他很困難的樣子,轉身對其他成員道


 「你們先走吧,我陪小傑。」


 這句話當然也是說給小煜聽的,敖犬才剛轉身就露出標準惡作劇的笑容,
 但同時他也看到小傑鋒利的眼神。


 「敖犬,你不是在整小煜吧?你到底想幹麻?」


 「啊?哪有阿…再不走會來不及唷!」


 「敖……!」


 來不及叫住他,敖犬已經走遠了,小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敖犬他的行為好像是故意要做給小煜看的,這是為什麼呢?
 難道說……他喜歡的人是小煜?


 不會吧?
 




Anytime at all
無論何時
Just hear this song
只要聆聽這首歌
Any days too long
任何漫長的一天
Just turn it on
只要播著這首歌
With or without me holding you at all
無論我是否擁抱著你
 



 
 雖然在節目上,小煜總會表演自彈自唱,
 但私底下的小煜從來不在其他五個兄弟面前表演,
 不是他想隱藏實力,而是他不習慣讓認識的人盯著看,
 錄影回來,他故意不和其他五個去吃晚餐,獨自買了一個蛋炒飯就回宿舍練吉他。

 謝霆鋒的Without Me一向是他最愛唱的歌,但今天唱起來卻有些力不從心,
 放下吉他,他望著電視螢幕裡的倒影發呆,
 想起在遊樂園裡敖犬對小傑無微不致的照顧,他就好悶,
 他還記得抱住小傑時,小傑驚訝的表情,未免也跟對敖犬的表情差太多了吧?
 對敖犬就可以露出那麼甜的笑容,小煜驚訝的發現,他有些討厭敖犬了!


 「我回來了。」


 突然聽到小傑的聲音,小煜驚了一下,才剛想回房心裡一個聲音竄了出來─
 我又沒有做虧心事,幹麻這麼慌啊?
 於是他又坐了下來,假裝自己很認真在練吉他。


 小傑關上門,看到小煜認真看著吉他的樣子,他笑著坐在他身邊。


 「你在練歌?」


 「恩。」


 「晚餐吃什麼?」


 小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只有你回來?」


 「是阿,我……有點不舒服。」根本就沒有!
 他只是覺得小煜最近沒有什麼精神,常常錄影錄到一半在發呆,
 基於擔心他才回來看看的。


 「真的?不會是感冒了吧?要不要去看醫生?」


 小傑看他擔心的表情笑了笑。「不用了啦。」


 發現自己好像過度關心了,小煜低下頭。
 「真是奇怪的人,身體不舒服還笑得出來!」


 「不過,看到你之後我就覺得好多了。」


 小煜的旋律止住了,他抬頭看著小傑溫柔的臉龐,
 可是同時他也想起敖犬的宣告,他偏過頭。
 

 「敖犬呢?怎麼沒陪你?」
 遊樂園的時候不是很愛陪嗎?


 「喔…他阿,被我罵了一頓。」

 
 「咦?為什麼?」


 「因為,他一直都在說謊,騙了你也騙了我。」


 「騙我?什麼?」


 小傑若有所思的看著小煜,重重的嘆了口氣。


 「如果我說,我跟敖犬什麼也沒有,你信嗎?」


 小煜眨眨眼,「你……開玩笑的吧?」


 「我在想,也許敖犬真正喜歡的人是你,我則是被他利用的人而已。」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小煜完全沒了彈吉他的心情,他腦袋快爆掉了,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我是說,其實我跟敖犬是設計好要整你的,我跟敖犬根本沒有在一起,
 這個計畫當初是他提起的,他最近一直故意對我很好,我想來想去,也許他是想讓你吃醋,
 好讓你注意他!」


 他他他他他…他在說什麼?!
 那是騙我的?敖犬不喜歡小傑卻喜歡我?什麼跟什麼啊?!

 小煜閉上眼拼了命的想一些佛經,看看這樣會不會讓自己冷靜一點,
 至少不要讓他想罵髒話,可惜當他再度睜開眼時還是忍不住了。


 「那你幹麻要跟他一起騙我啊?」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反應。」


 小煜真的差點沒罵髒話,如果只是這樣那他們還真的成功了,
 這幾天他沒有一天不是在想這件事情的,想到他都快內出血了,
 結果,這一切是騙人的!


 「可是,你一點反應也沒有,在這裡我跟你道歉,我們不該騙你,可是,敖犬的心聲我想帶到。」
 我自己得不到的愛情,我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得到。


 「敖犬的心聲?你又知道敖犬喜歡我了?你就只會關心敖犬,怎麼不想想我心裡的感受?」
 

 咦?他在說什麼?
 我明明沒有這個意思的,我只是想讓你或是讓他得到幸福而已。


 「小煜,我想你誤會了,我跟敖犬是朋友。」


 小煜冷冷的笑了下,「朋友?那我問你,我跟你算什麼?」


 「我……我們也是朋友阿。」


 小煜本來以為他會很生氣,但是現在他發現,
 當他說出朋友兩個字時,難過大於生氣。


 他微微上前抱住了小傑,抱著他,他心裡卻是難受的。


 「小傑,也許我沒辦法把你當作朋友。」
 
 
 「這是───」


 接下來的話全被小煜截下了,他用熱情的吻一點一滴溶化小傑所有的掙扎,
 這個吻帶著好多好多的情緒,多到讓小煜不忍結束他,現在他才發現,
 原來他一直很渴望能這樣吻著他,他的唇軟軟甜甜的,讓他情不自禁的想得到更多更多,
 他的吻一路往下游走,吻到頸肩時他發現小傑微微退拒了,他停下所有動作看著他。


 「小傑?」


 「小煜你…喜歡我嗎?」


 聽到他的問話,小煜不由得笑了。


 「你是傻子嗎?我會隨便這樣吻一個人啊?」


 小傑看著他,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點頭道


 「我覺得你會。」


 小煜差點沒跌倒。

 
 「拜託,我在你眼裡這麼沒貞操阿?」


 小傑搖頭。「如果有人勾引你,你一定不會拒絕的。」


 「那也要看是誰啊,我又不是隨便的人都要!」


 小傑又再度搖頭了。「如果是跟你講電話的那幾個妹妹呢?」


 小煜愣了下,拜託,小傑要吃醋到什麼時候啊?
 

 「因為…你對每個人都很好阿。」


 看到小傑失落的表情,小煜忍不住上前緊緊抱住他。


 「算我認輸了好不好?我承認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


 小傑傻了,然後也笑了,
 他微微拉開他們的距離,然後給了他一個最深情的吻當作回報。






Anytime at all
無論何時
Just hear this song
只要聆聽這首歌
Any days too long
任何漫長的一天
Just turn it on
只要播著這首歌
With or without me holding you at all
無論我是否擁抱著你


 








 「敖犬,你不怕他們討厭你嗎?」


 王子好整以暇的坐在咖啡廳前看書,敖犬則悶悶把臉貼在咖啡廳的桌子上,
 剛剛被小傑罵了,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們會感激我的,搞不好現在就在宿舍裡恩愛著呢!」


 是說他莊濠全什麼時候當起媒人的角色啦?感覺真可悲!


 「不過,王子你是怎麼發現我跟小傑的事情是假的啊?」


 到現在阿緯跟威廉還是認為我跟小傑是一對,只有王子一開始就不信。


 王子還是看著書,但眼神不再跟著字走,他微微的笑了。


 「因為小傑的眼裡只有小煜阿。」


 敖犬愣了下,想了想。


 「那我呢?我的眼裡有誰?」


 王子眼神黯淡下來了,他很清楚敖犬喜歡的人是誰,只有敖犬這個笨蛋還沒發覺!
 王子苦笑了下,淡淡的酌了口咖啡。


 「你該喝喝看這杯咖啡的。」


 「為什麼?」
 不就是咖啡嗎?有什麼不一樣?


 「………因為他帶有失戀的味道。」


 「嘎?失戀?誰失戀了啊?」


 看著敖犬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王子嘴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連自己喜歡上小傑了都不知道,所以說,單細胞的人比較幸福就是這樣吧!


 王子聳聳肩,反正…這個故事裡他們都是配角,
 無論怎麼樣,只要主角幸福就好。


 

 在這充滿卡布奇諾香味的下午,敖犬還是喝不出咖啡的苦澀,
 阿緯跟威廉照樣吃喝拉撒睡,王子依舊戴著黑框看著他的書,
 唯一不一樣的,大概是窩在宿舍裡的那二隻吧,不過…他依舊相信,
 無論他們六個再怎麼變化,他們也會一直這麼好。



 
明天怎樣不必猜 沒人懂未來
跌倒了就再爬起來 勇敢地去愛




                       END





 沁曰:

  是說,最後的結局我本來想把王子跟敖犬配在一起的(看的出來吧)
  可惜我還是不能違背敖傑,有人喜歡敖王的嗎?(XD)
  最後的結局個人覺得很爛,其實我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態打完這篇文的,
  原因?因為其實到一半就已經打不下去了,能完結就算大幸了,
  大家不要太計較嘍,還是歡迎批評跟指教,謝謝有看完這篇文的人嘍ˇˇ


  歌詞引用:徐若瑄:不由自主
       謝霆鋒:without me(也就是小煜常唱的那首)


 2007/2/26   下午 5:22     ‧夜澄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光柚
  • 我很喜歡這篇文

    前面我還在笑敖犬一直在逗小煜吃醋,沒想到是因為他喜歡小傑。
    不過前面真的讓我提心吊膽,我還真怕一不小心因為小煜小傑都不敢坦白而變成敖犬跟小傑真的在一起了。還好最後他們兩個還是在一起了…
    我最近也很喜歡煜傑,看前面的時候還以為就讓這兩個曖昧到最後,還好他們是在一起了~
    如果他們沒有在一起我可能會偷偷在電腦面前罵髒話。可是仔細想想我看過你的文,幾乎都是甜文,大概我都是看你的倉安吧!所以還蠻安心的。

    其實我剛知道有棒棒堂的同人時我一直以為敖犬X王子會是主流配對,沒想到並不是,只有我一個在一邊萌,是最近王子總受崛起,我才可以看到敖王,我第一個看到的敖王文就是我自己寫的,默默放在倉庫(笑)
    所以,可以寫個敖王的結局嗎?……開玩笑的(毆)

    好啦我不鬧了,最後請讓我大喊一句讓我會不好意思的話:沁姐姐萬歲~!!(羞+逃)
  • see4452000
  • 最近幾天都在找文,
    棒棒堂的文,還是看阿沁的比較習慣(笑)
    這篇真的超超超超好看的ˇ(拇指)
    很喜歡噢*其實我還蠻喜歡煜傑的
    至於王毛嗎...(笑)

    最後的結局,該說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雖然阿沁不覺得XDD
  • orange4022
  • 光柚親親ˇ

    妳真是讓我太感動了,
    連暱稱都變了,你看看(指)
    好久沒看到這麼多字的回覆了
    讓我在電腦桌前感動了很久(XD)

    呵呵,倉安文阿,我的倉安文也就那幾篇阿(笑),
    誰叫倉安完全悲不起來,不然我可是悲文主義者呢(赤龜是虐的最凶的一對!XD)

    喔喔,我想看你寫的文呢,
    我最近到處在找文看,
    很希望可以發現非主流配對的文,
    例如:阿緯跟威廉,或是阿緯跟敖犬或是敖犬跟毛弟,或是小煜跟毛弟之類的(毛弟總受派ˇ)

    呵呵,我真的會寫敖王唷,
    名字也訂了,叫做:情不自禁,
    因為是系列文麻ˇˇ

    =///=
    你這樣大方公開我們的戀情我會害羞的,
    乖,這種事我們關起門再講,不要讓大家發現了啦!

    (此人問題很大。)
  • orange4022
  • 玥仔兔ˇ

    棒棒堂的文,還是看阿沁的比較習慣(笑)

    ↑=///=,不愧是我的摯愛,
    我果然還是很愛你的!(啥?)

    老實說,如果毛弟跟王子不是兄弟的話,
    我應該不會喜歡王毛的,王子在我心目中還是當倔強受比較好(XD)

    結局阿,呵呵呵呵(傻笑)




    (....還是傻笑XDD)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