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



 很久,大概是一年前,李成烈生日那一天。
 他在閣樓裡那個屬於他的小天地整理東西,對他來說每一個小玩具都是一種回憶,這些東西不會平白無故的與他相遇,一定是經由某些人某些事情才會落在他手裡,所以不顧李成烈的叨念反對,他就是要把那些看似無用的東西留下來,保存在屬於他的閣樓裡。
 這個小空間總會給他很大的安全感,所以一有什麼事情,他就會來這裡整理東西,好好沉澱自己,告訴自己下樓之後就要好好振作起來。
 這個閣樓在李成烈來之前,都是他的秘密基地,可是李成烈來了之後就變了。
 李成烈常常在他耳邊嘮叨;
 "東西不要亂丟阿哥"
 "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意義你說說看"
 "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地板上有東西我就把他給扔了"

 就算是樂天的張東雨也會覺得李成烈很兇,實在很煩,加上他常常擅自替他整理包包,然後擅自幫他丟掉一些東西,不輕易生氣的他也動怒了,問他為什麼要這樣,李成烈只會絲毫不看人臉色的說"你得好好感謝我,因為那都是些沒用的東西"。
 託李成烈的福,他多了個地雷,那就是誰都不能動他的包包。
 有時候,張東雨會逃到閣樓來圖個清靜,但李成烈生日那一天,被他發現了張東雨的秘密基地。
 
 "哥,你好奸詐阿,一個人躲在這裡!"
 "哇~這裡有更多沒用的東西!"
 "這裡好熱耶,虧你待的下去~"

 張東雨看著李成烈用最開朗的表情與音調,說出那些並不討喜的話語,他只是一語不發的看著李成烈。
 李成烈見張東雨沒有反應,他上前勾住他的脖子。
 "欸,哥,如果我說我要搬走你會不會比較開心?"
 搬走?感受著李成烈暖暖的體溫,張東雨下意識的搖頭,李成烈搓了搓他的臉頰。
 "不是嫌我不尊重你,那為什麼不讓我搬走?"
 為什麼?張東雨一時也答不上來,雖然有些摩擦,但是其實李成烈很溫柔,也習慣了這個人的存在,他還是會想跟他住在一起的。
 李成烈抱住了他。
 "東雨哥,十二點了,快祝我生日快樂!"
 "啊!生日快樂!"
 "要是沒有我的話你的房間一定會更亂,所以,就算你討厭我,我也不會走的。"

 
 張東雨縮抱在閣樓裡,南優鉉跟金聖圭接吻的畫面不停的在他眼前腦裡瘋狂的倒帶重來,
 他把玩著手上的一顆小球,他並不是真的那麼死心塌地喜歡著南優鉉的,他也曾經喜歡過別人,但是那個人最後也離他而去了。


 "哥喜歡隔壁家的南優鉉嗎?"
 "你的眼光還真奇怪,他有什麼好?就一個很油膩的人而已呀!"
 "哥你醒醒吧,那個人根本就是派來折磨你的而已"
 "對象是他的話,你還不如喜歡我呢。"


 當發現自己喜歡李成烈比喜歡南優鉉多的時候,李成烈就搬走了。
 他說他要去首爾實踐他的理想,沒辦法繼續待在他身邊。
 "沒有我在房間也要保持整齊呀東雨哥!"
李成烈走掉的隔天正好是禮拜三,他拿著資源回收等在那裡,南優鉉一出現就像往常那般對他露出笑容,他背過身哭的唏哩嘩啦的,南優鉉強制性的讓他面對他,抱住了他,用溫柔的語調安慰著他,李成烈與自己擁抱說再見的那一剎那,他才驚覺喜歡南優鉉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至少,南優鉉一直都待在他看得到的地方,不會輕易消失。
 從那之後他就再也不相信除了南優鉉以外的愛戀。
 




‧HOME






 李浩沅以為張東雨回去之後可能會哭,不哭的話至少也該悶悶不樂吧。
 但是張東雨沒有。
 他依然老樣子吃著餅乾看著綜藝節目哈哈大笑,到了晚上就窩進房間裡開始他的期末作業搭配南優鉉的廣播節目,廣播裡還特地提到了隔壁新來的房客挺帥的這件事情,李浩沅一邊聽一邊搖頭,要不是南優鉉提到這件事情,他都要以為昨天的事情只是他在作夢而已。
 隔天他買了個張東雨喜歡的草莓蛋糕給他,收到蛋糕張東雨滿臉的疑惑。
 「今天不是我生日耶!」
 「我只是想稍微……安慰你一下。」
 「安慰我?我又沒怎麼樣,浩沅你真奇怪,不過有蛋糕吃很好耶,哈哈哈哈哈。」
 李浩沅有些許無奈的看著張東雨吃的滿嘴奶油的樣子,他忍不住伸出手替他抹掉嘴角上的奶油,隨著這個動作二人四目相對,張東雨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跳開來…
 「對了,差點忘了……」
 他開始翻找自己的包包,終於在一個小暗袋裡找到一張都快爛掉的紙。
 「這個,給你。」
 李浩沅接過那張紙才知道那是一張門票。
 「這要幹麻?」
 「十一月二十二號,我們系上有辦期末畫展呀,我也被學弟抓去表演了,想說如果你沒事就來看看吧。」
 期末畫展……就是能看到張東雨每天聽著南優鉉的廣播畫出來的成品嗎?
 不可否認,這個念頭讓他有些不悅,不過他那天的確沒什麼事,看都沒看他一眼,他將票收進口袋裡。
 「我知道了。」
 「所以……你會來嗎?」
 抬起頭就看到張東雨有些期待的表情,李浩沅這才輕輕的笑了,他才發現自己的情緒居然這麼輕易就能因為張東雨而大起大落。
 「你希望我去?」
 「嗯。」張東雨大力的點頭。「我也給了優鉉票的,他說他會來。」
 又是南優鉉。
 比起你,他更期待南優鉉去的。
 一陣微酸的感覺從李浩沅心裡蔓延開來,為了轉移這種感覺,他拿起遙控器開始亂轉。
 「再看看吧,說不定會臨時有事。」
 「咦?那如果你有其他事情就不來了嗎?」
 偷瞄了眼張東雨有些失望的表情,他只是回應他一個冷冷的單音。「嗯。」
 反正南優鉉會去不是嗎?何必露出這種遺憾的表情呢?
 「我的事情是排在最後呀……」張東雨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小聲的滴咕著。
 偏頭看著張東雨貌似有些埋怨的樣子,心底不由得湧起一股哀怨。
 李浩沅也想不透,對於自己在意的事情,他為什麼總如此的小心眼呢?
 





‧recollection
 


 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但他的確是發生了。
 是因為愛,還是忌妒,他自己都無法分辨,無法入眠,他只能低頭望著窩在自己身邊的人。
 金聖圭毛茸茸的髮蹭著他赤裸的胸膛,這又引起他一陣的顫慄。

 他說謊了,對南優鉉。
 金聖圭每次吃了藥就會往他的房間走,也許該說是他故意把門打開讓金聖圭闖進來的,
 總之,他並不排斥金聖圭的靠近。
 金聖圭的眼眸沒有對焦,空洞洞的,只像是一尊會行走的娃娃。
 一開始張東雨還會有些擔憂,但後來發現,金聖圭並不會打擾他作畫,他只是會一絲不掛的坐在他床上,一個人開始訴說他與南優鉉的一切,也不管張東雨是否有興趣。
 金聖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是張東雨早已肯定的事情。
 日子久了,他開始與他對話,從金聖圭的口中得知南優鉉喜歡吃的東西,喜歡的顏色,喜歡的國家,喜歡的季節,金聖圭總是一臉困擾說著南優鉉的一切,好像那是什麼很難甩開的麻煩。
 "東雨很喜歡優鉉吧?"
 "啊……嗯。"
 "那,要不要跟我做愛啊?"
 "咦?"

 金聖圭說他身上佈滿了南優鉉的痕跡,南優鉉的氣味,他整個人都是南優鉉的,所以,你擁有過我,不也等於間接擁有過南優鉉嗎?所以,跟我做愛吧。

 胡說八道。
 就算如此,張東雨還是無法拒絕金聖圭湊上來的吻,他閉上眼想像著金聖圭的嘴唇被南優鉉狠狠的侵占,他的舌尖探入他溫熱的口腔裡,就如同金聖圭對他做的那般,既溫柔又渴望。
 從金聖圭口中好像嚐到了,南優鉉的味道,於是發狂似的想要更多更多。
 舔吻著金聖圭身上快要淡掉的吻痕,加深那抹淺紅,金聖圭用南優鉉曾經握過的手與他十指交扣,反覆的進出南優鉉曾經進去過的位置,好像他也存在一樣。
 有時候位置是相反的,那也是金聖圭帶著有些邪氣的笑容對他說的,其實他們的床第之事張東雨一點也不想聽,他只是想間接的感受而已。

 有些荒唐的想法了吧。
 當金聖圭躺在自己身邊緊緊的抓著他的手安穩的入睡時,他會感到自己的悲哀。
 成烈阿,喜歡一個人喜歡到這種地步,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你在的話,會責罵我的愚蠢吧。

 "回家了,聖圭哥。"
 每次都是這樣的,得在南優鉉回來之前把金聖圭完好無缺的送回去。
 "聖圭哥,這是最後一次了,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再來了。"
 金聖圭的反應比他想像中的激動許多,看到金聖圭晶瑩的眼淚從他眼眶裡流出,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那感覺到底該稱為什麼,如果南優鉉看到也會像他一樣心疼嗎?
 對不起呀優鉉,我把你的金聖圭弄哭了。

 "因為有新室友要來,所以以後我會把門鎖好的。"
 意味著金聖圭再也進不來了,本來就不該進來的。
 金聖圭有些賭氣的扯開他的手,步伐不穩的離開張東雨的房間。
 
 望著金聖圭的背影,張東雨露出無奈的笑容。
 哪一次不是這樣呢?
 對金聖圭來說,張東雨不過就是一場不會記得的夢罷了。






‧COVER GRIL

 


 十一月二十一日。
 李浩沅縮了縮脖子,一邊上樓梯一邊按著手機,他在行事錄裡的11月22日上頭註記了張東雨期末畫展的訊息,等明天到了手機就會自己跑出這則訊息提醒他,事實上他想要忘掉也無法。
 張東雨給的那張票還在他的皮包裡,每回掏錢看到都會想起,然後毫無意義的再生一次悶氣。
 將手機收進口袋裡,打開門,看到一室的黑暗。
 張東雨不在家。
 就算張東雨待在房間裡,也一定特地出來會把客廳的燈給打開,他說這樣你才不用摸黑進來。
 張東雨比他預想的還要細心。
 
 「喂……東雨哥,你在哪裡啊?」
 「學弟家?為了明天排練試穿舞台服………喔,好,知道了。」
 
 切掉電話,李浩沅躺在床上望著木頭床的天花板,忽然他笑了。
 其實不需要打電話的,只是因為張東雨也這麼做所以必須做這個說法其實只是找藉口而已,
 如果他真不想做,誰也無法強迫他。
 明天,會去吧,就算賭氣不去也一定滿腦子都是這件事情,那還不如去吧。

 不是禮拜三的日子,可是張東雨的房間裡卻沒傳來熟悉的廣播聲,這讓李浩沅根本無法入眠,他實在受不了所以打開了南優鉉的廣播節目,轉到的時候南優鉉正在清唱一首自己的SOLO單曲,不可否認南優鉉的聲音真的很好聽,很讓人安心的聲音,原來他也是靠南優鉉的聲音入眠的嗎?習慣真是噁心的東西阿。

 迷迷糊糊之中,他聽到南優鉉又開始講他今天帶了工作人員的狗回家,金聖圭看到狗狗完全驚慌的樣子有多麼可愛。
 真是受不了阿。李浩沅實在疑惑真的都沒有人寫信給他希望他不要再把閨房趣事拿出來閃他們了嗎?
 就當這麼想的時候手機亮了,螢幕上頭顯示張東雨來電。
 他匆忙的將廣播給關掉,要是讓張東雨知道他也聽南優鉉的廣播實在是一件很難為情的事情呀。

 「喂~」
 「那個……請問是東雨哥的室友嗎?」
 「啊,是。」
 「我是東雨哥的學弟,我叫金明洙………請問你們住幾樓阿?」
 「啊?」
 「我在你們家樓下。」
 「蛤?為什麼?」
 「…………。」
 「…………。」
 「…………。」
 「…………。」
 「我們這裡是四樓。」
 「謝謝你。」

 對方掛掉電話之後,李浩沅趕忙起身套了件外套,聽那個男孩的意思應該就是要上來吧。
 果然才剛這麼想,門鈴就響了。
 李浩沅將門打開,首先對上的是一雙陌生的清澈眼睛,有點冷漠的感覺。
 
 「嗯……你可不可以先把門給開了,東雨哥很重呢……」
 李浩沅瞄了眼被男孩攙扶著的張東雨,張東雨閉著眼睛一張臉漲紅,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重點是他穿著………粉紅色浴衣?
 李浩沅還是把門給開了,幫忙男孩將張東雨放在沙發上。
 張東雨躺上沙發就蹭著抱枕睡去了,李浩沅仔細看才發現他居然連妝都畫好了,還有可愛的腮紅呢。

 「這是明天東雨哥的造型喔………很適合他吧?」
 「什麼?」
 「我幫他選的,很好吧?」
 男孩嘴邊浮現一絲壞笑,「我拍了不少照片,東雨哥女裝一定會很受歡迎的。」
 照片?唔………先不論女裝受不受歡迎這個問題。「為什麼他會這付樣子回來?」
 「因為他接到一通電話………」男孩笑了笑。「你知道他喜歡你們隔壁家的南優鉉吧?」
 李浩沅沒有答話,男孩則繼續說下去。
 「南優鉉說明天他不能去他的畫展,因為他要帶金聖圭回診。」
 李浩沅點點頭。「那又怎麼樣?」
 只不過就是不能去看他的期末畫展跟表演罷了。
 男孩偏頭看了看他。「你……好像不知道明天是東雨哥生日。」
 李浩沅頓了頓……啊,原來如此嗎?
 「不過東雨哥並沒有很傷心的樣子,他跟我說,反正南優鉉也不是第一個把這件事情排在最後的人。」
 李浩沅感覺背後好像有箭朝他的心臟處射來。
 「我覺得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應該是很失望吧,所以我拿了酒給他喝。」
 李浩沅皺了皺眉。「你明知道他心情不好還拿酒給他喝?」
 「嗯,本來就該發洩一下……那我就回去了,再見。」

 男孩也不管李浩沅,旋風似的說完就自己關上門走了。
 李浩沅有些措手不及的看著男孩走掉,望了望沙發上的張東雨。
 自己把人給灌醉為什麼扔給他不自己照顧啊?

 張東雨修長的身型霸佔了整張沙發,粉紅色浴衣下擺因為張東雨的睡姿而被提到的臀部,若隱若現的線條搭配他飄逸的褐色捲髮,李浩沅僵站在那裡有些不知道該拿眼前的畫面怎麼辦才好。
 發現自己的眼睛不敢直視,心臟處不停的狂跳著,撫著臉頰發現自己在發燙。
 為什麼………自己會有反應?
 他拍拍自己的臉頰吐了口氣,正眼望著張東雨粉色的臉頰,有些想嘲笑自己,是太久沒戀愛嗎?只是扮成女人的樣子而已就連正眼看他都要提起心裡準備。
 他蹲下身,拍拍他的臉頰。

 「東雨哥……東雨哥?」
 雖然知道張東雨一定不會因為他的呼喚而清醒,但還是要嘗試性的叫叫看,否則他這麼大一隻自己恐怕也抱不動。
 沙發上的人吐著暖暖的氣息似乎有轉醒的跡象,他微微的睜開那雙迷濛的眼睛,眼眶還泛紅。
 「呀,金聖圭………」
 
 因為張東雨喊出的那個名字,李浩沅本來要伸出的手也停住了,他微微一愣。
 如果酒後喚的是愛人的名字就算了,金聖圭?他的情敵?而且還沒用敬語。
 「東雨哥───」
 「呀,金聖圭!」張東雨突然伸出手,扯住李浩沅的衣襟,將他狠狠的拉下,因為太過突然,李浩沅也沒有多做防備,當他回過神時,張東雨的臉龐就在自己眼前,只要他不用另一隻手撐住就會緊緊貼上吧,屬於張東雨的氣息帶點酒氣噴撒在他耳邊。
 「金聖圭,你阿……我告訴你……我已經……沒辦法……再喜歡你的南優鉉了。」
 眼前的張東雨臉色粉紅,因為激動浴衣已經滑落到胸前,那鎖骨處性感的其實讓李浩沅無法思考,但是聽到南優鉉的名字又喚回他一些理智。
 「你知道我聽到他說有可能不來的時候有多失落嗎……你知道嗎……明天是我的生日……他知道明天是我的生日嗎?」
 原來南優鉉也不知道明天是張東雨的生日嗎?………李浩沅苦笑了下,手撐得有些酸都開始顫抖了,想起身所以他清清喉嚨。
 「東雨哥……先回去房間睡覺吧?」
 「我沒說完呢,吶,南優鉉……」
 嗯?現在又變成要跟南優鉉說話了嗎?其實張東雨這般耍賴的樣子還挺可愛的。
 「你以為我喜歡你所以你就這麼對待我對吧?我都知道的……你都是故意的……你以為我不會愛上其他人嗎?我告訴你……我就喜歡李浩沅給你看!」
 聽到這句話,李浩沅喉間處泛出一些酸澀,他咳了幾聲想離開,但奈何張東雨的手勁實在太大,他無法動彈,反而只是因為這動作更拉近彼此的距離,張東雨緊緊的抱住了他。
 「浩沅………我……喜歡你。」
 
 一點都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聽到張東雨說喜歡他,因為根本毫無意義。
 張東雨只是因為南優鉉才會說出這種話的。
 李浩沅推開他,一股腦的坐起身。
 「東雨哥,我不管你了,你愛睡在客廳你就睡吧。」
 李浩沅用極快的速度走回自已房間裡將門大力的關上,一關上門想法就不停的湧上來,
 他重重的踢了他的木頭床角,好像在發洩什麼似的。
 如果都是逃走,剛剛其實可以偷個吻再走的。
 躺在床上,對於自己居然有這種沒志氣的想法李浩沅也是氣得不輕。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echai
  • 親你好~其實拜讀親的文也不是第一次了(一直都在偷窺的傢伙
    只是很高興一直是小配角的東雨終於獨挑大樑了所以想要給點支持~呵
    另外也因為原本對成烈沒什麼太多的感覺(欸,
    但是前面的一小段烈東,好像在我的心靈深處開啟了什麼開關(靠

    其實我對南優鉉這個傢伙的感覺就是完全沒把東雨當哥(雖然其他人也半斤八兩)而且感覺他的嘴砲拿來對待東雨就會無所不用其極XDD 所以對於文章裡惡質到沒天理的南優鉉我認為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反而還很喜歡呵呵呵(笑闢
    優鉉阿哪督撒啷黑(騙肖
    成烈阿好好對待東雨哥(好跳痛
  • 阿 謝謝XDDDDD
    沒想到居然是這篇讓親你浮出來惹(才剛剛打完爛尾的人(欸))
    烈東也是很棒的啊!!請相信我!!
    烈東真的很棒阿TTTTT(你不要推銷)

    南優賢本來就是很適合這種GAME的角色
    不過也會得到報應的感覺(欸
    總之感謝你了^^

    orange4022 於 2012/01/25 21:04 回覆

  • Einsteinium Chen
  • 真的好喜歡你的文!!
    只是怎麼最近都不更新了??
    我好期待更多啊啊啊~~~~~~
    我已經是忠實觀眾了!!^___________<
    拜託多寫一點吧OAQ
    我很怕有一天我都看完之後睡前就不知道幹嘛了xddddd(雖然只看無限就是了xd
    加油哦我知道寫小說真的很需要鼓勵^ ^
    我會一直支持下去的!!:)))))))
  • 也許無限命運回歸我也會跟著回歸也不一定呢~謝謝你唷^^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