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生日什麼我都記得 但是就是會錯過時間講
知道嗎 你們在我心中是家人的存在。
你們代表了我每一個時期,每一個,
國中的時候都要很早起我擠不上校車 對公車有不好的回憶
而且那時候我討厭人群 甚至是害怕 我沒辦法待在一個全部都是人的地方
所以我走路上學,每天要下坡 過橋 走大概 三十分鐘
然後再過橋上坡回家,我不喜歡上學 其實我已經忘記為什麼
沒有被排擠什麼的 有千千醬陪我,可是千千醬那時候也很多事情,人家說紅顏總是比較多麻煩,待在一個很亂的班級 不停的換導師 每個導師都被班上幼稚的男生氣走,國文老師曾經教一教就哭了 真的不誇張 因為那是他是被換掉的最後一天 他說每天踏進我們教室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數學老師 導師 無論是什麼老師 都換過一輪 沒有人要跟我們分班
那時候還有那個 交換分班制什麼的 真的沒人要跟我們分班
我們的教室是廁所旁邊,全部同年級的都在樓上就我們在樓下,被隔離了似的
但是那也不是願意被分來這一班的 只是剛好我們班的某一些學生比較特別一點
其實也不該從國中開始講,只是國中比較嚴重,國小也是差不多的情形
只是國小是H.O.T時代啦 神話對那時候的我來說 是師弟 的存在
我會認識他們是因為我堂姐 跟我決裂的堂姐
我堂姐會拿著神話的專輯問我喜歡哪一個 我選了彗星那時候他不叫彗星 他叫HYE SUNG 鄭弼教 因為他我很早就知道弼這個字的發音
小時後不懂英文拼音 我問過我堂姐很蠢的問題 為什麼黑松沙士的拼音不是HYE SUNG 而是HYE SONG
因為在我那時候的世界裡 那個發音只有HYE SUNG這幾個英文組合唸法
國中每天上學都很痛苦 有時候比較早起一點 就是不出門
會開音響 窩在超大的音響(放再客廳的那種環繞音響)旁邊 放神話的專輯 那時候是聽第三張 only one 那時候徐曉熙(那個已經很幸福結婚的女藝人)在MTV主持的節目 每次都在放這首MV 放到我抱怨 可以放別首嗎 YO也好阿
一邊聽一邊唱 雖然不一定每個音都正確 但是就是大概唱著 然後算了三分鐘 差不多再拖下去會遲到 只好出門
一邊走 一邊唱 那時候記得還唱過戀魂千日 XDDDD 想著MV畫面然後走到學校 打發無聊時間
然後走回來也一樣 那時候網路不發達 你能靠的就是文具店的十圓護貝卡 有好幾本 這樣也開心
西門町那間韓流瘋也很久了 我去過那裡挑過正版的玟雨照片
還有買韓雜 還會送超大張的雙面海報 (我記得還是姜成勳SOLO跟史努比的照片 超可愛)
認識很多歐逆 是筆友 會寫信 用筆寫信的那種,那時候流行六孔夾 就會寫自介 那還有人會幼稚的冠夫性之類
那時候我就在寫文了 可是是寫BG 水都姐也是那時候認識 (水都姐貌似結婚了現在喜歡FT) 還有一個死守安七炫每天都會打電話給我聊他們的 還逼我唱CANDY給他聽的歐逆 說我的聲音很可愛
還流行網聚 就跟現在的網聚一樣(大部分在後援會聊天室而不是什麼MSN的)
看影片 會發小禮物什麼的 可是我一次也沒去過
玟雨以前官方公佈的生日是728
我記憶深刻 因為有辦網聚 還在高雄 我傻傻的覺得我可以當天來回 可是我連怎麼去台北車站 要怎麼搭車都不知道
那時候好像坐計程車吧 結果去那裡還不夠可以先繳參加聚會的錢 然後又回來了 真不知道在幹麻 (那時候在幹麻?) (謎)
而且還好我沒去成 真的去了還得了 高雄耶
國小六年級到國中可以說是看著他們一路走來的,有一年夏日音樂高峰會,我還拿著宣傳扇子在我爸的車上,看著參加的藝人,神話
好像是位了雙十節嗎? 我已經忘記了 ,根本能去的可能都沒有,太小了,國中一年級,那時候爸媽哪裡放心讓你去什麼演唱會。
所以就看著娛樂新聞 (我還有買那個小本的雜誌 什麼星的 裡面會有他們來台照片 玟雨穿橘色寬鬆衣服跟褲子 髮色就是李浩沅那個顏色 覺得橘色很適合他 我因為神話喜歡橙色 (一部分也是自己也喜歡那個顏色))
就這樣 慢慢長大 國二、國三 開始覺得人生很黑暗 國三面臨考高中 真的很黑暗 討厭上學一直請假 請到假卡不夠寫 以他們為興趣支撐著
看著他們的改變 也是一個很奇妙的事情 我在成長他們也是 為他們哭了很多 (神話的黑暗歷史去尋找一下就有了)
國三那時候網路是已經普遍了啦 流行奇摩家族 我開了一個家族 叫什麼 高麗聲~KOREA XDDDD
那時候沒有首爾這個名詞 是漢城
後來實在太黑暗 開始寫黑暗文章 會有喜歡殺人的一群自創角色
那時候已經漸漸對神話退燒 進入另一個時期 喜歡動漫 死神啦網王什麼的
開了家族 認識了咩玩跟玥玥,那時候幾乎不看神話了 XDDDDDDDDDDDDDDDD
可是我知道他們在幹麻 大事我還是知道(就跟現在的蘇揪一樣)
不知道那些喜歡黑暗想法也很黑暗的孩子現在過得怎麼樣
那時候真的很逼哀 但是在逼哀什麼 我現在還是搞不太懂 大概覺得日複一日很煩吧!
那時候開始用無名
快升高一的時候 那時候還拿著神話第七章專輯寫真集 在校車上 燕燕第一次跟我講話 問我在看什麼
燕燕以前髒話滿天飛而且不講話很嚇人好像有人欠他錢(幹麻爆他料
但是因為神話的關係 我覺得他也不是真的那麼可怕
後來喜歡J家 可是我沒有把神話忘記過 (就是維持在家人在狀態)
當我覺得真的很難過的時候 會想到的神話的歌
然後忘記是什麼契機 我又開始回頭關注神話
開始補買他們的專輯 是高三快結束的時候 我回到宜蘭在做牙科助理的時候 開始有錢的時候 拼命的買 第九張還有邊號黑白都買了 DVD也買了(韓版的台版的就沒買所以沒那個袋子TT) 就一直補(望著櫃子)
好像是 有一點 想彌補什麼吧 可能喔不然為什麼那麼失心瘋(欸
阿好多回憶都湧進來了 國小國中高中 尤其是國中 真的是變成我現在的個性最大的主因
可是 我們現在都過得很好(大概吧) 千千醬也從焦躁愛玩到變的溫柔了 大家都長大了
沒有OPPA怎麼會有我 對吧 嗯。
之後你們來 我不是每場都去 但我都會去見你們至少一次 最開心的事情是我跟彗星OPPA在廣播上講過電話
他唸過我的名字 沁 ㄑ一ㄣˋ 雖然我胡言亂語
大概也不會被記得 但這就是飯跟偶像
我BLOG那隻已經被我遺棄的水滴寵物是為了神話設的
那時候想說 等他們回來不知道這隻水滴寵物會變成怎樣
是從第一個當兵的人開始養的 而且希望有二十週年 所以他叫小二十
結果................呵呵 那隻寵物好像........第幾代就一直維持那樣了
好想也吃了不少字吧(? 但是 好像還很愉快的飄著 (欸
我想去演唱會的大家 一定也有都跟我差不多經歷的 都是被陪著一起長大 我們看著他們他們慢慢變老變成熟 培育新人 就像當初他們被培育一樣 有很好笑的時候很悲傷的時候
就算不發樓也像在身邊,那種感覺? 是吧。
雖然他們可能會覺得 你那樣根本就叫變心吧 年輕少年還是好的阿(欸 XDDDDDDDDDD
每一首歌 真的都有回憶。很深很深的回憶。
雖然SOLO的時候我可能不清楚 很片段 但是你們在一起 我絕對清清楚楚 大概 我是團飯(是這樣用的?
制定了那種嚴格的規範 讓唱抒情歌以前就常常忘舞步的彗星練舞 製作專輯 共同為了那個承諾努力
真的,真的,謝謝你們。
其實我是哭著打的,該怎麼說明對你們的感激,我真的不知道。 謝謝。
現在就把眼淚流完的話 那天就不會哭到視線模糊看不見你們了吧。
突然想起以前國中半夜也常常不睡覺只是一直哭,然後隔天爬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