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多的人潮,悠揚的樂曲,畢業歌一播完,金泰亨跟朴智旻就拿了書包奔去國中部找田柾國,

田柾國也正在收拾東西,身邊有一兩個朋友,難得看到他在朋友面前笑了,所以朴智旻的哥哥病犯得不輕,一直抓著金泰亨囔著

 

「嗚嗚嗚,我們柾國好可愛唷!」

金泰亨只把他當作一個日常,忽略掉他,走上去抓著田柾國的手臂。

「欸,沒時間了啦,號錫哥他們已經在家裡了。」

「喔,我.....再一下.....」

田柾國的表情有些尷尬,直到朋友走掉,田柾國用他生平最緩慢的速度將書放進書包裡,

朴智旻看著低頭心不在焉的田柾國,心頭忽然一酸。

 

「啊~號錫哥打來了~~」金泰亨接起來,大聲的回應著他們要回去了,就要回去了....

朴智旻替田柾國拿了一袋書,因為畢業又加上要搬家,那些書不能留,所以他們還走到垃圾場把那些書全部丟掉。

 

田柾國奮力的將書投向大垃圾桶裡,就像在發洩什麼一樣,書頁散落,三個人忽然沉默。

上課鐘聲又響起來了。

 

「這個鐘聲,以後,我就再也聽不到了吧?」

「不會的....」朴智旻握住田柾國的手。「你一定還會聽到的啊.....」

「是啊,在沒有你們的地方......」

「其...其實很近,我們假日可以約見面的嘛,對不對?」

田柾國看向朴智旻,笑著點頭。「嗯。」

 

踩著同樣的步伐,三個人手牽著手走回家去了,回家路上各買了一支冰,聊著一些無聊的瑣事,

心底有什麼東西沉甸甸的,卻沒有人願意去觸及,無論如何,只要一直笑鬧著就好,那樣就好。

 

 

 

 

「碩珍哥,這個應該裝進去嗎?」

「誰知道啊,你先放著吧,等一下柾國回來發現我們動到他東西會生氣的。」

 

金碩珍對著手上拿著一隻娃娃要塞進紙箱裡的金南俊說,金南俊看了看娃娃,喃喃自語著。

「這麼髒應該陪了他很久吧。」

 

鄭號錫走過來看著那個娃娃,想起了什麼。

以前他們剛決定搬出來的時候,因為很窮,所以其實家裡除了基本家具什麼都沒有,冷冷清清的,鄭號錫嫌不夠溫馨,所以突發奇想帶了娃娃回家擺飾,田柾國是忙內就半開玩笑的說是特地買給他的,原本還瞧都不瞧娃娃一眼的田柾國忽然把娃娃拿起來放在床頭前,這一放就放到了現在。

深知田柾國的個性,珍惜的東西就會留在身邊很久,是個看起來淡漠卻也是念舊的人,否則他就不會老是把自己的包包塞得滿滿的了。

 

原來,那時你就如此地珍惜我了嗎?

 

「號錫,門口有聲音,應該是他們回來了吧?」

金碩珍納悶地看著發呆的鄭號錫,鄭號錫回過神來走到門口,三個小孩剛好推開門來。

 

「哥,我們回來了!」

金泰亨一進門就把空空如也的書包扔了,跳進柔軟的沙發上。

「真是的,要幫忙整理東西啊,不然柾國會來不及到親戚家啦,不守時不好的。」

朴智旻碎念著走進房間,看到閔玧其坐在地上發呆,就湊過去在他身邊坐著,閔玧其絲毫沒有反應,看起來似乎很睏。

「哥,你很睏嗎?不然你就休息吧?」

金泰亨露出覺得噁心的表情走進房裡。「真是差別待遇耶,對我就這樣……」

金碩珍嘆了口氣。「我看就算有你們幫忙也只是搗亂而已。」

「我們哪有~~」

 

鄭號錫看著田柾國默默收拾東西的側臉,他將娃娃遞給他。

「這個呢?要帶去嗎?」

田柾國盯著娃娃再看看鄭號錫。「嗯,我還是帶去吧。」

「好,那我幫你裝箱。」

「號錫哥………」

「什麼?」

「謝謝你對我的照顧。」

 

鄭號錫拿著娃娃,忽然一陣鼻酸,他深吸了口氣。「傻小子,我照顧你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田柾國笑著點點頭,這是最近這一兩天看過他笑得最溫柔的一刻。

 

「東西也整理得差不多了吧?」田柾國站起身。「計程車也要來了,我們先把東西拿下去吧。」

東西大概有四大箱,其實還滿多的,幾個人一起同心協力拿了下去。

 

等待的時候,幾個人都沒有說話,天色暗了下來。

忽然聽到啜泣聲,轉頭看是金泰亨低著頭啜泣的聲音,金碩珍一把將他攬進懷裡。

田柾國咬著下唇,他只祈禱不要再有人哭了,不然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柾國……」

聽到站在身邊的鄭號錫喊他的名字,就連這個聲音都很想記得的。「嗯?」

「為了我也為了你,我一定會完成我自己的夢想。」

「我一定也會成為一個出色的人的。」

「我相信你一定會的。」

「等到那時希望…………」

「嗯?」

「不,沒什麼,這不過是我自己的決定,與你無關。」

鄭號錫狐疑的看著田柾國笑得溫柔的表情,忽然他被拉進一個懷抱裡。

田柾國緊緊的擁抱著他,緊緊的。

 

「哥,我喜歡你,超級喜歡你!」

鄭號錫點頭,回抱住他。

 

 

 

漸漸的,我們會忘記相聚時的模樣。

漸漸的,遺忘那時擁抱著哭泣的我們。

漸漸的,你的生活裡不再充斥著我。

漸漸的,我只是你通訊錄裡一個可愛的弟弟。

漸漸的,我會成長成你所不認識的人。

漸漸的,我會漸漸的想念你。

 

 

看著他們擁抱,朴智旻早已哭成了淚人兒,幾個大男人在街上都默默地流了眼淚,計程車也在這時開了過來。

「什麼嘛,搞得像是一輩子不會相見一樣,地鐵搭個十幾站,半小時就到了嘛!」

金碩珍一邊抹掉眼淚一邊說,朴智旻拼命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

「只是以後我們不在你身邊,不能立即幫助你,你有事情就要自己加油啦!」

金南俊拍拍田柾國的肩,田柾國點點頭,將東西搬上車。

鄭號錫搬著那那箱娃娃,放手的那刻感覺自己心抽痛著,他快速放開手,將後車門關上。

 

田柾國坐在車上,看著都紅著眼眶的哥哥們,他對他們點頭。

「再見了,哥哥們。」

「嗯,保重身體喔,柾國……再見。」

 

搖上車窗,車緩緩地開走了。

鄭號錫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心,真的就這樣放手了呢,

他蹲下身,看到金泰亨跟朴智旻走過來關心,他抓住他們倆的手,顫抖著說。

 

「對不起,是我將你們分開了,對不起………」

朴智旻搖搖頭。「哥,其實是你將我們帶來了這裡,是你讓我們擁有現在的生活,是你讓我們遇見了鄰居,遇見了我們的幸福,從那場大火以後,沒有你這一切根本就不會開始。」

「是啊,號錫哥,就像你常掛在嘴邊的話,因為你是我們的希望。」

 

鄭號錫抱著自己的膝蓋搖頭。

他其實不是什麼希望,他只是想讓自己成為一種希望,但是在扮演的過程中,他也感受到意念的力量,他也漸漸的變得能開朗起來,因為人不是孤獨的,他們是互相影響拉扯著的,那樣才能一起哭著笑著走過每一天。

 

閔玧其從剛剛開始就臉色蒼白地看著他們。

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一整天都感覺沉重,身體心裡都覺得沉重,好像要被壓垮了,是因為離別的氣氛嗎?閔玧其搖搖頭,突然幻想起自己身後就是一片海洋,所以他閉上眼倒了下去。

金南俊抱住了閔玧其。

「玧其哥,你怎麼了?………哇靠,你怎麼燙成這樣?」

 

金南俊的喊聲讓所有人慌成了一團,於是他們又叫了台計程車開往與田柾國家截然不同的方向,醫院。

 

 

上一次聞到這種刺鼻的酒精味是什麼時候?
閔玧其睜開眼睛就不斷在想這件事情。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被單,冰冷的空氣,
這在他小時候是不陌生的,白色的制服和身上的酒精味,那是母親的味道吧。


「玧其哥,你感覺好點了嗎?」

閔玧其爬起身來,環顧了下四周,對眼身旁那個一臉擔憂的人,
腦中忽然響起一個溫柔的聲音。

「嗯,好多了。」

小時候身體就不好,父親時常出差不在家,母親又通常在醫院上班,閔玧其下課回來會自己量體溫,母親教過他,看到上頭顯示38度以上就要先冰敷然後去看醫生,所以他會自己拖張椅子到冰箱旁,打開冷凍庫拿冰敷袋替自己冰敷,好好睡一覺就會沒事了。
母親回到家,問他怎麼樣了?他每次都是這樣回答的。
嗯,好多了。

「玧其,你知道你暈倒了嗎?」
瞇著眼看著金碩珍,他搖搖頭。「不知道,我只覺得我身後有一片海洋………」
「完了,玧其病得不輕,趕快叫醫生來吧。」
「這只是個譬喻……」
「但是你發燒到四十度自己都沒感覺嗎?差點就要燒成一個笨蛋了!」
金南俊不可思議地看著閔玧其,這個哥究竟有多會忍痛?
「我怎麼覺得你在罵我?」閔玧其想了想。「大概是小時候常發燒,習慣了吧。」
他環顧了圍著他的幾個人,皺起眉頭。「別這樣盯著我,你們都太大驚小怪,這又沒什麼,讓我休息一下,打個點滴吃個藥很快就好了,死不了的。」
「現在已經是晚餐時間了,我們也都什麼都還沒吃,不然玧其你想吃什麼,我們去買給你吃吧?」
金碩珍說著,閔玧其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想吃什麼,總覺得這刺鼻的酒精味讓他沒有食慾,金碩珍看他面有難色只好道
「那不然帶碗粥給你吃吧?」
閔玧其點點頭,一行人就轉身出了病房門,閔玧其嘆了口氣,瞥眼看向坐著一動也不動的朴智旻。

「你不去嗎?碩珍哥他們在等你。」
朴智旻遙遙頭。「我離你這麼近但都沒有發現你發燒。」
「怎麼?在難過沒離我遠點,搞不好你也會被傳染呢!」
「才不是這樣,我是難過我太不體貼了!」
真是傻子。閔玧其看著真心自責的朴智旻,覺得他可愛的摸摸他的頭。
「雖然我們離得很近,但不代表你一定要知道我怎麼了啊。」
朴智旻抬起頭看著閔玧其。「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那樣認真而富有感情的眼神讓閔玧其心暖暖的,不知怎麼的,他忽然有些鼻酸,他握緊掌心,強忍著即將湧出的情緒。

「智旻,我們要丟下你去吃飯了喔?」

聽到病房外金泰亨的聲音,閔玧其將朴智旻往外推。
「那你就要好好補償我,先去幫我買碗粥回來吧?」
「嗯,好!」
朴智旻點點頭就跑走了,嘴裡還囔著要他們等他一下,話還沒說完就被斥責在醫院裡要輕聲細語。
閔玧其笑著搖搖頭。

真是的,朴智旻這個人讓他卸下心防的時候越來越多,差一點,他就要在他面前哭了。

在這個地方讓人變得特別脆弱,也總會讓他想起往事,想起那個無法陪伴他長大已經過世的母親。


無論是什麼病,只要還活著就有機會好起來,只要還活著。

 

 

閔玧其的病情加重了。

原本以為只是個小感冒,但是一行人買粥回來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甚至睜不開眼睛的閔玧其,他們趕緊喊了護士來,替他量了體溫,又發高燒了,建議住院觀察。

 

「真嚴重,根本不像他口上說的這麼輕鬆啊…」

「這哥的專長不就是逞強嗎?」

「那…我們該不該通知一下玧其的家人啊?」

 

金碩珍的話讓其他人陷入沉思。

 

「說起來,很少聽到玧其談自己家裡的事情。」

「我只聽他提過一次爸爸,似乎並不怎麼支持他在做的事情…」

金南俊嘆了口氣,也許自己也是這樣,所以能理解他的情況。

朴智旻看著床上那個一臉蒼白面露痛苦的人,內心的感慨都要淹過喉嚨了。

「哪怕只是一點,玧其哥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事。」

金碩珍用手臂撞了下金南俊,使了眼色給他,金南俊看看朴智旻一臉沉重的樣子,才瞬間理解的開口道…

「那、那是因為玧其哥總是不想讓人操心,他不老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嗎?自然會讓人忽略他的辛苦吧,等他醒來,問他就是了。」

朴智旻收斂起自己失落的表情,抬起頭對著金南俊笑。

「嗯,那今晚我在醫院陪玧其哥,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似乎早就知道朴智旻會這麼說,金泰亨扯住他的衣服。

「但是,智旻你明天早上要回學校補考耶,從醫院回家一趟再去學校,這樣你會很累。」

「沒關係,因為我有個好兄弟,他明天早上肯定會帶制服來給我的吧?」

「什麼?誰?你居然有這麼好的兄弟我都不知道!」

「金泰亨!!」

「嘖嘖,好啦,我知道了。」

金碩珍看著一旁已經冷掉的粥。「這粥這麼冷,我就帶回去吧,等他醒來你再去買點東西給他吃好了。」

「好。」

金碩珍看著朴智旻捏了下他的臉頰,朴智旻吃疼的反抗。

「幹嘛呀~~

「看著你那表情我就想捏,我們走啦。」

 

看著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走出醫院,朴智旻揉揉自己的臉,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表情,但肯定是不能在閔玧其面前露出的表情吧,打從他們見面開始他就是個不成熟的弟弟,但是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不只是弟弟,他也想成為一個可以令閔玧其放心可以依靠的好情人。

 

 

 

 

 

 

我的母親是最漂亮的人。

她是個連我住院了卻還是照顧著其他人的媽媽,

印象中她總是很忙碌,因為沒有其他姊姊幫忙,所以一個月只休息一、二天也是常事,

如果有休息的時間,就是給我做點心、做家務,從來沒有閒下來的時候。

忙碌時的媽媽是最美麗的,我最喜歡那樣的媽媽了。

可是為什麼那樣美麗的媽媽卻再也不能照顧我了呢?

其實…我最討厭醫院了。

 

 

 

 

 

疼。

這是閔玧其睜開眼睛時的第一個想法,不知道是不是躺太久,他覺得全身發麻,頭也一陣的疼,身子像是要化掉似的,動了動手指頭,他才確認自己還有辦法動。

看來這次病得有點嚴重阿。

爬起身才發現身旁有一個瞇著眼看起來昏昏欲睡的人正看著自己,朴智旻用手臂抹掉自己的口水,湊到他身邊問著

 

「玧其哥,你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天才微微亮,閔玧其茫然地看著他。

「你留下來照顧我嗎?」

「嗯。」

「那學校怎麼辦?」

「泰亨等一下會送制服來給我,我會從醫院直接去學校的。」

「這樣太辛苦了。」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因……因為我是你的……戀人阿…」

 

朴智旻將頭垂的低低的,害羞的模樣讓閔玧其心裡一陣發暖,

要說為什麼喜歡這傢伙,肯定是因為他能讓他感覺自己像個人吧。

 

「智旻,我覺得好多了,我想出院。」

「玧其哥,你真的好多了嗎?不是在逞強吧?不多住幾天嗎?」

閔玧其搖搖頭。「我幹嘛要逞強,只是你等一下要走的時候順便替我辦好出院手續,我整理整理會自己回家。」

「那個………哥……」

「怎麼?」

「沒……沒什麼,那我等一下就去辦,在那之前你有想吃的東西嗎?昨晚的粥因為你又發燒了所以被碩珍哥他們帶回去了,那你現在還想吃粥嗎?還是──」

「智旻…」

「什麼?」

「就吃你想吃的東西吧。」

 

朴智旻睜大眼看著閔玧其,不知道是不是他很虛弱的關係,閔玧其臉龐柔和許多,但看似善意的話卻讓朴智旻心底不知怎麼的一下子空了,滿滿的失落感襲上,他露出一個笑容。

「如果在這時候我還只想著自己,那你不會難過嗎?」

「不會,我會覺得很輕鬆。」

「真的?」

「真的。」

朴智旻點點頭站起身來。

「那我知道了。」

閔玧其抬頭疑惑的看著朴智旻。

「我去辦出院手續了。」

盯著朴智旻走出門外,他皺起眉頭。

那傢伙是不是……怪怪的?
他說錯什麼了嗎?他只是不希望朴智旻為了他這麼累而已。

 

 

 

 

 

辦好出院手續,朴智旻靠著醫院的牆壁,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捏著一張小紙條,正一臉痛苦的沉浸在天人交戰之中,此刻要是地上有朵小花他八成就會開始數花瓣,

要打、不打、要打、不打、要打、不打、要──

唉,朴智旻,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的話就要鼓起勇氣來啊!

但是,要是玧其哥知道了肯定會殺掉他的!

嘖,那個沒心沒肝的人要是殺得了他就殺吧!

不,可能真的會被殺掉的啊!

 

閉上眼,心一橫,他快速的撥號碼送出,聽著等待的嘟嘟聲他感覺自己手心在冒汗,要是再不接他的壽命恐怕就要折半了!

 

「喂……」

 

接、接了!!!朴智旻!!對方接了!!

天阿,怎麼辦才好,快,說話,沒錯,鎮定,說話!

 

「您、您好………」

『請問是哪位?』

「閔伯、伯父您好,我叫朴智旻,是玧其哥的朋、朋友……」

對方沉默了一會,才說。『玧其怎麼了嗎?』

「啊……請放心,他、他現在很好,只是今天因為發燒住院了,剛剛辦了出院手續,一切安好……我想在生病的時候他也許會很想念他的家人,所以我才瞞著他打了這通電話,如果可以……也許您跟伯母可以打通電話給玧其哥,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啊~~』聽筒那邊一陣嘆息之後陷入沉默,朴智旻手足無措的蹲在牆邊,只能緊張的等待回應,忽然他聽到一陣笑聲。

『孩子,你跟玧其很好吧?』

「是、是的。」

『但就算是這麼好的關係,他也沒跟你說過嗎?』

「什、什麼?」

『他媽媽早在他十歲的時候就因過勞過世了,他媽媽是名盡忠職守的護士,我們家都很以她為榮,玧其一直表現得很成熟,他也一直追逐著他的夢想,因為他希望自己也能像他媽媽一樣,為夢想而活,而我只是自私的不願再讓那種東西影響我們家了,所以我們的關係這幾年都不是很好,就連他病了都得讓朋友這樣偷偷的告知我,真是感到抱歉。』

朴智旻感覺自己喉嚨乾澀起來,連發出聲音都有些困難,也許是這件事情太出乎意料,讓他的思緒有些打結,他深吸口氣才緩過情緒。

「閔伯伯……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這樣,擅自打擾您了,我才是抱歉……」

不知怎麼的視線有些模糊,鼻頭酸了起來,但他還是忍耐著不讓自己的情緒從話筒傳遞出去,也許是太過忍耐了,他都忘自己是怎麼掛掉電話的,朴智旻抓著手機直視著前方。

 

什麼嘛,你當時安慰我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原來你也懂失去家人的感受。

 

 

「喂,你怎麼還沒走?」

閔玧其緊鎖著眉頭走向他,朴智旻的情緒在這時崩塌了,他忍不住伸出手緊緊擁抱住他。

「玧其哥……」

「怎麼了?你怎麼突然……」

「你記得你曾經說過,你突然很想珍惜我嗎?」

「嗯?那又怎樣?」

「我現在也突然很想珍惜你。」

 

閔玧其感覺自己胸前的衣服濕掉了,雖然困惑卻也還是抱住他不發一語,直到朴智旻悶悶地在他胸前說。

 

「玧其哥,我會守護你的夢想的,所以讓我跟你一起住吧,讓我來照顧你。」

閔玧其不發一語,因為太過沉默,朴智旻拉開他們的距離看著他,接觸到閔玧其的眼神心虛感才湧了上來。

聰明如閔玧其,他瞄到朴智旻手上抓著手機,紅腫著雙眼,還有他口袋裡的出院收據,他快速得到一個結論。

 

「你是不是打電話給我爸了?」

朴智旻臉紅起來,背脊僵直,緊張的反應,閔玧其瞇起眼睛來。

「呃………玧其哥,你要相信我是因為擔心你所以才───」

「這麼擅作主張,你還真有膽量啊?是不是太久沒被我掐過了?」

朴智旻下意識撫著脖子拼命搖頭,撒嬌般的黏上去,閔玧其稍稍推開來。

「哥~~

「所以你知道了什麼?」

「…………就……原來你……那個……。」

「你已經知道我媽過世了吧?」

朴智旻聽到這句話原本就泛紅的眼眶又漸漸有了水氣。

「哥…我不是故意要問的,我只是猜想你一定很想念家人,因為…當我生病的時候我也會特別想念家人,雖然…我只能想想號錫哥他們啦,我只是想為你做點什麼。」

聽到朴智旻提到家人,閔玧其嘆了口氣逕自向前走去。

 

嗚哇,看樣子玧其哥真的很生氣耶,怎麼辦?

朴智旻腦袋開始打結,撒嬌是他唯一的武器,如果這招也行不通那他真的沒辦法了,朴智旻眨巴著眼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閔玧其,猶豫自己該不該跟上去,只能在後頭叫喚著。

「哥,玧其哥…」

「喂~」

 

閔玧其發現朴智旻沒跟上來,只好一邊罵著這個傻子一邊轉過身。

 

「你還不跟上來嗎?當真要一個人回去?」

朴智旻眼睛一亮,快速奔到閔玧其面前,抓住閔玧其的衣服嶄露笑顏。

「哥,你原諒我了?不生氣了?」

閔玧其作勢掐住朴智旻的脖子,朴智旻愣了下。

「不要再私下聯絡我爸了,知道嗎?」

閔玧其眼神極為認真而銳利,讓朴智旻想起他們第一次相遇的那天,他退後了幾步趕緊點頭,下一秒閔玧其牽住他的手拉著他走。

 

「我會一直在這裡,所以你不需要著急。」

「那…我們同居吧?」

「這有關聯嗎?」

「住在一起我就能照顧你啦,能參與你的大小事,反正我也常去你那裡,跟同居沒什麼不一樣了吧?」

「你想得太簡單了。」

「這哪裏複雜了?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啊。」

「號錫會孤單的。」

 

朴智旻震驚地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因為此刻他才忽然察覺到這件事情,低下頭久久無法言語,他居然完全忘記號錫哥的存在了!

 

「你怎麼沒把泰亨算進去,他就不會孤單了嗎?」

「他?你傻了嗎?他說不定比你還快離開那個家。」

「離…離開?他嗎?怎麼會……」

「難道他就不會像你這樣吵著要跟碩珍哥同居嗎?」

 

朴智旻悔恨著,他的腦容量果然是太小了,情急之下他只想到他們二個人,而忘了考慮跟他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的心情。

 

「嗯,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那就好。」

 

朴智旻點點頭,內心下了一個決定。

他要回去好好的跟號錫哥他們談談。

 

此刻的閔玧其還完全不知道朴智旻的心思,他拿出手機看到一個久違的訊息,是個姓閔的先生傳來的。

 

"過幾天,我會去首爾。"

 

簡單明瞭的同時也完全沒有給人商量的餘地,看到這個訊息,閔玧其感覺自己真的是這個人親生的,做事風格完全一置。

 

「朴智旻!!!」

「嗯?怎麼了………呃…你……幹嘛瞪我……」

 

閔玧其非常肯定這個人就是生來剋他的沒錯,遇上他,他的生活就完全不受控。

 

「……快走啦。」

 

雖說是這樣,但一旦他離自己太遠還會想催促他跟上自己,其實變得不受控的根本就不是生活,而是他自己。

 

 

 

正中午的時刻,公園裡陽光普照,十分炎熱,鄭號錫坐在公園涼椅上滴汗,心裡後悔著相約在這裡的決定,自從田柾國走了以後,他肩上的重擔一下子輕了不少,繁重的打工也都變得隨意起來,能隨心所欲的休假,生活步調也跟著愜意,只是他這種類似虐待狂的堅持依舊,有時就是會沒來由地堅持著奇怪的事物,像是在大中午時跟孩子們約在公園裡見面這樣無謂的事情。

 

「看樣子真的要變成黑炭了吧。」

公園裡很安靜,沒有人跟他對話。

 

前幾天,他在上班休息時間先後接到朴智旻跟金泰亨的電話,這二個人大概都很心急,否則不會選在這種時刻打電話給他,他們像是有心電感應一般對他說出同一句話

『哥,我有話想跟你說。』

鄭號錫立刻想起了公園,掛上電話之後就將這天畫上休息的符號。

好像也能知道他們要說什麼,因為這一天總會到來的。

 

「哥~~你在幹嘛?」

朴智旻走近他,摸上他的額頭。「你額頭上都是汗,超噁心的…」

鄭號錫甩開他的手。「那幹嘛摸啊!」

「那你幹嘛在這裡曬太陽啊?」

「就是想在這裡等你們啊。」

「真是奇怪的人。」

 

朴智旻一邊喊熱一邊拉著他走到樹陰底下去,陣陣涼風吹來將額上的汗都吹乾了。

「喂~小子,你在哪裏?我們都到了你還不趕快來嗎?什麼?起不來?好啦…你趕快來啦……」

 

鄭號錫看著朴智旻講電話默默覺得有趣,這孩子吵架真是吵不贏,語尾總像在撒嬌似的。

 

「哥,泰亨說他起不來,我們先去咖啡廳等他吧?」

鄭號錫打量了下身旁的朴智旻。

「我說你是不是變瘦了?」

「真的嗎?其實我有稍微節制的。」

「為什麼?難道玧其嫌你胖?」

「才不是,他老叫我不要減肥的,但是你看玧其哥這麼瘦,我不想在他身邊總顯得很胖,對了,上次聚會拍的照片還沒給哥吧?」

 

朴智旻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上頭的七個人笑得很燦爛,田柾國在他身邊卻感覺疏遠的多,鄭號錫不由得將手撫上他們之間的那條距離,這就是他所選擇的吧。

發現鄭號錫不發一語,朴智旻咬咬唇道。

「其實傳給你們就好了,但我還是把他洗出來了,可以做紀念嘛!」

鄭號錫抬頭看著朴智旻點點頭。「謝啦。」

 

一向聒噪的人一旦安靜下來會使人萬分不安,就是此刻的情況吧,朴智旻心裡七上八下的,這叫他怎麼說得出口呢?

 

 

 

 

 

 

咖啡廳裡撥放著悠揚的音樂,朴智旻不停地跟鄭號錫講話,鄭號錫只是淡淡的點頭,直到金泰亨走近他們,朴智旻才感覺自己抓到浮木。

只是因為他不喜歡鄭號錫不講話所以他才如此聒噪的,無法習慣尷尬的氣氛,看到金泰亨的那刻朴智旻都覺得自己快哭出來了。

 

「泰亨,你好慢啊。」朴智旻抱怨著,金泰亨只能笑著賠不是。

「因為碩珍哥說他今天放假,一直壓著我不讓我走。」

鄭號錫跟朴智旻臉色沉了下來,但金泰亨毫無知覺的點了杯咖啡。

三個人的咖啡都上桌後,鄭號錫才開口。

「好了,你們要跟我說什麼?」

金泰亨跟朴智旻對看一眼。「智旻,怎麼連你都有話說,真是學人精耶!」

「你才學我勒,那不然你要說什麼你先說?」

「才不要,我要讓學人精先說!」

「我不是學人精啦!」

鄭號錫皺起眉頭嘖了一聲,「你們是要吵到明年嗎?不然讓我先說吧?」

「蛤?!」

金泰亨跟朴智旻看向鄭號錫同時開口。「哥,你有什麼要說的啊?」

「學人精!」

「你才是學人精!」

 

 

「我要回光州的舞團了。」

 

 

還在鬥嘴的二個人看著彼此,然後再猛然轉頭看著表情認真的鄭號錫。

「最快可能是下周吧,所以我最近會開始搬家,這間房我還是會續租,你們還是可以回來住的。」

「等、等等…號錫哥,你怎麼都自己決定好了?」

「不然呢?你們隨意的就去隔壁房住有先跟我討論過?」

金泰亨跟朴智旻低下頭,鄭號錫惡質的瞇起眼來。

「你們知道我每晚一個人睡的心情是什麼嗎?有時候廚房有聲音我下意識想拍你們,才發現你們誰都不在,那種心情你們能體會嗎?」

金泰亨跟朴智旻頭低得更低了,這時鄭號錫才笑出來。

 

「你們傻子啊,事到如今我還會怪你們?」

二個人抬起頭來看著鄭號錫的笑容,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整了,一同拍了下鄭號錫。

 

「好啦,現在該跟我說你們想說的事了吧?」

 

金泰亨跟朴智旻嘆了口氣。

真是奸詐呢,他先說要離開的話,豈不是會讓他們更愧疚嗎?

從以前到現在,他們欠他的已經太多了。

 

「號錫哥,我啊,我以後一定會比任何人都還要幸福的。」

朴智旻低著頭輕輕地卻堅定的說著。

「因為我很幸福,所以我一定會把幸福分給你。」

鄭號錫打了個寒顫,伸手拼命捏朴智旻的膝蓋肉。「你是想噁心死我嗎?」

朴智旻阻擋著鄭號錫的攻勢一邊囔著。「我是說真的!」

「少來了你,你還是先顧好你的玧其吧!」

「難道號錫哥你是在吃醋嗎?」

「哼,我眼光才沒這麼差。」

 

金泰亨看著在跟朴智旻打鬧的鄭號錫,他臉上的笑容讓他也跟著笑了。

 

他們三個人從小就很清楚,鄭號錫是個很溫柔的人,就像分離這樣的事情,他也先替他們說了,到最後他們還是需要他照顧的弟弟們。

 

「我決定要跟碩珍哥去釜山了。」

 

還在打鬧的二個人驚愕地停下動作,轉頭看著金泰亨。

「怎、怎麼連你都………釜山?很遠耶……」朴智旻語氣複雜,帶著點驚慌。

「當然啦,要是你們不希望我去我是不會去的,但是……碩珍哥留在這裡的發展不大,每天看他這麼辛苦,我就越來越不安,如果有一天他後悔做這個決定怎麼辦?所以,為了不讓他感到後悔就我只能跟他走了。」

鄭號錫皺起眉頭。

「人跟人相處論什麼後悔呢?都是自己的決定罷了。」

金泰亨看著鄭號錫沒有說話,鄭號錫點點頭。「就去吧,只要你開心就好了。」

「那今天就是我們三個最後的聚會嗎?」

「是啊,我一直到下周都會很忙,要把打工地方最後的交接完成、聯絡舞團還有光州那裏的事情,很多事情要做呢。」

 

咖啡廳裡悠揚的音樂聲因為沉默變得清晰起來,

杯子裡的液體只要輕微碰撞就會變得混濁似的,

鄭號錫拿起來一口乾掉了。

 

 

「孩子們,我們回家吧。」

 

 

不論我們在哪裡,都一定要記得現在的幸福然後變得更幸福,

我們一起。

 

 

 

 

金泰亨最近有一個煩惱。

在他的世界裡煩惱這種東西本來就很微妙,當時間在走的時候不容易察覺,可是一旦時間停下來,煩惱就會像海浪一樣湧來,他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樣,但通常他一皺眉一眨眼,煩惱依然存在,但明天早晨還是可以看著太陽微笑。

當煩惱產生時,他會催眠自己睡一覺就沒事了,那是因為他是個不敢正視煩惱的膽小鬼吧。

 

「碩珍哥,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什麼?」

 

金碩珍從一堆的衣服堆裡抬起頭看著金泰亨,金碩珍剛下班吃完飯就忙著做家務,金泰亨則在旁邊跟他聊天,通常金碩珍會開始犯睏,聊著聊著就會睡著,像剛剛那樣的對話在最近根本就是個日常。

金泰亨無奈的嘟起嘴。

「哥,你累了吧?如果是這樣那我就回去好了。」

「啊,等等……泰亨啊……」

金碩珍手一撈就把金泰亨鎖在自己懷裡。

「怎麼了?」

「那你說說看我剛剛跟你說了什麼?」

「這個嘛……你再說一遍吧,我這次一定好好聽。」

「我說,智旻說玧其哥的爸爸要來首爾了!」

「啊……這樣啊……」

就這個反應?

金泰亨轉個身面對金碩珍,發現他已經閉著眼睛呈現迷糊狀態,他皺起眉頭推開他。

「我要回去了。」

「泰亨啊,別走。」

因為金碩珍的哀求,金泰亨還是心軟沒走開,只是背對著他躺下來,然後一雙手就環抱住他的腰。

果然說不在意是騙人的,當初如果碩珍哥去釜山的話,也許就不必從基層做起,首爾業務量又大,他留在這裡這麼辛苦,都只是為了他。

「碩珍哥……」

「嗯?」

「……沒事,你好好睡吧。」

「嗯。」

 

趁金碩珍熟睡時,金泰亨從他懷裡鑽出來,開始摺衣服。

或多或少,他也得幫忙金碩珍一些。

 
可是碩珍哥,你會後悔嗎?

以後要是碩珍哥膩了他,他一定會後悔的。

決定了,他要好好跟號錫哥他們談談!

 

 

 

 

 

鄭號錫最近有點想養狗,而且還很想把牠取名叫米奇,

這種突如其來的念頭很奇怪,但更奇怪的是這只在打開家門的那刻才會產生,

屋內少了以往的熱鬧,多了點陌生的黑暗。

 

田柾國回去了,二個孩子本來說晚上要陪他,但他怕被隔壁鄰居照三餐詛咒,他無法背負這種孽障,所以他把他們都趕走了,於是打工完回到家看到的景色時常都是一片漆黑。

 

 

但他可是鄭號錫,就算孤單寂寞覺得冷也是一瞬間的事情,既然沒人在家,那就趁機做些沒有那些野孩子在才能做的事情吧,第一個當然就是要痛快的泡個澡,以前泡澡的時候,孩子們都會輪流跑進來鬧他,就算鎖門關窗也都沒用,簡直防不勝防,他們吵得要命,有時想清靜一下都不行。

 

放了熱水,加了能放鬆身心的沐浴精油,用腳試了下水溫,然後再將自己泡進去,浴缸裡的水溢出,水蒸氣瀰漫整間浴室,他滿足的嘆了口氣。

 

這果然是天堂啊!

哼著歌,幸福的心情油然而生,哼,沒有那些孩子他過得可愜意的呢!

在浴缸裡躺著躺著,睏意就席捲而來,算了,設定一下手機鬧鐘,睡一下下沒關係吧!

鄭號錫將手用毛巾擦乾,從岸上的睡衣裡摸出不離身的手機,設了十分鐘的鬧鐘然後心滿意足的微笑著,一個人其實也不賴吧!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