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是春季,晚風吹來讓人昏昏欲睡,
閔玧其在大學課堂裡扎扎實實的睡了一場,但還是想睡得緊,
幸好一旁的朴智旻一直聒噪著,那一雙小眼睛不安份的亂瞄,
閔玧其只得適時停下來等他,催促他方向。

大學的氣氛跟高中是截然不同的,走在大學校園裡讓朴智旻備感興奮,
而且他還穿著高中制服,不少人都對他投向好奇的目光,班上的人還問他什麼時候有個弟弟了?

弟弟啊.......
朴智旻開朗的笑著說,「我不是玧其哥的弟弟,我是───」
然後就被拖走了。

「玧其哥以為我要說什麼?」「其實我只是想說我是朴智旻而已。」「不過玧其哥你真是太膽小!」
面對戀人的指控,閔玧其只是淡淡笑著,勾住他的手。
「那些人我並不交心,讓他們知道也只是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我不希望你被人討論。」

閔玧其一向討厭高調,高調的生活一點也不適合他,尤其是在他完全不自在的環境裡,
被一些只想看笑話,也不可能真心支持他的人知道,也只是增添麻煩罷了。

「倒是你,走路就走路,眼睛是在看哪裡啊?」
「玧其哥難道平常沒在看嗎?」
「什麼?」
「男人是視覺動物,只要漂亮的事物都會很自然的被吸引,不論性別,所以玧其哥你沒在看嗎?」

嘖,這小子倒是長大了,翅膀都硬了,還會跟他回嘴,但是,他這回說得不錯。

「我懶得跟你說。」
「欸,玧其哥,你說我們該點些什麼才能讓碩珍哥破產啊?」

朴智旻興奮的語氣帶動了閔玧其的心情,他笑著想。「首先要點韓牛。」
「來個三十人份!」
「我們有七個,七十人份吧!」
「不然湊個整數,一百好了!」
「吃死他!」
「不行,這樣泰亨會難過的。」
「這場答謝宴都是因他而起的不是嗎?我們騙得這麼辛苦....」
「會嗎?我覺得玧其哥很樂在其中耶。」
「才不,沒有碩珍哥在我還要多留意一個失魂的小孩,很困擾,家裡也都沒人整理...」
「重點是家裡沒人整理吧?」
「不知道號錫他們到了沒,你打個電話看看吧。」

二個人停在店門口,朴智旻掏出手機,馬上就找到鄭號錫的號碼,閔玧其湊上去將頭掛在他頸肩上看著他的螢幕,
朴智旻的耳根子本能的紅了起來,都交往一段日子了,這麼親密的行為還是會令他心動不已,只是閔玧其極其自然就是了。
響了許久沒有人接,就在二個人都盯著螢幕時,前方出現人影還有熟悉的嗓音。

「打什麼電話啊,我在這裡啦。」
「啊!號錫哥!」

閔玧其從朴智旻身上起來,看著鄭號錫身後的人。

「聽說你昨天考完了?如何?搞砸了就可以離開那個家回來了吧?」
金南俊哭笑不得的推了閔玧其一把,閔玧其裝痛的撫著自己的肩膀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我說過我一定會考上回來的。」
閔玧其笑了。「你們一起來的?」
鄭號錫跟金南俊對看了一眼,鄭號錫露出往常那個燦爛的笑容。
「我這幾天不是休假嗎?也沒事所以我就坐著公車去找他了,想說一起來比較好。」
金南俊看了鄭號錫一眼,點頭。「嗯,泰亨他們什麼時候會到?」
「泰亨跟柾國說會一起來,碩珍哥說因為工作晚一點到!」
朴智旻說明著,還得意的對著閔玧其笑。
「你得意什麼?」
「你不覺得我這段話說得很順嗎?我也進步了很多耶!」

閔玧其搖搖頭。
早就感覺到了,以前還說過要他好好訓練說話的,現在倒是很會反駁他,
小孩子成長得真的很快啊.................但是做都做過了什麼小孩啊,他只會變得越來越會剋他而已。

鄭號錫露出嫌棄的臉看著他們。
「唉,你現在懂我被閃瞎的心情了嗎?」
金南俊拍拍鄭號錫的肩膀。「懂,辛苦了。」
「過不久你也會跟我一樣辛苦。」
「我不要回來好了。」
「不行!」

「欸,號錫哥,南俊哥,我們先進去等他們吧,外頭風也太大了!」
「喔,好。」

拉開餐廳的門,鄭號錫走在最後,忽然覺得自己必須回頭,所以他回過頭看了一眼,
田柾國站在那裡,一旁還有金泰亨。
那天之後已經過了二天了吧,他們沒有再跟彼此說過一句話,連眼神交流都沒有,
一旁的金泰亨還一臉天真的攬著他們的肩膀將田柾國推到鄭號錫身邊。

「我們走吧。」

低著頭鄭號錫笑了,看來就算有些尷尬,他們依然是不可忽視的存在吧。












店裡有些悶熱,空間不算大,一排坐四人,
朴智旻一直讓金泰亨坐過去一點,金泰亨就越加故意的往他身上靠,
直到朴智旻撞掉了閔玧其手上的那杯水,頓時空氣靜止了一秒,閔玧其嘆了口氣把朴智旻盛滿的水杯跟自己的換了,
金泰亨跟朴智旻又繼續"你越線了!!"的吵鬧起來。

對面,鄭號錫坐在中間的位置,一直笑著跟田柾國看菜單,田柾國一直盯著菜名,不確定他是否有在聽鄭號錫說話,
金南俊看著這日常,就如當初他所想的,果然有什麼被改變了,
例如閔玧其變得寬容,嘴角上不時上勾著,剛來到首爾的他還顯得那麼無所無謂,而這些能感受到的好的改變卻是幸福的,
看起來沒改變的事情,其實才是最難解決的。

「我們的錢包好慢.......」朴智旻等累了趴在桌上。
「桌子很髒,起來,別趴著。」閔玧其話落,朴智旻就嘟起嘴往他肩膀上靠著,閔玧其只是繼續看著手機。
田柾國轉頭,發現鄭號錫正一臉羨慕的看著他們,那一刻很想將他攬過,卻也只是那麼一刻,
鄭號錫轉過頭與他對望,田柾國心想他該不會想靠上來吧,那十分像他平常會做的事情,還正緊張時,鄭號錫卻只是露出一個寂寞的表情轉過頭。

到底該怎麼做,怎麼做,我們才會有別人四分之一的幸福。

「抱歉,我來晚了!」
金碩珍拿著公事包衝進店裡,頭髮凌亂,領帶也歪了,坐在金泰亨替他預留的位置,金泰亨突然靠近嗅了嗅他脖子,
雖然深知是金泰亨的習慣,金碩珍每每還是會被他嚇到。
「你是什麼動物嗎?嗅到了什麼?」
「雨的味道。」
「真厲害,外面開始下毛毛雨了,我們得早點回去。」
金泰亨露出得意的表情靠在金碩珍身上。

「那就點餐吧,碩珍哥,我們可是不會手軟的喔。」金南俊亮出菜單。
「就點吧,這次出差案子談得成,獎金也加了不少。」
「所以碩珍哥需要常常出差嗎?」
「他們說在首爾的話就會經常出去了,不過沒關係,幾天就回來了。」
「上次去了半個月。」金泰亨怨氣十足的發言讓金碩珍坐立不安的給鄭號錫使了個眼色。
鄭號錫笑著說。「好啦,先點餐啦,要餓死了,來個韓牛一百份!」
「你乾脆叫一頭牛來吃好了。」
「有何不可!」
閔玧其跟朴智旻默默的在單子上填了70份,又點了一些其他配菜跟啤酒。

「未成年不能喝酒的唷,這是點給哥哥們喝的。」
「可是你上次就已經讓我喝了。」
「還說呢,你上次喝了之後還真的醉了,然後還對我───」
鄭號錫對上田柾國的眼睛,他哈哈哈笑著轉移視線。「我是說,這次情況不同不能喝。」
田柾國撫著唇再度安靜下來。

金泰亨跟朴智旻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皺眉互看著。
有些察覺,只是一個氣氛,就昭然若揭了。

金碩珍久違見到金南俊,一群人又是止不住的聊天,
有一些人就算是一陣子不見你也不會失去話題,感覺什麼也沒有改變。

「南俊考完了就要開始上課了吧?」
「嗯,已經在準備行李搬回來了。」
「你真是迫不及待。」
「不就是你們一直讓我回來的嗎?」
「手機呢?手機可以用了吧?」
金南俊亮出自己的手機,「開了開了,也當夠原始人生活了,還好我家CD很多還有歌可以聽!」
「要殺南俊很簡單,把他放到沒有音樂的地方就會死了呢。」
「我無法想像,誰不需要音樂阿,哪怕只是一個音符都是音樂。」
「對了,號錫你怎麼突然休假?這二天都去找南俊了吧?」
「嗯,很久沒見到南俊了嘛。」
「都不怕吵到他。」
「我哪有吵他,我都超安靜的跟他一起唸書耶。」
「等等,南俊哥沒有手機,號錫哥你是怎麼找到他的?」朴智旻突然的發問讓所有人突然驚訝了!
「哇,朴智旻,你難得突破盲點了!」
「什麼叫難得......」
頓時幾雙眼睛都集中在鄭號錫身上,鄭號錫驚了下,弱弱的說。

「寄、寄信啊。」

金南俊笑了出來,「我收到信的時候吃了一驚,提醒了我,我真的在過原始人生活。」
幾個人沉默了一陣,忽然大笑起來,「居然寄信,這年代跟朋友之間誰還寄信了啊!」
「號錫哥你還真了不起。」
「這叫對親辜的執著嗎?」

田柾國笑著忽然嘆了口氣。
離得這麼近的我,無法解決你所有的煩惱,還不如一個在遠方的人。
田柾國搖搖頭。
菜一道一道上來,肉放上烤盤的聲音,酒的氣泡從酒杯裡竄出的聲音,四周吵鬧的聲音,
顯得他與他之間有多沉默。

「哥哥們~~我有點話想說.....」
「什麼?說啊...」
「那個.........這禮拜結業式以後,我就會搬走了。」


原本還在喝酒吃肉的大夥停止了動作,朴智旻跟金泰亨嘴巴還塞著肉瞪大眼睛的模樣十分滑稽,
只可惜田柾國此刻笑不出來。

「泰亨哥跟智旻哥都要畢業了嘛,所以我想回家了,親戚們說很歡迎我回去。」
「這是考慮很久才做的決定吧?」金南俊問,田柾國點頭。
「搬家那天,我們會幫忙的。」
「嗯,謝謝哥.....」
「我不會去幫忙的。」

金泰亨忽然的發言,讓一群人看向他,金泰亨皺著眉頭瞪著田柾國。
「你是為了誰才要放棄這個家的我都知道,因為我們很相像,你雖然是我弟弟卻像是我的雙胞胎,
可是這個家還有我跟智旻啊,我們不是一直都是四個人一起牽著手走過來的嗎?
當初分離的時候你是哭得最慘的,我們都很捨不得,可是現在你說走就要走,還要我們祝福你,你自己一個人做決定就可以了嗎?
那我們是什麼阿?不用商量的嗎?如果我要你留下來,你要怎麼辦?」

一向總是站在自己這邊的金泰亨忽然氣呼呼的對他吼,田柾國嚇到了,他只是看著金泰亨無法說話,他撇過頭。
「是啊,我很自私,我只在乎自己在這裡是不是快要因為壓抑感情而瘋掉了,泰亨哥你得到幸福了所以你很開心,那你想過我嗎?我的感受!」
「你以為我跟碩珍哥之間的問題是什麼?最主要還是我對你們的感情啊,所以現在只有我一廂情願的無法離開你們嗎?」
「泰亨哥!我說不過你,但是你知道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們能夠這樣黏著還有多久?你───」

「住口,都說夠了沒!」

鄭號錫的吼聲,讓二個人喘著氣移開視線。

「智旻,你覺得呢?」

突然被鄭號錫叫到,朴智旻慌張的把筷子弄掉了,忙了一陣才撿起來,環顧眾人說。

「我覺得,不管分開還是在一起,夠能坐下來一起吃飯就好了。」
「你要說的是還能相聚就好了吧?」
「對,就是這個意思!」

因為朴智旻的話,感覺氣氛稍微緩和下來了,朴智旻湊到田柾國身邊。

「我們忙內怎麼連生氣都這麼帥啊?但是不生氣更帥啊,我會幫你搬家,下次再約出來吃飯嘛!」
田柾國看著朴智旻,握住他的手點頭。「一直以來,謝謝你這麼照顧任性的我,智旻哥。」
朴智旻突然眼睛一酸,「唉唷,你怎麼說這種像是分離的話,一定還會相聚的嘛....」
「嗯,對不起,會的啦,只希望到時你不要被玧其哥霸佔去了。」
朴智旻揍了他一拳。

金碩珍拍拍金泰亨,「火氣這麼大,大家就會少吃一點,你是在幫我省錢嗎?」
金泰亨看著金碩珍,忽然覺得好像也滿好笑的,露出好氣又好笑的表情,金碩珍揉揉他的髮。
「你想過喜歡的人在你面前,你每天對他的悸動成為一種痛苦的感受嗎?」
金泰亨看向田柾國,忽然離開位置朝他奔去,然後抱住他跟朴智旻。
「你們二個不要丟下我啦!」
朴智旻無可奈何的看著金泰亨,田柾國笑了。
「泰亨哥,對不起。」
「我才對不起,我只是生氣你忽略我們,不跟我們商量就要走,我們從以前就比不上號錫哥但是我們也是你的哥哥啊。」
金泰亨真性情全爆發了,哭得一踏糊塗,田柾國受到感染也跟著哭了,朴智旻反而是最淡定的一個,不停的拍著他們安慰。

鄭號錫看著他們,忽然覺得自己反而才像是個外人。「不,我是壞人,我一定是壞人。」
將我們之間分開的壞人,如果接受了結局是否會更好。
忽然一雙手搭上的他的肩膀,金南俊拍拍他。「你壞得讓他們因為離開你都哭了。」
「你也別難過了,號錫。」金碩珍也拍拍他。
閔玧其看了眼金碩珍,總覺得自己也該拍他,只好將手放在他手背上。「你辛苦了。」

鄭號錫忽然大笑起來,喝了好幾杯,不停的想著,
這是什麼啊?真是場鬧劇,到底該哭還是該笑,他最後到底應該對孩子們說些什麼?
突然鄭號錫大力的拍下桌子站起身來。

「喂,你們......」

那邊的三個人同時愣著看向鄭號錫。

「你們怎麼只顧著抱彼此,卻忘記抱我,我也很辛苦啊,我明明也壓抑著....壓抑著...你們才是壞人.....」

鄭號錫暈倒了。
金南俊嚇了一跳,因為在他要去扶的時候,有三個人快速的跑過來拉住鄭號錫。
金碩珍把空的酒瓶拿來看了下。「燒酒喝這麼猛,也難怪。」
「真是莫名其妙的鄰居們......」閔玧其把帳單遞給金碩珍之後,二個人一起搖了搖頭。


外頭的雨似乎沒下多久就停了,就跟此刻的他們一樣,
眼淚流得不久,一定會停的。



















相遇到底是什麼呢?
是緣分還是一場鬧劇?
不管是什麼,我們都踏進彼此的世界,佔去位置,塗上記號,
就算離開了,也能循著記號找到,然後對彼此微笑,那才是最幸福的吧。

慶幸那是你的世界。

金南俊在紙上寫著,然後塞進了信封裡。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Yichen
  • 感覺到的收尾真的很不捨😢
    無論如何都希望他們幸福阿(太入戲
    謝謝版主更文<33333
    真的超喜歡超喜歡這裡的文阿~~
  • 小章魚
  • 所以這是維持現狀的意思嗎?
    這篇的號錫跟柾國依然看的好揪心呀!

    我想號錫心裡應該也是想要接受柾國的吧!
    不然他就不會在看向柾國的時候有著寂寞的表情。
    但是壓在他身上的道德感跟責任太重,
    所以讓他不得不就一直都是這樣就好了。

    兩天過後才看到的更新。(跪)
    這幾天過的真是日夜顛倒了。
    天氣變冷了,要記得保暖喔!

    謝謝餵食。
    :)
  • 宗凝
  • 好喜歡 這篇文
    不過這幾篇糖雞好少😂((太私心了#
  • WSHAILEY91
  • 终于结束了~邻居系列我追得可久了。。。
    正国还是得离开吗?
    国锡之间终究还是留下了遗憾啊。。。
  • Odette
  • 其實原本在找95line的文,然後莫名的發現了這個,開始看鄰居系列文,不到一天超級快速度看完,然後徹底糖雞入坑XDDDDD
    覺得太晚發現這個文真的是好可惜啊~
    (其實我才剛入坑沒多久,欸←_←)

    真的很喜歡作者描寫的文章的方式,看著很舒服(而且字母文寫的我也超喜歡的啦)
    好像真的可以體會到他們對彼此之前的感情,那種超越親情的友情,還有在這個社會中所產生的困惑,情感上的寄託,人生所要面臨的抉擇

    不管如何還是希望可以繼續更新啦XDD
    這就是完結了嗎?沒有看到THE END決不罷休,拜託番外也來一個吧~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