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烈承認自己十分的小心眼,八分的不服輸,六分的孩子氣。
 但是他自認,是個會誠實面對任何人的人。
 他討厭別人搶走屬於他的東西,也討厭欺騙,如果讓他知道有人欺騙他,在他心裡你這個人就會像死了一萬次般的不存在。
 
 李成烈第一次看見到金明洙是在他來新家的第二個禮拜,他的養父母介紹金明洙給他們認識,在他身邊還有剛睡醒恍惚中的南優鉉、總是傻傻的對新兄弟釋出善意的張東雨、事不關己的李浩元、豪不掩飾直盯著對方的李成鍾,他們六個全都是養父母從各個不同的孤兒院領養來的孩子。
 介紹完金明洙之後,養父母告訴他們,明洙是他們收養的最後一名孩子,希望你們六個能好好相處。

 李成烈對新來的兄弟總是一貫的態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如果對方不主動認識他,那他也不會多說什麼。
 他是養父母第一個收養的孩子,當院長推開那扇門,他與許多的孤兒們在一起,他縮在角落,不如其他孩子那般歡迎來客,但是養父母卻偏偏挑中了他,喚他來他們眼前。

 『你叫什麼名字?』
 『李成烈。』
 『跟我們走好嗎?』
 『…不要。』
 『為什麼不要?你看看其他孩子們多羨慕你。』
 李成烈看著地板看了許久,才緩緩開口。
 『我不想改姓氏,取新名字。』
 『就為了這個?』
 『嗯。』
 『我們答應你,不改你的名字。』

 於是他被說服了,因為沒什麼可以帶走的,所以走的時候帶走了一盒畫筆。
 他在這個新家一個人待了二個禮拜,他感受著養父母專一的愛,還有當他們不在時,專一的寂寞。
 南優鉉跟張東雨進來這個家的第一天,他就感受到家裡氣氛的改變。
 南優鉉主動與他攀談,口氣活像是認識了幾百年的朋友,他也很自然的與他玩。
 張東雨遇上不熟的事情總是特別謹慎,總站在廚房對的咖啡機困擾的偏頭傻笑。
 李成烈看著就會主動上前說要泡給他們喝,但是卻不許那二個人在場,說什麼也不把泡咖啡的方法教給他們。
 
 「成烈你真是小氣鬼。」南優鉉一針見血。
 「那你把喝完的咖啡吐出來給我。」李成烈不甘示弱。
 「怎麼吐麻。」
 「吐不出來還說我小氣。」
 「小氣鬼。」
 「哇~把我泡的咖啡吐出來還我!!」
 「啦啦啦~你說吐就吐嗎?反正我吐不出來你咬我啊!」
 「討厭鬼!」
 「怎麼樣!」

 「呼~~咖啡真好喝。」

 南優鉉被李成烈象徵性的鎖喉、摔角(雖然偶爾是相反),張東雨滿足於他自己單純的小世界,
 在這個家常常看到的畫面就是如此,吵鬧而和諧。

 李浩元跟李成鍾到這個家時,李成烈正在睡覺。
 當他睡一覺起來就發現隔壁那邊空了許久的床舖有了人,看到陌生人,他嚇一跳,差點沒尖叫,是李浩元緊急的捂住他的嘴,李成鍾從上層探出頭看著自家哥哥李浩元捂著李成烈嘴巴的樣子。

 「哥,成烈哥要沒氣了。」李成鍾好心提醒。
 「阿,是嗎?」李浩元接觸到李成烈因憤怒而明亮的瞪視這才放開手。
 「你們是誰啊?!為什麼會在我房裡?為什麼──」一放開手,李成烈的聲音就批哩啪拉的響著,李成鍾只好爬下下舖,走到他面前開口打斷他。
 「我叫李成鍾,他叫李浩元,他是我哥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不過我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就像我們跟你一樣,成烈哥,以後請多多指教!」
 看著李成鍾乖巧而真誠的鞠躬,李浩元眼神暗了暗,向李成烈伸出手。
 「剛剛嚇到你不好意思,請多多指教!」

 李成烈覺得喉間似乎梗著一個東西,一個難以下嚥的硬塊,縱使如此他還是伸出手與李浩元相握。

 「我阿……」李成烈放開李浩元的手站起身,「可不是喜歡你們才接受你們的。」
 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逕自踏步離開房間,留下有些許錯愕的李浩元跟李成鍾。


 「李成鍾,過來。」
 南優鉉這陣子嘴裡總喊著李成鍾的名字,喊到李成鍾感到厭煩,總是嘟著嘴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房間裡走出來。
 「幫我去廚房倒水。」南優鉉眨著眸子,有些痞痞的樣子。
 「……你幹麻不自己去倒?」
 「我是你哥耶,反正你都走出來了,好啦,去麻,嗯?」
 「…………杯子拿來啦。」
 李成鍾搶過南優鉉的杯子快速的離開他的視線。


 李成烈待在房裡玩著好不容易才讓養父母買的筆電,這台筆電名義上雖然是共用的,但是自李成烈摸到的那一刻起就彷彿是他的了,其他幾個居然也沒表示些什麼,也許跟剛開始是李成烈要求要買筆電的也是有關係吧。
 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亂開他的筆電的話他還會為此鬧彆扭發脾氣的。
 
 他一邊玩著筆電,一邊看著李成鍾不情願的咒罵著南優鉉然後走出去的身影,
 從客廳傳來李成鐘與南優鉉的對話。
 他握起拳頭狠狠的揍了他的床一拳。

 可惡。
 他當時就是隱約猜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討厭這種感覺才不歡迎李成鍾跟李浩元的。

 甩著手再度抬起頭,視線對上平靜卻帶點微妙眼神的李浩元。
 他有些慌張的低下頭。

 「我只是想振作精神所以才───」
 「我知道,你不必解釋阿,不過手不疼嗎?」
 李成烈總不會應付李浩元過於平靜的眼神,他翻過身,索性裝做想睡的樣子。
 「不疼。」
 「那就好。」



 "咚咚咚"
 李成烈聽到腳步聲,他一個轉身,伸出腳,
 於是有一個人因為這個舉動被絆倒了。

 「阿……好痛……成烈哥你幹麻……」
 李成鍾被南優鉉無賴的使喚了無數次之後已經是滿腹委屈了,沒想到進房還要面對李成烈不知怎地有些邪惡的態度。
 「我以後要睡上層。」
 「什麼?」
 「我不要睡在下層,我要睡在你對面。」
 李成鍾愣了會,他下意識的瞄了眼空空的李浩元的床鋪,然後再度轉頭看著李成烈。
 「成烈哥你這麼討厭浩元哥嗎?」
 「才不是,比起李浩元我還比較討厭你呢。」
 李成烈開始遷移,把自己的床丟上去,把上層的雜物往底下扔。
 李成鍾有些不服氣了。「既然討厭我幹麻睡我對面?」
 「這樣我才折磨得到你。」
 附上李成烈燦爛的笑容,李成鍾著實有了不好的預感,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人都是有感情的生物。
 不管原本是討厭還是喜歡,無法選擇的一群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會產生一些很微妙的變化。
 張東雨跟李浩元沒事就膩在一起看影片,專注的看著美國REAPER跟舞者的影片,看完後兩個人一起有志一同的感嘆剛剛那個RAP多麼的帥氣,那個舞步多麼的神奇!
 常常忽視明明就還在場的南優鉉李成烈李成鍾。
 於是就換成了那三個人一起玩。
 但是情況應該說是南優鉉跟李成烈一起玩李成鍾。

 李成鍾深知李成烈是多麼不好惹的一個人物,於是他總是挑南優鉉反擊,在他的飲料裡加辣椒那類,南優鉉會哭喪著臉瞪著李成鍾,李成鍾總會得意的笑,於是兩個人就又在餐桌上互鬧了一陣。

 李成烈不知道悶字怎麼寫,但內心升起的感覺應該就是悶了吧,難以壓抑的感覺讓他大喊。
 「你們兩個吵死了,閉嘴啦。」
 「成烈哥你幹麻這麼大聲!」李成鍾。
 「就是阿,你吃錯藥阿!」南優鉉。
 於是又從二個人的爭吵,演變成三個人的爭吵。




 一個看起來白白淨凈的,有些秀氣書卷氣質的男孩跟著養父母一起踏進屋內,他馬上吸引了那五個人的目光。
 被各種複雜的眼神盯著,金明洙也是豪不在乎的樣子,他低下頭鞠躬。
 「我叫金明洙。」
 冷靜的自我介紹使得屋內的氣氛一瞬間的寧靜。
 「金明洙,是個好名字呢!」
 說話的人是李成烈,南優鉉也跟著起鬨,讓寂靜的氣氛變得熱鬧起來。


 
 金明洙的到來改變了一些什麼,那是李成烈故意製造的改變。
 李成烈喜歡扒著金明洙,喜歡在他身邊轉著,金明洙看書他就跟著看書,金明洙寫作業他就跟著寫作業,金明洙出去買東西他也跟著去,差點連廁所都要一起去了。
 金明洙總是讓李成烈這樣跟著他,不會拒絕,看起來也像是無所謂的樣子,
 有時候李成鍾南優鉉跟金明洙多說幾句話,李成烈也會站在金明洙身後,用眼神散發出佔有的訊息。
 對於李成烈這樣的舉動,幾個人初次會嚇到,多幾次之後也就習以為常,南優鉉還會不知死活的開他們玩笑,例如金明洙替李成鍾剥掉他嘴角上的飯粒時,他會對著有李成烈在的房間大喊
『李成烈你的金明洙要被搶走了唷!』
 那天晚上李成鍾就難睡了。

 
 那天,大家都上學,還沒回到家。
 李成烈一個人先回家了,他正用耳機聽著一首新出的歌曲,歌詞是描寫關於忌妒這件事情。

 
 陷入難以思考的悲傷與憤怒裡 
 不可自拔
 如同毒品一般
 放不下丟不開
 

 歌詞裡寫的,他懂,他也希望自己不要這樣。
 但是沒有辦法,忌妒像是在他心底生了根,根本無法拔除。
 他試想過,如果那個時候,媽媽選擇帶他走而不是帶弟弟走的話,他一定就不會這樣。

 他記得那天晚上他從睡夢中醒來,身旁沒有人,他聽到客廳有細微的聲音,
 他爬起身,喊著媽媽和弟弟,走到客廳,他看到媽媽帶著錯愕的表情還有行李看著他。
 『媽?』
 『阿……成烈阿……你……醒了?』媽媽眼裡寫滿了慌張。
 敏感的李成烈馬上察覺到了什麼,他才正想向前走一步,媽媽就抓過行李牽著還迷茫的弟弟要開門走出去,李成烈用最快的速度跑去拉住媽媽的行李。
 『媽,你要去哪裡?為什麼──』
 『成烈,對不起……媽媽只能帶走一個,只能帶走一個…所以,你是哥哥,你會乖乖的對吧?爸爸他說…他很快就來接你,拜託你,理解我。』
 媽媽眼眶泛紅,眼淚一滴滴的讓成烈心疼。『媽……為什麼要這樣……不能這樣,我……』
 我需要妳。
 這句話媽媽沒機會聽到,因為李成烈被媽媽一把推開,大門"碰"一聲關上,留在李成烈耳邊的只有…『我只能帶走一個。』

 而他就是被媽媽選擇遺留下來的人。
 不是弟弟,而是他,李成烈。
 為什麼?為什麼是他呢?為什麼是他為什麼不是弟弟呢?
 為什麼只能選擇一個人呢?他為什麼會被拋棄呢?
 腦中都是這些話語不斷的不斷的循環。

 他哭累了,把眼睛哭腫了,一直過了好幾天爸爸還是沒有來接他,
 李成烈懷疑自己會餓死的那一天,他一個人走到孤兒院裡,請求一個人,誰都好,拜託,救救他。

 在那之後,他就變得討厭有人搶走他的東西,甚至於,討厭朋友被搶走。
 當南優鉉看著李成鍾,那使他感到徹底厭惡,但是卻分不清,究竟是為什麼。

 李成烈痛苦的將耳機拔下來,他倚靠在牆上蹲下,他忍耐著眼眶裡的眼淚讓它不流下來,
 他現在不能哭,因為他的兄弟們隨時會推開這扇門回來,這樣痛苦的李成烈對他們是陌生的,他們可能看過他笑,看過他生氣,看過他無奈,但是就是不曾看過他這般痛苦的表情。

 「成烈~李成烈?」
 
 當李成烈回過神,他嚇了一跳,猛地抬起頭,看到的是那張白淨的臉龐。
 他下意識的將金明洙推開,他正想站起身,金明洙比他更快的拉回他。

 「成烈,你───」
 金明洙停止話語,因為他看到李成烈低著頭,晶瑩的淚珠滴落在他腳邊。
 李成烈再度扯開他的手,對他大吼
 「你幹麻拉回我!」
 「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哭。」
 「騙人,你怎麼可能會知道。」
 「是不是……從前的事情,還有……南優鉉跟李成鍾?」

 李成烈一下子瞪大眼睛,他看著金明洙。

 「為什麼你會知道?」
 「其實……我對你感到有些好奇,讓養父母告訴我的,關於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的。」
 李成烈愣住了,他沒想到看起來什麼也沒想的金明洙也會這麼主動。
 「我還知道,你堅持不改名字的原因。」
 金明洙走近他,李成烈僵著身子,任由金明洙緩緩的抱住他。
 「你還想讓爸媽來找你吧。」


 為什麼呢?
 抱著他的這個人,認識他不到幾個禮拜,而他卻會知道這樣的事情。
 知道他,一直,在等爸媽找回他。
 可是生下他的爸媽,卻不知道。

 
 李成烈突然一個使力,將金明洙壓下,推倒在地板上。
 被突然推倒金明洙受到驚嚇,他對著李成烈泛紅的眼眶眨著眼。

 「怎、怎麼了?我說錯了嗎?」
 李成烈嘴角扯出一笑。「吶,怎麼可以擅自知道我的秘密呢?這個代價可是很大的喔。」
 對於李成烈突然的轉變,金明洙有些措手不及,看到金明洙流露出的謊張,李成烈輕輕的低下頭。

 嘴唇相貼的那一瞬間,金明洙感覺到臉頰上有溫熱的液體,那個吻淡淡的很快就結束了,之後李成烈只是抱著金明洙,哭了很久,很久。
 金明洙拍著他的後背,像在哄小孩一般,一雙眼睛卻也沒忽視掉門口的影子,他笑了笑。
 他知道,那是南優鉉的身影,想必正露出複雜的表情吧?

 「…………其實,忌妒的,根本是我吧。」
 「金明洙,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


 因為他總是默默的觀察他們所以他知道很多事情。
 他知道,他們的關係總有一天一定會變得不一樣,
 但是現在能夠像這樣相處在一起,看到彼此的喜怒哀樂,那好像就不必計較太多了。
 應該……是這樣吧?
 
 他們放開了對方,金明洙跟往常一樣看著書,李成烈被剛回家的南優鉉嘲笑著紅腫的眼睛,李浩元跟張東雨依然活在他們的世界裡,李成鍾忙著和小熊說他回家了然後拿著衣服去洗澡。

 彷彿不會變的平靜生活,直到那扇大門再度打開來,
 闖入的那個人說他叫金聖圭。
 也許他們都感受到了,所謂的平靜,似乎並不存在於他們之間。







--------------

麻,算是李成烈ALL了,對於他攻受什麼的我越來越模糊了,
寫的是金聖圭還沒來時期發生的事情,
我得澄清一點!
我沒有特別不喜歡李成烈X張東雨!!!
可是!!張東雨在李成烈這一篇完全沒有戲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XDDDDDDDDD
打完才想到張東雨在當觀眾!!!
知道為什麼的歡迎來信告知(揍)X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椅
  • 好看到我想落淚了... 我愛李成烈啊 ><
  • 成烈飯你好ˇˇ
    謝謝你的喜歡了 感激不盡阿ˇ

    orange4022 於 2011/09/05 22:50 回覆

  • Ya
  • 這文好棒!感覺是淡淡的甜,叫人看的看舒服呢^^ 雖然我是吐司飯(笑),但看到最後優鉉那兒心疼吖我ㅠㅠ到最後其實我是all烈飯(?)
  • 呵呵xdddd
    我也是all烈人阿
    我對李成烈真的有種很特別的情感呢~
    真是感謝你的喜歡了ˇ

    orange4022 於 2012/01/25 21:05 回覆

  • Einsteinium Chen
  • 寫得太好看了!!!
    天生要當作家的料!!
    你接下來寫的小說別放在部落格上了..
    趕快去投稿吧!!xdd
    有出書記得叫我去買!!(^________<-)##

    你的小說好看到讓我想把我放在部落格上的小說撤掉> <
    我也是在寫無限北鼻>\\\\\\<
  • 阿~抱歉,現在才回覆你~
    你看了我很多無限文還回覆了不少身為作者很感激你呢W
    就只是興趣也沒有到專長的地步,真是感謝你的認同與鼓勵~
    每個人的文筆都有他可看之處千萬別這樣說喔W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