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須知:

由於沁沁本人很容易坑文,所以我很盡可能地把這一系列當作一個段落來寫,

讓他看完是完整的但是又可能有後續的樣子,因為是系列,章與章節之間還是有所聯繫,

請依照發表文章時間先後觀看吧,雖然目前只有二篇也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可接受再觀看,

感謝大家唷!(笑)
 

 

閔玧其小時候就知道多管閒事沒有什麼好下場,所以他長大以後也絕對不管陌生人的閒事,只要不入他眼的人,他連一分鐘都懶得為他停留。
那現在這孩子到底該如何解釋?
閔玧其搔搔頭,把自己手上的鉛筆扔在桌子上,低下頭就看到一張軟軟嫩嫩的臉,那張臉的主人正舒服的枕在他腿上,嘴巴微開,熟睡得像是要流口水樣子倒是很純真,這小子叫朴智旻,他的隔壁鄰居,前幾天剛搬進來的一家四口之一,
他們搬來的時候是早晨七、八點左右,一般來說這時間他都還在睡覺,而且是任誰都吵不醒,哪怕失火也毫無知覺的,早晚顛倒的生活他早就過慣了,雖然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但是充其量也只是混混文憑,他主修RAP,課堂就是夜店,對他來說那裏學的東西更讓他喜歡。

可是這家人居然在搬來第一天就吵醒他了。

這件事情後來被其他二個室友評論為奇蹟,他那二個室友叫金南俊跟金碩珍,金碩珍都已經快要畢業了,現在正在一家廣告公司實習兼上班,大概畢業就會直接去公司報到了,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提著公事包朝九晚五,下班能做做料理看看電視,睡覺前喝杯熱牛奶,安穩的睡覺,就是金碩珍的理想型生活,十足的家庭煮夫,飯煮的不怎麼樣倒也還算是可以吃。
金南俊比他小幾歲,但生活跟他相差不了多少,常會跟他一起去夜店打工,只是因為家庭因素他不能像他這樣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生在大家族裡,他還得固定日子回本家跟父母爺爺奶奶阿姨叔叔姪子家裡養的鳥請安,家裡是書香世家,未來還規劃讓他當老師,沿襲他們家的書香血統,但是現在的金南俊唯一願意聽家裡的差事也只有他們安排的英文家教而已,就閔玧其來看他是個做大事的人,全能又勤勞,不像他在家裡根本懶得像個小阿宅,在家幾乎都在睡覺。

那天吵醒他的先是撞擊窗戶的聲音,跟男孩子青澀的奶嫩叫喚聲,最後致命的一擊是從窗戶飄來的風雨跟嘰嘰喳喳的交談聲,他罵了一串髒話之後從床上翻起身,他張開眼就看到一張陌生的臉龐,那張稚嫩的臉蛋並不白,是巧克力色的,他驚愕地對著閔玧其那因為被吵醒而凶神惡煞的雙眼,閔玧其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尤其是有起床氣的時候,也不管他到底是人是鬼,他用二雙手掐住了陌生男孩的脖子,男孩嚇得叫起來,膽顫地從嘴巴裡發出嗚嗚的哭聲…
「號錫哥……嗚嗚……哥……救命……」

閔玧其眼睛掃到了那扇還敞開的窗戶,有三個男孩三張陌生的臉正尷尬地與他對望,其中一個爽朗的男孩從窗戶爬進來,把其他二個拉進屋裡,還細心的把窗戶好好關上,他壓著其他二個孩子的頭,對他行個禮。

「你好,我叫鄭號錫,左邊這個是田柾國,右邊這個叫金泰亨,還有你掐著的那個……呃……他看起來好像有點痛……他叫朴智旻,我們是你的新鄰居!」
這個叫鄭號錫的異常的陽光,真的是異常的,有他在原本這黑暗的房間好像都充滿了希望般暖呼呼的,笑起來也是那麼爽朗,而且他好像一點都不在意他正掐著他們家的孩子。

「嗚嗚……號錫哥……嗚嗚……」

他手上那個孩子扒著他的手發出嗚嗚的聲音卻沒什麼眼淚,頂多眼眶泛紅了而已,嘴裡還喊著他哥的名字,他瞪著他心想這個人應該至少也有一米七了還叫什麼孩子?
「呀,至少你該求我鬆手,跟我道歉啊!」
朴智旻眼眶漸漸堆積出淚水的看著這個凶神惡煞,要扳開或者反抗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個人好可怕,不知道反抗的下場會是什麼,偏偏他剛好生性膽小不擅長反抗。
「求求你……放開我……」
閔玧其將手放掉,朴智旻脖子上一圈的紅色掐痕,金泰亨跟田柾國趕緊跑到他身邊,研究著他的脖子,金泰亨嘆為觀止的道…「我只在電影上看過掐痕,真實看到還是第一次!」
田柾國趕緊拿出手機。「需要拍張認證照嗎?」
「嗚嗚…你們這些沒良心的,號錫哥……」
鄭號錫只是笑著拍拍朴智旻的肩膀,再度對上閔玧其的眼睛。
「不好意思,我們幾個來到新家太興奮了,走去陽台結果不小心被反鎖了,只好爬過來你們這裡,從窗戶向你求救了!」

居然有人會蠢到集體被鎖在陽台上!!
鄭號錫陽光般的笑容直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些新鄰居好像怪怪的啊,是不是集體需要治療?

「那你們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突然這麼多陌生人踏進他房間裡實在有點煩躁阿。
「不過,我們現在出現一個問題。」
「什麼?」
「我沒帶鑰匙出來啊,打不開門還是回不去的。」
閔玧其微微把嘴巴張開看著鄭號錫,「所以呢?」
「所以我得去找房東,你可以幫我看著這三個孩子嗎?」
「看?他們這麼大了還需要人看?」
「他們在我心裡還是很需要照顧的弟弟…那就麻煩你了!」
鄭號錫沒等閔玧其有反應就逕自走了,三個小孩則跟在哥哥身後走到客廳,閔玧其也搔著一頭亂髮走到客廳去。
那三個小鬼頭跟在鄭號錫身後的樣子越看越像母雞帶小雞阿。

「我一會就回來,你們乖乖聽話別打擾人家,知道嗎?」
鄭號錫摸摸田柾國的頭就走了,田柾國心情顯然不錯,金泰亨在一旁都囔著號錫哥怎麼也不摸摸我,眼神倒是轉向一旁的朴智旻,朴智旻撫著脖子低著頭,大概是不敢轉身面對身後那個凶神惡煞。
金泰亨拉著朴智旻跟田柾國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一雙眼睛望向盯著他們動作的閔玧其。
「請問,我可以喝水嗎?」
金泰亨比著茶几上的水,閔玧其這才走上去,朴智旻一直抓著田柾國的衣襬沒敢抬頭。
閔玧其嘆了口氣,算了,就當做善事消孽障吧。
「我給你們倒果汁。」
閔玧其走去廚房拿杯子倒了三杯果汁給他們,甜甜的柳橙汁讓金泰亨衝著閔玧其笑。
「好喝,謝謝你!」
閔玧其只是點點頭,看他們那樣子大概也不像是小偷,況且這個家大概也沒啥好偷的!
「你們就看電視等你們的哥回來吧,我要回去繼續睡覺,走的時候記得把門帶上。」
「好的!」

看著閔玧其走進房間,朴智旻撞了金泰亨的手臂。「你不覺得他態度好差的嗎?」
「我不認為,他不是給我們倒了果汁嗎?是個好人!」
「我也這麼覺得。」田柾國舔舔唇也附和,朴智旻覺得自己好孤單,只有他一個覺得那個人可怕嗎?
 朴智旻嘟起嘴看著那扇毫無空隙的房門。





閔玧其在晚上出門的時候常會看到一個很詭異的場景。
一個穿著藍色小花睡衣的男孩會從隔壁屋裡走出來,眼睛半開著,嘴巴還微開,
就那麼漫無目的在走廊上來回走動,從樓梯口走到走廊尾巴,好幾次還差點撞上閔玧其,幸好是他身手矯健閃得快,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他聳聳肩秉持著不管閒事的原則上班去,但接連幾次又見著時,他開始有些擔憂,因為這孩子穿得很薄很少,還一直抖著身子,他眼睛半開著,迷迷糊糊的無意識行為儼然就是夢遊症狀,因為實在不想上班遲到,他搖搖頭還是沒管。

但是就在今天,出事了!

當閔玧其抓著朴智旻的手腕將他從樓梯上拉回懷裡時,他整顆心差點都要停擺了。
眼睜睜看著朴智旻迷迷糊糊的差點從樓梯口摔下去,要不是他把他拉回來現在救護車可能已經到他們家門口了,他抱緊了他,因為他發現朴智旻還想掙扎,他皺起眉頭。

「靠,你就這麼想死啊?小時候沒人教你樓梯口很危險的嗎?」
朴智旻沒說話,眼神毫無焦距,表情迷糊,但可能是因為閔玧其的語調太過嚴厲,他推拒的更加厲害,閔玧其只好放開他,放手之前還將他轉個方向,讓他遠離那危險的樓梯口,往家的方向走。
朴智旻果然就這麼往前走,打開他們家的門,消失在門後了。
看著他照他所想的安全回家,閔玧其鬆了口氣,低頭看錶發現自己鐵定遲到的。
很好,這傢伙給他記著,他絕對會回來找他算帳的。




 小時候沒人教你樓梯口很危險的嗎?

 朴智旻覺得自己腦子大概有問題,因為他今天一整天腦袋裡都盤旋著這句話,在跟金泰亨一起等公車的時候,在上課的時候,甚至在體育課跑步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聽到那個人的聲音,不過這到底是誰的聲音?他為什麼要這樣說?
小時候………印象中是有人告訴過他的喔。
在幼稚園的時候,他因為喜歡奔跑,從樓梯口跌下去臉還朝地,痛得他忍不住眼淚,當場哇哇大哭,鄭號錫從後面一把撈起他,那時候的鄭號錫已經是小學生了,他無奈的拍拍他一身的灰,捏住他的臉頰,“痛嗎?樓梯口很危險,小心點。"
號錫哥的笑容跟現在一模一樣,就算已經是好久遠的事情了,那時候他們還不是一家人,他的爸媽也還沒葬身在那場大火之中。

「智旻!」
從後面有人拍了他一把,轉頭是氣喘吁吁的金泰亨。
「你這小子走這麼快做什麼?」
「我?我有走很快嗎?」
「你就一個人抓著背帶一直走啊,我叫你好幾次都不理我。」
金泰亨沒好氣的輕踹他屁股,朴智旻忽然拉住金泰亨的手。
「泰亨……」
「什麼?」
看到朴智旻這麼嚴肅的樣子,金泰亨也靜了下來。
「你有沒有聽到有人講話的聲音?」
「啊?」

有個低沉的聲音從轉角的暗巷傳來,他們小心翼翼地探頭,才看到閔玧其蹲在牆角抽著菸,身邊還有一個男孩子,菸味讓二個孩子十分有默契的捂起口鼻。
號錫哥說過,抽菸不好,吸二手菸更不好。
朴智旻看著閔玧其跟身邊的男人有說有笑的樣子,那低沉的聲音跟他腦子裡的聲音重疊在一起,發出偵探遊戲在找到犯人時會發出的賓果特效聲,不會錯的,今天一整天盤旋在他腦子裡的聲音就是閔玧其的聲音,完全吻合!

「智旻,走吧?」
金泰亨嫌棄的扯著他的書包讓他走,朴智旻扯開他。
「你先回家,我等一下就回去。」
「嗯?你要幹嘛?」
「你先回家,今天柾國忘了帶鑰匙,現在應該被關在門外,你趕快回去。」
「喔,那你趕快回來,不然我要跟號錫哥打小報告的!」
「真煩耶你,好啦。」

把金泰亨推走,朴智旻才轉頭卻沒看到閔玧其跟那個男孩了,他左右張望了下,忽然有人從後頭一把抱住他,朴智旻嚇得大叫。
「嗚哇哇~~」
「玧其哥,快來看,我抓到偷窺我們的小鬼!」
閔玧其看到是他,臉色就變了,變得有些咬牙切齒的,他向他走來。
「南俊,你抓緊點別放手,我跟這小鬼可是有仇的!」
聽到他這麼說,朴智旻直搖頭。「我跟你哪有什麼仇?」
「你害我今天的工資被扣了一半,你說呢?」
「什麼?」
閔玧其一掌掐住朴智旻的脖子,初次見他時的那股熟悉的膽怯感再度襲上,現在連號錫哥都沒得喊,身後還有個比他高的男孩子架住他,他嚥了口口水,閔玧其笑了。
「緊張啊?我又還沒使力。」
「嗚嗚……」
朴智旻垂下臉感覺自己有點丟臉,可是他張開嘴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唉,一點長進都沒有。
閔玧其掐在他脖子上的雙手使力了點,這孩子的肌膚觸感軟軟嫩嫩的,比他預想的還好掐,本來只是想嚇嚇他的,但看他那張泫然欲泣的臉,不由得就想掐得更大力一些。
「呀,玧其哥,你別嚇人家了。」
金南俊放開朴智旻,還阻止閔玧其有點過火的行為。
朴智旻還以為自己會窒息,他本能的躲在金南俊身後。
閔玧其也覺得自己是有點奇怪了,他努努嘴,瞪著金南俊身後的朴智旻。
「呀,小鬼,以後晚上睡覺的時候用繩子把自己綁起來,不要再出來亂跑了,聽到沒?」
「啊,他就是你昨晚氣呼呼的說會夢遊的小孩?」
「是啊,不然我幹嘛這樣對他!」
金南俊轉身看著朴智旻,哈哈大笑起來,按住朴智旻的肩頭。
「你晚上會夢遊你知道嗎?」
朴智旻還有些驚魂未定,「夢遊?」
「是啊,雖然夢遊這種症狀比較常發生在兒童身上……」金南俊打量他一圈。「你高中了吧?是不高,但是也夠大了呀,算了吧,你要不在床前撒圖釘試試?!」

這對朴智旻來說資訊量過大,他一臉呆滯地看著金南俊猶如香蕉哥哥的親切笑臉。

「別跟他胡扯,他這麼傻,要是真做了怎麼辦?」

金南俊笑嘻嘻的順順朴智旻的髮,「我叫金南俊,是玧其哥的室友,也是你隔壁鄰居,多多指教。」
朴智旻看著金南俊不由自主的點頭笑著回應。「我叫朴智旻,高中二年級,我真的會夢遊嗎?我做了什麼?」
金南俊苦笑。「這你可能要問玧其哥,畢竟受害者不是我。」
朴智旻轉向閔玧其,笑臉一瞬間變僵,閔玧其覺得無趣的翻翻白眼。
「你差點從樓梯口摔下去,是我救了你,不然你現在可能在醫院裡吧。」
朴智旻眼睛瞪得圓圓的,生死一瞬間的感覺,看他凝重的表情,閔玧其皺眉。
「反正你害我遲到工資被扣了,你只要對我有愧疚感就行了,今天晚上記得把自己綁起來,別讓我見到你,走了,南俊。」
二個人往回家的方向走,金南俊走掉時還對著朴智旻笑,朴智旻舔舔嘴唇,第一個想法是………他要回家去找號錫哥!



朴智旻洗完澡之後就一直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叉著水果吃,還叉到了金泰亨的手。
金泰亨吃疼,不甘心的揍了他一拳,朴智旻這才笨拙地幫他貼了創可貼,還是從田柾國的書包裡找到的,一看就知道是小女生給的,因為是粉紅兔的創可貼,家裡的醫藥箱他們總不知道放在哪裡,幫他們療傷的總是鄭號錫,只有他知道放在哪裡。

「柾國,不能這麼早談戀愛唷…」
金泰亨盯著田柾國看著漫畫的臉,田柾國連頭都沒抬。
「號錫哥要我不談我就不談。」
「我也是!」聽到號錫哥三個字朴智旻才回過神來說。
「我───」金泰亨還來不及喊,門打開來了,正確來說應該是摔進來了。

鄭號錫拿著大包小包的超商袋子,累得坐在玄關。
「唉…這才三樓怎麼感覺這麼累,孩子們,來幫忙拿到廚房去!」
一聲令下,第一個衝過去的是朴智旻,田柾國看起來雖討厭做事卻也還是走上去,金泰亨跟在後頭。
三個小孩分工合作把食物冰到冰箱去了。
蛋餅皮、水餃,還有一碗又一碗的微波食品。
鄭號錫只是坐在沙發上放空,三個小孩湊上去坐在他身邊。
「今天是超商打工?」
「對啊,幫朋友代班,很多東西算我打折了,很划算。」
鄭號錫一說起話看上去又有精神了些,他們都知道這個哥很辛苦,一天常常有無數個打工,他為了他們三個放棄自己的升學,雖然他嘴上說反正他並沒有很喜歡讀書,但是同年齡的人應該都上大學了,難免還是有點遺憾吧。
看著鄭號錫努力的樣子,所以他們三個也很努力的做任何事情,自從十年前那場大火以後,不管在哪裡他們都是跟著鄭號錫走過來的,他影響他們三個極深,其中也包含努力這件事情。

「你們今天做了什麼?」

朴智旻把床鋪好了,他們四個是打地舖睡的,鄭號錫是睡在中間的位置,左右兩邊是田柾國跟金泰亨,朴智旻睡在田柾國旁邊,最靠外側的門口。
鄭號錫洗完澡坐在床上擦著頭,尋問著三個即將進入夢鄉的小孩。
其實除非鄭號錫放假,否則一直在外頭打工的鄭號錫很少有機會跟他們聊天,睡覺前他一定要問這句話,你們今天做了什麼?說完才可以睡覺。
「智旻今天心不在焉的,他用牙籤叉了我的手,害我受傷了……」
金泰亨露出粉紅兔的創可貼給鄭號錫看。
「唉咕……怎麼回事?」
「可是泰亨後來也揍了我,這創可貼我幫他貼的!」
「這創可貼是我的。」
「是女生給柾國的!」
「我…我又不喜歡她!」
鄭號錫笑著握住金泰亨的手。「除了這個呢?」
「還有智旻他───」
「金泰亨!」
意識到金泰亨可能要把他見到閔玧其的事情說出來,朴智旻突然嚴肅的吼著金泰亨的名字,這反而讓在他旁邊的田柾國跟鄭號錫起疑。
「哥,你幹嘛了?」
朴智旻咬咬嘴唇,呵呵一笑。「沒有呀,我………」
「智旻他今天忌妒我,因為公車司機說我長得好看沒說他,他怕我講出來被你們笑啦!」
朴智旻有些傻掉的看著金泰亨,金泰亨對朴智旻扮了個鬼臉。
「這不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的事情嗎?」
鄭號錫笑著說,朴智旻看著他嘟起嘴。「哥怎麼這樣,我明明也長得很好看呀。」
「好啦,不早了,睡覺吧。」
鄭號錫探頭看了眼朴智旻,幫田柾國把裸露的上半身蓋好被子,躺下時金泰亨手一伸抱住他,他才安穩的睡去。
朴智旻躺在床上背對著他們,看著房門口,撫著自己的脖子想,
算金泰亨這傢伙有良心,沒把他遇到隔壁鄰居的事情說出來,其實說出來也不怎麼樣,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他們談了什麼,他真的會夢遊嗎?號錫哥他們肯定不知道,否則一定會跟他說並阻止他的,一想到他到了晚上就會無意識地做出危險的事情,他就不敢闔眼了,原本想等鄭號錫回來跟他說的,但是他找不到跟鄭號錫獨處的時間,而且他說了不是讓鄭號錫擔心嗎?他又實在不想讓金泰亨他們知道,怕他們嘲笑他,一堆的事情在腦子裡轉,閔玧其的聲音又在他腦裡盤旋,“你差點從樓梯口摔下去,是我救了你,不然你現在可能在醫院裡吧。”
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瞄了眼一旁三個猶如死屍般的人,他挫敗的坐起身。
他好累,但是不敢睡覺怎麼辦才好?
號錫哥………不行,號錫哥白天夠辛苦了。

猶豫了很久,朴智旻套了件外套就走出房門外。
此時,金泰亨把眼睛睜開,納悶又好奇的看著朴智旻的背影。




閔玧其走出門外時特地張望了下四周。
有他的警告,那小孩應該不會出現了吧?
他正這麼想,隔壁房的大門就應聲的開了,閔玧其緊張起來,瞬間覺得自己像在拍鬼片,而他正是裡頭的男主角,那孩子白天軟嫩的,到了晚上像鬼一樣。
原本金南俊也好奇地說想看人家夢遊,但是他們上班的時間不一樣,金南俊因為早上還有家教,晚上基本就是十二點到二點,然後才是換他的班,金南俊也還沒好奇到想要犧牲他短暫的睡眠時間,因此不能跟他一起體驗鬼片情節,真是可惜了。
靠,這一點都不可惜好嗎?他一點都不想啊!

那張小臉從門裡頭探出來時,閔玧其嘆口氣。
鬼啊,真是鬼啊,快走!
「啊……等等……」
「?!」
那孩子今天會講話?難不成進化了嗎?
閔玧其錯愕的停下腳步看著朴智旻追上來,他在他眼前揮揮手,今天的眼神居然也有焦距,他要回去問問博學多聞的金南俊這是什麼情形!

「玧其哥………我,睡不著TAT」
「你睡不著?!」
「嗯。」朴智旻猛點頭。
「你睡不著關我屁事啊,我又不是你監護人!」
朴智旻露出困擾的表情,「可是,因為你這樣說,我不敢睡覺了……」
閔玧其一口氣差點吸不上來,「那我還成壞人了?」
朴智旻猛搖頭。「你是我的救命恩人……TAT」
「那是武俠劇才有的台詞啦,那你現在要怎麼樣?」
「不知道TAT」

救命啊!
閔玧其皺眉比著他們家的門。「我就叫你把自己綁起來了,回去睡覺!」
「我不想讓號錫哥擔心,這樣要怎麼把我自己綁起來?我連圖釘都不能灑!」
「你還真想撒圖釘啊?」
朴智旻低下頭。「好吧,我知道了,你快去上班吧。」
「小鬼,早上六點才能回來你可以嗎?」
「什麼?」
看著朴智旻,閔玧其嘆了口氣。
「我今天先帶你去我上班的地方,你在休息室睡覺,我會看著你,但是只有今天,回去之後還是要讓你哥知道,他是你的家人,你要讓他知道你出了什麼事,一起想辦法解決!」
朴智旻感動的看著閔玧其。「你真是個好人!」
對不起啊,一開始是他眼瞎了才會說閔玧其是壞人,金泰亨他們說得對,他是好人,而且思想意外的正確。
閔玧其騎上機車,將安全帽給他,朴智旻從後頭抱住他的時候說了聲…
「謝謝你。」
大概是沒聽到吧,閔玧其一點反應也沒有。




朴智旻第一次來到夜店。
鄭號錫其實管他們很鬆,因為他自己偶爾也出入夜店,他無法以身作則,但是也一再的對他們宣導,還是盡量別去的好。
也許是一切都很新鮮,朴智旻一下子就忘卻自己原本的擔憂,反而精神抖擻。

「呀,給我待在休息室睡覺。」
閔玧其將他按在沙發上,將他的手用領帶綁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夢遊的你會不會自己掙脫……不管了,看著辦吧。」
朴智旻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閔玧其。「休息室不會有其他人進來嗎?」
「喔,我告知過了,說你是我弟弟,不太乖所以帶來這裡綁著。」
「他們不覺得奇怪嗎?」
「如果是我大概不會很奇怪吧,我很嚴格又很兇,他們都知道。」
閔玧其看著朴智旻的眼神已經飄向休息室的門,他強制性的把他的臉轉過來。
「聽到沒?我很嚴格又很兇,希望你不要親身體驗!」
「喔………」

待在休息室裡實在太悶了,朴智旻發現在這裡比起不敢睡覺,睡不著的成分還更多,他輕鬆的掙脫綁著的領帶,他是不知道夢遊的他會不會想解開,清醒的他倒是很快就解開了,打開休息室的一個小縫,從小縫裡看出去的角度是舞台,舞台上的人是閔玧其,還有DJ,強烈的音樂跟閔玧其RAP時的嗓音,舞台下的人隨著音樂跳舞,他們將氣氛帶得很好,連朴智旻都隨著節拍小小的動著身子,那不知道是什麼歌,他以前不怎麼聽hip ho的音樂,卻覺得很好聽,舞台上的閔玧其比掐著他的時候更霸氣百倍,他抖抖身子,還是不要跟這個人作對得好。
歌曲結束,閔玧其在舞台上笑著,一口氣就把調酒給乾掉了,他笑得這麼燦爛的樣子讓朴智旻有些發楞。
不可思議啊,那個人是閔玧其嗎?他笑起來居然這麼的…………可愛。
他居然用可愛來形容他,太可怕了!
朴智旻索性就這麼坐在門口從小縫裡看著閔玧其的表演,看著他卻也煩惱著該怎麼跟鄭號錫說自己的夢遊症狀。
他怎麼會這樣呢?
忽然,有人把休息室的門打開了,是剛剛跟閔玧其一起表演的搭檔,他看到朴智旻窩在門口有些驚訝。

「你是閔玧其的弟弟?怎麼不乖乖睡覺呀?」
「呃………你好……」
「玧其,你弟剛剛都在偷看你喔!」

搭檔對著閔玧其大喊,然後拿著包包就走去前台了,朴智旻嚇得毛都要掉了,看著迎面走來的閔玧其。
「呃………我可以解釋……」
閔玧其心情看起來不錯,是笑著的。
「你要解釋什麼?你睡不睡覺關我什麼事啊?走了,回去了。」
朴智旻心頭一窒,這句話突破盲點,對啊,他要解釋什麼?他的一切與閔玧其無關,又不是什麼人,只是會夢遊的隔壁鄰居。
突然臉被巴掌刷了下,閔玧其笑看著他。
「幹嘛不應聲?還把嘴嘟得這麼高?」
「我哪有……」
「哪沒有,快點,我得好好把你送回家。」

在閔玧其後座,抱著他的時候可以聞到一股菸酒味,睡意忽然在這時候全都湧來了,而天已經亮了,好睏,剛剛的自己為什麼浪費時間看著他不睡覺。
一起踏上階梯,二個人都沒有講話,閔玧其打著哈欠看起來也很睏。

「那就謝謝你了!」朴智旻拉開自己家的門時對閔玧其微笑鞠躬。
「一個晚上都沒睡覺,你上課可別打瞌睡喔,對了,你上課睡覺的話也會夢遊嗎?那豈不是很可怕!」
朴智旻遙遙頭。「應該沒發生過吧,否則同學會告訴我的。」
「那你怎麼會這樣?真奇怪。」
他現在是在擔心他嗎?朴智旻笑起來。
「別擔心,我會跟號錫哥說的,一定會好好解決的。」
「啊~嗯,不過帶你去夜店的事,得跟你哥保密,知道吧?」
「是秘密?」
「是秘密。」
畢竟他還沒完全掌握鄭號錫的性格,要是讓朴智旻的監護人知道他擅自帶他出去,搞不好還會被冠上個誘拐未成年的罪名,天曉得他用心良苦。

「好,我不會說的,再見!」
閔玧其對他揮揮手,示意他趕快進去。

朴智旻關上門,頓時覺得心頭哪裡怪怪的卻說不上來。
這種感覺有點新鮮,有點雀躍,也有點遺憾,這個人給他的感覺還真多,但總而言之是個好人!

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果然他們三個還是睡死成一片,他鑽進被窩裡等待有人叫他起來。


再度醒來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伸個懶腰覺得哪裡不太對,怎麼沒有人叫他起床上學?
金泰亨他們呢?他想從床上起來卻發現自己被綁住了,倒是很徹底的用繩子綁在床上,被固定住了,這是什麼情況?他還在做夢嗎?難道閔玧其帶他去夜店那也是一場夢?

「你起來啦?」

他看著房門口的人,更加錯愕了。「玧其哥?為什麼?」
閔玧其捎捎頭,坐在他床邊,一邊將綁住他的繩子解開一邊說…
「你回家之後真的睡著了,然後………」
「然後?」
「你號錫哥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你毫無意識的走到我家門前佇立不動,還一直敲著門,無論他們怎麼叫你,你都聽不到,然後……然後……」
朴智旻把嘴巴張開,從閔玧其臉上無奈又沮喪的表情看來,他有不好的預感。
這時從門口又走進一個男生,他端著荷包蛋跟吐司走進來,是一個長相俊俏的男孩子。
「後面的你講不出來吧?我來幫你講!」
「碩珍哥啊……」
金碩珍握住朴智旻的手。「你聽好啦,你在他們的注目下,強行激吻了玧其,你的力氣其實很大耶,玧其推都推不開,你還把他吻到地板上了,真精彩,我跟南俊都嚇傻了,更不要說是你那幫兄弟了!」
朴智旻甩開金碩珍的手,看了下閔玧其沮喪得不得了的臉,朴智旻臉一下子紅透了,他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頭,哭喊。
「騙人,你們騙人,我不相信!」
閔玧其看著朴智旻,更加哭相了。「就知道這傢伙什麼都不記得,啊…真討厭啊,害我今天又沒睡到覺了。」
金碩珍捂住嘴偷笑,朴智旻那哭喊的反應他喜歡。
「你號錫哥聽完玧其講完一切之後,不斷的道歉,然後尷尬的幫你向學校請病假,說是晚上才會來接你,在那之前你就待在這裡吧,我準備了吐司跟荷包蛋,吃點?」

朴智旻從被窩裡探出一顆頭,對上閔玧其的眼睛又縮了起來。
「好,我知道了,我出去總行,我去睡南俊的床,搞什麼,我要去拜拜啦,盡是些倒楣事……」
在被窩裡聽到閔玧其的話,朴智旻心上插了好幾支箭。
會覺得難過的原因有很多,吻一個男人,他的夢遊症狀,給號錫哥添麻煩,還有………也許,他真是閔玧其的倒楣鬼。

朴智旻還是吃了吐司跟荷包蛋,還看了閔玧其房間裡的漫畫,金碩珍說他今天剛好休假沒課也沒事,所以陪著他一起看漫畫,還給他泡了玫瑰茶,金碩珍優雅的樣子讓朴智旻覺得有這個鄰居也很不錯,而且還是大哥。
但是一整天都沒見到閔玧其,他不敢出房門,所以只能一直往門口看。
一直到晚上,金南俊才跟睡眼惺忪的閔玧其一起帶著鄭號錫還有二個小孩進來。

一被眾人包圍,朴智旻緊張的不知道該看哪裡,只能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著頭,鄭號錫伸出手摸摸他。
「幹什麼這個表情,你又沒做錯事。」
「我沒做錯事嗎?你替我道歉了……」
「我是你哥,難道我沒權利替你道歉?那你自己道歉好啦?」
朴智旻一下子抬起頭看著鄭號錫。「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鄭號錫順順朴智旻的髮。「別擔心,一定有辦法的。」
「嗚哇…號錫哥……對不起…」
朴智旻抱著鄭號錫,在他懷裡拼命掉眼淚,金碩珍則連忙遞面紙給鄭號錫,鄭號錫擦著他的眼淚,直喊著「傻瓜,你想的太嚴重了,我們什麼話也沒說,你自己想這麼多做啥?泰亨、柾國你們來說說,你們會嘲笑智旻嗎?」
「會。」田柾國跟金泰亨異口同聲的說著。
朴智旻哭喪著臉看著鄭號錫。
「呀,你們兩個小鬼!」
「開玩笑的麻,兄弟有難我們只擔心而已。」

朴智旻抱著鄭號錫坐在床上掉眼淚,鄭號錫不停的安撫,說要帶他去看醫生,看了就會好,哥會陪著你諸如此類的話。
閔玧其在一旁看有些發悶。
怎麼朴智旻只在乎他那些兄弟的感受不在乎他的啊?
他可是受害者啊,可一句道歉都沒聽到!

「悶嗎?誰讓你帶他去工作的?」
金南俊的話讓閔玧其撇過頭。
「隨便啦,快讓他們離開我的床,那小子的眼淚都弄髒我的床單了!」
金南俊無奈的笑著,閔玧其在某些時候也彆扭的幼稚。
鄭號錫一接觸到金南俊的視線,就拉著朴智旻站起身,壓著他的頭道。
「這孩子麻煩你們了,我們這就回去了!」
金碩珍看著桌子上鄭號錫提來的一盒披薩點頭。「不會啦,也沒什麼。」
金南俊跟著點頭。「你也辛苦了。」他們很幸運,有個會做人又直爽的哥啊!

要回去的時候,朴智旻對上閔玧其的眼時趕緊道。
「那個……對不起……」
閔玧其看著他聳聳肩。「就這樣吧,快回家去。」
「我……我還會再來的!」
閔玧其直搖頭。「你別來了,我會有不好的回憶,快走。」
朴智旻盯著閔玧其半晌,才放棄的跟著鄭號錫他們走回自己家。

閔玧其搔搔頭深吸口氣, 走回自己的房間看到凌亂的床單,摸摸自己的唇上的破皮處,打從心頭湧起一陣怒火。
朴智旻看到他就縮起來,對著鄭號錫卻扯著放聲大哭,這差別待遇原本該是理所當然,但就是哪裡怪怪的,………唉西,可惡!
他打開房門對著外頭大吼
「碩珍哥,我要換床單!」
外頭傳來的回應是。
「你自己換呀!」
「你們還看了我的漫畫以為我不知道嗎?」
於是金碩珍最後還是乖乖地走進來幫他把床單換了。

閔玧其難得在家裡把菸點起來,哼,有個會夢遊的鄰居還真是一場噩夢。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