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有。


從被窩裡爬起來,看到的都是什麼景緻呢?
氣象報告說,這一周有鋒面來襲,似乎會下一周的雨,
我在玄關綁鞋帶的時候突然想到,你很討厭下雨,因為那樣你就不能脫著鞋子去外頭玩了。

但是現在也不行了吧。

「泰亨阿。」

我揹著背包轉頭看著我那拉上窗簾就一點陽光都照不進來的家。

「要記得把窗戶關好喔。」

我看到沙發角落那一塊陰影動了下,我點點頭,關好鐵門,我對著外頭的鄰居笑著,早安啊。

我的一天就在這時候是最單純而甜蜜的。





















金泰亨睜大一雙明眸看著窗外的景色。
因為打開窗戶的關係,都被外頭的大雨給噴溼了整張臉,水珠順著髮根低落,襯衫都濕透了,金泰亨笑著。

能感受到雨的話也很不錯吧。

「泰亨啊。」

如果,我也能聽到,雨落下的聲音。

「泰亨啊。」

碩珍哥,帶傘了嗎?

「你會感冒的。」

一雙手臂圈住了他的頸子,強制性的將他拉回,金泰亨看著眼前表情有些許不高興的男人,笑著擁抱住他。

「碩珍哥~~」

金碩珍的胸膛因為喘氣而震動著,抱著他的時候耳朵貼著他的胸膛,好像能夠聽到些什麼。

「真是的,真拿你沒辦法。」

將他拉開一些,讓他在沙發上坐好,才小心翼翼的將他的襯衫扣子解開,金泰亨身形纖瘦,明明吃下這麼多食物也不知道究竟消化到哪裡去了,但是因為這體質,他的口腹似乎永遠也不會滿足。

看著敞開的胸膛,他嘆了口氣。

「真是………累啊……」

金泰亨無辜的瞧著垂著頭的金碩珍,伸手勾住他的下顎,金碩珍察覺想微微推開他,卻只是促使他更加靠近,金泰亨的舌滑進他嘴裡時還是只能臣服的緊緊抱住他,每一回他嘴裡的氣息都令他無法抗拒,就像毒品那般的,只要一接觸就只想要更多,似乎永遠也無法滿足。

「唔……」

鼻尖嘴裡都充斥著金泰亨的甜味,那最單純而毫無心機的氣味,就算要窒息了卻還是扶著他的頭,不讓他退開,金泰亨擔憂的微微皺起眉頭,金碩珍的舌不停地勾纏著翻攪著他嘴裡每一處,一不小心就會被吞掉吧。

就算那一切的開端來自於我。

幾乎是本能,金泰亨將自己的褲子拉下,用有些許迷戀的表情看著金碩珍,小心翼翼的盯著他,金碩珍都能看見他的眼裡的期盼,整個眸子裡只剩下他的倒影,他只能笑著摸摸他的臉龐,回應他的期待,他熟練的搓弄金泰亨的下身,溫柔而不失力道的,金泰亨從鼻間裡發出一個悶哼,隨著動作的加劇,金泰亨的喘息聲也全溢了出來,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在這空曠的客廳裡迴盪,金碩珍嘖了嘴,這傢伙對他來說很可怕,只是聲音就幾乎能讓他失控。

金泰亨搖搖頭,他感覺自己要在金碩珍的手裡釋放,他拉了他的襯衫下擺,像一種哀求似的,金碩珍停下手上的動作,看著自己手上的汁液,他伸出手指頭循著他嘴邊,慢慢的讓他張開嘴巴,將整隻手指頭探入他嘴巴裡。

「嗯唔………」

自己的味道跟金碩珍手指頭上的味道讓金泰亨更收緊了拉著他的手,他的手上有著不屬於他們之間的氣味。

將手指頭拔出,金碩珍低下身將自己埋入他腿間,下身被金碩珍嘴裡的溫度包圍,金泰亨微微睜開眼睛看著他吞吐時還盯著自己的眼神,溫柔,除了這個別無其他。

有什麼滿溢在自己內心,灌入了卻流不出來,溫暖的燃燒著,不會死掉的吧?
無法控制的弄髒了金碩珍的嘴,沙發上都髒了,金泰亨害羞的掩面,臉越加的粉潤,金碩珍拉下他的手,讓他看著自己,金泰亨看著那溫柔的眸子,捧住他的臉吻著他,金碩珍也沒阻止他,只是提起他的腰讓他更靠近自己,加深這個吻,所有在金碩珍嘴裡的汁液全部都灌進金泰亨嘴裡,連同讓他快要死掉的溫柔一起吞了進去。

嘴唇摩擦時發出的聲音在客廳裡細微的作響,金碩珍推開他。

「泰亨啊……就這麼喜歡你的味道?」

金泰亨疑惑地偏頭。
金碩珍搖搖頭,原本以為已經要習慣了,沒想到他還是有些失望的。
看著他的表情,金泰亨著急的伸出手往他的下腹探去,金碩珍看著他,正想開口說抱歉,金泰亨將他推倒跨坐在他身上,這孩子力氣越來越大,已經不是自己可以阻擋得了的。

如果有那麼一天,他真的要走,他也阻止不了。

金泰亨嘴裡的溫度比他更加炙熱,體溫也是,從以前就是一個熱情活潑的孩子吧,就算是現在也依然如此,用下身感受著金泰亨的觸碰,嘴巴裡的黏液與自己的液體融合在一起,足以淹沒思考。

那種快感舒服的讓人感到不舒服,你,似乎真的很危險呢。

金泰亨將自己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他能吞下自己的卻吞不了他的,金碩珍被快感弄的眼淚都出來了,被眼淚遮住視線,下身一種熟悉的異物感讓他叫了出來。

「呀~金泰亨~~」

金泰亨的手指搓揉勾畫著他的內部,金碩珍努力的眨著眼才讓自己的視線變得清晰,但隨即他手指的抽動讓金碩珍咒罵了好幾聲。

每一次,都是如此吧,急躁過後又一臉無辜,一派輕鬆卻也害怕受傷,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天使還是怪物?

「別……啊唔……泰亨你別再……」

聽不到的,金泰亨,聽不到的,說再多也……
但是動作停下來了,金碩珍喘息著看著眼前燦爛笑著的金泰亨。
他的笑容,很漂亮,很美好,積極地給予人光明與力量,甜蜜的像是可以承受一切。

如果你是天使的話,那我會是什麼?

扶住他的腰,做一個提示,金泰亨也機伶的馬上察覺到什麼,他挪了挪身子,將自己完全埋入金碩珍體內。

「啊……」
雖然是自己要求的但那衝擊還是不小,有一隻手將他的眉頭撫開,他舔吻著他的唇瓣、頸肩、胸膛。
用不停的舔吻去感受被愛著的愉悅。

金泰亨一邊吻著他一邊坐得更深,二個人都無法克制地擺動著下身,從某個點為基礎渴望著彼此,希望能成為你體內埋入過最深的人,用危險交換著體液,成為你的全部,在這一瞬間感覺很棒吧?
因為我們是彼此的啊。

「哥,碩珍哥……」
「嗯?啊……」
碩珍哥一邊泛著淚一邊回應著他,動作不曾停下只是更加猛烈,金泰亨笑著。
「比起雨聲,我更想聽見哥的聲音。」
金碩珍的身子僵了下,接著不停的發抖,金碩珍眨出來的眼淚更多了。

「為什麼哭呢?我說錯了什麼?」
金碩珍遲疑了好一會,只是搖頭,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彷彿要撕裂他的下身卻老是這麼多話,那麼多疑問,而自己為什麼還要回應他。
「吶,碩珍哥,讓我知道嘛……」
金泰亨頂的更大力,讓金碩珍幾乎瘋狂的程度,他拉下他的下顎,也瘋狂的親吻他。


因為是你所以才願意這麼哭的啊,傻子。
但是我為什麼不願讓你知道呢?
傻子。



















「金─泰─亨──」

金泰亨捎著自己一頭短而凌亂的黑髮,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慌張地看著四周。
鄭號錫睜著大眼,有些驚愕地看著金泰亨如此大的反應。

「呃……泰亨啊……坐下,大家都在看你了,快坐下……」
會議室裡一片寂靜,台上正在做業務報告的經理用幾乎要殺人的眼神看著金泰亨,他舔舔唇咳了聲,坐下來揍了鄭號錫的手臂一拳。
「我的耳朵很敏感,不要這樣玩啦!」
「對不起麻,我總是忘記,我只是想把你叫起來。」


會議室裡密不通風,金泰亨調整了下束縛著自己的領帶。
耳邊好像還能聽到從機器裡傳來的刺耳鳴叫聲。
終於結束會議走出公司外頭的時候,金泰亨停下腳步。

「號錫哥…」
「什麼?」
「我突然想去別的地方吃飯。」
「蛤?你不是一直說想去百貨公司的地下室───」
「突然不想了嘛,走吧,去那邊吧!」

拉著鄭號錫往另一邊越走越遠,但是身後的視線卻好像一直一直都緊盯著,存在著。
剛剛在對面,站在走廊外跟他對眼的那個人,是金碩珍吧?

已經有幾年了呢?我從那個地方離開,戴起助聽器,聽到自己與外界的聲音,可是我卻再也聽不到那個人的聲音了。

金碩珍。
那個只想把我囚禁在他的世界裡的人。

















那場意外奪走我的一切,包含我的家人還有聽力。
我對別人說的話我自己都聽不見,我不知道我發出來的究竟是什麼,與我想講的是否相同,但是大家都對我很好,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只有金碩珍,他是打從心底替我感到難受,就像是他自己的事情那般,溫柔的使我心中總是充滿希望,我能認識碩珍哥真是太好了,我老是這麼想。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嫌煩了,在學校我開始被疏遠,在我身邊的人從一群人變成三個人然後到沒有人,一直被眾人包圍的我除了不習慣以外,更多的是無聊的發悶,但是只有金碩珍,他一直在我身邊,直到我不想上學。

那一天,他在測驗紙上寫下一句話,他寫著,到我這裡來吧,只有我不會傷害你。
我覺得那樣也不錯,我真的打從心底喜歡這個哥,直到我發現事實。

我會被疏離是因為金碩珍在背地裡誣陷我,說些我沒說過的事情,我什麼也沒有也聽不到,極為信任金碩珍的結果,就是我只剩下他了。

離開的那天我去剪了頭髮,用著爸媽留下來的錢我想遠離他,然後脫胎換骨,過著沒有他的生活。



「泰亨,你說,是不是很好笑………」
「哈哈,真的,智旻老是那樣好騙,真的很好笑耶…」
「好笑吧?啊,不過,有這麼好笑嗎?」
「什麼啦?號錫哥你在說什麼?」
「你笑到都流眼淚了。」
「啊~都怪智旻太好笑了!」
「是嗎?那我再多講幾個給你聽,讓你多哭點。」
「哈哈,好啊,還有什麼?!」


鄭號錫看著金泰亨抹著眼淚的側臉繼續淘淘不絕的說著話。
那一定是在你聽得到之前的事情了吧?
金泰亨是藏不住心事的,因為露出一張想哭的表情,所以聽著笑話哭吧。

忘記是誰曾經告訴過他,有些事情不能知道的太多,太過現實與黑暗,很危險的。



















瞳孔映著那個人的時間著實不多,只有短短的半年。
那之後就完全見不著他了,在那些激情過後我會包覆著癱軟的下身,跪在床邊看著那張猶如天使的睡顏。

對不起,等我清醒過來你已經待在這裡了,那之後也沒有退路,是我讓你變成這個樣子的吧?我只是不想讓你被那些人奪走,在我的羽翼下成長著一個只看著我的人,因為我們其實很相像對吧?不論是家庭背景還是愛好,我們是最相配的二個人。

如果被知道的話,你一定會離開我的。

『為什麼哭呢?』
『吶,碩珍哥,讓我知道嘛……』
因為是你所以才願意這麼哭的啊,傻子。
但是我為什麼不願讓你知道呢?
傻子。



「碩珍哥,累了嗎?」
抬起頭看著一罐飲料走來的男孩。
「柾國啊……」
「嗯?」
「你有沒有最想聽見的聲音?」
「什麼?」
「可能是某個人呼喚你的聲音。」
「嗯………如果是碩珍哥說要請我吃飯的聲音我很想聽見的。」
「你這小子~」


如果被人知道內心的黑暗那就糟糕了,所以把你封印在那裡也好,那些慾望就像從來沒有被開封過,也跟隨著你被帶走了吧?

只是那麼一眼也不可思議的能知道,現在的你一定很幸福。

「碩珍哥,你要不要這個………好吧,我知道了,你一定不要的。」

金碩珍看著田柾國走開,他臉上些微尷尬的表情是模糊的,眨了眨眼睛,還是會想起總在他身下哭泣的日子,天使般的笑容、甜蜜的氣味、炙熱的體溫,視線變得更模糊了。



你還想知道這麼哭泣的原因嗎?
可惜,你聽不見我的聲音。



END
--


聽著LET ME KNOW突然產生的文,如果聽得懂歌詞就好了呢XD
我充其量只是聽著旋律去寫罷了,能寫出什麼就是什麼,
突然虐了他們一把~
好久沒寫欸曲文了耶,果然說到肉的話,大哥是當之無愧的啊(欸
本來就不擅長寫欸曲,但我覺得有時候是必要的,
因為那意境是很美的,在我腦袋裡的東西用文字呈現還是遠遠不夠的,
感覺對文字變得生疏,真是不太好的現象,沒有繪畫細胞也很遺憾啊~
以上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yoyu
  • 或許看到名子會想起我哈哈哈哈哈哈
    想說這裡會不會更南俊的故事就常常來看看
    結果發現竟然有新文!!!!!!!!!!!!!!!!!!!!!!!!!!!!!!!
    一開始的"H有"突然萌到我哈哈哈哈哈哈
    黑暗系碩珍哥~
    go let me know~智旻的高音帥哭我ㅠ.ㅠ
  • 啊~有的~有想起來的~~
    哈哈百度才會連載喔~這裡只會放一個段落或者完結的文章~~
    H有其實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標~是有寫到一點也沒有很激烈啦~
    (就跟他們的歌詞一樣吧哈哈哈哈)
    只是怕有些清水向不能接受還是註明了下~~
    我覺得黑暗系碩珍哥超棒啊TT
    但是智旻的高音也讓我頗擔心呢~喉嚨要保護好啊TT

    orange4022 於 2014/08/27 16:00 回覆

  • 朵朵
  • LET ME KNOW 真的好聽!!!
    好久沒有看文了哈哈
  • 嗯~很喜歡這首歌~還有RAIN也很符合寫文的情緒呢~

    orange4022 於 2014/08/27 16:01 回覆

  • 水樹泠攸
  • 好難過的文啊(´・ω・`)
    不過表示很喜番,我很愛這類的的文(=θωθ=)
  • 謝謝你唷!

    orange4022 於 2014/09/07 16:01 回覆

  • NAO
  • (還是忍不住留言了)
    越看越喜歡這篇啊!!!!
    看完總覺得心酸酸的好難過

    是說因為我才剛入坑
    看完這篇立刻把let me know和rain翻出來聽
    真的好好聽!!!
  • 哈哈,謝謝你的忍不住XD
    這篇真的是意外的產物,是個虐文來著XD

    剛入坑阿,沒關係,慢慢認識吧!
    是一群很值得愛的孩子們啊!

    orange4022 於 2014/11/01 23:05 回覆

  • 布丁
  • 上面說金泰亨戴助聽器是真的嗎?我超喜歡你的文(尤其是防彈文)繼續加油,還有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嗎?還是編的呢……
  • 不是喔XD防彈本身是一個韓國團體,這只是他們的同人文而已,我的腦補,他們都是很健全的,不要誤會XDD

    orange4022 於 2015/05/06 13: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