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鹿晗從韓國回到中國的時候碰上一個看起來很淡定實質上卻很瘋狂的外國男子。
手上拿著他的護照,他叫金珉錫,看著上頭那張照片,臉圓圓的長得好像包子。
然後尾隨著他一路撿著從他後背包裡掉出來的東西。

鉛筆。
筆記本。
全家福。
皮夾。
鑰匙。

鑰匙撿起來的時候發出一種很特別的聲音,大概是上頭綁著的鈴鐺聲吧,聽起來與別的鈴鐺聲不同特別尖銳,因此前頭的人有些疑惑的停下腳步,然後回頭就與鹿晗對上眼了,鹿晗還正抱著他一堆東西,有些尷尬的直起身子來。

「啊……這個,你沒把背包拉鍊拉好,所以……!」
金珉錫有些疑惑的歪著頭,似乎沒聽懂他說的。
鹿晗頓了頓,咳了一聲,用流利的韓語大概翻了這句話,金珉錫這才趕緊把後背包拿下來,鹿晗把手上的東西通通丟進去,看著他把拉鍊拉上,才笑著道…
「下次小心點。」
金珉錫看著鹿晗踏步要離開,一股勁的扯住他的衣尾,將他扯回來。
鹿唅回過頭就看到金珉錫閃爍著的期盼眼神。
「你可不可當我幾天導遊呀?」
「什麼?」
「我離家出走了,除了這些行囊我什麼也沒有,你可以帶著我走嗎?」
鹿晗看著金珉錫的包子臉想了想。

事實上他剛結束一段戀情,這次回來除了見父母跟面試以外其他什麼安排也沒有,帶著一個人作陪也不是不行。
更何況這挺有趣的。

「你怎麼離家出走到這麼遠的地方啊?」從韓國到中國,雖然只差一個字但這是不是跑太遠了?
金珉錫遙遙頭。「不出國的話我爸媽三兩下就會找到我了。」
「嘎?這麼厲害?」
「嗯,因為韓國各個據點都有我們家的手下呀,為了甩開他們費了很大的勁呢,特別辛苦。」
金珉錫一邊說一邊甩著手,鹿晗注意到他拳頭關節處是紅腫的,難道真的是幹了一架才逃出國的?他們家究竟是幹嘛的?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也還好啦。」
鹿晗站在路邊等著家裡的司機時仔細打量著金珉錫。
身高比自己矮一些些,應該只有一米七,眼睛大大的帶著一頂毛帽的樣子也是頗可愛。

「你真的確定要跟我走嗎?我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無聊了我可不負責唷!」
「嗯,畢竟你會韓文,待在你身邊我比較有安全感嘛!」

金珉錫笑起來的時候露出的牙齒有一些不整齊,但是這個人連笑容都這麼可愛。
鹿晗承認自己喜歡的類型就是這種可愛的男孩子,都暻秀也是這樣的。
想起遠在韓國與自己分開的前戀人都暻秀,他勾住金珉錫的手。

「那你千萬跟緊我,別迷路了。」
金珉錫對於突然親近自己的這副身軀還有他身上的香水味心慌了會,他抬眼瞄著他。
「嗯,好的。」

金珉錫被自己拖上車時,鹿晗還笑著想,真是一個夠瘋狂不怕死的人啊,如果把他賣掉不知道能值多少錢?








2.

金珉錫愛乾淨有潔癖,鹿晗這倒是見識到了。
打開房門就發現客房整齊不少,亮晶晶的,連擺設都變了,整個很有金珉錫的簡單風格。
鹿晗端著餐盤跪在金珉錫的床緣,不知道這麼愛乾淨的金珉錫會不會也跟他一樣介意別人碰他的床。

「珉碩,醒醒。」
金珉錫的睡姿並不好,躺得斜斜的,被子還被他踢掉了大半,睡衣還拉到了胸口露出那白嫩嫩的小肚子,鹿晗實在很想用手指戳戳看那肚子,應該是軟綿綿的吧。
「幹嘛啦……」金珉錫揉著眼睛坐起身來。
「這都已經晚上了,你還想睡多久?」鹿晗覺得不可思議的用叉子把義大利麵捲好。
「你早上跟爸媽出去辦事情,我總不能跟著吧?沒事做只好睡覺了,我還可以繼續睡的。」
金珉錫一邊說,一邊打著呵欠。
鹿晗笑著把義大利麵遞到他嘴邊,但金珉錫皺眉往後移了些閃躲掉。
「不行,我還沒洗臉刷牙的,等等我。」
金珉錫跳下床,然後回頭看著鹿晗跪在自己床前的樣子。
「你先坐床上等我一下吧。」
鹿晗知道他的意思是不用跪著床可以坐的意思,於是一屁股坐在床上了。
雖然相處不過一個禮拜,他們之間卻神奇的有某種默契存在,再繼續相處下去會不會不用言語都能懂對方的意思了呢?
不過他們能相處這麼久嗎?
當金珉錫問他可不可動客房的擺設,他真的看不順眼時,他還問他何必這麼大費周章?你也不過就是暫時借住個幾天而已吧?
沒想到金珉錫卻看著鹿晗沉默了好一會,鹿晗才驚訝的握住他的手臂。
不然你想要在這裡待多久?你難道不回去韓國了嗎?
金珉錫看他如此驚訝的樣子,笑著道
你放心,錢花完就會乖乖回去的,更何況我畢竟不是中國人,還能待多久呢?
看著金珉錫那一閃而過的黯淡眼神,鹿晗想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金珉錫從廁所出來,看著鹿晗握著叉子走神的樣子,他坐在他身邊握住他的手,將義大利麵餵進自己嘴巴裡。
金珉錫的手很小很溫熱,這又讓鹿晗想起都暻秀。
他笑了笑,捲了一口又一口麵,慢慢的餵食著他。

「我好像在家養了一個寵物唷。」
「我才不是寵物,我是人好嗎?」
金珉錫滿足的舔舔嘴角,笑起來。
「所以明天我還要繼續睡覺!」
「欸,拜託別再睡了,明天我們去踢足球吧?」
「嗯,好,你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當初就是這麼約定好的。」
要不是家庭聚會不好參與,否則這一個禮拜金珉錫還真是跟他同進同出的,跟父母介紹金珉錫也是用從韓國來的大學朋友,要是讓父母知道他臨時從機場收了個人回家那還得了。
握著金珉錫那軟軟的手,鹿晗忽然感到睏了,他乾脆就這麼躺上床了,那雙手卻依然沒放開。
「你要睡了嗎?」金珉錫看著鹿晗蹭著他的枕頭這麼問。
「嗯。」
「可是我才剛起床,連牙都刷好了,還吃過飯了,正精神呢………」
「大哥,那是你時間顛倒了。」
金珉錫沉默著,鹿晗睜開眼跟金珉錫對望了會,才放開他的手。
「好啦,那我睡了,你去玩電腦看看電影什麼也是可以的。」

鹿晗說完把被子蓋好就準備睡覺,忽然被子被拉開來,一陣風灌進被子裡,接著一個軟軟小小的身體竄進他懷裡,金珉錫的髮質很好,搔著他的頸子只覺得特別柔軟,還散發著他們家洗髮精的味道。

「幹嘛?」
「陪你睡覺。」
「不是說正精神嗎?」
金珉錫抱緊他的腰,搖搖頭。「突然又睏了。」
「騙人。」
「好吧,其實是因為你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呀,不可以破壞約定。」
有這麼一個人願意跟你同進同出,這種感覺真是不錯啊。
鹿晗抱緊了金珉錫,笑得甜蜜的進入夢鄉。












3.

下雨了。
鹿晗臉貼著玻璃,眼巴巴的看著雨滴從玻璃上滑落,金珉錫拿著一顆足球轉著也笑著。
「既然下雨就踢不了足球了。」
鹿晗轉過頭,就像被什麼給抽乾了似的點頭。
「嗯…………」
幸好下雨了,雖然這麼想,但是看鹿晗那虛脫又怨念的模樣讓金珉錫戳戳他的臉頰。
「你真的那麼喜歡踢足球啊?」
提到足球兩個字,鹿晗的眼睛又一下子變得閃爍無比,他對著金珉錫拚老命點頭。
「但是沒辦法,只能下次了。」
「真可惜啊………誰知道下次你還在不在呢?」
聽到這句話金珉錫收回戳著他的手,板起臉沉默下來。
鹿晗並沒有發現他的情緒變化,只是窩到電視機前頭拖過遊戲機,開始玩起足球遊戲。
鹿晗真是沒心沒肺的。金珉錫咬著嘴裡的吸管抬頭看著時鐘。

不知道還有多久你才會找到我,
這大概是我們玩過最久的一次捉迷藏了吧?

「啊……進了……珉錫你看到沒?看到沒?」

金珉錫瞥了眼因為遊戲激動地搖著他的胳膊的鹿晗,在有些晃的模糊視野裡,鹿晗還是長得十分好看。
很突然的,我希望這次你能不要找到我。










4.

小時候最喜歡玩的遊戲應該就是捉迷藏了。
目標是不要被爸媽給找到,還有更重要的是不能被金鐘大給找到。
因為金鐘大可是爸媽的眼線,被他找到等於被爸媽找到呢。

「珉錫哥~你跑慢點!」

你說跑慢點就跑慢點,哪有這麼蠢的事情。
才剛這麼想,身後那個人就應聲倒地,金珉錫聽到後頭的聲響不由得停下腳步,微微回過頭咬了咬下唇,有些懷疑的看著躺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的少年。
少年跟他差不多一樣的身高,卻比他纖細許多,他捎捎頭隨手拿了根木枝就往他頭上戳去,少年躺在地上還是一動也不動,這下金珉錫可真慌了,之前再怎麼容易被金鐘大的演技欺騙,只要他碰到他的頭金鐘大就會忍受不了得起反應,頭部是金鐘大的雷點,碰也碰不得的,之前對招時他好幾次都以他的頭部為攻擊要點,讓金鐘大氣得要命。

才想得入神,手上的木枝突然被一種強大的力量拉了過去,這力道讓金珉錫嚇得立即放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的左手也被那股強大的力量給牽制住,他轉了個身用腳大力的朝金鐘大的腹部踢去,金鐘大痛得悶哼了一聲卻沒有放開手,反而一股勁的死命把金珉錫抱進懷裡,無論金珉錫怎麼踢怎麼踹怎麼踩,金鐘大只是承受著疼痛,怎麼也不放手,直到金珉錫累了才慢慢停下攻擊。

「喂~放手。」
「不放,我已經找你一天了,你還想讓我找第二天?」
「找到我然後去跟爸媽領功?你真是夠孝順了。」
「呵呵…別這麼說嘛,誰讓你年紀大,是繼承人呀。」

金鐘大是他的弟弟,親生弟弟,從小就爹不疼娘不愛,說起來會陪著他玩的大概只有隔壁堂哥金俊勉,就連金珉錫都不怎麼重視這個弟弟,從小拿到的東西就是最好的,養尊處優,家裡人都禮讓三分的金珉錫對這個階級明顯比自己低的弟弟,不討厭卻也稱不上喜歡,沒什麼特別的大概是他對這個弟弟的評價。

不過那個沒什麼特別的弟弟救了他一條命,至今金珉錫也一直在想該如何償還他。

「哥哥你只要在我身邊就行了,這樣我就不必繼承這個家了。」

還有什麼法子呢?可以用別的方式償還,而不必犧牲最珍貴的自由?
每次看到金鐘大找到自己時那得意的欠揍笑容,說真的其實也鬆了口氣吧?
不停地逃跑,然後被找到,比起贏得那場遊戲,我想只有輸才能使這個彆扭的遊戲有個完善的結尾,畢竟就只是個小孩子玩的遊戲呀。

無論怎麼躲,最終還是得回家。














鹿晗覺得金珉錫最近常常不發一語的看著時鐘。
當金珉錫又靜靜的看著時鐘時,鹿晗咬著吸管終於開了口。

「你是不是在等什麼啊?」
「………什麼?」
「我說你,最近一直看著時鐘,就像在等待什麼一樣。」
金珉錫看著鹿晗那雙清澈的眼睛,笑了笑。「嗯,是在等待阿……」
「所以你到底在等什麼啊?」鹿晗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等待能回家的時刻。」

鹿晗眨巴著眼睛盯著金珉錫良久,突然鹿晗一股腦的把金珉錫拉起身就往外走,金珉錫看了看自己那花花小短褲,慌忙的把鹿晗給拉住。

「鹿晗,你要幹嘛?」
「既然這樣………」鹿晗拉著他的手緊緊的,有些固執。「那我們得趕快去買紀念品才行啊!」
「蛤?!」
「你還老說想窩在家裡的,時間都不夠了,得買點可以上飛機的名產,我跟你說我們這東西可好吃的,會讓你懷念不已!」

會說想在家裡,那還不是怕被金鐘大逮到嗎?
但是什麼也不知道的鹿晗此刻眼中堆滿笑意,推薦著美食的樣子讓金珉錫也跟著笑著點頭。

「好、好,那你至少讓我換條褲子,穿睡褲出去能看嗎?」
鹿晗從上至下打量了他一番。
「還行,我覺得你小腿挺可愛的!」
這句話逗得金珉錫笑了,還是推開他走回去房間換褲子去。

鹿晗看著金珉錫走進房間,他抬起頭看著牆上的時鐘。

「鹿晗,走吧。」
「好。」

希望,真的能讓你懷念不已就好了。










5.


金鐘大在鹿晗家不遠的地方埋伏多天了。
在這個語言不通又不熟悉的城市裡,金鐘大感覺自己也只能埋伏在這裡了,但是那二個人也真有毅力,怎麼就這麼個幾天就只見鹿晗自己出過門,他的珉錫哥呢?!觀察他們這幾日,他也發現鹿晗家頗為富有,可以跟金珉錫相安無事的關在家裡這麼多天,難道他被鹿晗綁架了?
金鐘大想像起金珉錫雙手被繩子綁在床頭二端掙扎的樣子,咬咬下唇。

身在黑道世家,從小所接受的訓練讓他們有保護自己與別人的能力,但是一旦被逮住,所受的傷害卻是讓人畢生難忘的,難忘的讓金鐘大不敢掉以輕心,但是他不會輕舉妄動的,不知道那個家裡的情形下,他也不想害到金珉錫。

突然天空開始飄雨了,金鐘大蹲在尚未開門的便利商店屋簷下,隨手戴上帽T背後的帽子,不能讓金珉錫出事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不能也不想繼承這個家,那些殘酷的事情他都看夠了,要說他自私也罷吧,但就因為金珉錫背負這個責任,所以他也想盡可能保護他,要不是因為這樣他現在應該在韓國醉生夢死,才不會可憐的蹲在這裡受盡風吹日曬,好個金珉錫,這次真是逃得夠遠夠絕了。
還在哀怨的時候,有二個人影從屋子裡踏出來,金鐘大連忙戴上墨鏡跟了上去。



金珉錫一踏出家門就發現後頭跟了個鬼鬼祟祟的小跟班,跟蹤的方式還真是差勁阿,他以為他在拍電影嗎?還戴什麼墨鏡?

「珉錫,這個味道你喜歡嗎?」
鹿晗從另一個專櫃奔到他身邊,伸出自己的手腕湊到他鼻尖,事實上金珉錫不是一個很喜歡跟人離得近的人,但是很神奇的,似乎只要是鹿晗所做的,他都能輕易接受,就像現在這樣,他覺得他身上的味道,好聞極了。

「買了吧!」
「嘎?這麼快就決定了嗎?」
「啊,不可以這麼快就決定嗎?」
鹿晗看著金珉錫像是做錯什麼似的皺起眉頭,他笑著搖搖頭。
「你真的喜歡的話就買吧。」

之後無論他們去超市還是商店街,金珉錫所有的東西都得讓鹿晗看過摸過一遍,然後等著鹿晗說買或者不買,鹿晗覺得那雙閃爍期待的大眼睛瞅的他無意識的全想笑著說好,所以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們手上的提袋已經多得懷疑能否帶回去。

「我們去咖啡廳休息一下吧?」
「好,我知道有間咖啡廳是包廂式的,可以躺在沙發上休息的喔。」

二個人一進包廂,鹿晗就按著發酸的腿躺在沙發上,金珉錫喝著服務生送來的柳橙汁,咬著吸管看著鹿晗得到救贖的表情,看看時間也已經晚上九點了,他們不知不覺也在外面晃了那麼久的時間,在這之前,他從來沒覺得自己能跟誰這麼自然的待在一起還不嫌累,鹿晗除了那張好看的臉合他心意以外,連個性都很吸引他。
他也陪自己走了一天,好像該好好報答他一下的。
「鹿晗,吃蛋糕吧?」
金珉錫,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塊蛋糕往他嘴裡送,鹿晗躺在沙發上嚐著嘴裡滿滿的草莓味。
「珉錫你能一直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金珉錫愣了下,他腦裡晃過金鐘大的臉,只要有金鐘大在,他就不可能待在這個地方,怎麼樣都會被他找到然後被拽回家。
「真可惜,我也想一直待在你身邊……」

還在惆悵的時候臉被捧了過來,鹿晗那張笑著的臉無數倍在自己眼前放大,還來不及反應什麼,唇上抵著鹿晗因為奶油而油滑滑的唇瓣,溫柔又溫暖的鼻間氣息環繞,營造著一種甜蜜又情迷的氣氛,見金珉錫沒有抵抗,鹿晗輕啄了下他的下唇,舌尖舔往他早已紅成一片的頸子。

金珉錫覺得那樣,也沒什麼不好的。

「喂、喂,你們在幹嘛啊?」

包廂的門被打開來了,鹿晗騎在金珉錫身上抬起頭來,金珉錫的身子更紅了一些,好像都要熟透了,他把自己的領子拉好。

金鐘大扁著嘴,嘴角上鉤著卻是憤怒的,他衝上去把鹿晗拽起來就往他的臉頰揍了一拳。

「不准欺負我珉錫哥!!」


「鐘大啊………」金珉錫摀住自己自己的臉,扯下金鐘大的衣服。


都是鹿晗的吻,我突然忘了你的存在,真是對不起阿。











6.

鹿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到了機場。
揉著自己被揍腫的臉頰,金珉錫一直不停的跟他道歉,眼中充滿歉意的望著他,讓他更想吻腫他的唇,可惜他身邊還有一個陌生人。
在去機場的計程車路上,金珉錫才跟他解釋金鐘大的存在,他是他弟弟,他在韓國是黑道世家,而他即將繼承,金鐘大是怕自己跑了,繼承大事會落在他身上,所以才這麼激動的。

「真的,真的,對不起!」
「吶………」
「嗯?」
「是我吻你的,你為什麼要一直跟我說對不起?」
「……大概是,我也很喜歡吧。」

鹿晗大笑起來,抱緊了金珉錫。
可是你好像非回去不可呢。



「哥,我幫你喬到機票了,現在就走,快!」
金鐘大警戒的看著金珉錫身邊的鹿晗,鹿晗倒是有些無奈的對著他笑,沒有什麼憤怒的樣子。
自己揍了他,他的反應居然不是生氣,而是無辜的囔著疼,讓他珉錫哥一路上都不跟他說話。
看著金鐘大,金珉錫站起身。

「那,我只能回去了。」
鹿晗點點頭。「幸好紀念品都買齊了。」
金珉錫笑了笑,低下身抱住坐著的鹿晗,鹿晗也將手環上他的腰。
「我會去韓國找你的。」
「真的?」
「我本來就不甘願待在同一個地方,我們會再見面的。」
「嗯。」

金鐘大抖落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覺得有戴墨鏡出來真是太正確了!
這二個人真是太黏糊了,好討厭。
虧他本來覺得他珉錫哥一點都不依賴人的。

像帶著犯人回去監獄那樣,金珉錫頻頻回頭,金鐘大就一直擋在他身後,擋著他的視線,金珉錫努努嘴,想讓他走開但金鐘大的表情就是鬧彆扭樣子,他還是別說得好。


「喂~」

金鐘大回過頭,那聲喂果然是在叫他。
鹿晗衝著他笑。

「我也會去韓國找你的。」
「為、為什麼?」
「你珉錫哥親口說他不討厭我吻他,所以……你欠我一拳的,記著吧,再見了。」


鹿晗說完轉身就走了,金鐘大還發楞著站在原地,他剛剛那是在挑釁他嗎?他探頭想下意識的尋找他的時候,倒是金珉錫抓住了他。

「不是你說要回去的嗎?」
「啊……可是………那傢伙……!!!」
「哪傢伙?你說鹿晗嗎?他年紀比你大,要叫哥的!」

金鐘大看著金珉錫講到鹿晗一瞬間表情都變得溫柔無比的樣子,他更加更加的在意那個人了。

鹿晗,我就等著你來找我啊。

 

 

--------------

 

4/20~~鹿哥生日快樂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