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Headlock  //

人總會活在一種基準裡頭,好去判定什麼是好,什麼是壞,然後去做出最終的選擇,金錫珍撇撇嘴看著前方不遠處的男子,他站在那裏已經有十五分鐘了,男子就只是抬頭看著架上各種牌子的花生醬遲遲沒有做出動作,而金錫珍之所以注意他,不只是因為這平常日又是上班上課時間,小鎮上的超商總是沒什麼人,閒到可以抓蚊子來打架之外,那個男子是他的新鄰居。

天曉得他已經有多久沒有過新鄰居了,隔壁那屋基本上就是個凶宅,自從發生過那件事情以後就沒人敢住了,雖然房租便宜卻怎麼也租不出去,而他要不是不聽父母的勸,堅持念演藝科系,父母一氣之下不對他金援,他也不用住在兇宅對面了,雖然事件發生時也想過要搬家,但他都已經大三了,這二年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他也漸漸不當一回事了。

終於男子動了,卻不是伸手拿架上的花生醬,而是走到飲料櫃前再度開始進行沉思。
這人是有什麼病嗎?難道他要這樣再盯個十五分鐘?花半小時來超商盯著架上的東西就這麼有趣?
金錫珍不由得從收銀台裡走出來,也跟著他擺出同個姿勢看著那些花生醬。
沒有,沒有什麼異狀,也沒有什麼不同,就算跟他處於同樣的角度,這些花生醬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那他到底在看什麼?!

金錫珍轉頭看著男子用拳頭遮著嘴的側顏,說實在他長得很好,是自己會想接近的那種類型,金錫珍人緣極好,但事實上卻不是那麼來者不拒的人,他還是有那麼些外貿協會,要是說出「你的長相不合格,在我眼裡都是霧濛濛的一片,我根本看不到!」這種話,八成會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吧。

不過現在他清楚的看到他的臉,這個讓他好奇的住在凶宅的他的隔壁鄰居。

「不好意思………」
回過神,他已經拿了一罐花生醬跟一瓶牛奶探頭探腦的在觀望店員,他連忙跑過去。
「那個,我幫你結帳吧。」
「啊~你是………」
男子伸出他修長的食指比著金錫珍的臉,金錫珍也看著他。
「我的隔壁鄰居吧?」
居然認出來了,也不過見過一次面而已,記性不錯嘛。
「在這裡打工嗎?離家好近!」
「嗯。」金錫珍刷不出花生醬的條碼,只能專心的低著頭一字一鍵的幫他KEY花生醬的代碼。
突然他衣服上的名牌被那雙手指碰了下,似乎想看得更清楚一些,所以男子的頭離他很近很近,可以聞到他身上傳來的一種清淡的香味,不知道是哪個牌子的香水味,於是在此刻容易受影響的金錫珍咬著唇按錯了鍵。
「糟了……」
「金~錫~珍,你叫金錫珍?」
男子抬起頭與他相望,這小子的笑的時候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衝著自己笑的樣子很是可愛,不過,他離他太近了。
「是,我是叫金錫珍。」
「我是金泰亨,我們同姓呢!」
金泰亨………雖然很想吐嘈他在韓國姓金的很多,但不得不說要不是他長得好,金錫珍可能會生氣的,他除了外貿協會之外還有一點潔癖,通常不喜歡陌生人與自己離得太近,對自己不認同的人的戒備也重,但就因為他長得好,這一切都合理化。
他就是這麼個膚淺到極致的人呀。

把東西裝進紙袋裡正要遞給他,金泰亨看著手機突然一下子跳起來。
「啊~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得去學校一趟,你先幫我拿回去吧,我回家再跟你拿!」
「蛤?」
「就這樣啦,掰!」
「喂~~你~~」

話還沒說完,人就已經不見蹤影了,跑的還真快,金錫珍望著紙袋蹙起眉頭,想著該不該把東西放回架上,因為那小子根本沒付錢阿!




有的人沒有理由的就會讓你想護著他,金錫珍從出生到現在最想護著的就是自己,他承認他是個稍微有點自私的人,除非是他所喜愛的人否則他絕對不會主動去幫他,他洗好澡擦著頭走出浴室,瞄到桌上擺著的紙袋,心想自己果然是有些反常,平常他可能會把東西擺回原位然後理直氣壯跟他隔壁鄰居說因為你沒付錢所以明天請早,但是他非但沒有這麼做,還替他墊錢把東西帶回來了。
金錫珍撇撇嘴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晚上十點多了,要是那傢伙不來跟他拿這袋東西把錢吐出來,他就親自上他家討債,就說沒事幹嘛對陌生人這麼好。
才正這麼想,門外就傳來敲門聲,他家沒裝門鈴,因為拜訪的人不多,生活在這裡的三年,只有一個人進過他家,而那個人怕是也不可能再來了,門鈴壞了以後,他也就沒重新修理的意思,金錫珍甩著自己一頭濕髮,他還真是選了個好時間來呢,他頭髮還溼答答的,打開鐵門,看到那個人正好在敲自己的頭,異常大力的,表情有些痛苦又說不上來的有點可愛!

「你幹嘛?」
金泰亨抬頭對上金錫珍的視線,頓了頓才笑開。「我是來拿我的東西的。」
「你是說這袋嗎?」
金錫珍抓著手上的袋子在他眼前晃,金泰亨眼睛直盯著那袋子,大力點頭。
「嗯!」
「這現在可不是你的,是我的。」
「為什麼?」
「因為是我付的錢。」
金泰亨張開嘴巴,恍然大悟地又敲了自己的頭一記。「對喔,我都忘了付錢!」
「對吧,是我人太好了,才幫你付錢又帶回來。」
金泰亨直點頭。「錫珍哥人最好了,那麼我可以不付錢嗎?!」
「你現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看著金錫珍那張面無表情的面攤臉,金泰亨往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張紙鈔就往金錫珍手裡塞,手被握住時金錫珍只是微微抬眼瞧著金泰亨。
「那就謝謝了──」金泰亨想去抓那袋子,卻被金錫珍一手擋掉,他扁起嘴來。
「為什麼?我都給錢了……」
「你頭疼嗎?」
「什麼?」
「看你一直在敲頭。」
「啊~~是啊,一接近我家,我就止不住的頭疼,離開就不會了!」
金錫珍看著金泰亨,頓了頓,「你……知不知道你住的是怎麼樣的房子?」
「什麼樣的房子?」金泰亨笑著點頭。「你說那個啊~知道的!」
「那你不害怕嗎?」
「害怕?為什麼?他絕對不會傷害我的。」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傷害你……」金錫珍將手撫上他的額頭。「你這頭疼說不定也是因為他的緣故。」
金泰亨的表情僵了會,他伸出二隻手把金錫珍的手抓下來,握住。
「那怎麼辦呢?你收留我嗎?」
「我?進我家你就不頭疼了嗎?」
「是啊,一看到你,我頭就不疼了。」
「這麼有用?那你就進來吧。」
「哇,錫珍哥這麼大方,那我就不客氣啦!」

金泰亨蹦蹦跳跳地進了屋裡,環視四周之後下了個評論…
「有蕃茄醬的味道。」
金錫珍笑了下,「你這孩子鼻子還真靈,在櫥櫃裡,是我早上做的蛋包飯。」
金泰亨扭頭眼睛閃亮亮的看著金錫珍,「蛋包飯?好吃嗎?」
「你說好不好吃,我想應該是能吃………」
金錫珍說話的時候,已經看到金泰亨動著他的鼻子嗅著廚房的櫥櫃,那模樣還頗像小狗的,金錫珍笑起來看著他終於找到放蛋包飯的櫥櫃,然後開心的像是找到寶藏似的回頭問他
「這可以微波嗎?」
「你應該先問你可不可以吃吧?」
「有什麼關係,你人好,一定會給我吃的。」
金錫珍聳聳肩,「你這麼說,我就越不想給你吃。」
「哇~哥好幼稚!」
「說起來你怎麼知道我比你大,哥倒是叫得很順麻!」
金泰亨嘿嘿一笑,舔著下唇,「不吃就不吃嘛!」
然後一屁股的坐在沙發上,金錫珍笑著搖搖頭。
「反正只是一天,你就睡沙發吧,記得把燈關了。
走回房間時,還聽到金泰亨小聲的低喃…睡沙發就算了,該給條被子的…
金錫珍將床上的棉被抱了往他頭上扔。
「給你睡就很好,別抱怨了
,晚安。」
金泰亨從棉被裡露出一顆頭,甜笑著對金錫珍揮手。「晚安啊~錫珍哥!」

用棉被包住自己,金泰亨打量著這安靜的客廳,突然他對著某個方向笑起來。
「錫珍哥放食物的櫥櫃還是一樣,這果然還是只有你知道啊,晚安啦,兄弟!」
金泰亨習慣性的扯著棉被的一角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金錫珍聞到一陣甜甜的味道,聞了一陣才聞出來那是花生果醬的香氣,這一事實讓他從床上猛然跳起來,衝到客廳去,只見金泰亨正在倒牛奶,然後桌上那瓶花生果醬已經被吃掉一半了,金錫珍感覺有些詭異,他走上去看著那殘餘的花生果醬。

「你配了什麼東西吃嗎?」
「配東西?嗯……你說牛奶嗎?」
「不,我是說,塗著花生果醬吃的,例如……吐司?」不對,他們家也沒有吐司,這一大早的超商也沒有開。
「沒有喔,花生果醬就是我的早餐,吃他就夠了。」
「…………你也真夠奇怪了,果醬怎麼能這樣吃掉半瓶呢?」
「怎麼不能呢?我就喜歡這樣吃麻,也沒人規定他該怎麼吃吧!」

金泰亨放下牛奶,正想拿起花生果醬,金錫珍一把抽走了他。
「別只吃這個。」
金泰亨覺得麻煩的撇撇嘴。「那你做給我吃!」
「雖然我很想,但我家沒有食材。」
「那你讓我吃──」
「不行,我們出去吃吧,吃完我也該去學校上課了。」
金泰亨看著他把蓋子轉緊,臉色顯得有些不太好的樣子,嘴角微微勾起一笑,站起身來。「那我們快點出門,我還餓著呢!」
金錫珍無奈地笑著走進房間。

金泰亨在過分安靜的客廳裡把玩著桌上的花生果醬。
「欸,兄弟,我想他還是記得你的…………真好呢,還能被記得。」
盯著入神時一雙手搭上他的肩,金泰亨反應極大的回過頭對上金錫珍一臉的莫名。
「泰亨?」
「什麼?」
「剛剛你在跟誰講話嗎?」
「啊~沒事,我的專長是能跟物品對話喔!」
然後頭被重重的推了下。「少胡說八道,快走了。」
「嗯。」

看著金泰亨走在自己身邊,金錫珍有些疑惑起來。
這孩子是不是有點…………奇怪呢?




金泰亨是個多麼奇怪的孩子,從他點餐就能看出來。
他一坐下來就捧著臉說要喝咖啡紅茶,菜單上完全沒有的項目,金錫珍手上握著蠟筆瞇起眼看著他。
「你怎麼知道這家店有賣咖啡紅茶?」
這是像他這種住了好幾年的老顧客才知道的事情啊,他不過才剛搬來幾天而已。
「同學推薦的,別看我這樣我人緣也是滿好的呢!」
金錫珍伸出手扳住金泰亨的臉頰,仔細的端詳著,金泰亨把眼睛瞪的圓圓的。
「我看你是謙虛了,我看你一臉就是人緣頗好的樣子。」
金泰亨揮開他的手,「我怎麼覺得你在損我呢?」
「哪有,那我去點餐了。」

拿著菜單跟老闆娘點了餐,走回位置上時,才發現金泰亨手上握著兩支手機,而其中一支跟自己的很像……連外殼都很像………那分明就是他的手機!
金錫珍呀了一聲還沒說話,金泰亨的手機就響了。


Been walking, you've been hiding,
And you look half dead half the time.
Monitoring you, like machines do,
You've still got it, I'm just keeping an eye


聽著那個旋律,金錫珍感覺自己對面那個金泰亨變得很不一樣,那眼神變得成熟而內斂,就像剛剛那個捧著臉說要喝咖啡紅茶的人根本不是他,而最令他感到震驚的是這首鈴聲,這是一個英國迷幻歌手唱的歌,他也是經由朋友才知道這首歌的,是那位朋友的最愛,他說這首歌的歌詞很正向,卻給人一種迷幻的想像,就像置身於一場夢一般。

「泰亨……」
「嗯?」
「你也許………認識…………」
金泰亨將鈴聲按掉了。
「什麼?」
「啊……這首歌,你是從哪裏知道的?」
「不知道,系上的學姊替我下載的,挺特別的歌吧?」
金泰亨瞇起眼笑,金錫珍覺得自己肯定是沒吃早餐,太過敏感了吧。
不可能的吧?如果他真的認識朴智旻的話,那他還租下那個房間的用意是什麼呢?畢竟事件都已經過去二年了,如果他要埋怨的話,早就該來找他了。


「錫珍哥?……」
「?」
「你怎麼了,在想什麼?」
「沒什麼,餐點真慢啊…………」
「是阿…」

金泰亨瞇眼笑著把他的手機還給他,金錫珍拿回手機上頭有著一串號碼,名字是金泰亨。

「真意外,還以為你會亂打名字。」
金泰亨遙遙頭。「我是不是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成熟呢?」
金錫珍看著他那臉自滿的樣子,手比成手槍抵在他額頭上,原本他的手指沒有真的接觸到他的皮膚,金泰亨倒是瞇著眼主動將額頭給抵上去。

有那麼瞬間我想到你了。
最近想到你的頻率又跟從前一樣,頻繁而殘忍。

金錫珍遲遲沒有動作,金泰亨微微將眼睛給睜開,金錫珍接觸到他疑惑的眼神,胡亂的將他的頭髮給揉亂。
「呀,你幹嘛!」
「你還成熟嗎?我看你總是胡說八道的!」
金泰亨將他的手擋下來,拽著握住。
「對不起呀,錫珍哥……」
「幹嘛……道歉?」
「我擅自拿你的手機嘛!」
金錫珍猛然將手收回,又恢復那面無表情的臉。
「我會刪掉的。」
「但是我會存著的。」

餐點上來了,金泰亨咬著吸管喝著他的咖啡紅茶一臉滿足的樣子,金錫珍抿著唇,笑了下也喝起他的柳橙汁。

曾經你也這麼喜歡的味道,我後來也都不再想起了。




朴智旻咬著紅潤的下唇看著地板。
剛剛下過雨了,大街上的水漬倒映出他的臉龐,比搬來這裡的前幾個月前來說,他是瘦了點,剛來的時候他的臉頰還會被捏到瘀青的,那些人笑著說你瘦下去都沒以前好捏了。
一臉可惜,笑聲卻刺耳的環繞在他的惡夢裡。

「你受傷了嗎?」

金錫珍從來就不對別人伸出援手,但是眼前這個隔壁鄰居卻讓他停下腳步。
他太髒了,渾身上下都是傷痕,看起來可憐的不得了,朴智旻抬起頭來看著他的眼神脆弱的好像無法再生存下去,不過在看著他的時候卻燃起希望。
身為一個男人,被依賴的感覺,金錫珍還是喜歡的。

「回家吧。」
「嗯。」

牽起他的手走回家裡去,只是十幾分鐘的路程,但也夠朴智旻無聲的流淚了。
哭出聲來吧。
金錫珍幫朴智旻擦藥,餵他吃好安眠藥他還在流眼淚,沒有聲音的,臉上的表情是倔強的,「哭出聲來。」,好幾次都這麼告訴他,但是他卻流淚著說…
「我是一個開朗的人,我的笑容是最好看的,所以我不想在你面前哭。」
「你這不就哭了嗎?」
「沒有哭出聲來就不算的。」

那弱弱軟軟的鼻音在朴智旻講話時更顯得他的可愛。
金錫珍笑著點頭,摸摸他的頭。「你就算哭也是很可愛的。」
大概是三個月以來的第一次,朴智旻終於哭出聲來了,還伸出手討抱抱,金錫珍靠上去他就緊緊的抱住他,哭起來頗驚天動地的。
「別弄髒我的衣服啊。」
「我……幫你……洗。」
金錫珍環顧了四周之後遙遙頭。「你先洗洗你自己的衣服怎麼樣?」
不至於到髒卻很亂,衣服亂扔在各個角落,金錫珍都能想像朴智旻從門外一路脫著衣服走到房間裡的樣子。
哭聲突然停止了,金錫珍動了動握著他的手。
「你還好嗎?智旻?」
「…………。」
「智旻?」
「錫珍哥,我覺得他們心裡的陰影好滿,快要溢出來了,所以他們才把那些給了我。」
「既然這樣,離開吧,離開這個地方換個環境。」
「我是從另一個地方逃到這裡來的,沒理由再逃了。」

朴智旻的父母車禍意外過世了,他就像是顆足球一般被親戚踢來踢去,最後他驚覺在那個地方他活不下去,那個小時後就待著地方,與父母的回憶欺壓著他,原本愛笑樂觀的那個朴智旻也笑得無力承受,所以他只能抱著遺產,道別朋友們來到這裡。
對朴智旻來說,這裡唯一值得依靠的就只有金錫珍一個人。

「你有沒有過預想一件事情到最糟糕的境地,而你真的去做的時候卻往往異常的順利?」
「…………嗯,時常。」
「所以同樣的,的確也可能很糟糕,但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見見以前的好朋友心情會不會好一點?你不是有個朋友對你很好嗎?總是聽你說起他。」
「嗯,他真的對我很好,很可愛,雖然也會欺負我………但是我知道他是喜歡我的。」

惡意的欺負與善意的欺負,感受實在太不相同了。
一個透著冰涼,另一個充滿暖意。

「錫珍哥……」
「嗯?」
「你為什麼幫助我?」
看著朴智旻躺在床上哭的臉頰鼻頭都紅通通的,這孩子長的也沒特別好看,但是他就是看見了他。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金錫珍想自己大概也是個怪人吧,在他的世界裡他自私的不可思議,他可以很冷漠,卻可能因為看對眼而收養一隻流浪貓,雖然他很快就膩了,但是他也救了牠一條命,替牠找到好人家,給了牠活下去的可能,這都只是一時興起罷了吧。

明明是自私的人卻對你如此特別,大概只是因為你跟流浪貓一樣可憐而已。



朴智旻喜歡吃果醬,尤其是花生果醬。
他拿著一瓶花生果醬坐在他們家的沙發上,舔著湯匙看著湯姆與傑利,金錫珍走到他身後從他後腦杓扒下去。
「別把我家弄得都是花生果醬的味道。」
朴智旻無辜的看著他。「很香不是嗎?」
「我可不認為,而且你只吃這罐?」
「對呀,很好吃,我朋友教我這麼吃的。」
「你還真喜歡他啊。」
朴智旻燦爛的笑起來。「因為他也喜歡我啊。」
「那你喜歡我嗎?」
「嗯?」
「喜歡嗎?」

朴智旻是藏不住心事的人,他的湯匙掉了,眼神開始飄移,看起來極度徬徨,連說話都開始結巴,金錫珍將他拉過。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你好好看電視吧。」
「……喜歡的。」
「什麼?」

沒了湯匙,朴智旻用手抹過花生果醬,舔著自己的手指頭,直視著電視螢幕,金錫珍翻翻白眼。
本來就傻的人,真想裝傻的話那功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智旻啊,阿姨給你做咖啡紅茶啊,你去那裏等等。」
「好的,阿姨!」
朴智旻乖巧的坐到角落去。「哥,也給你請一杯怎麼樣?阿姨調的很好喝的。」
金錫珍撐著頭煩躁的看著原文書。「要也是我請你,說起來那是什麼飲料?」
「阿姨特調,說是只有老客人才知道的。」
「你不過就來幾個月算老客人了嗎?」
「不知道呢,阿姨一見我就誇我可愛……」

雖然在學校被霸凌卻頗有長輩緣的朴智旻,原來在這裡自己不是唯一一個接受朴智旻的人,金錫珍更加煩躁,所以他遷怒的把原文書往朴智旻那裏移,整張桌子的空間都被他占走了,朴智旻委屈的看著瞪著他的金錫珍。

「幹嘛這樣啊……」
「那你閃遠點,我要讀書。」
「不要。」
「隨便你。」

整張桌子都被金錫珍占走了,所以朴智旻左手拿著咖啡紅茶,右手拿著漢堡,一左一右的喝著,笑的甜甜的看著金錫珍寫字時專注的眼神。
突然金錫珍放下筆來抬頭對上他的視線。

「喂,你打擾到我了。」
「我什麼話都沒說,早餐也都拿著,哪裡打擾你了?」
金錫珍伸出手捏住他的臉頰。「你笑的太傻了。」
朴智旻扯開他的手,揉著自己的臉頰。「我這是甜笑不是傻笑。」
「都一樣,去別的地方,否則我走了。」
金錫珍假裝開始收拾東西,朴智旻趕緊阻止。
「啊,哥你別收,我知道了。」

朴智旻手上拿著東西,所以還先去別桌把東西放下之後,才折回來拿他的書包。
真是太好欺負了。
金錫珍看他那臉乖順,心裡倒也開心,卻什麼也沒說低頭看書。

朴智旻咬著吸管,大力的咬著吸管,然後發現自己克制不住的在發抖。
錫珍哥,我會很乖的,所以不要輕易離開我,或者讓我去別的地方。
還真是沒用啊。





You say too late to start, got your heart in a headlock,
I don't believe any of it.
You say too late to start, with your heart in a headlock,
You know you're better than this.

金錫珍很常聽到朴智旻的手機鈴聲,每一次朴智旻用那軟嫩的語調講話時,金錫珍都有種錯覺他正在跟對方撒嬌,就算他討論的可能是天氣很好之類的無聊話語,朴智旻每一次都跟對方說,他很好,非常好,省略了許多讓人擔心的部分。

「真是不誠實,你好的都留疤痕了呢。」
金錫珍大力的往他手上的痕跡按下去,已經是疤痕了應該不痛的,朴智旻卻反應很大的往後縮,埋怨的看向金錫珍,金錫珍只得安撫性的又摸摸他的手,只是這樣朴智旻就開心地又笑了。
「你的手機鈴聲還真特別。」
「嗯,是一個英國迷幻女歌手唱的,歌曲雖然是有點寂寞的感覺,但是歌詞很正向呢,他總是不停重複著,你知道你更棒。」

因為朴智旻的手機鈴聲洗腦的關係,他的歌單裡也有了這首歌。
但是聽到這首歌一種忌妒感就不停地湧上來。
只在這個地方我才是你可以依靠的人,走出去之後你有比我更珍惜的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絕對不是同一個模式,感情各自深厚,卻也有些差異。
哪一個更重要?
既然不是最重要的,為什麼我也要把你排在相同的位置呢?
你是我重要的人?別傻了,我不會這麼想的。

We're a different pair, do something out of step.
Throw a stranger an unexpected smile...with big intention.
Still posted at your station.
Always on about the day it should have flied.





輕輕的按著金泰亨的手機號碼,顯示確定刪除的選項,金錫珍想起金泰亨說的那句話『但是我會存著的』。
他煩躁的按下確定鍵。
按完之後,開始有點後悔。

仔細想想,金泰亨跟朴智旻之間總是存在著一點雷同,他們都喜歡吃花生果醬,喜歡咖啡紅茶,用同樣的鈴聲。
這是巧合可以解釋的嗎?

「錫珍,下課之後有空嗎?」
「怎麼了?」
「你社工時數還不足吧?我幫你申請了,晚點去社區打掃吧。」
「好,知道了,謝謝你。」


社區。
是這裡啊。
金錫珍拿著掃把抬頭看著公寓,那是自己住的那棟公寓,而他被分配的位置不遠前方就是他家樓下那塊大空地了,金錫珍舔著唇緊握著掃把遲遲走不上去。

「啊,錫珍哥,你回來了嗎?為什麼穿著社工的衣服還拿著掃把?」
金錫珍回頭看到揹著背包手裡拿著一顆籃球的金泰亨,他一把握住他的手,籃球因此往前滾落了,金泰亨疑惑的看著他凝重的神色。
「陪我。」
「什麼?」
「我讓你陪我。」
「喔,好。」

金錫珍將他拖到他們家樓下那塊空地之後,深吸了口氣才開始打掃,卻也掃的心不在焉的。
金泰亨坐在籃球上盯著金錫珍的背影,笑。

「害怕嗎?」
「……害怕什麼?」
金泰亨抬頭看著自家窗戶。「畢竟聽說是出事地點呢,當時是掉在哪裏呢?啊,會不會是你踩著地方?」
突然金錫珍蹲下身來,他閉起眼睛覺得有點想吐。
回去吧,什麼點數也不要了。
「你回去吧,我幫你掃。」

金錫珍看到金泰亨蹲在自己面前笑的溫暖的樣子,他推了他一把站起身來,金泰亨跌坐在地上有些難過的看著他。

「我覺得你絕對認識他。」
「你說誰?」
金錫珍將他的襯衫提起來,鈕扣掉了幾顆,金泰亨直視著他。
「少跟我裝傻,你們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巧合,還有現在這個地方……」
金錫珍眼眶不停的開始溢出淚水,沒有知覺的不停湧出淚水。
金泰亨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伸出手按住他的下顎,湊上前小心翼翼的親吻著金錫珍的唇,雙唇的廝磨也讓金錫珍不停的流著眼淚。
嘴唇被放開時,感覺到渾身發燙,皮膚摸起來卻是冰冷的。

「智旻…………」

金泰亨在他喊出這個名字之後,對著一個沒人的位置,舔著唇露出一抹苦笑。
「抱歉,我看到他哭就想吻他麻,對不起了。」

不只被記得,他還會為你哭泣,真好啊,我很羨慕呢。




朴智旻已經有十幾天沒有來找他了,都是他想起才自己去敲他們家的門,他總會如往常般笑著替他開門,說話,聊天,說他又多了幾個傷口。
奇怪呢,他們總喜歡把人弄傷,這樣開心嗎?
朴智旻已經很久沒有因為霸凌而哭泣了,他說他不想再哭了,而金錫珍也相信了。
從這裡開始就是錯誤的。

金錫珍回家,看到朴智旻家的鐵門半開著,跟他平常的習慣不一樣,難道遭小偷了?小偷現在都這麼囂張嗎?
他隨手拿著自家雨傘走進去,才踏進玄關,他就看到地板上有一個污漬,那個污漬是鮮紅色的,金錫珍順著視線看去,發現他一路滴往朴智旻的房間。

能聽到心跳的聲音,眼皮不停的跳,他緊握著雨傘打開朴智旻房間的門。
一把鋒利的刀在開門的時候抵在脖子上,閃著光芒的刀子上頭有著血跡。
「智旻?」

身後那個味道是朴智旻的,他絕對不會認錯的。
可是他害怕了,腦袋一片空白,因為他前面的地板上躺著一個眼睛還沒閉起來渾身都是血的屍體。

「呀,朴智旻………」
刀子移開來了,他聽到朴智旻熟悉的哭聲,他正想轉過身,朴智旻卻阻止了他。
「錫珍哥,我好髒,你現在不能看著我,我好髒………我這是防衛過當嗎?我會怎麼樣呢?我親手把刀子插進他身體裡,我會被怎麼樣呢?他的血好紅,好可怕………我會怎麼樣呢?會受到詛咒嗎?」

這孩子慌張的時候會開始缺乏語言組織的能力,但是現在金錫珍也說不出話來了,他就真的只是呆站在那裏,無法回頭。
忽然身後有人抱住他,有強烈的血腥味。
「哥,謝謝你總是陪著我,我最喜歡你了。」
聽到喜歡這句話金錫珍才猛然回過頭,朴智旻臉上沾滿鮮血像從前那樣傻傻地笑了。
「你前陣子叫我去別的地方,可我怎麼樣也捨不得離開你,可是現在我知道我該去什麼樣的地方了,這是我的命運吧。」
「再見了,錫珍哥。」

金錫珍最後看到的朴智旻淒絕的笑容,他奔跑的速度很快,像一陣風一樣的消失在他眼前,然後從房間那個窗戶狠狠的墜落。
金錫珍聽到很大的碰撞聲,有什麼物體被撞擊的聲音。
是心碎的聲音吧。


金錫珍從沒用這麼快的速度奔跑過,他衝到樓下那個空地,看到朴智旻從頭部滲出的血漬,他身上又多了好多的瘀青與新的傷口,金錫珍衝上前去深吸了口氣吻住他的唇,試圖替他急救。
這一年的所有相處畫面全部全部都浮現腦海。

傻孩子,對不起,我不該讓你去別的地方,就算開玩笑也不該對你說。
可是,你是蠢蛋嗎?只要你活著我就會陪著你,你不是說你很開朗樂觀嗎?
拜託了,求你了,讓你的傷口癒合,就像從前一樣哭完就會好了。
別再告訴我你不想哭了,我不知道你會連怎麼哭都不會了,我明明可以不讓你墜落的。

如果早一點警覺我會發現的,現在太遲了,對嗎?




因為是目擊者,金錫珍去警察局做了筆錄,警方告訴他,從十幾天前開始,朴智旻就收到不少恐嚇訊息,他們問他知不知道這件事情,他只能搖頭,所以從那時候他就不再來找他了,為什麼呢?因為上頭寫著,如果你把這則簡訊拿給別人看,讓別人知道了,我會連同你喜歡的人都殺掉的。
你不要告訴我是怕我擔心受牽連才不告訴我的,呀,你有多喜歡我?你確定你喜歡的人是我?…………如果我早一點發現你的異樣就好了。

走出警察局,他聽到對方家屬的哭聲,他望了望四周,沒有一個人能為朴智旻哭泣的嗎?
那個發簡訊的孩子,也已經死了,這件案子就會這麼結束了。
他有種衝動想痛扁對方的家屬,你們培養出了一個惡魔,卻只打算放任他並且放棄他,導致現在的後果,而你們哭泣是為了自責還有失去自己的兒子,是嗎?
你們拋棄了責任本就該死,卻無法去責怪你們。

朴智旻,我會為你哭泣的,但不會是永遠,因為我不能一直記著你,那樣我活不下去的。
對不起,但是,我現在,會大聲地哭泣的,如同你抱著我那時一樣。
我會很大聲很大聲的,為你而哭泣的,並且把你當成最重要的人。




金泰亨收到一封信,上頭寫著密密麻麻的關於朋友對另一個男人的回憶。
他不知道為什麼朴智旻這麼喜歡那個人,收到信時也曾經覺得很異樣過,現在什麼年代哪有人還寄信?而且朴智旻不是一個會誠實地顯露出自己負面情緒的人,他說他過得很好,他從來沒信過。
知道他死掉已經是二天以後。
而且那個總是傻笑著的朋友還殺了人之後自殺,真是荒唐,荒唐的不可思議。
那個膽小的孩子,怎麼可能殺人,到底是怎麼樣的恐懼才讓你這麼做的呢?

金泰亨有選擇障礙,逛超市總是他最困擾的事情,琳瑯滿目的類似產品,哪一個才是最好的,他該怎麼選擇才是對的,如果選錯了怎麼辦呢?
這麼令人困擾的事情,從物品轉移到人類也是一樣的,他總是不知道誰更好,所以他全部都接受,至少人不像物品那些需要錢才可以獲得,但是也就沒有所謂最重要的人了,朴智旻帶著悲傷的笑容離開時,他覺得很生氣,這個朋友不曾想過要依靠他,既然他沒想過,他也就讓他走了。
欸,有沒有搞錯,你可是我看一眼就決定要選擇的人,那可是很難得的,知道嗎?
可是這樣難得的你,卻不在了。

傷心難受然後到坦然接受並且不會在平常的日子裡想起,又過了二年,在整理東西的時候才發現這封信。
他看著信封袋上的地址,想著那個男人,是否會像他這樣懷念著朴智旻呢?
正好大學就在那附近,也就租了那間房子,在超商確定那個男人的名字之後,欣慰著他並沒有搬家。
他不停的試探他,從他的眼神裡,都說明他是記得朴智旻的,但是太過淡薄的讓他無法確定。

金錫珍,你喜歡他嗎?
完全無法確定呢。





等待金錫珍穩定自己的情緒停止哭泣,實在很不容易。
金泰亨拍著他的後背,跟他說了很多笑話,卻一點用也沒有,金泰亨疲憊地躺在地板上。

「哎呀,隨便你了,你要怎麼傷心就去吧!」
「………你這麼處心積慮的讓我記起他,就是要讓我哭的不是嗎?」
金泰亨看著天花板。
「我很羨慕呢。」
「什麼?」
「他依靠你,卻從來沒想過依靠我。」
「那有什麼用呢?我沒能阻止他──」
「你也阻止不了的。」

空間一下子寂靜下來,安靜地讓金泰亨對著天花板無意義的就像在練發聲般的喊叫起來,金錫珍嚇了一跳,趕緊摀住他的嘴巴。

「你在幹嘛?」
摀住他的唇時,想起他剛剛吻過他的事實,金錫珍皺起眉頭放開他。
「太安靜了嘛。」
「那你也別這樣亂叫阿,吵到隔壁鄰居怎麼辦?」
「我就是你隔壁鄰居。」
「除了我們還有別人!!」
「這樣啊,你看來不傷心了?」
金錫珍愣了下,推了他一把。「別試探我。」
「那我就正大光明的問你……」
「什麼?」
「你喜歡智旻嗎?」
金泰亨的小眼神瞅著他,一臉好奇與期待。
「喜歡,非常喜歡。」
「我好像聽到了……」
「聽到什麼?」
「智旻說謝謝你也同樣喜歡他…………欸,你幹嘛又哭了呀?你知道你很難哄嗎?欸……怎麼這麼愛哭啊!」

金錫珍一邊抽泣一邊瞪著金泰亨,心想這傢伙如果不是存心把他惹哭的那還會是什麼?
但是他自己明明也紅了眼眶的怎麼還有資格說他呢?
如果他就在我們身邊的話,應該也會傻笑著讓我們不要哭了吧。




寧靜而和平的早晨,金錫珍卻感覺自己十分不平靜。

「金泰亨,你把東西收拾了給我回去。」
金泰亨又在床上吃糖果,把包裝扔在床上,他的衣服也扔的到處都是。
「不要,我不要回去,回去又得頭疼了。」
金泰亨從棉被裡鑽出來,可憐兮兮的看著穿著西裝的金錫珍。
「你今天怎麼穿西裝?」
「是工作第一天面試,得穿正式一點。」
「你這麼說,學長,我今天畢業呢!」
「那你快準備準備呀。」
「知道了,但是………」金泰亨拉下他的西裝領帶,往他嘴唇上親了一口。
金錫珍皺了皺眉,揮開他的手。「才剛剛上的唇膏。」
「嗯,看起來是剛剛上的。」
「嘖,那這樣吧,你再多親個幾下吻潤了就不用上了。」
「好主意喔!」
金泰亨雖然嘴上這樣說,卻已經用浴巾包著走進浴室裡洗澡去了。
「真是沒誠意……」
金錫珍一邊抱怨一邊往嘴上重新塗上唇膏。
「出門了,金泰亨!」
「好啦。」

金錫珍包裡的那個筆記本裡夾著一封信,外面那層信封夾著一張紙條。
帶著我們的愛,面試加油呀!
那裡頭寫滿了朴智旻用他可愛的字跡一筆一畫寫下的關於金錫珍的一切,
感激愛意與珍惜。
當然現在也同樣是金泰亨的心情。
不管怎麼樣,已逝的人再也回不來了,但是他們都會記著他,努力生活下去的。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好,我速小阿米
  • 鼻涕都停不了了啦~~版主好討厭,怎麼寫得這麼催淚啦,要害人家哭死膩 (T_T)
    真的超級無敵霹靂爆炸喜歡您的文捏!佩服的五體投地啊!!!m(_ _)m
    偶一定會一直不斷持續滴支持您的!!!無窮的感謝要給您~~
    這真的是一個被壓榨的高中生一整天下來的心靈療癒啊啊啊啊啊
  • 你好唷!
    這篇文是我第一篇防彈文,那時連中文正名都還沒有,很懷念呢!
    謝謝你喜歡我寫的故事唷,能夠讓你們打發一些時間我也很開心的!

    orange4022 於 2015/08/17 21: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