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碩珍呈現大字型躺在練習室的地板上。
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在出汗,汗水好像會淹沒這間練習室一般,要是能淹沒就好了。
閉上眼睛,想起身,卻發現起不來,渾身軟的像是沒了知覺,成員們都練習完回去了,他還犧牲那少得可憐的睡眠時間又留下來繼續他的第15個小時練習。
陽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暖洋洋的照在他臉上。

現在好了,連天都亮了。

舞蹈這東西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可以跳得多好,他想至少不拖累成員就好,連睡夢中都能夢到音樂的旋律,而他在瘋狂的踩著節拍,起來之後也不覺得是在作夢,已經到達夢跟現實傻傻分不清,只知道音樂跟節拍的生活,縱使他如此努力了還是有些跟不上鄭號錫他們,那個程度似乎永遠都追不上,所以他後來想了好幾個方法去改變自己僵硬的身體,他也開始健身,希望能有所改變。

但是,真的,會有所改變嗎?
現在不要說是改變了,他連起身都沒辦法,身體使用過度已經向他表達抗議,不聽大腦使喚了啊。

「救命啊………」

要是現在有誰能來拉他一把,帶他回去宿舍睡覺就好了,也許他不該去上健身房,該去學學如何瞬間移動。

「碩珍哥~~~」

遠遠的就聽到高昂且有朝氣的呼喊,金碩珍還來不及回應,視線就被一張笑臉佔據了,素顏的臉上有黑眼圈卻絲毫不影響他的朝氣,這個人好像永遠都只會往前走,不知道疲憊也從不失去希望。

「碩珍哥,吃早餐吧?我順路買了喔。」
「號錫啊……」
金碩珍伸出手,鄭號錫隨即握住將他拉起來,他蹲在他面前看著他,拿出自己包包裡的毛巾抹了抹他的臉,金碩珍因為連夜的練習已經有些恍神了,鄭號錫的毛巾上有他們家肥皂的味道,聞著倒是挺安心的。

「吃吧!」
鄭號錫遞出手上的紫菜包飯,金碩珍接過大口大口的吃起來,慶幸自己還有吃東西的力氣。
「我看以後我留下來陪你練舞吧?」
「嗯?」
「這樣以後你又倒在地上起不來的時候我才能把你拉起來阿。」

金碩珍笑了。
所以,社長才會把你取那個名字啊,J-HOPE。

「我不想再起不來了好嗎?下一次我會努力爬起來的。」

眼皮漸漸的也跟著不受控制,迷糊中只感覺到一雙溫暖的手壓在他眼皮上,很自然的就往他身上靠。


「等我吃完早餐再帶你回宿舍。」

「號錫啊,謝啦。」
睡夢中我對鄭號錫講了這句話,但是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有說出口,他是否真的聽到了,但我好像聽到鄭號錫這麼說…


「哥,你已經很厲害了唷。」


能被鄭號錫說厲害,他大概真的很厲害了吧。
這個安慰挺好的,總之謝謝你了。


「努力得很厲害的哥阿……」
可惜鄭號錫的喃喃自語睡翻了的金碩珍沒有聽到。



 



當廁所的門被打開的時候鄭號錫有些措手不及,他把手機放回口袋裡,抹了抹自己臉上的淚水,像是為了要遮掩什麼似的揉了揉眼睛,深吸口氣才轉頭面對拿著毛巾愣在廁所門口的金碩珍。

「碩珍哥…你要洗澡啊?」
「啊……嗯……剛剛是在跟媽媽通電話嗎?」
「哈哈…是、是啊……」
鄭號錫雖然是笑著的那鼻頭卻紅紅的,眼睛也腫腫的,激動哭過的痕跡還殘留在臉上,縱使如此他面對他們時還是笑容滿面,金碩珍拍拍他的肩膀。
「今天晚點再睡吧?」
「為什麼?」
「我有東西給你呢。」
「哇~吃的嗎?」

金碩珍將他推出門口,將門關起來,鄭號錫看了眼廁所門,這才大力地拍拍自己的臉頰。
糟糕,在生日這天被碩珍哥看到自己偷哭的模樣了!


鄭號錫原本是想等金碩珍出來再睡的,但是剛剛在練習室慶祝過生日,又跟金泰亨朴智旻田柾國三個小鬼頭玩了一會床上自拍,玩著玩著孩子們接二連三的睡著,人家說瞌睡是會傳染的,於是他也在這溫暖跟睡意蔓延的情況下睡著了。
於是再度被喚醒看到金碩珍的臉時,他才突然想起金碩珍跟他說讓他等他的話。

「哥,下次吧?我們沒剩幾個小時可以睡了。」鄭號錫揉著眼睛說,金碩珍卻拉著他在桌子前坐下,把熱騰騰的湯端到他面前。

是傳說中生日一定要喝的海帶湯。

「哇~碩珍哥?!」
金碩珍盤腿坐在他旁邊,有些期待的笑著。「喝喝看吧?」
鄭號錫看著金碩珍,舀了一勺湯往嘴裡送。
將暖暖的湯含進嘴裡時,一股香油的味道先從喉嚨裡散開,暖暖的湯流到心裡再流到胃裡。
但是很奇怪,除了香油味跟暖意以外,就沒有其他味道了。
看著金碩珍在一旁期待成星星眼的樣子,鄭號錫大笑出來。
「哥,好喝,真的,很好喝。」
「啊…真的嗎?」
鄭號錫又舀了勺湯往他嘴邊送,金碩珍小心翼翼的喝了口,鄭號錫餵完就開始笑,金碩珍的表情從原本的興奮轉成皺眉,有些奇怪的偏頭看著那碗湯。
「糟糕,我是不是忘了加鹽了?還是水加太多了?香油加多了?都怪太臨時,海帶有點不夠啊……」
「欸,號錫,這明明就很難喝啊!」

鄭號錫停不了笑,這個哥有時候真的很可愛的。
金碩珍遙遙頭,舔著唇想將湯給拿走,但是鄭號錫拉下了他。
「哥,你別忙,坐著就行了!」
鄭號錫將湯匙扔了,將碗端起一口就嘴裡灌。
金碩珍看他這模樣,有種錯覺以為他在吃藥,但是鄭號錫閃著笑眼對他展示空碗。「看吧,還是能喝的!」
金碩珍也笑了出來,忍不住伸手抹了下他的嘴角。「你就是這樣啊,難受的事情都自己吞掉了,前幾天在練習室腳扭到了也不吭聲,還搞笑來著,不只是快樂的,難過的話偶爾也對我說說好嗎?」

心頭好像一下子哽了什麼,在金碩珍太過溫柔的注視下,鄭號錫想起媽媽在電話裡跟他說的話,『我們兒子永遠這麼乖巧、這麼棒,但是別太拚,要是累了、不開心的話就回來啊…』
來不及收回滿臉的笑容,眼眶一熱,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啊………」
情緒來的太過突然,鄭號錫急忙抹著眼淚,對於自己居然在金碩珍面前哭了卻是想笑的,所以他一邊笑一邊哭。
「抱歉啊,我現在看起來是不是有點……呵,有點奇怪……」
講完這句話眼淚又更控制不住的滑落。

不是沒有傷心的事情,只要是人都有喜怒哀樂,只是他不喜歡讓那些負面的東西綁著自己太久,幸好父母天生給了他樂觀的靈魂,他總是能把危及化成轉機,轉變心態用另一個角度去看也是他的專長,成員們苦惱的時候,他也是這麼安慰他們的,不會有事的,只要努力去做就好了,只是當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練習室角落,用肌樂按摩著發酸的腳時,難免還是會感覺到辛苦,長期練舞帶給身體的壓力不是他用念力就可以消除的,縱使如此,他還是希望成員們推開那扇門時,看到的他是笑著的。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的你喔,總是能帶給我們力量,那是我所沒有的,所以很羨慕呢。」
金碩珍抽出面紙,笑著抹了下他的眼淚,鄭號錫臉微微的紅了,點頭。
「嗯,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大概是,太開心所以哭了吧……」
金碩珍點點頭,抽出第二張面紙往他臉上抹。
「我都要以為你是因為湯太難喝還喝了一大碗所以哭的呢………」

鄭號錫大力的推了金碩珍一把,金碩珍無辜的揉著他那寬闊的肩膀,鄭號錫又笑著哭了。




鄭號錫記得金碩珍第一次替他做的那碗海帶湯的味道。
一碗充滿暖意能讓他哭著笑的湯,這後來也成了二人之間的秘密了。




2014.02.18   鄭號錫生日快樂W
抱歉是遲來的生賀~~~
只是個小品,其實也沒有什麼攻受之分~這二個大概給我一種很暖很愉悅的感覺吧~~(思
希望能喜歡唷(笑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