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開門,就有一陣難聞的菸酒味灌上鼻尖,雖然厭惡這種味道卻還是能適應,他閔玧其的少數幾個強項就是打不死的體質,超強的適應能力,朋友曾笑說如果要去無人島的話無論如何都得帶上他,因為他總是能處變不驚的活下來,其實那是他們太笨了,只要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那麼就沒有什麼事會令你困擾了,人生不就是那樣嗎?像一場電影,你演著也看著。

「撕……痛……痛,…你踩到我了……」

一個厚實的聲音從地板上傳出來,閔玧其將視線下移才看到沙發底下有一隻手,而自己的鞋底正不偏不倚地踩著他,沒有立即把腳移開而是擰起眉頭,看樣子又是一個喝茫了的傢伙,不知道昨晚是不是跟哪個女人在那張大床上……

「喂……我說,你踩到我了!!」

沙發底下的人發出有些許委屈的哭音,此刻聽起來卻有些滑稽,閔玧其笑了下將腳移開,站在那裏想等著他爬出來,只是等了一陣沙發底下卻毫無反應,他皺起眉頭,看樣子這個人喝得不是普通的醉,在這間汽車旅館打工快要一年了,什麼樣的人他沒有見過,這樣喝掛的客人他是見怪不怪了。

「先生,現在已經是退房時間,您該離開了喔。」

沒有反應。
想來也是,他不會天真的以為喊一句就可以把醉得不省人事的人給喚醒,於是他蹲下身…

「先生…………您───」

沙發底下,什麼人也沒有。

閔玧其咬了咬唇,雖然在這裡打工遇過很多人,卻還沒遇過鬼的。
他深吸口氣,現在是早上十一點左右,外面天氣很好太陽高掛,櫻花還盛開著,雖然在這八層樓的汽車旅館中,只有他一個人負責前四層樓,而今天又是非假日,沒什麼人入住,也就是說這幾層樓裡都沒有什麼人。

不、不,閔玧其,現在可是白天,鬼是不可能在白天還是透中午出來玩的。

正這麼想的時候,頸上一陣涼氣撫過,閔玧其打個寒顫,接著脖子被一雙手牢牢的抱住了。

「唔………那個………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這個人體溫好低,肯定是一整晚都睡在地板上,旅館的冷氣又開得很冷的關係。
閔玧其不耐煩的將身後的人抖掉,轉頭看著他。

黑色的頭髮襯著他大而圓的眼珠,閔玧其覺得忽然自己什麼也看不到,只能盯著他那雙眼眸發愣,想開口說什麼卻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稱讚他嗎?說你的眼神很乾淨,五官標緻又俊美,簡直不像人。

「欸,你為什麼盯著我不說話?」
閔玧其眨眨眼。
「我是這裡的服務生,客人您已經過了退房時間。」
「真的?!我記得………唉,算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吶,你進來的時候就只剩我一個人嗎?」

這個人是不是還在宿醉?說話顛三倒四,莫名其妙的。

「是的。」
「真可惜,我還想知道把我撿走的人是什麼樣的人。」
閔玧其看著他豁達的樣子,想起電視新聞上總會報的,某某女子被撿屍慘遭性侵的報導,原來男子也會被撿屍啊,雖然那不管他的事,還是令他忍不住嘖了嘴。

「先生,您已經退房了。」
「你是不是生氣了?」
「什麼?」
「因為我太輕浮了,所以你看不起我。」
「先生,您已經退房了。」
「唉……不被記得的感覺真難受,那就再見啦。」

男子說完將自己的行頭拿了就跑出房間了,閔玧其好像還聽到門外傳出吵鬧的聲音,似乎是跌倒了。

將床單鋪好把廁所掃好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

不被記得的感覺真難受。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一直旋繞在耳邊,好像很寂寞呢,很困擾吧?
他是不是曾經見過他呢?
唉,怎麼可能,真是太過矯情了。

 

 

 

 

「這位,就是新來的工讀生,你好好帶他吧。」

閔玧其對上眼前這個人的眼睛,點點頭。
「那麼,我就是你前輩,今天跟著我吧。」

金泰亨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皮膚白皙嗓音低沉,冷淡,豪無元氣,提不起勁,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又,再度,被忘記了嗎?

「欸欸……」
「我不是欸,我是你前輩。」
「那前輩,你叫什麼名字啊?」金泰亨比了下身高。「是哥吧?」
閔玧其無奈的看著他。「我叫閔玧其,你叫我前輩就好了。」
「前輩?為什麼?我要叫你玧其哥。」
「隨便你,不就是個稱呼,知道是在叫我就行了。」
「那我可以叫你玧其嗎?」
「你找死嗎?」
「玧其哥講話真是矛盾。」

你講話才奇怪吧!!
閔玧其回過頭想叫他要懂禮貌,旅館可是要對客人用敬稱的。
金泰亨的手指頭壓在他胸口心臟處,因為他停下腳步,二個人的距離忽然一下子拉近不少,金泰亨瞇著眼露出笑容。
「玧其哥,也得用心講話才行喔。」
幾乎是下意識,閔玧其退後了一步,他轉身加快行走的步伐。
無法克制地想逃開。

 

 

「玧其哥,你倒是別只站著也示範給我看吧?」
「玧其哥,這紅酒還可以喝嗎?」
「玧其哥,有小費耶,可以拿嗎?我們怎麼分?」
「玧其哥,去吃飯吧?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店很不錯。」
「玧其哥!!!」


好吵。
閔玧其看著他。


「你,就不能閉上嘴打掃嗎?」
「喔。」


接下來的時間,他完全沒有出半點聲音,只是東摸西看,任何東西都很好奇,同時卻也能把工作做得很好,只是第一天就這麼懂得要領,這樣玩著速度還能跟上他也是不簡單。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些生氣。

「你就不能安分的打掃?像個正常人一樣的。」
「我不正常嗎?」
「你這樣叫正常那我是什麼?」
「我們都是正常人啊。」
閔玧其閉上眼睛,「我說你,為什麼來這裡打工。」
「因為有人把我忘在這裡了。」
「誰?」
「玧其哥,你會不會很希望能被什麼人給記起,想要強烈的,證明自己存在過。」

又來了,他的眼眸,清澈卻也幽暗。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卻能感覺這個人時常渴望著什麼,知識、慾望、所有的一切,似乎永無止盡的會往前走的人。


「我只強烈的希望能夠趕快下班。」
「我也想的!」
「那還不趕快掃。」

金泰亨看著走在自己前頭的閔玧其,嘴邊浮上一個笑容。

 

當閔玧其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金泰亨躺在旅館的大床上,瞇著眼睡得很沉的樣子。
你這樣睡在上面,那床單不就白換了嗎?
閔玧其坐在床緣想著,卻覺得自己好像不能吵醒他。
反正是休息時間就放鬆一下吧。

拿出手機打了幾個字,覺得不太對勁又轉過頭,果然金泰亨也正看著他。
很難得有什麼人的視線會令他無法忽視。

「玧其哥……」
金泰亨呼喚他的聲音與剛才不同,真摯的令他想逃開,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的接近讓他渾身不自在,才剛想站起身一雙手就緊緊地圈住他的腰身。
「喂,你──」
「玧其哥,你哥哥……還好嗎?」
「??」
「我也很想念他呢!」
閔玧其感覺自己的腦袋無法正常運作了,這個人說的話已不在他的邏輯範圍內。
「你認識我哥哥?!」
「嗯,認識,他以前最常對我做的事情就是……」
金泰亨忽然將閔玧其轉過來,捧起他的臉後漾出一個滿足的笑容往他的臉頰蹭了蹭,閔玧其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渾身僵硬,他甚至連眼睛也沒眨一下,只是疑惑的看著金泰亨。
「但是,哥哥最常對我做的事情,你卻從來不對我做,總是避著我的,你總是很愛逞強,受委屈了也是悶不吭聲的承受著,甚至會說無所謂這種安慰別人的話,因為我總是看著你,所以我知道你其實很難過吧,總是會在床上紅了眼眶不是嗎?」
閔玧其微微張開了嘴巴,胸口有些發悶,他清清喉嚨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到底……是誰?」
金泰亨又對他笑了。
「可是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已經知道了啊。」

小時候,哥哥養了一隻全身毛茸茸的貓,初次見面的時候閔玧其心情很差,所以他不看也不碰那隻被全家寵愛著的貓咪,以前在家裡他是最小的,現在來了貓咪,家人的心思又全在牠身上,這其實也令他不太高興,既然不喜歡那就不要接近就好了,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是那隻貓咪卻會自己跑到他身邊窩著,有時一早起來他就在自己的腳邊或者肚子上,好幾次將牠趕走牠還是會再來,要是氣匆匆的看著牠的話,牠就會用他那像會發光的眼珠子盯著你,然後對你喵個幾聲,聽起來像是抗議,久了之後閔玧其也就不再趕牠了,放任牠纏著自己,小時候他還以為貓咪是很纏人的動物,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貓咪普遍是很高冷的,那為什麼他們家的貓不是這樣呢?好像無論怎麼推開他,他都會不服輸的蹭過來,閔玧其是那種你越是挑戰我,我就越不如你願的人,於是他開始避著貓咪,故意忽視牠,貓咪總是委屈的看著他,再過一些日子貓咪也不再黏著他了,只是總是在哥哥身邊用他那雙黑色眼珠子深幽地盯著他。

後來貓咪在哥哥帶牠去超商買東西的時候,被一台突然衝出來的車撞死了,哥哥很自責,他覺得自己沒有看好牠,哭了好幾天,在那時候突然很慶幸自己推開了牠,因為感情放得不深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隔天早上起來,我走到客廳發現牠總是躺著位置是空的,我盯著那個位置看了好久,我總是避著他,牠最後對我的記憶肯定是很差的吧,看著我的眼神是那麼委屈,那麼……委屈。

「抱歉。」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選擇摸摸你的。

抬頭看著金泰亨那雙深幽的黑眼珠,閔玧其猛然的推開他。
「你是在耍我吧?你是我哥的朋友對吧?快說,你到底是誰,不然我要打電話給哥哥──」
把手機掏出來,金泰亨連忙壓下他的手。
「你不相信我嗎?是阿,反正你從以前就不喜歡我。」
金泰亨的語氣哀怨,嘟起嘴來的表情甚是委屈,這個表情猛然一看還真像那隻貓咪。

但是這實在太扯了,貓咪怎麼會變成人呢?

「好吧,那你現在出現在我面前究竟想幹嘛?」
金泰亨盯著他看了許久,然後撲向他緊緊抱住他。
「我不過就是想被你摸而已啊。」
在金泰亨溫暖的懷抱裡,閔玧其沒有掙扎也沒有反應,金泰亨疑惑的看著他。
「你……不喜歡我碰你嗎?」
閔玧其閉上眼睛依然沒有反應,金泰亨嘟起嘴,緩緩的鬆開抱著他的手。
果然在最後,也無法被你喜歡。
在完全放開他時,金泰亨強烈的不想離開,乾脆霸王硬上弓算了,反正他再也不能出現在他面前,有什麼關係,反正這個人對他的印象不會再更差了。
突然,他的頭頂被一雙手摸了摸,金泰亨嚇了一跳看著眼前這個眼神不斷飄移的人。
「我想過,如果那隻貓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我會這樣摸牠的。」
感覺到他那雙纖細的手撫摸著他,他感動的伸出手緊抱住他,用臉在他懷裡蹭了蹭。
「玧其哥………」
閔玧其收回摸他的手,嘆了口氣。
「然後呢?」
「什麼?」
「你來找我就只是因為這樣嗎?想被我撫摸?」
金泰亨笑了出來。「遇到這樣的事情,玧其哥真是一點都不慌張。」
「為什麼要慌張?你又不會害我。」
金泰亨勾起他的下顎,一笑。「我的確不會害你……」

金泰亨的笑臉在自己眼前放大,變得模糊,感覺到自己的唇上的熱氣,還有柔軟的觸感,意外的不討厭,閔玧其閉上眼睛,因為他不掙扎金泰亨舔了下他的唇瓣,閔玧其皺眉頭,下意識的微微啟唇,金泰亨趁這時吻住他,纏著他的粉舌,感覺到他的退縮就越加深入的交纏,直到閔玧其擰著眉用手推開他。

閔玧其的體溫變得好燙。
他睜開眼睛,粉唇紅腫,眼神渙散,他甩著頭試圖讓自己清醒的可愛反應讓金泰亨笑著再度輕啄著他的唇,唇下移至鎖骨處,閔玧其太瘦了,骨節白皙,他忍不住在那上頭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紅色吻痕,撫在他腰上的手滑進衣服裡,那件薄薄的衣服已經阻擋不了什麼,按壓著他胸口的敏感處,閔玧其深吸了口氣。
「欸…你,太………」
想說些什麼呢?如果是拒絕的話,那還是不要說好了,因為你什麼也不知道。
啃咬著他的頸子,一路舔吻到胸口的紅梅時,感受閔玧其不住的顫抖,他的身體更燙也更柔軟了,白裡透紅的。

「唔………夠了……」
金泰亨睜開眼睛,手移到閔玧其的下身,搓揉撫弄著。
「停不下來了唷,玧其哥。」
閔玧其咬住下唇,事實上是挺舒服的,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金泰亨將自己的身子壓在他身上,一種甜蜜卻帶著點煽情的味道灌入鼻腔,閔玧其將眼睛睜開與他對望。
那雙黑眸,真的很漂亮,乾淨又充滿野心。
「泰亨……唔……」
來不及咬住唇,他的手指侵入他的身體,閔玧其覺得自己眼前那張笑臉變得有些可怕。
「哥,接下來要放輕鬆唷,我會幫你好好潤滑一下的。」
不過是隻貓,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呢?
閔玧其笑了,貓?他怎麼可能會是貓呢,只是不知道打哪來的說謊精吧!
「不行喔,玧其哥一點都不專心…」
金泰亨將自己沾滿了液體的手指慢慢的一根一根插入,閔玧其的內部太緊,還不停的收縮著,閔玧其喘息著的聲音跟紅著臉的模樣色情的讓他紅了臉。
不好,這實在有些出乎意料的誘人。
再也忍受不了,撫著他的腰,一邊緩緩的進入他體內一邊親吻他。
閔玧其的眼眶泛紅了,卻怎麼也沒有眼淚。

「如果真的可以當一隻貓該有多好,至少你還記得那隻貓,我呢?哥,記住我吧,我叫金泰亨。」

他的話在自己耳邊環繞,閔玧其受不了自己體內的躁動,揍了他一拳。

「快動。」

只是二個字卻讓金泰亨欣喜起來,他會記住他了吧,雖然是在這種被逼迫的情況下,但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能被閔玧其記在心裡那就好了。
正視我,在你的心裡為我空出一個位置,這在從前是很難的,你從來不看你四周的人,包含我。

「嗯啊……」
在自己腰肢的擺動抽送下,閔玧其的喘息聲在他耳邊溢了出來,悶哼低沉卻極為性感。
「哥,我最喜歡你了。」

 


從前有個小男孩,一直在哥哥的身邊圍繞著,哥哥的人緣很好所以不怎麼意外,像他那樣的傢伙還有好幾個,所以從來也沒發現,他總是會在他背後看著他,會在明明知道哥哥一定不在的時候也來家裡玩,他在乎著那隻貓的接近時,卻遺漏了那個男孩看他的眼神。

在當時那個男孩眼裡,那瘦弱的身影,總像在與人說,吶,接近我吧,安慰我吧,我也是很需要愛的啊。

長大之後,那個男孩生活得有些放縱,但是在那天他意外的又遇見了閔玧其,果然還是如以往一般,他一點也沒變,接近他與他見面卻沒有被認出來,心裡其實有些失望的,卻只能笑著對他說話,內心焦急著就說了謊。

我知道那隻貓是你心裡的遺憾,因為我曾經看著你失落了好久,那我呢?
我最討厭被人忽略了,尤其對象是你。

 

 

 

是一場騙局。
閔玧其一睜開眼就看到天花板,轉過身對上裸著胸口的金泰亨,油然而生了一個念頭。
不如,殺了他吧。
手掐住他的脖子,卻怎麼也沒收緊,倒是有人笑了出來。

「你這樣掐著我,我只會覺得癢而已啊。」
「總覺得你好像很想死在我手裡。」
「別這樣嘛,你難道不享受嗎?」
「一點也不。」
「說謊。」

爬起身,感覺自己渾身骨頭都要碎了,身後一雙手撐住了他,回頭看著他覺得頭有些泛疼,接著唇又被吻住了。
既然一開始沒掙扎,現在也沒什麼好掙扎的了。
只是……閔玧其猛然推開他。

「我說,你克制點,吻太久了。」
「喔。」
「快起來,我們還得換床單。」
「嗯。」

看著閔玧其俐落地套上衣服,見他一動也不動所以疑惑的回頭看他的樣子,金泰亨甜甜的泛起笑容抱住他。

現在,不當貓似乎也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ison
  • 好感動啊終於等到新短篇出來了ㅠㅠ

    我去年暑假是先被邊伯賢跟金泰亨那篇圈進來的 把短篇的看完後又去看了鄰居系列……真的很精采所以很快就看完而感到有點空虛 因為是暑假嘛 看完就有點不知道之後還能做啥來打發時間的感覺xD 於是就把防彈的各篇又反覆看了翻了無數次(短篇起碼都有七八次啦至於鄰居系列大概...三四次?xD)看到爛掉後還瘋去估狗大神蒐括各種防彈同人文 但看了你的文章後說真的沒有一篇是能入我眼的讓我又重新開始空虛了xD

    鑑於我看到都快要可以把它們背起來的地步,我開始看你之前寫其它團的文了,看到你下面的回覆說是被infinite的芝麻圈成飯的我又再度瘋狂去找來看(本來就蠻喜歡無限的但不常看他們的綜藝) 再來又看了exo的 而之前有點懶得認exo因為人太多所以跟他們其實不大熟這樣xD 但是!!為了你我一邊看著裡面的人名一邊翻著維基百科一邊查圖對臉 就莫名其妙變飯了(但本命還是防彈啦❤)想說exo粉絲比較多 同人文寫得比較好的機率可能也比較高但事實證明我又錯了😭

    beast的也看了,總之就是全部看完後又發瘋的各團各文翻了好幾遍~我大概是你最狂熱的粉絲了吧xD反正真的真的無敵喜歡你噠❤拜託不要覺得我是變態xD

    其實只是因為看到下面竟然沒有留言所以過來當頭香順便向你爆炸我的愛意這樣😂😂總之呢~我相信你的文飯一定也不少,以後當你在創作時別忘記還有我們這些會一直無條件支持你的人呀❤很喜歡你文章不俗的風格,題材也都很新穎令人耳目一新 ex太陽花那篇真的超帥xD

    사랑해요💜
  • 啊啊,回覆有點晚了,真是抱歉!

    邊伯賢跟金泰亨那篇還算是我個人的私心取向,想想也過了一年了耶,時間飛逝啊!
    原本還不打算貼出來的,但是能夠意外地得到喜歡也是不枉費我寫那篇文了呀!
    鄰居系列我寫得很輕鬆(也很慢),我以前寫作的時候難免會給我自己一些壓力,
    卡文的時候就會覺得對不起大家,有收過不少因為斷頭而得來的批評,
    畢竟我不是職業,這只是我的興趣,我希望這件事情是在不抹滅我的熱情的情況下去做的,
    雖然這樣有些自私吧,但是唯有自己也覺得寫起來快樂的作品,別人也才會看得開心,
    我是這樣覺得的啦XD
    所以很抱歉我也許有時候會無法滿足你們的期待,完結,盛產等等,
    看到你這麼喜歡我的文章我很感動之餘也很害怕你會對我感到失望的(笑
    其實就是剛好我的文風是你可以接受的,而我遇到知音也覺得很開心唷,
    希望彼此都是用輕鬆的態度去看待就好了!

    藉著同人跟去認識藝人我覺得是很有趣的,在我來說也是極為光榮的事情,雖然那些文章都是有些年紀了,
    有些甚至可說是黑歷史的存在(笑
    而且我怕是以後再也不會寫無限跟EXO甚至小野獸的文了,但是曾經的文章被喜歡還是讓我覺得很感人的!
    我不會覺得你是變態的,我懂那種遇到自己真的喜歡文風的作者時那種感覺,終於挖到自己口味會很開心的,
    我自己也是有過的,你還這樣坦率地對我表達我才覺得是了不起的唷!

    無條件支持我的人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我可也很難得會寫這麼多回覆的人唷(當然所有人的留言我都很珍惜的)!
    太陽花那篇我個人也是滿喜歡的(喜歡V糖到無可救藥了),雖然人設有些OOC我還是硬要寫就知道了(欸!

    고맙고 사랑해욬ㅋㅋㅋㅋㅋ

    orange4022 於 2015/05/16 15:03 回覆

  • 毒鳥
  • 好久沒吃到V糖了都快忘記我的防彈cp入門其實是V糖啊啊啊TqT
    (對,就是大大你的那篇太陽花TqT)
    而且還是這麼激情(x)溫情滿滿、有點酸酸又甜甜的V糖TqT 謝謝大大餵食!
    感覺泰亨真的是非常需要這樣子能夠實體感受到溫度的被摸摸的孩子呢、這一點好戳啊
    一開始還一度以為是第六感生死戀(?)人鬼情未了(?)那種,後來又以為真的是貓咪轉世(???) 最後謎底(?)揭曉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好想敲敲金泰亨的腦袋瓜啊XD (可是又有點心疼得不到哥哥關注的泰泰T~T)
    對閔糖的描述也好真實哦XD 就是那種對別人都無所謂所以也不會記住的態度,一副無力氣的樣子
    欸取也好好次~~~^//q//^ (什麼腦弱發言)
    總之非常滿足的享用完了美味的V糖,謝謝大大! (合掌)
  • 啊,入門是V糖那豈不是會有點痛苦,V糖文不是大勢呢XD
    太陽花能被喜歡真的是很出乎意料之外耶!真是太好了呢!
    其實我也是V糖快要乾枯了只好自己動手的啦TT
    寫閔糖真的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他無氣力的樣子我也很喜歡TT
    欸取也是因為閔玧其太逆天了我實在太餓了(欸#
    感謝你的享用心得哈哈,歡迎再光顧本店喔!

    orange4022 於 2015/06/27 21: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