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次我將自己封閉在那個大房子裡。
 大房子裡沒有人,叔叔正好出差了,說是去法國,媽媽要到晚上才回來,要我乖乖的。
 很寧靜的那段時間,什麼事情也提不起勁去做,
 我打開電視,播著很熱門的卡通,我想像如果你在我身邊你會怎麼嘲笑卡通人物的愚蠢,
 慢慢的我好像聽到了,你的笑聲,聽起來好陌生。
 卡通播完了,我打開冰箱,開口問你想吃什麼,當然沒有人會回應我,
 但是我還是聽到了,義大利麵,我從冰箱裡拿出義大利麵放進微波爐裡微波。
 我站在那裡看著他暖轟轟的轉。
 笨蛋,不知道不能盯著他轉嗎?
 為什麼?
 因為媽媽說眼睛會瞎掉。

 在你還不來及阻止我的時候,微波爐停止運轉了,我拿出義大利麵,很燙還冒著煙。
 我說我沒有瞎掉,你一定很不高興,因為我沒有照你的話做。
 我小心的撕開包裝,拿著叉子捲著吃。
 你一直沒有出聲,所以我也很安靜,我知道你一定就在我身邊,不遠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吃到睡著了,醒來的時候身上蓋了一件毯子,我有些驚喜,轉過頭,
 媽媽切著水果走過來,說我們大烈怎麼這麼可愛,居然還會吃到睡著,今天做了什麼事呢?
 媽媽很溫柔,所以我也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容,內心裡有什麼東西被這個笑容遮掩了覆蓋了,
 好像永遠都不見天明似的封印在那空洞洞的地方。

 我要當個成熟的小孩,所以我不會解除那個封印,我怕媽媽無法承受,我才知道我也怕現在的幸福會破碎遠去,但是越是這樣想,我就越厭惡自己。
 沒關係的喔,因為你是我弟弟。
 我聽到那個聲音帶著前所未有的溫柔這麼對我說。
 不對,不該是這樣,我想要親口聽見你罵我,那個聲音是假的,在那短暫的時間裡我與你的互動全部都是假的,縱使這樣為什麼我還是感到如此珍惜?
 想見你,我好想見你,李成烈。











 「孩子們,東西都帶了沒?」
 「是都帶了可是…………聖圭哥你拿什麼了?」

 李成鍾手上抱著一個大西瓜,肩上還背著一個後背包,
 南優鉉拿著爐子,張東雨拿著炭火和他堅持要帶著的萬用包,
 李浩沅李成烈李大烈金明洙很認命的分攤了重死人的八個人的食材,共兩大袋。

 「你在說什麼?這不是東西嗎?」金聖圭晃了晃他手上裝有煙火的袋子。
 「那麼輕也算拿………」
 「李成鍾,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說大聲點。」
 「………哼。」

 李浩沅推了下金明洙,金明洙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這麼重,又剛好二大袋,我們一起拿一袋吧?」
 金明洙看著李浩沅,他那像是隨口問問的語調讓他笑了。
 「好阿。」
 在金明洙爽朗的答應之後,李成烈一把拉過他們倆。
 「欸……那不就代表我………」
 李成烈轉過頭正好對上男孩那雙怯生生的眼睛。
 「自己的弟弟自己照顧。」李浩沅按下李成烈的手,故意模仿了南優鉉的語調。
 發現金明洙也想掙脫他的手,李成烈反拉住他。
 「呀,金明洙!!」
 金明洙對著李成烈抱歉的笑了笑,「我剛剛答應浩沅了。」

 看著二個人雙雙走開,李成烈轉過頭幾乎是用瞪的看了後頭的男孩一眼。
 男孩忽然伸手扯住李成烈的衣擺,眼神透著一些歉意,李成烈收斂起視線往前走。
 「………走吧。」
 李成烈只拿了一邊,男孩愣了會,隨即衝上去拿著另一邊空著的位置。
 那樣的距離,同樣的步伐,讓男孩低著頭始終帶著溫暖的笑容。
 李成烈描了眼男孩欣喜的樣子,兄弟們走的很快,但是礙於男孩走得慢,他只能配合他,
 遠方幾個人的笑聲,顯得他們之間的沉靜,李成烈突然湧上了陣尷尬。

 「幹麻不說話?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啞巴。」
 以前分明不怎麼聽他的話,還會跟他頂嘴,雖然他怎麼也吵不贏自己。
 「…………。」
 男孩依然不開口,只是帶著驚奇的眼神看著哥哥。
 「幹麻總這樣看我?說點話會死嗎………算了,我不管你了啦,看到你就煩。」
 聽到李成烈的吼聲,男孩反而開心的笑了。
 奇怪了,說他很煩他還笑得出來?
 帶點賭氣的意思,李成烈加大了腳步,男孩帶著笑倉促的跟著他前進。



 李成烈不知道的事情,那個得來不易的距離我想過了多少遍,
 一直不能在你身邊的我,現在能踩著一樣的腳步前進,不是很值得讓人微笑的事情嗎?
 我覺得是喔。














 到達的時候已經傍晚了。
 一片黃澄澄的陽光撒在他們身上,腳下採著石頭,幾個人小心扶持著,到了溪邊的空地,李成鍾是最開心的,因為這一路上抱著西瓜又背了一個背包,他感覺自己等一下可以多吃一點肉。
 張東雨跟李浩沅找了個好方位跟炭火開始起火,南優鉉也在一旁吵鬧著幫忙。
 金聖圭選了個順風的地方坐下來,才發現李成烈兄弟慢悠悠的走過來,李成烈的臉色不好看,可是男孩臉上漾著的笑容跟眼睛裡的愉悅藏也藏不住。
 男孩發現金聖圭的眼神,放開了手上的袋子跑上去坐在金聖圭身邊。

 「又來了嗎?」
 金聖圭看著男孩用指頭拉住自己的衣服,然後靠在他身邊做無言的撒嬌,
 他忍不住嘴角也泛出了笑意,摸摸他的髮。
 「實在越看越像成烈在跟我撒嬌,不過……你比成烈可愛多了。」
 
 這句話讓正在整理食材的李成烈瞇起眼睛看著他們。
 弟弟那臉幸福的樣子讓他看了就礙眼,剛剛不是還跟在自己身邊跟的那麼緊嗎?
 還有更氣人的,金聖圭怎麼可以這麼說?

 他走上前一股腦的將男孩拉離金聖圭身邊,將一袋玉米丟給他。
 「還有空撒嬌嗎?什麼事情都不做可是沒得吃的,跟我去洗玉米。」

 金聖圭有些許錯愕的看著李成烈拉著男孩走的樣子,不過更讓他錯愕的不是來自李成烈的怒火,是男孩的表情。

 「嘖嘖……聖圭哥,你說現在的小孩厲不厲害,超會心理戰術的耶。」
 金聖圭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南優鉉。「你也看到了嗎?」
 「嗯。」「不過哥你說我以外的人可愛我也不太開心喔。」
 金聖圭站起身來,「火起好了吧?可以開始烤肉了嗎?」
 「嗯,哥,咳…可以開始拷了……」
 張東雨一邊說一邊讓看不下去的李浩沅擦拭著臉頰上沾到的炭火。
 「居然無視我………」南優鉉看著金聖圭跑過去跟金明洙蹲在一邊看著肉的樣子笑了笑。
 

 
 李成烈不知道的事情,他們都看到了吧,只有你不知道的,我的心機。
 粘著你在意的人,你一定就無法忽略我了吧,就算會被你討厭也沒有關係,
 我只期盼你能多看我一眼那就好了。













 吃飽喝足之後,夜色也漸漸的暗下來,圍著暖轟轟的火堆,金聖圭拿出了煙火袋子。
 「給。」
 金聖圭將仙女棒遞給李成烈,李成烈沒有問為什麼金聖圭給他二支,接過之後彷彿也是習慣了就往旁邊的男孩給。
 他不是沒發現,只是放棄了,那些兄弟刻意把他推給弟弟製造他們交集的種種舉動。
 南優鉉的仙女棒先點燃了,就一個傳一個的點燃他們手上的。
 當金聖圭幫自己點燃了仙女棒,李成烈轉頭看著弟弟盯著手上的仙女棒發呆的樣子,那模樣充滿了說不上來的寂寞,他才知道原來弟弟也能露出那樣成熟的表情。

 「不喜歡玩仙女棒嗎?」
 聽到李成烈的問話,男孩轉過頭看著李成烈,虛弱的笑容,搖頭。
 「就算不喜歡也得玩,東雨哥他們都花錢買了你的份。」
 李成烈強制的握住弟弟的手,將仙女棒的餘火傳給他。
 男孩抬起眼就能看到李成烈專注的模樣,很近的臉龐。

 分離那天的情景全部浮現在眼前。
 媽媽搖了搖睡在哥哥身邊的我,我揉著眼睛問媽媽要去哪裡?
 我想把哥哥也叫起來,可是媽媽很嚴厲的阻止我,我第一次看到媽媽那麼凶的樣子,我嚇傻了,也忘記反抗。
 媽媽一手牽著皮箱,另一手牽著我,我問為什麼不能帶哥哥一起走?
 媽媽說因為已經沒有手可以牽哥哥了,她一隻手牽不動那麼多人。
 我想大人的力氣真的好小好小,為什麼哥哥那麼瘦弱也牽不動,更何況哥哥逞強的個性一定會說他會自己走。
 果然哥哥醒了,他哭了,我看到他的眼淚心裡徒然一緊,就算我什麼也不知道,也隱約覺得我會再也見不到他了,媽媽將那扇門關上,阻絕了哥哥的哭聲,整個計程車上只剩下我的哭聲。
 
 當透明液體沾上李成烈的手時,男孩像是驚醒一般的抽回手,仙女棒因此掉在地板上,男孩看到李成烈也同樣驚嚇的表情,沒有思考他轉過身跑開。
 李成烈看著男孩跑掉,他愣了會,滴在他手上的液體不知怎麼的感覺熱熱的,是幻覺嗎?
 是眼淚吧?

 看著地板上尚未燒盡的仙女棒,他怎麼想也想不透,那個幸福的擁有媽媽關心被選擇的弟弟為什麼會再來找他,爸媽沒有來找過他,弟弟應該也會想遺忘他然後過著平凡的生活,但是那個從見到面開始就溫暖的笑著,眼神偶爾透著歉意的弟弟,現在卻哭了。
 到底是誰比較想哭?

 「成烈……那邊很暗耶,你弟弟不會怕嗎?」
 金明洙的話讓李成烈發現六個人的視線全部都集中在他身上,他硬擠出了笑容。
 「真是麻煩的人阿……你們不用在意我們繼續玩吧,我去找他回來。」

 李成烈說完扔了手上早已燒盡的仙女棒跑開了。
 風很大,吹的材火好像都要熄滅。

 拿著手上的仙女棒,張東雨在空中寫下了李成烈的名字。
 「………我們怎麼可能不在意阿。」

 他們都是擁有一段過去然後才相遇的人,跟過去有關的,他們總是忘不掉也放不下。
 金聖圭阻止張東雨繼續寫著李成烈名字的舉動,對他笑了笑。
 「我們來放煙火吧。」

















 李成烈看到男孩縮抱在黑暗裡看著天空。
 因為靠近山邊還有點點的星辰,李成烈深吸口氣走上去踢了踢他的背。

 「幹麻突然這樣跑開,氣氛都被你搞遭了。」
 李成烈說完在男孩身邊坐下,男孩突然一股腦的將臉埋在李成烈的懷裡。
 「哥……。」
 只是一個單音,一個稱謂,從男孩微弱的聲帶裡發出,李成烈咬了咬下唇。
 「什麼麻,你會講話阿,我還以為這些年你發生什麼,變成啞巴了,原來會講話。」
 懷裡的男孩絕對是哭了,因為李成烈感覺到自己的衣服濕了。
 「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拋下你,我也不想拋下你。」
 李成烈推開了男孩,仔細的看清楚他眼眶裡懸著的淚水。

 「你這是在同情我嗎?我都已經被你們拋棄了,這樣算什麼?你們走後我是怎麼過的你們在乎嗎?我靠我自己找到了這個家,找到了那群兄弟,全部都是靠我自己得來的,我想要的東西…全部都是靠我自己得來的,你累了有媽媽的懷抱依靠,我累了只能去咬我的同伴忍耐,你說可不可笑?」
 
 男孩的眼淚流的更凶了。

 「哭?你就只會哭?我就說你煩死了,我看著你就打從內心裡煩躁,憑什麼我要被拋下,為什麼不是你?既然你說你也不想被拋下,那幹麻不跟我一起流浪?一起體會那種生活?現在才來找我,是想看我過的多麼落魄嗎?告訴你,我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我,我有這個家,有那群兄弟,這就夠了,你們已經不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男孩抱住他,哭著,也笑了。
 「就是……這個,我要聽到的,就是這個………哥,謝謝你。」
 男孩的聲音帶著哭音卻透著很多情緒,李成烈擰起眉頭。
 「你想聽到我罵你?」
 「對,那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李大烈抹掉滿臉的淚水,露出李成烈已經快看膩的溫柔笑容。

 「我想要開口第一句話是在只有你的地方叫你哥哥,我想要跟你道歉聽你親口罵我,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原諒我自己。」
 

 李成烈不知道的事情,當走掉之後,我沒有一天活在自責當中,好幾次我想要衝出去找你與你相依為命,但是媽媽她也需要我,媽媽是為了叔叔才不能要你,我知道那是她的自私,那樣的自私犧牲了你,每次看到媽媽對著你的相片一臉的悲傷,我怎麼也無法怪她,我相信你也一定無法打從內心裡責怪她。
 

 「哥,我們也不是當年那個情形,現在日子已經安穩多了,媽媽要是看到你一定也會很高興,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李大烈的話在李成烈的腦中烙下了一個痕跡。
 他想起自己執意不更改名字導致後來的兄弟也都沒有更改名字的原因,
 曾經在孤兒院裡,他好想聽到的那句話,現在聽起來卻很諷刺。
 李大烈的眼神裡閃著期盼,他正想開口,一個爆破的聲音引起他們的注意。

 煙火點燃了他們頭上那片夜空,襯著滿天的星星綻放出閃耀的火花。
 兄弟相似的眸子裡映著同樣的燦爛。
 腦中晃過金聖圭張東雨南優鉉李浩沅金明洙李成鍾吵鬧著放煙火的樣子,李成烈嘴角勾起一笑。

 「大烈……」
 李大烈笑著用指頭封住他開啟的嘴唇。
 「噓,哥別破壞氣氛了。」
 反應挺快的麻………李成烈拍開李大烈的手,看到李大烈笑的溫柔的擁抱住他。


 原諒了嗎?並沒有。
 幾年來的壓抑著的東西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消失了呢?
 可是當大烈擁抱住他時,有那麼一秒他想,也許他這個弟弟真的比他還要可愛吧。
















 那天晚上李成烈跟李大烈打地舖睡在客廳裡,金聖圭拿被子給李大烈時,李成烈還頗不滿的瞪著李大烈。
 「聖圭哥,到底誰才是你相處多年的弟弟啊?」
 金聖圭尷尬的笑了下。「大烈比較小麻,快睡吧。」
 李大烈可愛的朝著金聖圭揮手,「晚安,聖圭哥!」
 李成烈拉下他,「李大烈,你知道你只差沒搖尾巴了嗎?」
 「嗯?哥你傻了嗎?我沒有尾巴的。」
 「哇…說我傻,現在都爬到我頭上來了?」
 「我不是從以前就這樣了嗎?」
 「李大烈,你這小子……」


 金聖圭開了個小縫瞇眼看著門外的李成烈跟李大烈打鬧,他身後的南優鉉躺在床上撐著頭有趣的看著金聖圭。
 
 「哥,再瞇下去你的眼睛就消失了啦。」
 金聖圭轉過頭坐到南優鉉身邊。「成烈似乎原諒他弟弟了。」
 「嗯。」
 「那會不會───」
 南優鉉一把拉下金聖圭,將他抱在懷裡。
 「不會的,要是他敢拋下我們我就綁住他讓他走不了,這樣安心了嗎?」
 金聖圭偏過頭。「………我才沒有在擔心。」畢竟那是李成烈的人生吧。
 南優鉉聳聳肩沒有回應,他們抱在一起睡著了。


















 李大烈說他要回去了。
 李成鍾囔著說他還沒有跟他比出誰比較可愛怎麼就要走了?
 李大烈笑著對李成鍾說,不用比,聖圭哥一定會說我比較可愛。
 李成鍾又氣又好笑的捶打著李大烈。
 簡直是被他的外表給騙了,果然是李成烈的弟弟,都一樣伶牙俐齒的。
 
 張東雨突然搭上了李成烈的肩膀。
 「你讓你弟弟就這樣走嗎?」
 李成烈煩躁的甩開張東雨搭在他肩上的手,可惡被一個小受這樣搭肩膀也會變成小受的阿!!
 「還是說……你希望我跟他一起走?」
 聞言,張東雨驚慌的搖頭。「我又沒有那個意思。」
 看到張東雨慌張的表情,李成烈隱隱的勝利的笑了。

 
 「那,謝謝你們的照顧,我走了。」
 李大烈在門口向他們乖順的鞠了個躬,抬起頭對上李成烈的眼睛。
 「哥,最後的機會了,真的不跟我一起走?」
 六個人的視線又全部都集中在李成烈身上,彷彿都在等著他的答案。
 李成烈翻翻白眼。
 「你不是早知道我的答案了嗎?」他一定是故意在大家面前這麼問的,只是想引起一點緊張氣氛罷了。
 「呵呵……」
 李大烈邪氣的燦爛一笑。「那我真的走了,我會多來玩的。」
 「不必了,你還是乖乖待在家裡別讓媽找不到,還有多看點書,考個好的學校……」
 
 李大烈看著李成烈叮嚀他的樣子,他忍不住墊起腳尖在李成烈臉頰上親了一下。
 李成烈身子僵硬著,然後用手抹了下臉頰上的口水,往李大烈的衣服上擦。
 「哇~李大烈你少噁心了啊!」
 「呵呵……」

 那邊看著的金聖圭打了個哈欠。
 
 「你們不如去街角的咖啡廳再聊一下好了,我的午睡時間到了耶。」
 「就是阿,我也有點膩了他們,聖圭哥我們一起去睡吧?」南優鉉
 「要睡之前聖圭哥要先記得幫我擦藥阿………」李浩沅。
 「明洙哥,我們進去吃布丁好了。」李成鍾。
 「…………。」金明洙。
 「有布丁可以吃我怎麼不知道,我也要!」張東雨。
 
 李成烈看著他們和諧的走進去,門應聲關上。
 不知怎麼的內心湧起一陣複雜的情緒。

 「哥也進去吧,我自己會去搭車的。」
 李成烈轉過頭看著李大烈。「你一個人可以嗎?」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所以沒問題的,哥就進去吧。」
 「嗯。」

 望著弟弟的背影,那是一個很成熟的身影。
 少了爸媽跟弟弟,他還有那麼一群可以玩鬧的兄弟,可是弟弟關在那個家裡,在沒有他的陪伴,看不到的那些日子裡,他都想像得到弟弟一個人待在家裡無聊的畫面。
 一直以來以為的悲傷與不平,也只是他的自以為是而已,受傷的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李成烈打開門,就看到李浩沅捧著一個布丁交到他手上。
 「我們都吃完了,這是你的。」
 望著手上的那個布丁,李成烈深吸了一口氣。
 果然,不管怎麼說,這裡才是屬於他的地方呀。











 李成烈不知道的事情,睡在客廳的那天晚上,李成烈睡的很不安穩,我聽到他喊著金聖圭的名字,所以我用嘴封住他的呢喃,李成烈就安靜下來了,我想某一方面我是羨慕著那群哥哥的。
 我是他的親弟弟,根本就是不被列入考量的人,沒有任何可能。
 李成烈不知道的事情,我從小就喜歡著他,非常,超級,喜歡著。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耀日
  • 這次寫的好驚暴啊!!! 雖然主角是成烈....可是...我注意力在鮭魚阿!!你們倆隨時都在粉紅(大心) 上課用手機看~原諒我沒辦法回的很整齊:) 加油在多生點文吧~(我變忠實觀眾了
  • 大家都這樣說阿南圭真的是我無法擺脫的CP了嗎
    總歸來說還是南圭太高調了麻!
    XDDD 謝謝你呀忠實觀眾!有你的支持才有我的呀(南優鉉的愛心送你)

    orange4022 於 2011/10/26 15:22 回覆

  • 문재우
  • 喔屋真的超強TTT
    南圭到底想怎樣已經超越跑龍套的極限了XDD
    要不是李大烈夠可愛夠心機(?)戲份都被他們搶走(少在那邊
    TTTTTTTTTT
    各種優秀
  • HI那是你的韓文名嗎
    他們真的就算是跑龍套也一定是資深型的
    工資一定領的比其他人都多吧(不是)
    李大烈真是太好玩了,他有無限可能啊!
    好愛李大烈!ˇˇ

    orange4022 於 2011/10/26 15:24 回覆

  • 凱凱
  • 成烈完全就是罵在嘴上但是疼在心底的那種、好哥哥阿(抱)
    而且大烈應該很喜歡他哥吧,不然怎麼會用嘴去親他哥
    我就不會親我妹了(咦)

    話說南圭串場得好嚴重XD
    我希望金明洙張東雨李浩沅跟李成鍾可以多一點阿XDDDDDDDD
  • 李成烈就是那樣麻,對李成鍾也是這樣,
    罵在嘴裡疼在心裡彆扭彆扭的人,
    老實說你那段害我笑了,我也不會去親我弟阿絕對不會嚇都嚇死了!所以李大烈真的超愛他哥的!

    金明洙張東與李浩沅李成鍾就真的是臨時演員了麻
    他們當的也很稱職阿(其實如果再加下去沒完沒了寫不完阿)

    orange4022 於 2011/10/26 15:27 回覆

  • 문재우
  • 對啊那是我韓文名字
    你不說我都忘記(欸?
    呃呵呵呵
    超資深xDDDDD
  • 凱凱
  • 但我真的很愛彆扭的李成烈阿
    所以得一位看他哭是我的興趣之一(欸)
    為什麼要笑啊XDDDDD
    我是真的很愛我妹但我不會想去親她的,所以李大烈真的愛死他哥了XD

    我的意思是說把南圭的戲份分一點給其他四人就夠了
    雖然光只有南圭串場我也很開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