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兒系列



 李成烈不喜歡全家福這種東西,但是他們房間裡就正巧有一張,
 還擺在他只要下床經過門口時必定會看到的位置,想不看到都很難的方位,
 照片裡的李浩沅笑的不燦爛卻很亮眼,那是一個有歸屬的人的笑容。
 啊,好想揉爛這張照片。
 好想,好想,踐踏他。

 「李成烈,該你用浴室了!」

 耳邊響來呼喚的聲音,李成烈微微皺起眉頭,這張照片裡並沒有李成鍾,大概是李成鍾還沒來他們家之前照的吧,李浩沅放這張照片就不怕傷害到李成鍾幼小的心靈嗎?
 幼小?
 李成烈嘴角勾起一個弧度,他踏出房間快速的找到李成鍾,從後面抱住他一把扣住他的脖子。

 「啊…成烈哥…你幹麻啦!」
 李成鍾的聲音帶著一點奶音,李成烈只是更使力,李成鍾發出哀嚎脖子紅了一片。
 「剛剛還連名帶姓的叫,現在怎麼還會叫哥了!」
 李成鍾使出吃奶的力氣掙脫出李成烈懷裡,他揉著發紅的脖子嘟起一張嘴。
 「幹麻這麼大力呀…總是起床氣這麼重。」
 「這不是你自己要來的嗎?」

 李成烈走進浴室開始迅速的打理自己,刷牙的時候他看到李浩沅坐在電腦桌前認真
看著視頻的紫色背影,張東雨跟金明洙肯定還在房裡滾的不醒人事吧,腦中卻又晃過了那張全家福。
 到底有多少次厭惡那樣的自己了?
 想揉碎李浩沅的幸福,哪怕只是記憶也令人全身不舒服。


 「啊,浩沅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出門。」
 李成鍾嘴裡還塞著吐司,李浩沅背著後背包停在玄關處看著李成鍾匆忙的樣子,倒也沒有責怪只是小聲的嘟囔。
 「快點。」
 「好…咳,我好了!」李成鍾一股腦的打開南優鉉的房門,朝著裡面正好在換衣服的南優鉉大喊。
 「聖圭哥我們出門了!」
 南優鉉裸著胸膛瞪大眼睛對著老小再度甩上的房門,然後撇向一邊用被子將自己包得緊緊的人,金聖圭虛軟的聲音才慢悠悠的傳來。
 「吵死了,走就走幹麻非得要這樣喊阿………路上小心。」
 他們早已經出門了。
 
 李成烈坐在餐桌上喝著牛奶,舔了舔唇角。
 因為現在對他來說很幸福,所以他會忍耐的,忍耐著每天早上都要被那張全家福弄得哽住喉間般的鬱悶,一定不會有人發現的,那樣就好了。


 南優鉉一回家就看到一個男孩蹲在他們家門前,在男孩身後的金聖圭一臉困擾的盯著男孩的後腦杓,接觸到他的視線,金聖圭眼底閃過太好了的訊息。
 「優鉉你回來啦?」
 「聖圭哥,這是誰?」
 「喔,不知道從那跑來的,叫他也不講話也不看人,不過………」
 金聖圭忽然笑了。「你仔細看看他的臉吧。」
 
 南優鉉蹲下身小心的伸出手,以不會嚇到男孩的方式慢慢的捧起他的臉,男孩那雙眼眸裡閃著晶亮的淚光,白皙的臉龐帶著一些泥土,好像受到了很多委屈?怎麼回事呢?
 半晌後南優鉉才緩緩吐出話來。
 「成烈………還沒回來嗎?」
 金聖圭露出看吧我說得沒錯吧的笑容遙遙頭。「今天不知怎麼的特別晚。」
 南優鉉點點頭,爾後對著男孩清澈的眸子一笑。「欸,李成烈的弟弟,我們先進去吧?」
 男孩只是爭著眼睛看著南優鉉,依然不發一語。
 「你怎麼就這樣認定他是成烈的弟弟了?」
 南優鉉扳過男孩的臉對著金聖圭,「你看他,眼睛眉毛鼻子,哪一個地方不像成烈阿,同一個工廠出來的麻。」
 「呀,你輕點,人家都皺眉頭了。」

 南優鉉低頭看著男孩有些膽怯的表情,用這麼像李成烈的臉露出那種可憐兮兮的脆弱樣子還真是有趣的緊。
 「欸,你想在這裡吹風嗎?」
 男孩想了想一個勁的搖頭。
 南優鉉點頭,摸了摸男孩有些潮濕的髮。「那就跟我們進去,不進去的話我會把你趕走喔!」
 聽到這句話男孩緊張的看著南優鉉,然後轉頭看著他們身後的金聖圭,他忽然站起身扯住金聖圭的衣服。
 金聖圭咦了一聲看著都快比自己高的男孩,南優鉉呼了口氣。
 「哥,他比較喜歡你。」
 「誰叫你要恐嚇他阿。」
 「反正是願意進去了麻。」

 南優鉉哼著歌滿不在乎的將門關上,把書包扔了。
 定睛看著金聖圭坐在地板上看著剛剛被打擾尚未看完的電影,還有安靜的待在他身邊的男孩,男孩那雙手還小心翼翼的扯著金聖圭的衣服不願放開。
 「哥,你怎麼都不問他問題啊?」
 關心人家一下麻………雖然金聖圭一開始對他們好像也是這樣,從來不主動的詢問什麼,要是他開口絕對都是質問,那種溫柔的關心從來就不是用言語表達出來的,但是奇異的是,金聖圭總能知道在何時做什麼舉動說什麼話能讓他們臣服。

 「要問也不是我們問。」
 金聖圭偏頭看著身邊一直低著頭的男孩。
 「你是來找成烈的不是嗎?」
 男孩聽到成烈的名字身子僵了會,大力的點頭。
 金聖圭抬頭看著南優鉉。「你要問你自己問吧,反正我是不想管。」
 說完就躺在地板上瞇起眼睛了,也不管男孩緊緊扯住他的手。
 南優鉉笑了笑,不知道金聖圭把什麼事情都交給他是幸還是不幸?

 「你叫什麼名字啊?」
 「大烈?!」

 金聖圭把電影給關掉了,所以客廳很安靜,只迴響著李成烈的聲音。
 那聲大烈讓男孩眼睛一亮,他用另一隻手扯住剛走進來身子還冰冷的李成烈的手,李成烈的反應是甩開,男孩對著李成烈眨著眼睛有些落寞的樣子。
 李成烈腦中眼前這個世界都只剩這個跟自己萬分相像的男孩了,從以前就是這樣,不管是在多遠的地方,他都能一眼就認出弟弟,他不是有意要甩開,只是碰觸到他溫暖的手才知道原來他是真實的。

 「聖圭哥,好感人的兄弟相見呢。」
 南優鉉壓上金聖圭的背。
 「南優鉉,走開,別壓我。」

 況且……金聖圭瞇著眼睛看著李成烈完全動不也動的徹臉。
 ………哪裡感人了?李成烈分明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因為累積過度而爆炸。
 金聖圭感覺得到男孩的緊張,因為他已經快要把他的衣擺給扭爛了。

 "咖"……大門被打開來了。
 「我回來了……你們……幹麻這樣看我?」
 家裡的凝結氣氛加上幾雙眼睛的掃視,李浩沅微愣站在玄關脫好鞋子,然後慢條斯理的走進來,眼神對上李成烈身邊的陌生男孩,才剛要啟口,一雙手就將他拉住往房間裡拖。
 「喂,成烈?……你───」

 "啪"一聲,房門截斷了李浩沅的聲音。
 金聖圭聽到身上的南優鉉悠悠的嘆了口氣。
 「聖圭哥,看來連成烈都不想問耶。」
 逃避什麼呢那小子………
 南優鉉爬起身,他摸摸低著頭一臉無辜的男孩,扯開他拉住金聖圭的手,握住,問。
 「回家嗎?」
 男孩搖頭。
 「住下來?」
 男孩猛力的點頭。
 「那就先去洗澡吧,我會去偷你哥的衣服給你穿的,等著吧。」

 金聖圭坐起身看著南優鉉裂開嘴有些邪氣的笑容。
 奇怪,這麼家怎麼沒有一天安靜的呀。





 李浩沅從不知道原來李成烈的力量也可以這麼大,但終究來說還是自己沒有太過強硬的拒絕吧。
 李成烈把他那張全家福塞到他懷裡,然後一股腦的抱住他,肩上感到一陣的痛意與溼熱。
 「成烈?」
 那陣痛更深了,就算如此他還是沒有要閃躲的意思。
 「剛剛那個人是你弟弟吧?」

 張開嘴,咬上李浩沅的肩膀,為的只是不想讓自己的情緒爆裂開來而已,
 那是連一點點的裂縫都不允許洩漏的。
 弟弟。聽到這二個字,李成烈漸漸的鬆開了嘴巴,他緊緊的抱住了他。

 「嗯,他是我弟弟。」
 

 『成烈,對不起……媽媽只能帶走一個,只能帶走一個…所以,你是哥哥,你會乖乖的對吧?爸爸他說…他很快就來接你,拜託你,理解我。』
 『我只能帶走一個。』



 唯一的,被媽媽選擇帶走的,他那個幸福的弟弟。





 「噓,你會吵醒他。」
 李浩沅在南優鉉探頭探腦的走進房間裡的時候輕聲警告。
 幾乎只有氣音的話語南優鉉也還是接收到了,他笑望著躺在李浩沅床上,抱緊了他睡著的李成烈。
 「那如果他醒來,你可得再抱緊一點呀。」
 南優鉉壞笑著,打開他們的衣櫃,抽出了李成烈一直很珍惜收藏的的衣服褲子還有內褲。
 兄弟麻,連身高體型什麼的都差不多的。
 「放心好了,要是他醒來我一定會放手讓他去揍你的。」
 「嘿嘿,你才不會。」
 南優鉉拎著那些衣服晃出他們房間,李浩沅低下頭看著李成烈睡著的臉龐。
 結果李成烈還是堅持一滴眼淚也沒掉,只是想掉淚的時候就咬他,慢慢的咬到睡著。
 肩上的咬痕大概出血了吧………再叫聖圭哥幫他擦藥吧,嗯,就這麼辦。




 連續假期開始的早晨客廳氣氛十分微妙。
 白白淨淨長的跟李成烈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但是多了幾分無辜的男孩幾乎霸佔了他們的視線。
 男孩依然不講話,只是跟剛來時的狼狽樣比起來有精神多了,臉上的笑容也跟著多了,
 尤其聽到張東雨親切的與他說話,那招牌的大笑聲總會讓男孩一臉有趣的盯著他瞧。
 李成鍾一直不大高興,也許是老么意識,忽然有個吸引哥哥眼光的弟弟出現總讓他有幾分敵意。
 金明洙跟往常無異的吃著早餐喝著咖啡,頂多就是咬咬下唇眼眸裡透著笑意注視自己身邊的李成烈。
 李成烈至始至終都瞪著南優鉉吃早餐,南優鉉總刻意不跟他對眼,只顧著跟金聖圭講話,被南優鉉的話逗笑的金聖圭也連帶讓他感到刺眼。
 
 「為什麼那傢伙會穿著我的衣服啊?」
 
 一句話時空又彷彿回到昨天下午那凝結的情形,男孩原本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只是對上李成烈的眼睛充滿了一種乞求,彷彿做錯事的孩子。

 「他的身高體型都跟你差不多,不穿你的要穿誰的呀?」
 南優鉉理所當然的開口。「他怎麼說也是你弟弟,自己的弟弟自己照顧吧?」
 「我沒有叫他留下來,我會讓他走的。」
 「什麼?他要走了嗎?我煙火都特地多買了耶。」
 張東雨微微張著嘴巴渾圓的眼珠子透著些失望。
 「什麼煙火?」
 張東雨這樣失望的反應,李成烈有那麼一瞬間不可思議的覺得自己好像壞透了。
 「對阿,我陪東雨哥去買的,還有仙女棒。」李浩沅頓了頓。「傍晚要去溪邊烤肉你不知道?」

 烤肉?煙火?仙女棒?
 李成烈立即扭頭看著金聖圭,金聖圭伸了個懶腰。

 「不是連續假期嗎?反正也無聊,昨天我臨時決定的,因為你關在房裡所以沒能跟你說。」
 李成烈撇撇嘴。「這麼剛好?是故意的吧?」
 「沒有喔,不然不要拷好了。」
 「不行,一定要烤啦,我多期待啊!」李成鍾。
 「就是說啊,成烈………」張東雨。
 金聖圭的話讓李成烈自願投降,他可承受不了那幾個兄弟尤其是張東雨的怨念。
 有人拍拍他的肩膀。
 「你就多照顧你弟弟吧。」

 如果這句話是南優鉉說的李成烈可能會激烈反抗,但是這話是金明洙用那種不溫也不火的淡定語氣說的,他也沒辦法說什麼。

 李成烈沒有反駁只是沉默下來的態度讓男孩輕輕的漾出一個笑容。
 因為這個笑容讓他被張東雨摸摸頭,被李成鍾看了不服的說烤肉的時候要跟他比誰比較可愛。
 他眨眨眼乖順的點點頭,李成鍾又生氣的往他的臉頰又捏又拉的,像揉麵團似的。
 這群人真有趣。那是李大烈來這裡才半天就觀察出的感想。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