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泰亨啊,抱歉啊,我現在這裡走不開…你……』
「啊,那……碩珍哥你忙吧!」
『喂?泰亨啊……泰──』


將電話按掉,關機。
走在寒冷的街道上,金泰亨抬起頭看著閃爍的招牌,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其實他原本就沒有指望能夠見到金碩珍,那個哥總是很忙,忙到會把他的生日忘掉,連個年也不能陪他過,而且今天可是他成年的日子啊,虧他今天還跟媽媽報備,今晚不回家的,自己怎麼會喜歡上金碩珍呢?真是太委屈了…太委屈了!
帶著滿腦子的不平跟自怨自哀,他才發現自己又走到咖啡廳來了,金泰亨習慣性地坐到咖啡廳對面的公園椅子上,看著咖啡廳裡頭穿著服務生制服的男人,那個人叫做鄭號錫,是他的直系學長,從新生入學開始到現在他最黏著的人,這個哥為人就跟他的笑容一樣,爽朗又熱情,就算是不開心的事情,到他面前好像也能化為烏有一樣,有時候金碩珍沒空的時候他就會來這裡等待鄭號錫打工結束跟他一起去吃個東西消磨時間,因為不知道要去哪裏就習慣性的走到這裡來了。

刺骨的冷風讓他想乾脆就回家吧,鄭號錫今天也不可能陪他了,才這麼決定站起身,咖啡廳的門就開了,鄭號錫已經換上自己的制服,對著他這個方向不停的揮手,金泰亨左右看了看疑惑的比了比自己,見他那一臉的懵樣,鄭號錫沒好氣地跑上前去拍了他一下。
「你在這裡做什麼?今天不是說跟碩珍哥有約嗎?」
聽到碩珍哥三個字,金泰亨感覺自己有點不太好,他低下頭來沒講話,鄭號錫果斷的將手上的咖啡塞在他手裡。
「看你鼻頭都紅了,我自己做的喔,給你暖暖手。」
握著手裡溫暖的咖啡,金泰亨才微微偏頭看著他。
「今天這麼早下班?」
「嗯,不想最後一天還在工作嘛,剛好店裡也不缺人……」
「是嗎?那之後呢?要去哪裡狂歡?」
「狂歡?沒有,我平常就夠狂歡了,倒是你……」鄭號錫仔細的看著金泰亨的臉。「碩珍哥又忙著家裡的工作放你一個人啦?」
金泰亨原本僵著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他氣憤地對著鄭號錫。
「你說他過不過份,都最後一天了還放我鴿子!」
鄭號錫的反應只是呵呵一笑,他已經不知道幾次聽過金泰亨來跟他抱怨金碩珍老是沒時間陪他,但是金碩珍一哄這二個人就又回歸從前討人厭的放閃情侶模式,他早已經司空見慣了。
鄭號錫拉了拉自己的黑色圍巾,坐在這裡真有點冷啊,不過也不能放任這個小孩在這,他瞄了眼金泰亨。
「不然這樣吧…這二天我宿舍裡都沒有人,該回家的該出去的都不在,你來我宿舍吧?」
「真的?」
金泰亨轉過頭露出開心的表情,與剛剛那個還沮喪著的金泰亨像是二個人似的,有時候連鄭號錫也覺得金泰亨的情緒像個孩子,一會哭一會笑,實在是變化太快了。
「我還打算買幾瓶酒回去配年末節目呢…」
聽到這句話,金泰亨眼睛更亮了起來,他抓住鄭號錫。「那我可以喝酒嗎?」
鄭號錫偏頭看著他,質疑的眼神。「你還沒成年吧?」
「喔喔…」金泰亨從背包裡拿出他的學生證亮給鄭號錫看。「我是95年12月30日生的,十二點就成年了喔!」
「那你不就要等到十二點才能喝?」
「那……號錫哥你陪我從十二點開始喝到天亮吧,就這麼決定了,走,我們快去買酒!」

被金泰亨拖著走,鄭號錫看著他明朗起來的笑容,他想起金碩珍老是在他耳邊抱怨的話,號錫你啊,其實才是最會安慰泰亨的人吧。
他只是覺得情緒是會傳染的,金泰亨還這麼常在他身邊轉,他開心自己也開心那不是很好嗎?鄭號錫也微微的笑了。

 

 



 

 

 

 


「號錫哥你為什麼不交女朋友?」

桌上擺滿了啤酒,金泰亨抱著他們家那隻粉紅色兔子娃娃玩著,那隻粉紅娃娃是金碩珍前一年硬塞到他們家的,說是前女友留下來的東西,怕金泰亨在意只好塞給他,不知道金泰亨如果知道那隻娃娃的由來還會不會抱著他直往臉上蹭。
鄭號錫開了今晚第六瓶酒,金泰亨開了今晚第二瓶酒,這小子倒也沒真的等十二點才喝酒,也偷偷地喝了幾瓶,電視正撥放著某個女團的性感舞蹈,金泰亨沒來由地就開始問起問題。
「號錫哥真的沒有女朋友嗎?」
「為什麼不想交女朋友?」
「如果沒有女朋友,那喜歡的人總該有吧?是哪個系的?」
「號錫哥從不跟我說你喜歡誰………」

鄭號錫看著金泰亨那雙好奇的眼睛,才發現自己從來也沒機會跟金泰亨說,他其實不喜歡女生,他跟金碩珍那個男女老幼大小通吃的人不一樣,他從小就沒把女孩子當成對象過。

「自己一個人多好啊,你看要是交到一個像你這樣的,沒陪過生日還會生氣,還得哄你,不是很麻煩嗎?」
鄭號錫才剛說完就發現遭了,金泰亨臉沉了下來,「你怎麼知道我也覺得我自己很麻煩呢?」
「呃……泰亨啊,哥你跟你開玩笑的,你………吃餅乾嘛!」
金泰亨遙遙頭,這下真糟了,金泰亨居然不吃東西了!
鄭號錫揉揉自己的臉,電視機裡的藝人齊聚一堂開始倒數,五、四、三、二、一。
鄭號錫正想轉過頭去跟金泰亨說新年快樂,一個撲過來的擁抱讓他措手不及,沒穩住就雙雙倒在地板上。
金泰亨在他頸肩上呼氣的感覺癢癢的,他縮了下。
「呀,你是傷心過度了嗎?別新年的就壓著我快起來!」
金泰亨遙遙頭,他看著鄭號錫的眼睛。「號錫哥……我決定要跟碩珍哥分手!」
哇,鄭號錫嘴巴微張的看著自己上方的金泰亨,從前不論他們吵過幾回,金泰亨絕對不會輕易說分手的,看樣子真的是下定決心了。

幾年前,他在新生入學儀式上見到被學長姐命令來跟他請安的金泰亨,他那有些害羞又靦腆的模樣給了鄭號錫很好的印象,所以他對他說以後有什麼事就來找哥,金泰亨倒也聽話,就這麼找了他三年,這孩子在人前活潑開朗好動,卻也會靜靜地靠在他身邊一動也不動,現在看他這樣受了委屈,自己也是一陣不捨,他伸出手疼惜的摸摸金泰亨的髮。

「泰亨啊,別難過了,哥明天請你吃好吃的?」
金泰亨遙遙頭,「號錫哥你……為什麼老是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因為你是我弟弟啊……」
「可是,你對我這麼好,我也會對你動心的。」
「呀,泰亨啊,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這孩子該不會真的悲傷過度,開始腦筋不正常了吧?他剛剛也不過喝了二瓶酒後勁這麼強?

鄭號錫覺得自己不能繼續待在他身下了,他想推開他,卻被金泰亨再度壓了下去,想開口說些什麼,一個吻堵住他的唇,金泰亨的嘴唇很乾燥,這個吻粗魯的像是要把他的唇給磨破了,鄭號錫腦內的警鈴大作,他死命的閉著嘴不讓金泰亨的舌有機會竄進來,他推開他,卻發現金泰亨一臉委屈的看著他,眼眶堆滿了淚水。
「號錫哥………」
金泰亨的眼淚落在他身上,看得讓鄭號錫滿是心疼,只好伸出手抹掉他的眼淚,金泰亨一邊抽氣一邊說。
「號錫哥,我是不是沒有人要了,你現在……也不會要我了……」
「唉,怎麼會呢?哥要你,你別哭……」
聽到這句話,金泰亨一邊擦眼淚一邊看著他。「真的嗎?」
「呃………」鄭號錫眼一閉撇過頭。
算了吧,他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了,反正也不討厭,就只有今晚,他要幹嘛就隨便他吧,只要他不要再哭了。

金泰亨伸出手摸了摸鄭號錫剛剛被自己吻過的唇,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他感覺眼前的鄭號錫跟平常很不一樣,渾身發燙暈呼呼的,心理的悲傷也讓他無法思考,他低下身去再度吻上鄭號錫的唇,他細細的吻著他的上下唇瓣,舌頭相觸糾纏,加熱了二個人之間的溫度,金泰亨跨坐在他身上,一顆一顆的解開鄭號錫的襯衫,低身去舔吻他每吋肌膚,太過煽情又熟練的動作讓鄭號錫不由得想不知道這孩子現在心裡想的是他還是金碩珍?但是很快的他就無暇去想這件事,金泰亨解開他的褲頭,手指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勾畫著他的分身,被挑撥起的情慾也讓房間裡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曖昧,金泰亨的手撫上他的大腿內側,分開他的腿時,金泰亨注意著鄭號錫的表情才進入他,撕裂的感覺讓鄭號錫扯住了金泰亨的領帶,狠狠的吻住他的唇。
「唔……號錫哥…哥…」

金泰亨不是鄭號錫第一個男人。
他之前也跟一個學弟交往過,只是已經分手很久了,走在路上都不見得能認得出來,金泰亨生澀的毫無緩衝的進入讓鄭號錫吃疼但又無奈,他不想讓金泰亨看到他疼痛樣子,怕他自責,所以他親吻他,離得太近就看不清楚真實的情緒了。

「哥,疼嗎?……我………」
看到金泰亨略略有些慌張的模樣,他可以肯定金碩珍平常應該是個攻,鄭號錫抱住他。「傻孩子……你不動哥我會更難過……」
鄭號錫溫柔的語調讓金泰亨扶住他纖細的腰身,隨著本能加速律動著身子,房間裡充斥著交合時黏膩的聲音,還有二個人的喘息聲。

「號錫哥………」

金泰亨纏著他的身子,筋疲力盡的在他耳邊喊著他的名字,鄭號錫轉頭看著金泰亨滿足的笑臉,他摸摸他的頭。
耳邊響起金碩珍那句話,號錫你啊,其實才是最會安慰泰亨的人吧。
吶,這樣你就不會再哭了吧?

 

 

 

 



 

 

 

 


金泰亨坐在麥當勞對著漢堡跟可樂發著呆,連朴智旻走過來搶了他的漢堡他也一點反應也沒有,看他這樣,朴智旻倒也慌張起來乖乖的把漢堡還給他,搖著他的身子道
「小子~你沒事吧!!啊?你醒醒啊!活著嗎?」
「智旻………我…………」

話到嘴邊說不出口。
成年的那個晚上,他做了一件極其荒唐的事,
一早起來,腦袋發脹,鄭號錫已經穿戴整齊扔給他一瓶牛奶,讓他喝了好解酒,金泰亨手裡捧著牛奶,想說話卻不知道能說什麼,他只能張大眼睛有些不安地看著鄭號錫,鄭號錫與平常沒什麼兩樣,看著他的眼神沒有任何異狀。
「幹嘛這樣看我?難道你還需要我幫你穿衣服嗎?」
金泰亨臉一紅,連忙快速的把襯衫套回自己身上,穿褲子時還刻意擋著鄭號錫的視線,鄭號錫見他那害羞的模樣倒是覺得可愛,昨晚該看的都看了還擋什麼呢?

「走吧,我送你回家?」
「呃………號錫哥……你……」
「什麼?」
鄭號錫轉頭看他,那反應讓金泰亨覺得哪裡不對,伸出手就拉住鄭號錫。
「哥,昨晚───」
「以後別在我面前哭了。」
「嘎?」
鄭號錫捏住金泰亨二邊的臉頰。「我不在意,所以你不准自責也不准不開心,可以做到吧?」
金泰亨認真地看著鄭號錫,想從他眼睛裡看出任何一點其他情緒,但是奈何他什麼也沒看到,鄭號錫放開他轉而按住他的肩膀將他往前推著走。
「走吧。」

鄭號錫說,他一點也不在意,他不在意表示………他一點都不喜歡他吧,難道他只是單純地想安慰他?
金泰亨暗暗的咬住了唇,一股怒意讓他想發作,但是在鄭號錫面前他又什麼也無法表示。
要是他對他生氣了,鄭號錫可能會想都不想的離開他吧?
讓鄭號錫不理他,那還不如維持這樣的關係,誰都不要太深入的追究。


『泰亨啊……你現在在哪裏?』

看著來自金碩珍的手機簡訊,金泰亨在手機裡打上分手吧三個字然後發送出去。
新年要有新希望,對他來說現在他的新希望就是鄭號錫,他說他不在意,那就努力讓他在意吧。

金泰亨在鄭號錫的宿舍門前深吸了口氣,拍拍自己的臉,宿舍門一打開,看到鄭號錫就立馬轉了個哭臉黏上去。
「哥,我剛剛跟碩珍哥提了分手,你安不安慰我啊?」
鄭號錫沒好氣的看著他,「少來了你……」
「我真的很難過啊哥……」
「真的?」
「真的!」
金泰亨一邊說一邊竄進他的宿舍,鄭號錫只能看著金泰亨那蹦蹦跳跳顯然很開心的背影想他是不是太寵他了?只是………算了吧。




------

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再放張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懵智控
  • Vhope~~~
    很愛這對CP!!
    粉紅小公主不好好照顧V
    看看人家泰亨都要去找希望了
  • 這對真的很有愛呢WW
    把金碩珍碩造成那樣真的XD劇情需要XD
    謝謝你的回覆喔W

    orange4022 於 2014/03/04 23:04 回覆

  • 光
  • 三不五時就回來咀嚼這篇文的我(###
    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文,不過都在潛水
    VHOPE真的好喜歡TTT
  • 真的謝謝你唷~ㅋㅋ
    霜花真的是個適合談戀愛的CP~
    在一起能使彼此更加的耀眼吧~~

    orange4022 於 2014/08/17 14:31 回覆

  • jia
  • vhope啊!!!!!!
  • ㅋㅋㅋㅋㅋ是的,是vhope唷!!

    orange4022 於 2014/12/04 01:59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VHope!!!!! 好甜!!!❤❤❤
  • 感謝~~~~~

    orange4022 於 2018/01/01 2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