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DONG


 跟張東雨初次見面時,張東雨正在吃飯,他們那個家沒有陽台,打開門就能看到客廳,在客廳裡做什麼一目了然,張東雨抬起頭,表情有些許呆滯,臉上還沾著炸醬麵醬,李浩沅雖然錯愕,但還是把行李拖著打了招呼。你好,我叫李浩沅。
 房東太太說,他的室友是一個比他大的男孩子,看他作息還算是個正常人你大可以放心。
 ……………那其他住戶是多不正常?
 房東太太上下打量了他一會,滿意的點點頭。「正好,那傻小子也單身呢。」
簽約的時候房東太太就說過,這棟公寓只租給同志,也就是男同性戀,這也是房租之所以便宜的原因。
 張東雨朝著李浩沅漾出燦爛的笑容,舌頭舔過嘴角,手背抹抹油亮亮的嘴巴,你好,我叫張東雨。
自我介紹完之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微微歪著頭。
 很可愛。李浩沅心底不由得冒出那樣的聲音。
 沒有花多久的時間,兩個人就熱絡起來,張東雨本來就是個熱情的人,李浩沅雖然有很多堅持,但只要張東雨用傻裡傻氣的笑容跟話語就能很輕易的使他妥協。
 如果房東太太不說,根本不會知道身邊這個對著綜藝節目哈哈大笑的男孩真正的性向是什麼,住在一起這幾個禮拜以來,他們聊的話題就跟一般朋友聊的差不多,聊學校發生的事情,打工的事情,一整天遇上的笑話,或者覺得困惑的事情,他們也有共同的嗜好,喜歡一樣的音樂類型,喜歡同一種口味的冰淇淋,喜歡同一款的香水牌子。
 「啊,原來你也喜歡呀。」張東雨眼裡閃著驚喜看著他的時候就能讓他發自內心的笑起來,也許是因為相遇的時候是冬天,感覺暖暖的。
 想想能跟這樣的人待在一起,而不是跟自己完全不合的人住在一起,絕對是一種幸運吧。
 當時欺騙房東太太他也是同性戀的這件事情果然是正確的選擇,否則他怎麼能遇上這麼溫暖的一個人。
 打從入學開始,身邊的朋友就都是男性,不是沒機會認識女生,只是自己一直以來都挺木訥的,當大家都在起鬨的時候,他總會面無表情的閃躲開來,不喜歡露出笑容,更不會討好別人,這種個性常常讓女孩子對他有種遙不可及的冷漠印象,但是半夜下載成人影片,或是跟朋友交換新貨這類事情也是一直持續著,他只不過就是太害羞,在跟女孩子對視時感覺不自在如此而已。
 張東雨呢?真的不喜歡女生嗎?可是在音樂節目裡看到女團時的反應比他還熱烈不是嗎?

 「啊,浩沅我去倒吧?」
 
 住進來第一百二十八天,他跟張東雨一直都很有默契的生活著,如果屏除掉張東雨的睡姿還有一些迷糊可愛的行為不說,他們倆一起生活並沒有任何不方便或者使人反感的地方,但是始終有一個讓李浩沅很難理解的事情。
 禮拜三是他們倒資源回收的日子,只要是禮拜三的黃昏張東雨一定會在家,他的作息就如同房東太太說的那般,太過讓他放心的規律,就算跟朋友出去晚了也一定會打通電話跟他報備,雖然好幾次跟他說過他不是他什麼人不必顧慮他,但是張東雨依然還是會打電話,搞的李浩沅也必須比照辦理,朋友們還頗好奇那個能讓李浩沅乖乖打電話回家的室友究竟是圓是扁。
 通宵趕作業一夜都沒睡,明明連眼睛都快掙不開了,卻還是在迷糊中換了睡衣睡褲,很艱困的從房間裡游出來說要去倒資源回收。
 李浩沅偏頭看著張東雨迷濛的眼睛,一把拉住他的領子將他拖回來。
 「哥,你確定你的眼睛睜得開嗎?還是我去吧?」他這樣子的狀態出去著實令他擔心。
 張東雨微微偏頭,露出往常那個傻憨憨的笑容。「不用,不用,我去就可以了。」
 李浩沅擰起眉頭,倒也沒放手。「為什麼這麼堅持要倒資源回收?」而且是只有禮拜三的資源回收。
 本來對於張東雨的一些事情,如果張東雨不主動與他說,他是不想多過問的,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每個人本來就該保有自己的一些秘密,只是這件事情實在太讓他感到好奇,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
 「嗯?噢………因為……」
 張東雨的神情就像是要跟他告白那般緊張。「因為只有禮拜三才能看到優鉉呀。」
 「優……鉉?」誰啊?
 「嗯。」張東雨微微點頭,帶著點李浩沅看都沒看過的害羞樣。
 「浩沅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你還沒跟隔壁家打過招呼吧?」
 「是沒有。不過也是隔壁的人一直不在家呀。」
 「他們不是不在家,只是因為他們的作息跟我們正好相反罷了,算了以後再跟你說吧。」
 李浩沅才發現他們什麼都聊,就是沒有聊過有關這棟公寓的事情,不過那也是因為李浩沅知道這棟公寓的特別之處,所以下意識的不與他提吧。
 「給我吧。」
 張東雨拿過李浩沅手上的回收袋子,愉快的哼著歌走下樓,李浩沅靠在陽台上看著張東雨在對街等待資源回收車的樣子,他縮著脖子卻東張西望,好像在期待什麼人似的。
 沒有多久,一個頗為帥氣的少年出現在張東雨身邊,張東雨看到他笑的如花般的燦爛,少年早已習慣的搭上他的肩膀,從那少年的眼神跟嘴角勾起的笑容來看,張東雨在想什麼他或許都已經知道了吧。
 誰叫那個傢伙實在太過明顯了麻,那麼豪不保留的露出喜歡的眼神跟討好的笑容,實在有夠討厭的。
 討厭?
 李浩沅收回視線,那一幕在他心裡埋下一個種子,也肯定了一些事情。
 躺在床上他看著天花板,觸摸著自己心臟的位置,天花板上浮現張東雨跟少年站在一起的模樣,果然張東雨就跟住在這棟公寓的人一樣,是同性戀,喜歡男孩子。
 可是他呢?
 那種從心臟處不斷的湧來,好像不這樣用手壓住就會溢出的東西……
 好像連自己都不敢肯定到底喜歡哪一種性別的人了。


‧Stilnox



 南優鉉知道眼前這個笑的如花般燦爛的男孩喜歡自己,他總會勾上他的肩膀,戲稱他是禮拜三男孩,因為只有禮拜三倒資源回收的日子才能遇上他。
 禮拜三男孩會傻笑著用拳頭敲上他的胸膛。「呀,我叫張東雨。」
 「我知道呀。」我不可能不知道,因為……
 「聖圭哥最近沒吃了藥又往你那裡跑了吧?晚上我都不在家,沒能管住他。」
 張東雨那充滿暖意的笑容依舊,只是眼裡閃過一些陰暗,那抹不帶任何光明物質的東西,在他一個眨眼以後就消失殆盡。
 「嗯,你放心,聖圭哥一直很乖的待在家裡,沒來過了。」
 南優鉉手輕輕的使力,將他往自己懷裡帶,攬緊了他。「那就好。」
 
 那天凌晨回到家,發現自己的家門是敞開的,南優鉉機警的感到事情會有些棘手,
 他踏進自己家,果然屋子裡只剩下金聖圭慣用的那款香水味道,他轉過身跨步往隔壁家走,沒有按門鈴,因為也不需要按,他才剛一摸上門把那扇門就自己開了。
 南優鉉小心翼翼的探頭,隔壁家很安靜,一邊往那裡面走一邊慢慢回憶起隔壁家那個目前獨居的男孩,是個看起來頗為開朗的人。
 經過主臥房的時候,南優鉉一下子止住了腳步。
 潔白的凌亂床鋪上躺著二個光溜溜的身軀,印象中頗為開朗的男孩包著被巾縮抱在床上,他一臉無奈的低頭望著睡在他身邊的男子,男子的裸背上還殘留著吻痕,就在南優鉉想出聲時,他看到張東雨低下身,在同樣的吻痕位置上細細的舔吻吸吮,帶著點南優鉉從來也沒見過的憂傷表情。
 南優鉉清楚,那吻痕不是張東雨留下的,那是他昨天才在金聖圭身上殘留的傑作。
 那一刻,南優鉉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啊………」
 張東雨與他的眼神相對時,充滿了一些心虛與尷尬。
 南優鉉只是捎捎頭,帶著淺淺的笑比著他身邊睡得很香的男子。
 「我只是來帶回他的。」
 張東雨愣了愣。「那個、昨天你不在家,我忘記鎖門了,他好像聽到我房間裡的音樂聲,所以就自己跑進來,說了一些我不太明白的話,然後………然後就是你看到的這樣,我只是想說,我跟他………我……」張東雨咬了咬紅腫的嘴唇,他也許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吧?
 南優鉉只是上前摸摸他的髮。「別慌張,我想聖圭哥只是吃了藥,他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的,等他睡醒,請你也當作沒這件事情,好吧?」
 當南優鉉帶著溫柔的語調對他這麼說的時候,張東雨的表情像是要哭了似的,那是一種類似感動的情緒。
 張東雨從來也沒能與自己這麼靠近過,更別說是像現在這樣觸摸他的髮吧。
 南優鉉嘴角勾起一笑。


 「你知道嗎?隔壁那傢伙總一邊畫畫一邊聽著你的廣播節目,我想他一定是你的粉絲,所以我跟他說,我可以把南優鉉借給你,他很激動的說不可以,優鉉很愛你,不然他不會把你留在這裡…………嗯,那之後到底怎麼了,你可能得問問他。說起來為什麼我一睜開眼睛就在你懷裡了,那中間的空白我又忘記了耶優鉉………」


 從那天開始,南優鉉就知道,張東雨很喜歡他呢。
 
 
 ‧YADONG(2)


 李浩沅知道張東雨是美術科的學生,最近為了一幅畫作常常天亮才睡,其實他們一人一間房,把各自的門關上之後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張東雨會聽廣播,偶爾他會把房間裡的音響轉小聲,躺在床上聽著同樣的廣播內容。
 那是一個聲音頗為好聽的男人主持的節目,從十二點開始播到天濛濛亮的五點鐘,只有禮拜三張東雨才不會聽那個節目,節目內容就是聽主持人推薦的歌,中間他會分享一些新聽到的笑話,或者他最近身邊發生的事情,更多時後是在炫燿他跟同居人的甜蜜小故事,說對方發睏的時候吃東西的時候捶打他的時候有多麼可愛,而且他嘴巴裡說的那個愛人顯然是男的,因為他還提到他們還會互相替對方刮鬍子之類的小故事,有時候興致來了也會現場唱幾首歌,張東雨是那個節目的忠實聽眾,每天十二點,李浩沅就會準時聽到隔音不好的房間裡傳來那個男人的聲音。
 他甚至用電腦查了那個廣播主持人的名字。
 南優鉉。
 看著螢幕上印著的名字,李浩沅笑了笑,有些無力的。
 原來如此嗎?張東雨還真不是普通的喜歡他們的隔壁鄰居阿。

 「東雨哥,我陪你聊天吧。」
 那天洗完澡,他很乾脆的在張東雨的床上坐下,張東雨見他進房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帶著以往那個傻笑點頭。
 「今天怎麼突然想陪我?我們不是剛剛才看完電視嗎?」
 「我發現了喔……」
 「嗯?」
 「哥有喜歡的人吧?」

 李浩沅的眼神直勾勾的看進張東雨眼裡,那像是看穿了什麼似的眼神看得張東雨不由得移開了視線。
 「我……」
 「哥是要否認還是要承認?」
 否認還是承認?這個問句讓張東雨忽然笑了,他轉頭面對李浩沅。
 「承認又怎麼樣?他早已經有一個愛人了,就算那個人已經病了,他還是想把他留在自己身邊,想好好的看顧他,對他百般包容,那樣的感情完全沒有我介入的空間。」
 「所以……你想這樣喜歡到什麼時候?」
 喜歡到什麼時候?張東雨扁起嘴滿臉的困惑。
 「那浩沅呢?有喜歡的人嗎?」
 李浩沅瞇起眼睛對張東雨笑了笑,他站起身靠近張東雨,雙手一伸就將張東雨困在自己雙臂間。
 李浩沅忽然的接近,讓張東雨抵著身後的書桌,本能的僵住不動,李浩沅剛洗完澡,水珠從他的髮根緩緩的滴落,他胸前的T桖變得有些透明,沐浴乳混著李浩沅身上的味道侵占他的嗅覺,他只能眨著眼睛望著李浩沅,臉不由自主的紅成一片。
 為什麼他忽然覺得李浩沅身上的氣息變得很危險?

 「東雨哥,我啊……」
 他的聲音此刻聽起來好像也格外的低沉沙啞,張東雨連氣也不敢喘一下。
 李浩沅壓低身子,在張東雨耳邊緩緩開口。
 「等你不喜歡南優鉉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李浩沅的手撫過張東雨的臉頰,輕輕的傾身在張東雨的唇上落下一個吻。
 張東雨的嘴唇比他想像中的柔軟甜蜜,本來只是想淡淡的留下一個吻而已,卻發現自己離不開,原來男人的嘴唇也這麼的美好嗎?不,那跟性別無關,只是因為那是自己喜歡的人的嘴唇吧?
 放開張東雨讓他喘氣,李浩沅嘆了口氣。
 
 什麼啊?這個人為什麼突然吻他?為什麼吻了他之後又嘆氣?
 張東雨看著沉思中的李浩沅皺起眉頭。

 「嘎?你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
 李浩沅傾身靠近張東雨,又引起張東雨一陣的慌張,他嘴邊帶著笑,輕聲道
 「我該睡了,東雨哥,晚安。」
 他們近到好像開口說話雙唇就會摩擦到似的,張東雨這才忍不住伸出手推了推他。
 「晚、晚安。」
 張東雨的慌張樣真的是挺可愛的。李浩沅踱步走到房門口。
 「對了,東雨哥。」
 以為李浩沅又要折回來,張東雨一臉警戒的看著他。「什麼?」
 「明天是禮拜三,帶我認識一下隔壁鄰居吧。」
 
 李浩沅根本沒等張東雨同意,逕自轉身回房睡覺,張東雨望著房門口愣了許久。
 唇上好像都還留有李浩沅的餘溫。
 『等你不喜歡南優鉉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嗚哇……難道,難道說……不會的,李浩沅不會喜歡他的,不會的………
 如果李浩沅喜歡他的話,那、那該怎麼辦。
 那一晚張東雨根本沒仔細的聽廣播裡的南優鉉到底在說些什麼。



‧WG


 金聖圭埋怨過南優鉉總是在廣播裡說那些五四三的東西。
 南優鉉總抱著他不讓他掙脫出他的懷抱,委屈的說那是因為我想炫燿我們之間的甜蜜麻,而且也有不少人打電話進來祝福我們的呀。
 「是嗎?」推不開他,金聖圭無奈的笑了。
 「你只是想讓隔壁那個人更痛苦,更無法離開你而已吧。」
 南優鉉隱隱的笑了,倒也沒否認。

 南優鉉這個人金聖圭很了解,他看的很透,很深。
 他喜歡別人喜歡著他,最好只看著他一個人,他非常需要被喜歡的感覺,就算他並不愛對方,估計有一天如果對方不喜歡他了,他也會不著痕跡的追回來,然後再狠狠的拒絕。

 「好惡劣。」
 「我這是不想傷害他。」
 「這才是在傷害他。」
 「不是喔聖圭哥……」南優鉉眼裡透著滿滿的溫柔。
 「你想想看,我在廣播裡無數次的說著我愛金聖圭,他早已經知道沒望了,卻還是每天期待著禮拜三見到我的時刻,想搬也搬不走,他喜歡上我本身就是一種傷害,我如果再去拒絕他,也只是加深他的傷害而已,那為什麼不讓他繼續對我保持著那種愛戀,反正等到他喜歡上另一個人的時候,自然就會漸漸把我給忘掉的。」
 「藉口。」
 「你知道嗎?」南優鉉深深嘆了口氣。「我只是不希望他不再對我笑了。」

 那是什麼心情呢?金聖圭似懂非懂。
 他唯一認同的只有,張東雨笑起來真的很溫暖,溫暖到足以讓他忘記這所有的一切,
 可是,他很克制的不讓自己去找他,因為每次去找他,他的記憶不知怎麼的都有一大段的空白,
 再度睜開眼睛就又是南優鉉溫柔的臉龐。
 那一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南優鉉不告訴他,張東雨明顯在躲他,所以是個謎呢。




‧SWEET ROOM




 一跨進那個家就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才剛想開口,才發現一旁的張東雨正低頭玩弄著他的外套拉鍊,滿是委屈的模樣,像被媽媽逼著上補習班的孩子。
 李浩沅舔舔下唇。他知道張東雨內心其實很焦躁,一早起來就看到他妄想拿牙膏剃鬍子,吃早餐的時候還打翻了一杯奶茶,心不在焉的樣子李浩沅都看進眼裡卻一聲不吭,默默的吃完早餐,當他們真的要去對鄰按門鈴時,張東雨還拉住他,試圖用可憐兮兮的眼神說服李浩沅不要去打擾對面那一家,但那反而更堅定李浩沅想去拜訪的念頭,裝作什麼也不知道,他反拉住張東雨的手按了門鈴。
 等了許久都沒有人來應門,李浩沅也就越按越急了,直到那扇門被極度不耐煩的力道打開。

 「誰啊?!」

 雙方同時望著彼此。
 南優鉉沒想到張東雨跟新來的住戶會突然來拜訪,畢竟之前倒資源回收的時候張東雨也沒跟他提過,再說,他很清楚,張東雨應該是抗拒見到金聖圭的。
 張東雨跟李浩沅的目光放在南優鉉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幾乎透明的襯衫上,襯衫釦子還沒扣好,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南優鉉胸膛上那個抓痕還是清晰可見,他瞄了眼一旁的張東雨,發現他也正看著那抓痕發愣。
 一陣微妙的氣氛在那扇鐵門之間盤旋。

 「唔……優鉉?」

 一個軟軟的聲音從南優鉉身後不遠處傳來,南優鉉這才開了鐵門,對他們親切的笑。
 「早安呀,東雨哥。」
 「啊,早。」張東雨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誰對你友善就要盡可能的友善回去,所以不論他究竟是不是真心想笑,只要對方給他一個笑容,他就會反射性的笑回去。
 李浩沅看著兩邊燦爛的笑容,咳了幾聲,聽到咳嗽聲,張東雨立即露出心虛的表情。
 「啊,他是我的新室友,李浩沅。」張東雨想扯開李浩沅牽制住他的手,但那雙手卻怎麼也扯不開,張東雨有些尷尬的瞄了眼李浩沅。
 南優鉉看著他們微微一笑。「你們想進來嗎?」
 「方便打擾嗎?」
 「嗯………」南優鉉望了眼屋內,點頭。「進來吧。」

 小小的一個客廳一個房間,沒有太多的色彩,再普通不過的擺設,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大概就是客廳沙發上躺著一個只用被單包裸住的男人。
 早晨的陽光撒在他光裸的後背,雖然是個男人,卻也是一幅很養眼的光景。
 
 「聖圭哥,你怎麼出來客廳了?這樣會感冒呀。」
 南優鉉一邊叨念著一邊坐在他身邊,金聖圭一看到南優鉉,嘻笑著把下巴抵在他肩窩處,南優鉉的耳朵反射性的紅成一片。
 「呀,哥……有客人。」雖然南優鉉嘴上那麼說卻也沒有推開金聖圭,反而攬住了他的腰,使他更靠近一些。
 「客人?在哪裡?」
 「在你面前阿,是東雨哥帶著室友李浩沅來拜訪的。」
 金聖圭抬頭,那眼眸裡盡是朦朧,李浩沅敢肯定金聖圭的眼神根本就沒有對焦。
 「東雨?在哪裡?我沒有看到。」
 金聖圭衝著南優鉉遙著頭,隨即綻放出一個過分甜膩的笑容。「我的眼裡只有你阿優鉉,你不是也這麼希望嗎?」
 南優鉉沒有回應,只是抬頭對著張東雨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他吃了藥,又發病了。」
 張東雨嘴角微微勾起一個頗為虛弱的笑。「嗯,我知道。」
 「發病?誰發病了?優鉉你不可以這麼說……我要逞罰你。」
 像個任性的孩子,金聖圭一把拉下南優鉉,咬住他的下唇,大力的吸吮,舌頭恣意在他嘴巴裡搗弄翻攪。
 南優鉉沒有任何一絲想要抗拒的意思,反而順勢拉近他們的距離,使這個吻能更加深入纏綿。

 「那個……,我先走了。」
 張東雨禮貌性的鞠了個躬轉身就離開那間房子。
 李浩沅倚靠在牆壁上看著張東雨跑開,望了下一下子空掉的手心,可見張東雨要扯開他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麻,那剛剛為什麼扯不開?
 他瞇起眼睛望著那邊陷入激情的二男人,也跟著張東雨的腳步離開了。

 金聖圭也許真的是病了,但是南優鉉………那個男人真的很惡質阿。
 那是李浩沅觀察出來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insteinium Chen
  • 天啊鮭魚>\\\\\\\\\\<
    我好怕我再看下去就要血壓飆高直接死了xddddd

    東雨北鼻真的是小說和現實都很純情呢:)))))
    只是他每次演那種默默付出型都讓我好想哭>__________<
    圭圭你可以再大膽一點xddddd
  • 恩 我有一個疑惑~~
    鮭魚難道不是金聖圭X南優賢嗎
    還是只要這二個無論攻受都叫做鮭魚呢?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