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沅哥,我要去當兵了,完成我一個願望吧。」

 當兵是每個男人都必經的過程,除非你有什麼重大傷殘否則一律無一倖免,
 無論是公益勤務要員或是正港操死人的現役兵,少說也要被關上個幾年,
 而那對藝人來說,關的不是你這個人,而是關上了繁忙的行程,少女的尖叫,消失的人氣等等。
 
 原來他們也到了這個年紀嗎?
 在出道舞台上戰戰兢兢的唱著再次回來吧不是還像昨天的事情嗎?
 金明洙居然就這麼要去當兵了?!

 李浩沅坐在金明洙對面認真的端詳著他,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那張臉根本就從來沒變過,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殘留下任何皺紋痕跡。
 家裡擺著粉絲依依不捨送來的禮物,信裡寫了各種不會忘記明洙歐巴的話,金明洙隨手拆了一包禮物,從裡頭倒出一堆的糖果,金明洙抬起頭,正好對上李浩沅專注盯著自己的視線。

 「浩沅哥挑一個吃吧。」
 「不要。」
 「為什麼?」
 「那是送你的,不是送我的。」
 「呵呵……還真酸,算了,浩沅哥你從以前就這樣了。」
 「哪樣?」
 「喜歡吃醋跟忌妒。」

 就算是事實,突然被人用這種帶著點嘲弄的語調搓破還是覺得有點不服,他努努嘴。

 「呀,要去當兵的人了要成熟點阿。」
 金明洙笑了。「我是要去當又還沒當,成熟也是等我當完之後再說呀,況且……我不是很成熟了嗎?」
 金明洙的形象是少言,但那都是偽裝,私底下的他根本………悶騷的無以附加。
 「說認真的,雖然當的是勤務兵,但還是要好好照顧自己阿。」
 「就這樣嗎?」
 「什麼?」
 「你想對我說的話,就這樣嗎?」
 「不然呢?」
 「還真無情阿。」

 金明洙臉上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但那卻讓李浩沅不由得用乾笑來回應。
 
 「就挑一個吧浩沅哥,挑完我就回房間整理東西了。」
 
 怎麼說的好像他很希望他走開似的,他又沒讓他這麼快走,不過依照金明洙的執著,這糖果不挑只怕到天亮他還會賴在這裡,連行李都不必整理,那樣金聖圭又會囉哩吧嗦的了。
 雖然討厭照別人的話做這種事情,但還是挑一下吧。
 
 李浩沅伸手碰了下一個葡萄口味的棒棒糖,但才剛要拿起,金明洙就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動作,抬起頭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金明洙。

 「葡萄?………因為是紫色的嗎?」
 聽到紫色,李浩沅笑著點點頭。「對阿。」這幾年的成員果然沒有白當。
 「呵呵……哥真可愛耶。」
 「啊?」

 雖然可愛這個形容詞他也喜歡啦,但大多都是從粉絲嘴裡聽到的,從成員嘴裡聽到他還是很不習慣,雖然說他過他可愛的也不是只有金明洙一個人,有時候李成鍾也會觀賞著他的動物睡衣脫口說出"浩沅哥,cute唷”,都看多少次了還一直講他可愛根本就是故意要讓他臉紅著趕他去睡覺而已。

「我餵你吃吧。」
「什麼?」

當自己回過神,金明洙的臉就在他眼前放大數十倍,金明洙的臉蛋真的很完美,那也是李浩沅唯一羨幕過他的事情,他不由得偏過頭,眼睛因為不安拼命眨著,才剛想說些什麼,金明洙伸出一根手指頭扳回他的下顎,緩慢而深情的吻住他的嘴。
 其實躲得開,不知為何卻有一種魔力讓他無法移開,金明洙的舌侵入他的口腔,翹開他的齒,勾住他的舌,纏捲著索取,李浩沅很努力的穩住自己,才能不讓自己倒下。
 絕對不能倒在他身下,那太丟臉了,光是聽到嘴唇吸吮的聲音都讓他感到不自在。
 就在快要不能呼吸時,一個甜硬的物體推進他嘴裡,金明洙微微退開,瞧著李浩沅紅著臉驚愕的模樣。
 長期練舞的人,果然肺活力比較好,他還是比他還早沒了氧氣。

 「浩沅哥,在這段時間裡,我會繼續成長的,直到你對我緊張為止。」
 
 李浩沅說過,他的對手是一面鏡子,就是他自己,一直以來金明洙對這句話都頗有意見的,
 正視在你身邊的我們吧李浩沅。
 「啊,對了……」
 金明洙伸手就將李浩沅重新拉近,俯身在他耳後舔了一口。
 「唔……」
 「還真是敏感阿……」
 輕扯開他的領子,將氣息噴撒在他脖子上,感受著他本能的退縮,抱住他像個吸血鬼似的吸吮著,忘情的在那上頭留下一些紅點。
 「浩沅哥,不久後,我還會再回來的唷。」

 是想傳達什麼呢?
 撫著被吸痛的頸子,還有紅透的耳根,李浩沅躺在大床上,睜大眼睛盯著宿舍的天花板。
 李浩沅終於從夢境裡醒來了。

 翻開厚重的紫色被子,他跳下床去開了金明洙那房的門,金明洙似乎剛放下包包,一臉疲倦,應該是剛拍完戲回家。

 「浩沅哥,你怎麼了?」
 「……你有要去當兵嗎?」
 「蛤?」
 金明洙揉揉發腫的眼睛,那困倦的樣子也足以po上youtube變成一個萌萌視頻。
 「我才幾歲幹麻要去當兵……浩沅哥你睡糊塗了嗎?」
 李浩沅盯著金明洙看了許久,然後才退後一步。「沒事,大概是太累了吧,你也快睡,幾小時後還有行程的。」
 李浩沅轉身走出他們房間。

 金明洙看著李浩沅的背影,用手撫著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一個弧度。
 他回來的時候就聽見李浩沅在說夢話,還聽到自己的名字,而且李浩沅嘟著嘴睡的很不安穩的樣子,他就順勢親幾下而已,安撫安撫他罷了………那也沒什麼吧?
 看來自己的演技應該是有進步喔?


 盯著鏡子裡的自己李浩沅一直不能理解自己的鎖骨處為什麼會有紅點,看起來也不像睡覺的時候抓到,還是昆蟲咬傷,而且看著這個紅點就會想到那個夢,還比較像是吻痕勒。
 但是轉頭看著保母車上睡死的金明洙徹臉。
 那大概就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夢而已吧。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