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沅很喜歡紫色,喜歡到一種接近中毒的程度。
 只要紫色一出現在家裡,看是衣服鞋子飾品有的沒的,不知怎麼的,最後都會落到他手中,然後搭配著他的笑容,變成他的物品。
 上次有愛慕者送了一個紫色風鈴給李成鍾,李成鍾滿是少男情懷的將風鈴掛在他們房門口,
 南優鉉就常常看到李浩沅對著那個風鈴發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原本李浩沅這過度迷戀紫色的行為應該拿來分享給兄弟們取笑一番的,但是因為李浩沅盯的太過真摯,那眼眸裡的激光,讓南優鉉只能默默的在一旁笑,李浩沅發現南優鉉的視線,有些彆扭的與他對笑。
「我……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不是送給我的。」
 南優鉉遙遙頭。「真的就這麼喜歡紫色,喜歡到捨不得眨眼的地步?」
 李浩沅看著南優鉉思考了會,「難道你沒有發自內心喜歡的東西嗎?」

 喜歡的東西當然是有,只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一個顏色,南優鉉想想都覺得那簡直就是一種被制約的行為,不過看著紫色的物品時,眼睛裡散發的光彩,還有把那個東西送給他時會漾出的燦爛笑容,那樣的李浩沅有別於平時的模樣,莫名的也會讓人感到可愛極了。
 自始以後,南優鉉有意無意的都會帶紫色的東西回家,但也不坦率的送給他,只是帶在自己身上,當李浩沅又把視線停留在他身上,有意無意的瞄他幾眼,他真的覺得那樣的李浩沅有趣的可以,最後還是會主動上前扔給他,然後接收到李浩沅的道謝跟笑容。

 一早,突然有人一把從背後拉住他的後背包,南優鉉沒有回頭也能知道是誰,他只是微微的笑著。
 「今天是徽章。」李浩沅撫摸著南優鉉背包上別的那個徽章,看著南優鉉的後腦杓。「優鉉最近也喜歡上紫色了嗎?」
 李浩沅真的很喜歡紫色,喜歡到哪怕是再怎麼不顯眼的物品,李浩沅都能夠一眼就發現,他甚至做過夢,夢裡的色彩只有紫色,全世界所有紫色的物品通通都塞在他跟成鐘成烈那個小小的房間裡。
 也因為這樣,他發現自己最近天天都能在南優鉉身上找到紫色的蹤影。
 
 「只是剛好而已。」南優鉉回過頭,抓過背包,把那個徽章取下,看著李浩沅微愣的表情。「給你。」
 「可是昨天你就送過耳環給我了,前天是一個皮夾,大前天是一雙鞋子,我看還是不要了吧……」
 「不給你的話,你不是一整天都會想著嗎?」
 聞言,李浩沅尷尬的笑了笑。「原來你都知道嗎?」
 「這麼強烈的視線,沒感覺才奇怪吧。」
 「那就當不知道就好了麻,不然這樣全都送我怎麼可以。」
 「所以這個徽章真的不要?」
 李浩沅跟南優鉉對望,想了想才接過那個徽章,對著南優鉉笑。「謝謝。」
 南優鉉看著那個笑容,點點頭。

 隔天,南優鉉身上又多了紫色的物品,是一副顯眼的紫色耳機,李浩沅默默的盯著南優鉉看了好一會,等到南優鉉抬起頭,李浩沅才開口。

 「優鉉你是故意的吧?」
 「嗯?」
 「也不是不能帶紫色的東西,只是……我總覺得你是故意的。」

 他的確是故意的。
 只是如果不帶著紫色的物品,平常李浩沅根本就不會在他身上多加停留,更加看不到那樣燦爛的笑容。
 南優鉉是一個喜歡被任何人喜歡,受到很多人關注的人,但是李浩沅從剛來這個家一直到現在,都不曾正視過他,也許李浩沅不是有意的,但是只是想要那麼一點點李浩沅曾經關心過的證明而已。
 他們可是兄弟不是嗎?

 「你是不是……又感到寂寞了?」
 當南優鉉回過神,李浩沅已經在離得很近的地方,在他眼前的李浩沅用一種擔心的眼神看著他。
 南優鉉想,自己大概成功了吧。「是有點。」
 「那……那該怎麼辦?」
 南優鉉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不然給我一個抱抱好了。」
 如果對他這麼說,一定會被李浩沅一臉尷尬的搖頭拒絕吧,就像金聖圭有時候總有意無意的叫李浩沅撒嬌是一樣的道理,就是喜歡看他那臉窘迫的樣子罷了,南優鉉笑瞇瞇的望著他。
 李浩沅只是想了一會,點點頭。
 「可以喔。」
 「啊?」
 南優鉉眨著眼還沒回過神,一陣甜甜的水果香氣就襲上鼻間,南優鉉知道,那是李成鐘這幾天從粉紅知己那裡拿到的護脣膏的味道,那味道過重瀰漫在整個房間裡,最近在他們三個人身上都會聞到的味道,李成烈還囔著自己身上的味道很噁心,像個女孩子一樣,但是在李浩沅的默許下,李成鐘還是當作沒聽到的繼續使用著。
 李浩沅的體溫很溫暖,讓南優鉉也忘記自己一開始說的那句話只是個玩笑,他將手覆上,李浩沅突然拉開他,看著南優鉉有些許詫異的表情,然後慢慢的湊近他的唇。
 看著李浩沅越來越放大的臉龐逼近,沒料到他會有這種舉動的南優鉉深吸了一口氣,也沒有想閃躲的念頭,能感受到李浩沅的呼吸時,他才緊緊的閉起眼睛,李浩沅看著南優鉉閉著眼睛的模樣停頓了會,然後一把將他推開。
 「優鉉這樣是不行的。」
 南優鉉張大眼睛,有些挫愕的看著李浩沅有些不滿的表情。
 「下次別再這樣故意玩我了,你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歡紫色。」
 李浩沅放開他,就逕自走回房間裡。

 南優鉉看著李浩沅離開,搔搔頭。
 什麼麻,紫色還比兄弟重要阿。

 「咦?你怎麼現在才要出門啊?」
 李成烈正好從外頭回來,遇上正準備出門的南優鉉,在擦身而過之時,李成烈敏感的嗅了嗅空氣,然後一把扯住南優鉉的衣服。
 「幹麻啦?」被突然拉回,南優鉉有些不耐煩。
 李成烈湊近了南優鉉的脖子,南優鉉則不停的往後躲。「李成烈,你幹嘛!」
 「沒幹麻,只是………你進去過我們的房間嗎?」
 「咦?沒、沒有呀。」
 「那奇怪了,你身上怎麼也有我們房間的味道,噁心死了阿……」
 大概是剛剛被李浩沅抱著,殘留下來的味道吧,南優鉉將李成烈推開。
 「我要出門了啦。」
 留下李成烈滿臉的疑惑,南優鉉將門關上。

 一邊走也一邊想,那味道明明一點也不噁心,
 在李浩沅身上的,是很甜蜜又很讓人安心的味道阿。


-------------

打到最後都不確定是南浩還是浩南。
反正就是南浩南XD
最後就...放張圖吧 0W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