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噗浪上被祥零踩到的文w
十分害羞也有點心虛。
不過還是貼上來啦W
此篇的特色是極短W

 

-----//




李浩沅的主人是一個助理。
一個骨瘦如材的唯美少年,平常對人有些疏遠靦腆非常擅長與人保持距離,要突破他的心防是如此不容易,但只要你告訴他『我也喜歡金明洙!』他就會眼神閃爍的抓著你的手,一秒就能變摯友!

金明洙並不是一個藝人,而是一個攝影師,最近聽說還去了美國幫一個赫赫有名的電影明星拍攝影集,偶爾也會上上節目,李成種對金明洙的迷戀一點也不遮掩,他也會趴在李浩沅身上跟他說金明洙的種種,搞得李浩沅都懷疑哪天這傢伙在床上叫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金明洙的名字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李成種在他懷裡蹭了蹭,手在他胸膛上酥麻麻的不停畫圈圈,低著頭說「你那是吃醋了吧?」
「我才不吃你的醋。」

看著李成種在自己懷裡疲憊又滿意的睡著的樣子,他撫著他白皙的背想自己憑什麼吃醋?他跟他的關係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只在做愛的時候才沒有距離,一旦身體分開了,就真的分開了。

李成種時常跟著金明洙就是一整天,人就像消失了一般,怎麼也連絡不到。
他每天都在家裡感受著李成種的一切,等待他回家,因為這就是他長久以來的工作。


2013.3.13  我又把你弄丟了。


李浩沅從醉醺醺的李成種包包裡找到一個問號蠟燭,才發現那天是金明洙的生日。

「你身上有蛋糕的味道。」
「嗯?對啊,因為明洙哥生日。」
「還有…………」
「什麼?」
「沒什麼。」


你就不能自己發現嗎?
這還需要我說嗎?
你身上早已沾滿了金明洙愛用的那款香水味,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百度查得到。

知道金明洙的行程,知道金明洙的一切,我只是想確保我不會把你弄丟的太久。
你還是會回來窩在我身邊對我訴說吧?不管內容是不是我愛聽的,無法拒絕,因為那是我的職責。

「浩沅,你喜歡我嗎?」
「嗯,喜歡你。」


喜歡這種東西是會變質的。
尤其是到了李浩沅身上,他是一個傾向於極端的人格,不是完全接納就是完全毀滅。
遞出辭職信的時候老管家看著他,問他,你確定嗎?出去之後你就不能再回來了,我們這一家是不錄取曾經離開過的人。
李浩沅笑了。
「我已經失去耐心了。」
培育李成種的這一個家族實在跟李浩沅很合,做起事來都極端的忠誠與果斷。
李浩沅連東西沒有收,只帶走存摺,離開了那個家。





李成種有一個小秘密。
他一直都有偷看李浩沅物品的習慣。
暫時放在桌上的手機。
被扔在一邊的記事本。
抽屜裡那個被上了鎖的空間。

而他最擅長的就是讓李浩沅相信他外表的燦爛,
李浩沅疑心重,卻也通常都是懷疑過所有人一圈之後,才會懷疑到他頭上來,縱使是那樣李成種也知道,李浩沅是最喜歡他,最願意相信他的。
他長期的偷看李浩沅的日記、手機,趁他熟睡的時候。

記事本也許也反應出一個人的的思緒與性格,李浩沅的筆跡總是很整齊,像機器人似的條例著每一件事情,認真又嚴格,就算是悲傷好像也因此而感受不到,不像金明洙的日記,還會寫著"工作太多TT減少點TT”的那種發自內心的悲鳴與各種可愛表情符號。

你就是如此這般不可愛啊,不過就算全世界都說你不可愛,在我眼裡你還是像蜜一般的存在。

李成種心滿意足的將記事本用同一種角度放好了才窩回李浩沅懷裡,吻他,刻意吵醒他,迷迷糊糊的勾起他對自己本能般的欲望。

吶,你是我的僕人,我就算命令你把你的一切攤給我看,你也得做啊,
但是我沒有這麼做,是不是代表,我也愛著你呢?





李成種走在紐約的街頭。
每過一個彎角,李成種耳朵裡就會傳出李浩沅的聲音,他會回過頭,確認自己身後是不是還存有那種幻覺,不過明知道連幻覺也看不到的。
這裡是紐約,不是釜山,李浩沅,不在這裡。

要怎麼樣才能表達我真的在乎你,我很愛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我珍惜你,請永遠不要與我分開。
這段話,就算用嘴巴說,用行為表示,哪怕也是不夠的吧。
因為我們的身分不一樣,地位不一樣,我讓你說讓你做的,全都不像是真的。

不過現在不是了,看著那封辭職信,李成種有種一切都很虛幻的感覺,從你出現在我身邊一直到這封辭職信,虛幻的不得了,從這刻起你已不必存在,我也不必想起。

難道不就像工讀生嗎?
不是一份永久的工作,我知道你還會有更好的地方能發揮,老管家說過,浩沅多才,在這裡也是浪費了。
呀,他的意思是你窩在我身邊是浪費了?那還真對不起,我浪費了你的時間傾聽,浪費了你在我體內的精液,我還沒說我浪費了我的呻吟呢。
老管家對我道歉,因為他看到我的臉色沉了,還有眼眶裡直打轉的淚水。

「成種?李成種?」
「什麼?」
「到了,下飛機了,你在想什麼?」
「啊……沒什麼,走吧。」

出了機場,叫了計程車把金明洙送回公司,金明洙說最近公司對面開了間咖啡廳,你替我跑個腿,去買杯咖啡吧。
助理,本來就該做這種事情,李成種倒是做得也心甘情願,畢竟是自己選擇不要在那個大宅子裡被關著,受家族的監控,永遠被保護在他們的羽翼之下,他也要有屬於自己的領域,而對他來說,那就是現在這份工作再無其他。

踏進店裡,看著招牌上的各種咖啡的名字,想著店員在哪裡,身後一個聲音使他身子一僵。

「歡迎光臨。」

沒有轉過身,因為那個人倒映在招牌上的影子,還有這個聲音,他不會認不出來的,畢竟李浩沅在他身邊待了很久很久,久的太過理所當然。

「浩沅哥……」
「啊,是成種啊。」
「你為什麼………」
李成種瞧著他的一身服務生打扮與圍裙。
「別誤會,這是我跟朋友投資的店,我只是來幫忙,等一會就要走了。」
就要走了………這四個字觸及李成種的某一條神經線,他臉色一沉。
「浩沅哥……你都不會想念我嗎?」
「想歸想也沒有用吧,我都辭職了。」
「所以你為什麼要辭職?」
「因為我受夠你滿嘴的金明洙了…………這是卸下我的職務才能說得出口的。」
「………浩沅哥。」
「嗯?」
「不待在我身邊的話,就待在我看得見的地方吧,我會把你追回來的。」

李成種的眼神很堅毅,很篤定,大概也帶著些賭氣成分吧。

「聽到沒?我一定會把你追回我身邊的!」
李浩沅在李成種對他伸出手的時候巧妙的閃開了,依然持著一個招牌笑容。
「好的,請問需要什麼咖啡?」
李成種沒抓到人,忿忿的收回手,掏了硬幣。「美式咖啡,熱的。」
「好的。」

感受著李成種嘟著嘴盯著自己的視線,然後目送著他帶著咖啡離開,李浩沅看著手上剛剛從李成種口袋裡掏出來還熱呼呼的硬幣。

就是想讓你更珍惜我一些,才又在你身邊出現的,不過我們已不再是從前,你不是主人我也不是天天等待你的僕人,現在你是助理我是咖啡店的店長,想追我?那你就試試看吧。
李浩沅把硬幣丟進箱子裡,滿意的笑了。




2013.6.2 我結束了把你弄丟的生活,我想往後你會自己來找我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