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flower,學名Helianthus annuus
「你所存在的地方,就好像……向日葵吧!」


溫暖、充滿朝氣、心中存有一顆太陽並且朝向陽光的人們。
但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這個人會成為我的太陽?
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想過也沒有人願意去思考。
為什麼身邊這個人會成為你的太陽?
為什麼?

 



 

 



「玧其哥,最近新進了一箱蘋果,很甜,你嚐嚐?」

早晨,車水馬龍的市場裡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梅雨季節剛過,連續下了幾個禮拜的雨,城鎮裡的人都悶壞了,幾個月都很冷清的市場又像往常那般湧入絡繹不絕的人潮,陽光灑在各式各樣的攤子上,水果攤上的蘋果閃亮的好像都會反射出光芒,閔玧其抬頭仰視著眼前的少年,他雖然擋住了陽光,看著他的瞳孔卻炙熱的如同太陽。

老實說,他已經習慣了,雖然遺憾依然是有那麼一些,但直覺反應還是高興的,可能是因為他不來自於這個國家。

一個柔軟的觸感抵上了他的唇瓣,口腔裡湧上淡淡的蘋果香,舌尖嘗到了蘋果多汁的甜味,與他的唇分開時,少年還細心的擦了下他嘴角的口水,用牙齒咬下嘴裡那塊果肉咀嚼,眼前的少年舔著唇笑得得意又溫暖。

「你啊……也給我點發呆的時間啊!」
「玧其哥如果發呆也想著我就好了,不過我知道不可能!」

金泰亨沒有因為話語裡的酸意而減少笑容,是的,他對著他的時候總是笑得無比燦爛,哪怕是傷心的事情。
就像是電視裡的演員那樣,可能還會得獎。

閔玧其對金泰亨伸出手,金泰亨則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什麼?」
「請問在水果攤打工的店員,那顆蘋果不是要給我的嗎?」
金泰亨這才會意到自己手上還拿著蘋果,倒是又笑著咬了口,遞上自己的嘴唇。
閔玧其只遲疑了一秒就把他手上的蘋果給奪過。

「好好努力啊,小子,回來有炸雞可以吃。」
「耶~~~~~有炸雞可以吃~~~玧其哥果然是我的太陽!」


閔玧其沒有回頭卻也能聽到金泰亨興奮地在後頭囔囔,
太陽。
他們這個國家的人老是把這二個字掛在嘴邊,說什麼你是我的太陽。
我還是你的烏雲呢。







如果沒有太陽的話我會不能活的,這是定律,沒有理由也沒有原因,就把他當作是因為基因吧,從出生就已經無法改變的決定,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沒有你我會不能活的。


『為您插播一則快訊,晚間六點多金議員的公子被發現在房間裡上吊自殺,死因應是被太陽拋棄……………』



「啊……糟糕……雞翅應該轉這個方向才對……」
閔玧其把雞翅朝自己這個方向微調了一些,呵呵笑起來,他對擺盤還是有點自信,可能是因為他有藝術細胞吧(自己說的)。

又有人因為失去太陽而死掉了。
但是不能理解的是,這個城鎮的人都要因為這個原因滅絕了,新聞卻還是孜孜不倦地把他當成快訊報導,都已經死掉這麼多的人了,還有什麼好驚訝的,貓咪受困溝裡不幸死亡還來得有看頭點。

突然門"啪"一聲的被打開來了,用粗魯的不可思議的方式。
「將將~~」
金泰亨不同如以往低沉的嗓音,還算可愛的假音傳進他耳朵裡,他連頭都沒抬懶懶地躺在沙發上。
「將什麼將啊,快把門關上,那扇門總有一天會被你弄破!」
一個重量壓了上來,微微偏頭,金泰亨放大版的臉如往常般侵入他的眼睛裡,很帥,很漂亮,尤其是他的眼睫毛,細而長毫無粉飾的垂彎下來,金泰亨在他唇上輕啄了下,還在訝異這個吻不如往常熱情,金泰亨就笑得沒心沒肺的把他拉起來指著門口。
「哥,玧其哥,我帶了貓咪回來!」

閔玧其快要嚇死了。
如果那個一米七多的男子是貓咪的話,那他算是什麼動物呢?
那個貓咪正瞪圓了眼睛看著他,然後顫抖著手開口說…

「你們剛剛是在………接吻嗎?男生跟男生?!」

閔玧其舔舔唇,嘛了一聲,貓咪那震驚不已看到新世界的眼神讓他想起他剛來這個地方時自己的模樣,但是貓咪比他幸運,因為他當時沒認出金泰亨的太陽是男性,還被怨恨了好一陣子。

「我說,你是從哪裡──」
「喵~~」

一隻貓咪從男子的口袋裡鑽了出來,還對著閔玧其喵喵叫,男子把貓咪抱出來笑了,笑聲很爽朗。

「哎呀…貓咪,你醒來了啊………啊,對了……」男子轉向閔玧其鞠了個躬。
「我叫鄭號錫,住在韓國,是來玩的。」

欸,你說,能遇上外來客的機會已經不多了,那還能遇上同鄉的機率是多少?
「哇靠,難怪阿,你說的話我聽得懂!」
「是啊!」金泰亨抱緊了閔玧其,整個人像生下來時就已經黏在他身上似的。「我看到他從溝裡救出貓咪,然後還開口說韓語,我當時就震驚了,覺得好厲害,跟他聊得開心我就把他帶回家來了!」

閔玧其瞇起眼看著死黏在自己身上的金泰亨,一隻手五根手指頭按住金泰亨的臉把他給推開,然後揪住他的領子死命搖晃。

「金泰亨~你這傢伙!!我說了多少次不要撿垃圾回家你聽不懂?我們家沒有做資源回收!!!」
「……哥……哥…你冷靜點!」

鄭號錫用樹枝逗著貓咪對著那邊難分難捨的二個人露出笑容。
「小貓阿……他們說……我是垃圾耶…」
「啊………」

難分難捨的二個人一同冷靜下來看著他,閔玧其咳了幾聲把金泰亨放開。

「那個,一起吃炸雞吧。」





鄭號錫食慾旺盛,食量也挺大的,看上去是個健康的好青年,而且笑起來的煊染力之驚人,只要他笑金泰亨就會跟著笑,也不知道到底哪裡好笑,反正就像二朵花一樣總是對笑,鄭號錫用吃得油油潤潤的嘴巴開始回答閔玧其跟金泰亨的問題。

「我是從韓國來的,因為在書上看過這個國家的事情,覺得很好奇,排除萬難花了很多錢靠了點關係才終於來的,真不愧是個像向日葵一樣的國家啊,陽光很好,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好幸福!」

鄭號錫的話讓金泰亨再度笑得傻傻的,帶著點自豪,這個國家的人都對自己的國家很自豪,稍微稱讚點就會開心地飛上天。

「幸福嗎……?」
「嗯?不是嗎?」
「那是你幸運,梅雨季節剛過,前陣子都在下雨,屋裡潮濕的很,明天還得大掃除的。」
「是嗎?呵呵……我也被父母們說是個幸運的人呢,朋友也這樣講!」
「你幾歲了呢?身高?體重?生日?嗯……還有要待多久?」
閔玧其都還沒開口,金泰亨就已經連懷裡的貓咪都顧不了,扒著鄭號錫就追問起來,閔玧其撐著臉直盯著金泰亨。

「這是在做人口調查嗎?」
「太好了,你又多了一個問題,什麼是人口調查?」
鄭號錫摸摸金泰亨的頭。「人口調查就是人、口、調、查。」
金泰亨皺起眉頭覺得奇怪的看著鄭號錫,鄭號錫這才笑出來。
「好啦,不鬧你,我今年20歲了,體重跟身高…嗯……這不重要,至於生日,我明天生日!」
「嘎?」
閔玧其跟金泰亨一同發出疑惑的單音,鄭號錫肯定的點頭。「我就是為了慶祝21歲生日才想來這裡冒險的!」

閔玧其點點頭。「原來如此!」
「對了,你們為什麼會說韓語啊?」
「啊,因為玧其哥也是從韓國來的,我的韓語也是玧其哥教的喔!」
閔玧其一直很喜歡金泰亨的一點,他在對別人介紹自己的時候,總是看起來很以他為傲的樣子,那模樣很討喜,也很溫暖。
「是嗎?原來你是同鄉?真巧!看來好人有好報,我救小貓救對了呢!」
鄭號錫笑咪咪地看著閔玧其。「你是哪裡人?我是光州人!」
說真的,這麼久沒遇上同鄉,還是有點讓人懷念又雀躍的,就算他有一點怕生。
「我是大邱人。」
「哇,真好呢,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啊?」
閔玧其想了下。

從鄭號錫身上他嗅到了點懷念的味道,已經大概有三年了,沒有人再問過他這個問題,他雖然不會說這個國家的話,卻也能聽得懂了,小鎮上的人也已經對他習以為常,有時候他不用開口,便利商店的店員都能快速理解他的意思。
據他們所說,閔玧其長得可愛,看著就喜歡,就算說著別的國家的語言也沒關係,大不了就像跟聾啞人士講話那樣就行了。
可惜他無法申請殘障手冊。

「我是為了────」
在閔玧其張口的時候,金泰亨按住他的下顎,用嘴封住他的唇,那透著怒意的吻讓閔玧其皺起眉頭,他沒有閉上眼睛,所以他看到鄭號錫再度吃驚的眼神。
金泰亨抵著他的唇,吻得太過粗魯,好像都流血了。
很久沒有感受過這種充滿醋意的彷彿會死掉的吻了。


「號錫哥,你不可以對我的太陽出手喔!」
「嘎?」

太陽。
外地人是不能理解所謂的太陽是什麼的,舌尖上嚐到些微的血腥味,這大概也不會是陽光的味道吧。


這算什麼太陽呢?






那天晚上鄭號錫睡得並不好。
主要是因為隔音不好,隔壁房間不斷傳來爭吵聲,不久之後就變成讓人害羞的呻吟聲,實在太過安靜,還能聽到床搖晃的聲音,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混合著交合時碰撞的聲音,鄭號錫是個很有想像力的人,在韓國他是個編劇家,之所以會想來這個國家有部分是因為好奇,越是神祕的事情他就越是想挑戰,另一部分也是為了電影劇本的取材。

他的臉隨著他們的聲音熱燙燙的紅了一個晚上。

導致後來金泰亨來他房間叫他起床,他好不容易消退的紅暈又升了上來。
「號錫哥,怎麼了?」
金泰亨用頭靠在他頭上,鄭號錫還來不及推開他,金泰亨倒是被拉開來了。
「還不快起來,今天天氣很好,你們得幫忙做家事!」
「喵~~」

回應閔玧其的是角落裡那隻剛睡醒的貓。





「我跟你說,我今天可是壽星喔!」
「我知道,你已經跟我說八百萬遍了。」

然後鄭號錫提著水桶又爽朗的笑起來,閔玧其提著另一邊望著他。
金泰亨去市場工作了,所以家裡只剩下他們二個人,原本以為來觀光的鄭號錫會四處溜達,沒想到他抱著小貓很悠哉地戴著耳機聽歌,顯然沒有想要出門的意思,既然那樣,怎麼能放過他!
於是他們決定一起擦地板,現在打水中。

「欸,你在韓國的職業是什麼?」
「我是個編劇家,其實我是來取財的。」

家裡沒有多大,從家裡的那一頭擦到另一頭其實沒有很費力,
他們一個客廳一個房間,聊起天來。

「玧其哥,我可以問嗎?」
「不可以。」
「你昨天沒有講完的話,是不是泰亨不讓講?」

就知道會問這個。
閔玧其擦累了在水桶旁盤腿坐下來,鄭號錫還在房間另一端擦著地。

「我原本是來這裡尋找弟弟的,弟弟來這裡之後就不知去向,所以我和你一樣,排除萬難花了很多錢來到這裡,泰亨他是怕我說起這件事會想離開他吧。」
「你來這裡幾年了?」
「三年了。」
「之後為什麼不找了?是為了泰亨嗎?」
「你知道什麼是太陽嗎?」
「其實我來之前查過了,這裡的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像太陽般的人,除卻有血緣關係的家族,那個人可能是自己身邊最常陪伴著自己的人,而一旦決定交往以後,就像達成某種契約似的,他們會很忠臣並且熱情的對待,但是一但有其中一方外遇,另一個人就會無法控制的走上絕路,即便其實那個人一點都不想死,他還是會走上死這條路。」

閔玧其笑了下。
「不愧是編劇家,講死講得像是一個故事一樣,那在這裡可是很多新聞事件,而且這裡的人都要因此而滅絕了,絕對不是一個故事而已。」
「是什麼原因讓他們變成這樣的呢?」
「不知道,我把他當成是基因問題,如果我跟泰亨能有個孩子,我們的孩子也會帶有這種無法控制的偏激人格。」

是呢,這裡的人,都愛的太過偏激了。

「環境是否也會影響呢?帶泰亨離開這裡,說不定就算你離開他,他也不會尋死的。」
「第一, 這裡的人對這個國家之自豪,他們寧死也不願意離開,第二……」

鄭號錫拿著抹布出現在閔玧其眼前,鄭號錫將抹布放進水桶裡擰了擰。

「我不會也不想去嘗試這種可能會讓他死掉的實驗。」




 

 


身體很冷。
閔玧其記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金泰亨的時候,是梅雨季節,下著滂沱大雨,行李被偷了什麼都沒有,全身溼答答的他來到便利商店外頭躲雨。
便利商店的店員看見了,給了他一條…………抹布。

『喂~你開什麼玩笑?我是人不是桌子!』

對方聽不懂他說的話,所以納悶地看著他,低喃了幾句,比了比椅子,讓他過去坐下。
知道語言不通,閔玧其此刻也疲憊的不願說話了,他乖順的坐在椅子上,那個人拿出吹風機,開始幫他吹頭髮。
當他的手指碰到他的頭皮,閔玧其只覺得全身僵硬,被一個陌生人這樣溫柔又親暱的對待他還是不習慣,但這說不定是這個國家的基本禮儀?就像是用親臉頰來打招呼那樣的。
將他大致上吹乾,店員泡了杯牛奶給他,他接下來卻不大敢喝,人在外地總要有點警戒心,如果被迷昏了可怎麼辦才好?雖然他行李被偷了除了身體什麼都沒有。


店員比了個讓他喝的手勢,他遲疑了片刻,店員嘆了口氣握住他的手將牛奶往自己嘴裡送,如此近的距離看著他,五官很漂亮,那是一個很俊俏的男孩,不只漂亮,還知道他顧忌什麼。
既然他都親身試毒了,他豈能不喝?

喝完溫暖的牛奶,人也變得清爽多了,雨卻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
店員拍拍他,在紙條上寫下字。

Typhoon

父母朋友都這麼說過他的,說他很不走運。
居然讓他遇上了颱風。

 



他被店員帶回家了。
店員好像總是有撿東西回家的習慣,因為店員的女朋友雖然很不高興,但是看上去是已經無可奈何了。
語言不通,所以他們之間很乾脆的沒有對話,但是歌曲還是個神奇的溝通橋樑,店員在家裡放了KTV來唱,他們這裡的歌曲聽不懂但是氣氛起來了,還是又喊又叫又跳的很開心,店員不時的還會對女朋友蹭來抱去求獎勵,完全無視他的存在。
女朋友留著短髮,但是那臉蛋還是漂亮的,而且家裡房間很多粉色的裝飾品,應該是女朋友用的吧,那二個人在一起畫面看上去很登對。

好像很幸福的樣子。
不知道弟弟在這裡是不是也很幸福?


他其實不打算久留,他還有尋找弟弟的任務,但是颱風一轉就是三天,而且還夾帶著狂風爆雨,在店員的挽留下他還是留下來了,女朋友做的飯很好吃,店員每次都會帶著幸福又得意的表情看著他,彷彿在說”你看,我女朋友做飯很好吃吧?是我的女朋友喔!”
唉,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每天晚上,他都會聽到他們翻雲覆雨的聲音,就算有了客人他們也完全不想壓抑自己的感情或者有所收斂吧,店員的呻吟聲每天都會陪伴著他入眠。
他想他不離開真的是不行,這誰受得了!

天氣轉晴,在決定離開的那個早上,他看到了讓他驚訝的事實。
女朋友裸著上半身嘴裡塞著牙刷跟他說了句應該是早安的話。
而他一直以來都以為是貧乳,結果根本是跟他一樣的構造………這真是太荒唐了!
原來是男的,女朋友是男朋友!

對於同性戀他沒有什麼偏見,只是再加上這個誤會驚訝是加倍的。
他身上沒有錢,所以他想出去找工作,至少尋找弟弟也得把自己餵飽,於是店員讓他留下來,他帶著他去便利商店工作。
在閒暇之餘,店員讓他教他韓語,他像個幼稚園老師般的開始教導小朋友寫字,並且照著他在這個國家的諧音名,替他取了一個名字,叫金泰亨。
金泰亨還要求幫他男朋友也取名字,於是他替男朋友取名叫金碩珍。
金泰亨學的詞越來越多,也就越發黏著他,閔玧其也不是沒有發現金碩珍時常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們,他也無視掉了,反正這個國家的人跟他沒有關係,他只想知道弟弟還好不好。

金碩珍沒有工作,他的工作就是在家裡讓金泰亨工作回來可以抱抱他,親親他,對他撒嬌,安撫他跟他聊聊天,金碩珍看上去是寵愛金泰亨的,卻總是讓閔玧其覺得他是冷淡的,大概是因為金泰亨對他的熱情更甚的緣故吧?
他發現自己一不小心就會開始觀察他們,一個月過後,他也累積了一點金錢,他開始想離開,他讓金泰亨教他這個國家的語言,但是還沒開始教,事情就發生了。

金碩珍發病了。
癌症末期,說是沒剩多少時間,金泰亨每天奔走醫院,睡在醫院,他也跟著金泰亨來醫院,終於金泰亨也感冒疲憊的吊上了瓶點滴。
如此糟糕的情況讓他也說不出自己想走的話了。

金碩珍會哭,他挺愛哭的,反而是看起來是哭包的金泰亨從頭至尾沒有掉過半滴眼淚,堅強的不可思議,金碩珍哭的時候,會拉著金泰亨的手,金泰亨感冒住了院,那隻手就換成了閔玧其。

金碩珍哭累了,就會睡著,但是那個晚上他卻沒有睡,只是發音不標準的開口對閔玧其說了一句他聽得懂的韓文。

『跟他……在一起……成為他的…太陽……會死…他會死。』

閔玧其想,金碩珍為了這句話到底偷偷練習了多久?
原來金碩珍哭不止為了自己的生命,還有為了金泰亨的。

會死……那個活潑的漂亮的少年,會因為失去太陽而死的。
但是成為他的太陽哪裡有這麼簡單?
而且他不會一直待在這裡,他可是一個隨時會離開的人,就算金碩珍練習了那句話,並且傳遞給他了,他還是不能成為金泰亨的太陽。


那就是你們的命啊。

 

 



 

 



金碩珍嚥氣的時候,金泰亨還在吊點滴,他病得很重,好像也快要死了。
但終究不是絕症,金泰亨還是慢慢的康復,他清醒之後什麼人也沒找,沒有人告訴他金碩珍的死訊,但他好像已經知道了。

『玧其哥……如果我傷害自己,請你不要阻止我,不然下一次我會用更可怕的方式自殺的唷!』

金泰亨是個活潑,雖然有時候會惡作劇,但是是個善良的男孩,在那之前他從不覺得自殺這二個字會跟金泰亨扯上關係,甚至會從他嘴裡吐出來。

難怪,他最近都在網路上找自殺的韓文怎麼說。

『不要隨便說這種話。』
『但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不然,玧其哥你殺了我吧。』

心疼一點一點的在內心裡挖洞,猖狂的讓他快要無法壓抑,好幾次想要乾脆就消失,他們的事情與他無關,但想到金泰亨的笑容他就又狠不下心來離開,金碩珍辦喪事的期間,也有不少親朋好友來上香,也有金泰亨的朋友來關心他。

『從那之中找你的太陽如何?』
『大家都有自己的太陽了,只有我……沒有了。』
金泰亨看著金碩珍的照片說著這句話。

閔玧其曾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
他的弟弟跟他流著相同的血液,也跟他一樣總是不走運,
他是否也跟他一樣,面對著同樣的事情,無法離開呢?


『我知道了,金泰亨……』
吻上他的唇,他告訴他。
『為了不讓你死,我會讓你愛上我,成為你的太陽。』

金泰亨的眼神好像看到了外星人,不過他笑了,久違的像陽光般的笑容。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喜歡碩珍哥是因為他總是最了解我了,他能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想,他一定很早就知道,我會愛上你的。』


閔玧其的頭隱隱作痛,金泰亨太過聰明,而自己可能教給他太多韓文了,他愛上他代表他也走不掉了。




 




閔玧其被水桶裡的水潑了一身,因為鄭號錫不小心把水桶打翻在他身上。

「抱歉,抱歉,我沒拿穩,誰知道會往你頭上倒!」鄭號錫看起來像是在隱忍笑容,根本沒有半點抱歉的意思,拿著抹布就往他臉上擦。
「住手,你別拿抹布擦我!」
這些人是怎麼了,老是想拿抹布擦他!
「啊~」鄭號錫伸出手拿袖子把閔玧其的臉擦乾淨了。
閔玧其倒也沒閃躲,跟金泰亨的在一起久了,他都懶得反抗什麼的了。

「所以你真的愛他嗎?」
「嗯?」
鄭號錫的表情還是很爽朗,卻問著讓他有些害怕的問題。
「建構在同情,不讓對方死掉的感情上面,那…你真的愛他嗎?」


「太近了,你們可以稍微分開一點嗎?」


閔玧其跟鄭號錫扭頭看著站在玄關拿著二顆蘋果嘟著嘴的金泰亨。






對金泰亨來說,他是遵從著閔玧其的,在任何事情上面他都能聽他的,但是只有一件事情不行,那就是他想離開他。
在這個國家,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太陽,只要有一方不在就有人會死亡,但是這個定律不適用於從別的國家來的閔玧其。

就算沒有他,沒有任何人,閔玧其也不會死掉,但是他會死掉的。
很不公平,可是沒有任何辦法。
所以他只能做的只有想辦法讓閔玧其沒有他不行,例如他死也不教閔玧其這個國家的語言,讓他不能在沒有他的地方工作,也不能獨立。

玧其哥難道你不要我了嗎?
好幾次惹閔玧其不高興他會裝可憐的這麼問,然後閔玧其會說對啊,不想要了!
他不曾當真過,而閔玧其也知道吧?
他的問法從來就是不要他這個人,而不是不要他的命,
一個是有愛的,另一個不過就是現實般接近殘酷的同情。




咬著金泰亨給的蘋果,鄭號錫看著金泰亨抱著閔玧其,像極了小朋友宣示主權那般的看著他,他心裡直囔著可愛卻沒說出來。
「我今天可是生日啊,你別這樣看著我啊。」
金泰亨聽到這句話倒是收斂了眼神,然後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小蛋糕。
「給你的。」
「哇~居然還有蛋糕,泰亨你真是看不出來,很有心耶!」
金泰亨又對著鄭號錫露出傻氣的笑容,閔玧其撐著頭看著他們,然後突然站起身。
「打掃家裡有點睏了,我先去睡。」
「咦?玧其哥?」

金泰亨看著閔玧其走進房間,把門關上,他看著鄭號錫。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兩個沒怎麼樣吧?」
「當然沒有,這你也嚐嚐。」鄭號錫把蛋糕的一半塞進金泰亨的嘴裡。
「可是玧其哥看起來很累,還有………」
金泰亨努力的嚥下蛋糕,「我也很想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但是又害怕知道。」
「什麼問題?」
「就是那個啊……你真的愛他嗎?」
「啊~~你難道沒有問過嗎?」
「問過,但是………」金泰亨眼神暗了下來。
「玧其哥大概認為我很會演戲吧,而且很入戲吧,愛上他是為了我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卻也覺得玧其哥不比我遜色,如果是我問的話,他不會承認愛我的,我卻也好像永遠都不知道他是為了不讓我死才留在我身邊的,還是真的愛我。」

鄭號錫覺得自己成了他們二個人傾訴的對象了,但是這個故事有助於他的取材。
這二個人分明都很愛對方,卻依然存在著猜忌,關於這一點不只是這個國家,在真正相愛的戀人之間總是會存在的。





鄭號錫要走的時候,閔玧其跟金泰亨還挺高興的。
金泰亨有些納悶的看著昨天晚上心情還很不好,不願意讓他抱著睡覺的閔玧其,早上聽到鄭號錫要走了,卻突然變得很開朗的樣子,閔玧其開心的時候整個人都會變得很可愛,金泰亨想碰閔玧其,卻被瞪的縮回了手。

「玧其哥你到底為什麼對我生氣?難道是吃醋了?」
閔玧其撇過臉,「號錫,我送你去坐車!」
「咦?那我也去!」
「你不是還要工作嗎?快去!」

金泰亨有些無奈的走掉了,鄭號錫這才對著閔玧其的臉笑起來。

「你知道你皮膚白,只要稍微臉紅都會很明顯嗎?」
「你再笑我就不帶你去坐車了!」
「你們家泰亨可是很不安的,為什麼不乾脆告訴他你很在乎他?」
「我說了他信嗎?依我們的關係,我無論怎麼說,他都會不安的,而我對他也是。」
「其實你不離開他,已經是證明了。」
「唉,算了吧,我們不就是這樣過著嗎?結果是我們都不會離開彼此就行了。」
「弟弟呢?也不找了嗎?」
「………傻人有傻福,他說不定也和我一樣吧。」

鄭號錫看著閔玧其的側臉笑了,就在那瞬間,他往前奔跑抓住某個少男的手。
突然被捉住,少年驚慌地看著他。

「號錫?你幹嘛……原來,抓小偷啊……」

少年手上拿著一個錢包,閔玧其的。
鄭號錫放開他,掏出自己的零錢包,摸摸挫敗卻有些的賭氣的少年的頭。

「給你,躺在地上裝乞丐,都比偷來得好,知道吧?」

這句話讓少年握著鄭號錫的零錢包,表情複雜的看著他。
「車來了,號錫。」
鄭號錫將閔玧其的錢包扔還給他,對著少年爽朗的笑著。
「再見啦!」






溫暖、充滿朝氣、心中存有一顆太陽並且朝向陽光的人們。
但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這個人會成為我的太陽?
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想過也沒有人願意去思考。
為什麼身邊這個人會成為你的太陽?
為什麼?



因為你們直到枯萎都是朵溫暖忠誠勇於追求自己幸福的向日葵啊。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短短
  • 好特別的奇幻題材。喜歡。
  • 這篇文也是一個突發奇想,
    本身也喜歡奇幻感,謝謝你唷!

    orange4022 於 2017/03/02 10:08 回覆

  • 水牛
  • 看幾次愛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