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鉉向公司請了一個長假。沒有期限的長假。
 公司裡的人聽到會露出怎麼樣驚訝的表情,他都能想像得到,最震怒的大概會是他一向很討好欣賞他的長官們,某些對他反感的小人一定會裂開嘴開心不已吧。
 但是,那些都不關他的事了。
 伸出手一撈,原本想從床上爬起的金聖圭又重新回到他懷裡

 「優鉉?」
 
 金聖圭不是沒發現南優鉉的異樣,自從他對他說出自己總有一天會消失之後,南優鉉就一天比一天還黏著他,原本是想叫他起床的,最後總是連自己也起不來。

 「你……活了多久了?」
 南優鉉的聲音從他的胸膛裡回蕩到他耳裡,緊貼著他的身子,金聖圭想了想。
 「很久,久到我都忘了。」
 南優鉉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
 「那為什麼……選擇我?這麼多人類裡,為什麼選擇我?」
 南優鉉從背後將他抱得很緊,因此看不到他的表情,金聖圭也慶幸,南優鉉也看不見自己的表情。
 「因為我是一個快要消失的天使,被告知消失日期的那天,我只有一個想法,一次也好,我想接觸人類,而你……是唯一一個看得見我,摸得到我的人。」
 南優鉉笑了,帶著些微的嘲諷。
 「你知道嗎?在你還沒出現之前,我每天都活得很虛假,我不知道什麼叫做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那樣的溫暖究竟是怎麼樣的,我在腦裡想像過之後,再對他們表現出來,他碰到我所以我微笑,但是在我的感覺裡,我根本沒有碰到任何人,可是我還是會因為對方的笑容而笑。是你讓我知道,什麼叫真實,但是當我很開心我終於找到一個理解我的人………你卻告訴我,你是一個會消失的天使,這不是太殘忍了嗎?我絕對接受不了。」
 隨著南優鉉的話語中帶著些許哽咽,金聖圭轉過身,看著南優鉉泛紅的眼眶,他嘆了口氣。
 「我不是殘忍,我只是不知道,我的消失會讓你這麼難受。」
 原本以為,自己的出現能夠帶給他一些安慰,但是沒想到人類是有感情的生物,他們會因為一個小小舉動而感到失落或者安心。
 天使不是沒有感情,但是那樣的感情,在消失之後什麼也不會留下,可是這樣的記憶卻會被南優鉉記著,直到終老吧。
 金聖圭伸出手撫摸過南優鉉的眉毛眼睛鼻子然後到嘴唇,南優鉉的目光沒有從金聖圭臉上移開分豪,只是堅定而眷戀的望著他。
 「呐,優鉉,這世界很大的,一定會有可以理解你的人,只是你還沒有找到罷了,我消失之後,去尋找他吧,好不好?」
 像在哄小孩一般的語氣,南優鉉偏過頭。
 「不好,我不要。」
 「優鉉………」
 「不要這樣哄我,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看著南優鉉任性的模樣,金聖圭嘆了口氣。
 「無論你怎麼說,我還是會消失,這是定律,你就不能……讓我毫無牽掛的離開嗎?」

 毫無牽掛的離開。
 南優鉉生氣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親吻著金聖圭,淡淡的血腥味融合著淚水暈染在彼此的口腔裡。
 原來眼淚跟血液一樣是鹹的。
 打從心底慢慢的溢出了一些情緒。
 說的那麼簡單,那麼輕鬆,可是就連這個吻即將離開時,金聖圭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多麼的不捨。
 顫抖著手,有些無力的將南優鉉推開。
 南優鉉眼眸裡毫無焦距,雖然那雙手依然不放開,但是眼皮已漸漸的不受他控制的闔上。
 當視線變得一片黑暗之前,南優鉉似乎看到了,看到金聖圭不捨的表情,脆弱的好像會破碎似的,他想伸手撫摸,卻發現自己做不到。

 「你問過我,為什麼堅持要取一個人類的名字,那是因為………我想跟你一樣,我也想陪在你身邊。」
 
 天使躲在沉睡著的人類懷裡悶悶的哭泣著。
 不會跳動的心,都緊緊的揪著痛著。


 「你好,我是你的天使。」
 「你好。」



 再見了,南優鉉。









 金聖圭消失的第二十七天。
 南優鉉回到了工作崗位,他穿著一身西裝筆挺,坐往回家的電車上。
 擁擠的空間,令人感到窒息的空氣,那些都動搖不了南優鉉。
 他坐在車上的角落,看著自己眼前的媽媽牽著小孩,看著相擁的情侶,看著背著英文單字的女高中生。
 想念,很想念。
 想念會擅自在他家裡烤著香噴噴的吐司的人,想念總是瞇著一雙眼睛吵他起床的人,想念幾乎融合在一起與他纏綿的人。
 對了,他不是人,正確來說是一個堅持他有名字的天使,他說他叫金聖圭。
 一覺醒來,南優鉉才知道家裡少了一個人究竟能有多麼寂靜。
 那彷彿像是一場夢一般。
 他試圖在家裡尋找過金聖圭存在過的證明,可是他發現自己找不到。
 就連那條理當應該快吃完的吐司,都原封不動的擺在冷冰冰的廚櫃裡。
 他冷靜的沖了個澡,一邊換上制服,一邊撥打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上司不冷不熱的聲音。
 他央求他,讓他回去工作。
 他把自己打理的很好,照常工作照常應酬照常對人微笑。
 一切都跟從前無異,再怎麼艱苦,他也沒有哭過,他告訴自己絕對絕對不能掉下一滴淚。
 因為金聖圭說過,他想毫無牽掛的走。

 這一整個電車裡的人都是透明無色的,就算再怎麼擁擠,對他來說也是空虛。
 好累阿。
 可是已經沒有人能帶給他溫暖了。

 為什麼這樣就走了呢?
 不是還沒對你說過嗎?
 喜歡你,愛你,那些話不是還沒對你說過嗎?
 還是你其實已經聽到了,聽到我心底的話語。


 那麼,回應我吧。
 求求你,回應我吧。



 南優鉉埋葬了這個回憶,下了車,走回空無一人的家。
 他在不遠的公佈欄上,張貼了一個租屋啟示。
 他只是想要向他證明,證明他再也找不到能夠理解他的人,如此而已。







---------

 莫名其妙跑出來的一篇XDD
 對我來說是MV式小說。
 最後留了一個伏筆,是感覺可以拍續集(揍).......
 但是究竟有沒有續集。不知道阿。
 其實我寫的時候覺得很悲傷呢,雖然有點辭不達意,可能編劇自己都會比較入戲吧,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凱
  • 嗯......很適合當MV的腳本
    有蠻多模糊地帶可以讓人自行想像
    而且沒有前提也沒有後續、但是有保留想像空間,老實說我很喜歡阿XD
  • MV不是通常都是這樣的嗎
    保留想像空間 各自解讀 然後想像後續麻XD
    我其實挺喜歡這種寫作方式的~~挺有趣的ˇ

    orange4022 於 2011/09/30 00:31 回覆

  • ikeeeea
  • 真的很好看啊好有畫面........
    怎麼能想到這麼有深度的劇情
    真是太厲害了!!!!:)))))))))
    可以去當編劇了哈哈
    有續集就太好了:D
  • 謝謝你阿~什麼深度的那是什麼可以吃嗎(欸
    就是喜歡妄想而已 把自己想的畫面打出來而已
    能喜歡的話就太好了^^
    續集....不知道呢,看緣分?

    orange4022 於 2011/09/30 0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