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有一群人,
 他們從小就分辨不出人跟鬼之間的區別,
 因此他們常常把人當成鬼,把鬼當成人。
 
 但是像南優鉉這樣的例子卻極少見。
 在他的世界裡,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摸到了也好像摸不到似的,毫無真實感。
 他能夠完全感受到的,只有一種生物。
 一種只有他看得到的生物,叫做
 天使。



 打開門,南優鉉滿身疲憊。
 揉揉雙頰,今天應酬的那位老闆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酒喝多了,連帶硬擠出來的笑容似乎也過多了,多的不是他可以負荷的程度,
 於是一鬆散,就好像快要解體。

 把酒杯拿起來,跟老闆握手,看著女秘書性暗示的微笑,那一切的一切都是透明的,
 像在視網膜上鍍了一層薄膜,他可以從那個人的身體裡看穿他身後的牆壁。
 小時候就一直是這樣,到現在都要二十四歲了依然如此。
 看過眼科內科,抽了血,作了一切的檢查,甚至,看了精神身心科,都被判斷是個健康並且心靈健全的小孩。
 習慣他吧孩子。媽媽溫柔的對著他笑,不想讓人擔心,所以他牽著媽媽的手點頭。
 好。

 一點都不好。
 發現自己的表情如果稍微露出一點異樣,或者無法計算物體與自己的距離因而握不到杯子,把水撒的到處都是,同學們臉上的笑容一瞬間轉變成錯愕,雖然心慌,但是保護自己的本色是與身俱來的,他會用極好的演技當沒事,裝成自己的不小心,讓同學們放下心來開他玩笑。
 什麼麻,我差點以為是優鉉討厭我們,故意不接的。

 沒有人能理解這件事情,所以他隱藏。只有隱藏他才能跟別人沒有什麼不一樣,受到排擠的情形有多麼慘烈,他看班上的弱勢族群也能知道,本來學校就是一個小社會,要是你不追尋著那個趨勢,這社會就會把你遠遠拋下,然後踐踏的體無完膚。
 
 出了社會也一樣,要受人賞識就要會說話,會應答,會討好,對前輩擺出燦爛的笑容,更重要的還是工作能力與利用價值,如果這些都具備,對後輩大擺架子也沒人可以說你半句,把大家都安撫好,更不用怕小人在背後作祟。
 
 到底在做什麼?
 躺在床上南優鉉卸下了所有面具,他撫著頭,不斷的想,他最真實的另一面,究竟有誰能看得到。
 也許是他的祈禱,所以他出現了。

 某天他醒來,那個人擅自用他的烤麵包機烤出了香噴噴的土司,以最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他,說
 「你好,我是你的天使。」
 那個人臉上沒有笑容,只是以非常公式化的語氣這麼自我介紹著。
 南優鉉對著他眨著眼睛。
 「你好。」
 沒有一絲驚訝的,他接受了這荒唐的事情。
 因為天使背上有一雙純白的翅膀,更重要的是,他跟別人不一樣,他並不是透明的。


 那天假日早晨,天使又到他房裡吵他起床,一夜宿醉的南優鉉不耐煩的揮開他。
 「喂~拜託你別吵了,自己看要去哪裡就去吧。」
 「喂~人類,我是有名字的,叫我金聖圭。」
 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說的。
 南優鉉翻過身,挑起眉有些生氣了,他一把扯住他的手將他拉進自己懷裡,在他的耳際邊說話,說話時的氣息噴撒在他耳邊,引來天使一陣的退縮。
 「呐,你住在我家,應該是要聽我的吧?」
 這麼近的距離,他才發現天使的臉龐看來帶著一絲柔美,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他的臉龐。
 「好真實。」
 從來沒有過這種觸感,非常非常溫暖,以往他接近人也感受不到任何溫度的,就算是生下自己的爸媽也一樣,沒有絲毫的感覺,卻要裝做非常溫暖的樣子。
 不知怎麼的,在他懷裡的這一切,都讓他感到有些奢侈了,摸起來很真實很夢幻。
 「那就是……酒的味道嗎?」
 天使抬眼,似乎感到有些新奇的揍近南優鉉,嗅了嗅他的胸膛,往上移至他的唇。
 「不是很好聞的味道阿。」
 因為靠的過近,天使開口說話時,唇有意無意的摩擦到南優鉉的唇瓣,在天使的世界裡大概沒有接吻這種常識吧,所以天使只是帶著好奇的眸子看著他,然後越欺越近。
 在那雙生澀的唇貼近時,南優鉉徹底被迷惑了,天使身上的溫暖與香氣喚起了他某種生理需求,天使緩緩的退開。
 「果然嚐不到。」
 原來是想從他嘴裡嚐到酒的味道嗎?南優鉉失笑,他伸出手拉住他,翻一個身將他壓制在身下。
 這個動作讓天使背上的羽翼差點來不及收起,純白的羽毛四處飛散,他有些埋怨的看著身上帶著笑的南優鉉。
 「幹麻呢?」
 「不是想嚐酒的味道嗎?」南優鉉抓過床頭邊的紅酒,昨晚喝剩了一些,他喝了一大口,撫身吻住他的唇。
 濃郁的紅色液體流進他嘴巴裡,一陣又辣又甜的味道侵占他的味蕾,天使將南優鉉餵給他的那些一滴不漏的全數嚥下,酒精使天使的臉龐漸漸變得紅潤,南優鉉舔了舔他的嘴角才笑望著他。
 「喂~好喝嗎?」
 天使皺起眉頭,「我叫金聖圭。」
 「反正也不是人類,幹麻這麼堅持取一個人類的名字?」
 天使的眸子暗了下來。
 「因為我……想當人類。」
 見他有些哀傷的表情,南優鉉有些不捨的輕撫他的臉頰。
 「為什麼?」
 天使咬緊了下唇,不說話。
 要不到答案,南優鉉索性用拇指勾住他的下顎,深深的吻了上去。
 掠奪住他的唇,用舌尖竅開他的貝齒,激烈的索取著他嘴裡的甜蜜。
 就連親吻都是不曾有過的感受,這才是南優鉉渴望想擁有的,而不是跟他一樣虛無到根本碰觸不到的人類,害怕與別人的不同,不希望被看穿的不安,勉強堆積出來的笑容,隱藏住的孤獨在這一刻好像全都能被治癒似的。
 也許是過於幸福,所以眼眶才會感到溼熱吧。
 「……優……優鉉?」
 喘著氣,看著天使紅腫著唇,皺起眉頭看著自己。
 「優鉉為什麼哭?……因為不喜歡我嗎?」
 啊啊…原來已經哭了嗎?
 南優鉉遙遙頭,「是因為太喜歡你了唷,金聖圭。」
 在天使聽到自己的名字有些驚喜時,南優鉉的吻又覆上了,這次的吻少了些溫柔多了激情,幾乎沒有氧氣沒能思考,只能深深沉溺在舌尖的交纏上,倆人的呼吸濃烈的混合在一起,寂靜的房間裡只有唇舌碰觸時發出的吸允聲,就當金聖圭感覺自己承受不了時,南優鉉的吻游移到他的頸肩,吸允啃咬。
 「唔……」
 對於自己發出的聲音,金聖圭感到有些羞愧,他本能的伸出手推拒著,但那雙手也被南優鉉溫暖的大掌握住,轉而十指緊扣。
 「優……優鉉?我………別…」
 南優鉉的吻來到他胸前,舔吻逗弄著那他胸前的粉紅,金聖圭緊緊的咬住下唇,身體裡竄出極為陌生的熱度使他偏過頭試圖忍耐。
 南優鉉看出金聖圭的動機,他只是帶著有些邪氣的笑,輕輕的勾劃著那敏感部位的身型,手指所到之處每一個動作,都點燃了金聖圭體內的慾望,他倒抽了一口氣,紅了眼眶看著南優鉉有些故意的壞笑。
 「南優鉉……你……」
 南優鉉手上的動作沒有停止,用唇含住他敏感的耳垂,金聖圭身體的顫抖使他低笑。
 「相信我,你忍耐不了的。」
 在金聖圭難耐又委屈的表情下,他再度封黬住他的唇,手上套弄挑逗的動作更加猛烈。
 體內的熱像要爆炸了一般,沒有出口,無處發洩,全部全部衝擊著他。
 那是天使不曾有過的感覺,太過強烈,充滿無法解釋的情感。
 「優鉉……」
 
 什麼時候開始,他有了想要幫助他的念頭。
 在人前擺著好看的笑容,但是在這個家看上去卻是那麼寂寞,
 他能聽到他心底的祈禱,所以他來到他眼前。
 由我,來安慰你吧。
 那是他這個天使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優鉉……我會消失的。」

 南優鉉停下動作,因為金聖圭眼眶裡不停湧出的淚水。
 無法克制的連心都要撕裂了一般。
 見南優鉉沒有動作,金聖圭主動捧住他的臉,學著南優鉉對他的那樣,啄吻著他。
 「………所以,現在,擁有我吧,優鉉。」
 
 什麼叫悲傷呢?
 南優鉉不會定義,但是他真的不懂,為什麼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真實,卻不能成為永遠。
 吻遍了他身上每一吋肌膚,在那上頭留下屬於他的記號,有些惡質的挑逗他每一處敏感,感受他的虛軟與無助的呻吟,然後將自己深深的埋入他體內,身體的契合,緊密的結合,猛烈的律動,像是想破壞殆盡的貫穿,除了激情什麼想法也不存在了。
 雙雙達到高潮時,金聖圭咬住了南優鉉的肩膀,留下了滲血的咬痕。
 彷彿這一刻,就會是永遠,如果可以,不要離開,說愛我,然後永遠永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