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傳來很吵鬧的聲音,有什麼人敲打著門窗,力量之大好像要把這屋子給拆了,忽然門把碎掉了,門也破了一個大洞,鄭號錫驚愕的睜開眼睛。

 

「你、你、你……!」

鄭號錫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而且你不出個名字,這時候熟悉的鬧鐘鈴聲響了,在浴室裡擴大的迴盪著,對方始終皺著眉頭,眼神彷彿要殺人似的。

「號錫哥,你在做什麼?!」

「我……沒啊,我只是在泡澡……」這年頭泡澡也犯罪了嗎?

「那你怎麼都不接電話?而且我敲了好幾次門你都沒回,我以為你暈倒了!」

「你打給我?大概是這裡的收訊不好吧,我睡熟了哪還知道有人敲門,你哥我難道是笨蛋會活活把自己泡死啊?」

「那可不一定,號錫哥你快起來,別待在這了。」

對方連拖帶拉的要他出浴缸,只是鄭號錫才一起身,他的眼神立刻就變了,原本透著焦急的殺意,此刻像是回魂的鄰家少年帶著些羞澀,他眼神飄忽起來,連忙轉身道

「我、我出去等你!」

「啊……柾國,你………」

話還沒說完,人就逃了。

鄭號錫看到地上的門鎖跟搖搖欲墜的浴室門,開始有些哭笑不得。

修門這筆帳要算在他頭上嗎?

但是這孩子的力氣真是大得驚人,剛剛迷糊中他都要以為強匪要來綁架他了,那氣勢真不是開玩笑的,要是有天他想對自己來硬的,他肯定招架不住。

來硬的?…………不,鄭號錫,你在想什麼?這還能硬哪裏啊,別想了,快穿好衣服出去吧!

 

穿好睡衣,批了浴巾就往外走,田柾國正在陽台靠在窗前看著窗外,這麼看著他的背影,比自己還高大的身材,也許是幾個禮拜未見,他感覺他變得陌生起來,似乎不能完全把他當作弟弟看待了。

 

「哥?」

鄭號錫回過神,對上田柾國邀請的眼神,他走上去。

「這陽台很危險啊,一不小心就會被鎖住。」

「如果二個人一起被鎖住的話也不錯。」

「蛤?」

「開玩笑的,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爬去隔壁阿。」

「那大概會被嘲笑到入土吧。」

田柾國看著他笑著,「但是我們因為害怕所以從來沒有站在這裡看看外面的景色,我發現這裡夜景挺好的。」

一片黑夜裡燈光閃爍著,的確是挺美的,他忽然有些感慨。

 

「果然一個人還是不行嗎……」

「你說什麼?」

「嗯?我說了什麼嗎?」

「真會裝傻……」

 

明明剛回到家時還因為這一片漆黑的家沒有一點光亮而感傷,但是現在卻因為田柾國輕易地改變了,漆黑的只怕是自己的內心吧。

 

「柾國在那裏會感覺孤單嗎?」

「不會的,我現在很努力在練舞。」

「是啊,我也該學會適應孤獨的。」

 

田柾國忽然轉頭看著他,按住他的肩,鄭號錫嚇了一跳,緊張的看著他。

「哥,我可以────」

 

「嗚哇,號錫哥,你沒事吧?啊?號錫哥,你在哪裏?」

忽然一群人闖進家裡,朴智旻焦急的神情,金泰亨咬著牙刷還滴著水跟在他身後,鄭號錫猛然的抽回手看著他們。

 

「你們怎麼了?」

「不是,我們聽柾國說你不接電話,還聽到隔壁傳來拆房子的聲音,你們沒事吧?」

田柾國看著二人,又看到鄭號錫無奈的表情,笑了出來。

「你們聽到聲音還這麼晚來,要是我真要對號錫哥做什麼怎麼辦啊?」

聽著田柾國的話鄭號錫感覺頭皮發麻,這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啊。

「是你拆的房子我們就放心了。」

朴智旻盯著浴室門說,田柾國才轉頭對鄭號錫說。「我會賠修理費的。」

「算了吧,你現在寄人籬下還是省著點。」

「可是………」

「對了,你這小子回來幹嘛的?來侵犯號錫哥的嗎?」

金泰亨的話讓田柾國揍了他一拳。「我是來拿東西的啦!」

鄭號錫嘆了口氣,他只是想好好泡個澡,這麼微小的願望也總是會被這三個小子給破壞殆盡,現在連門都壞了。

 

「好啦,東西也拿了,我也沒事了,你們可以回去了吧?」

「回去還要吵醒他們一次,我看我就在這裡睡吧。」金泰亨隨興的進了浴室漱口。

「那我也要!」朴智旻抱住鄭號錫用撒嬌的口吻說著。

鄭號錫正想要應好,外頭又傳來一個聲音,是金南俊。

 

「號錫,你這裡這麼吵,你還活著吧?」

鄭號錫看著金南俊搖搖頭。「你正跟幽靈對話呢。」

「不錯嘛,你看起來跟平常一樣。」

「既然你都來了也在這裡睡好了。」

「好啊,我也有點懶得走回去。」

 

金南俊說完就在鄭號錫身邊的位置躺下,田柾國看著這幕,內心酸澀,他搖搖頭。

「那我東西都拿了就回去了。」

「這麼晚還有車回去嗎?」

「其實,是我阿姨他們載我來的,一會就會來接我了。」

「這樣阿,那你路上小心啊,聚會日子再跟你說。」

「好。」

 

田柾國盯著鄭號錫身邊金南俊自在的樣子,他走向金南俊。

「南俊哥……」

「什麼?」

「如果我下次沒辦法及時趕到的話,請你代替我照顧號錫哥。」

金南俊點點頭。「知道了。」

「那走了。」

 

田柾國走掉之後,金泰亨說他要睡在沙發,朴智旻蹭在鄭號錫身邊,一邊囔著好久沒睡家裡了,感覺真好什麼的,鄭號錫沒完全聽進去,他在意著田柾國最後對金南俊說的話。

難道他是吃醋了嗎?

 

「我睡到他的位置了吧。」

「?」

「我想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對我那樣說的。」

 

跟金南俊對望,鄭號錫感嘆這個人真的是他的摯友,好像能靠眼神就讀懂他的情緒。

 

「但是誰也替代不了誰的。」

「他畢竟還年輕吧。」

「說的你很老似的,我們倆也還年輕的。」

「你說了算囉。」

 

躺下,聽著身邊的呼吸聲,鄭號錫忽然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眼眶莫名的紅了。

田柾國肯定是騙他的,習慣了這樣的吵鬧之後,怎麼可能適應得了孤獨呢?







*




 

整理東西的時候會忽然發現這個房間原來有這麼多垃圾。

一樣一樣分門別類裝箱,然後把漸漸龐大的垃圾袋從房間裡拖出門外,

一小時經過,手也酸了,只好打開冰箱找瓶僅有的水。

 

「號錫哥,我們回來了。」

 

朴智旻跟金泰亨一起跑進家裡,朴智旻一屁股就坐在沙發上喘氣,金泰亨極其自然的撈走他手上的水。

「好累,今天太陽好大,流好多汗~」

「喂,我都還沒喝耶~」

「啊~是嗎?」

金泰亨把水再度推給他,看向一旁那個大垃圾袋。

 

「居然有這麼多東西啊,柾國的東西就少到不行。」

「還說呢,你比我還可怕,垃圾比東西還多。」

「因為很多東西碩珍哥也有就不需要了嘛…」

「嘖,你這是在欺負你哥單身嗎?」

朴智旻看著他們,嘆了口氣。

怎麼到最後只有他獨自留在這裡了呢?

 

「我來幫忙吧。」

「不用了,我也差不多了…」

「我的東西你別碰,喂~我都叫你別碰了!」

 

鄭號錫搖搖頭,這二個湊在一起大概要到明年才整理得完,但此刻他也不想阻止了,因為他已經開始懷念這樣的金泰亨跟朴智旻。

 

「今晚……你們留下來吧。」

 

他從來就沒有認真的要他們留下來陪他過,但是今晚他要盡情任性。

 

「號錫哥還是睡中間吧,啊~以前柾國還會跟我搶你身邊的位置,對了,泰亨你有叫柾國來送行嗎?」

金泰亨臉色大變瞪大眼睛看著朴智旻,「我………忘記了………哇,對不起!」

金泰亨趕緊抱著手機就開始瘋狂地敲打文字,發現沒回應就開始打電話。

 

「泰亨你完蛋了,如果今晚沒連絡上柾國他一定會怨恨你一輩子。」

「嗚,你幹嘛說的這麼嚇人,柾國不會不接我的電話!」

「你就祈禱吧。」

 

鄭號錫看著二個人,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那是他跟田柾國的聊天頁面,這二個孩子怎麼會覺得他不會跟田柾國聯絡的呢?

田柾國才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啊。

他的反應很平淡,只傳了句沒辦法去送行,一路小心。

這樣也好吧。

 

已經是最後一晚了。

 

 

金碩珍一早就被金南俊跟閔玧其叫醒了,這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場景,同住這麼久這二個人還沒有比他早起的紀錄,他匆匆地刷好牙,看日曆才發現工作使他忘記很多事情,真的越來越像一台工作型機器人了,都不知道這麼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好吧,是為了錢,但是為了錢連離別的日子都忘記了這樣真的好嗎?

 

「我有罪……」

金碩珍一穿好衣服就低著頭這麼說,閔玧其跟金南俊皺起眉頭看著他。

「但是我們不是神父,拜託別跟我們說。」

「可惡耶你們,快聽我告解啦!!」

「不要,你千萬別說!」

 

突然閔玧其的房間傳來巨大聲響,三個人同時轉頭看往那個方向,互相對看一眼之後才一同奔了過去。

 

鄭號錫領著二個孩子站在那裏對他們燦笑著。

 

閔玧其忽然覺得這個場景眼熟的過分,時間彷彿倒轉了,鬼使神差的說出那句同樣熟悉的台詞。

 

「我說你們,我們家有門可以走。」

「我知道啊,但是不覺得很懷念嗎?自從我們熟了之後就沒從窗戶進來過了。」

閔玧其笑了,是啊,他比誰都清楚。

「柾國那小子呢?」

金碩珍一開口,金泰亨就怒視著他,金碩珍瞧著他一臉疑惑。「怎、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我只是問柾國在哪而已啊。」

朴智旻大笑起來,「碩珍哥,這傢伙聯絡不上柾國所以在鬧脾氣啦。」

「蛤?你又做了什麼好事?」

金泰亨轉頭看著鄭號錫,一把抱了上去。「號錫哥,對不起……」

鄭號錫見他這麼有罪惡感,只能內心偷笑著,就隱瞞到最後好了。

「雖然見不到柾國有些難過,但是別再自責了,我不會介意的。」

「號錫哥,你這樣說不是會讓我更難過嗎?」

「嗯………你還真麻煩,碩珍哥,你確定你要這樣的孩子?」

「哥!!!」

 

一陣胡鬧之後,一行人才總算想起他們是要送行的。

 

「要是害我搭上車你們就完蛋了。」

「那就不要走就好了嘛。」朴智旻小聲地說。

他們像是有共同默契似的,誰也沒有回應這句話。

 

一樣的門口,一樣的計程車,一樣的場景,氣氛卻很歡樂,鄭號錫笑容滿面地跟金南俊在聊天,彷彿他跟往常一樣只是要去上班而已。

這樣的氣氛,使誰也感傷不起來。

 

計程車來了,停妥後朴智旻替他把行李放上車,金南俊輕輕的將鄭號錫往車裡一按。

 

「那,再見啦。」

 

鄭號錫瞪大眼睛看著車門外的五個人。

 

「欸,這樣就算送行結束了嗎?」

「是啊,送行,顧名思義就是看你走罷了。」

 

鄭號錫眼眶漸漸地堆積出水氣,眼淚一下子就傾洩而出。

 

「我走了,你們幾個笨蛋要好好的啊。」

「當然的吧,你先顧好你自己吧。」

 

朴智旻抓起自己衣襬就往鄭號錫臉上抹去。

「哥,我們已經從高中畢業了,以後的人生會自己負責的,你可以開始做你真正想做的事了。」

「對啊,如果舞團有來表演,一定要通知我們喔。」

 

朴智旻衣襬上有醬油的味道,一定是早餐沾到的,聞起來鹹鹹的,跟眼淚的味道很像。

 

「好,我一定會聯絡你們的。」

 

為了讓你們知道我過得很好,我很努力地在達成夢想完成遺憾,我一定會努力過好未來的每一天。

 

 

「那,再見啦。」

「號錫哥,再見了。」

 

 

 

從以前到現在,你們依然影響著我,讓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就算分離了未來也會一直持續下去的。

 

 

金泰亨跟朴智旻等車走了之後才不斷抹著泛紅的眼睛慢慢走進屋裡。

二人同時被閔玧其跟金碩珍一把抱住了。

金南俊看著他們,隨手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吶,這就是分離吧。

挾帶著笑容還有淚水與層層的經歷與思念,多麼美麗的一瞬間,就像一本書的某一頁一樣,希望他們永遠不會結束。

 

 

正篇-終-

 

各位~~正篇到這裡總算是結束了,但是呢,沒有意外的話預定會有各CP的番外章的。
大略也是交待一下各自的日常,忙內和號錫也始終是我覺得遺憾的部分,我也會盡力去描寫的,
三周年快要到了,能在這個月份結束這個故事真是太好了!
出本的事宜我還得花幾個月的時間醞釀,只是知道還有人支持我就放心了,在此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米沐楓
  • 號錫和忙內可惜啊~
    大大,很虐耶!!
    寫得很好喔~
    加油!懷挺!!
  • 謝謝唷,號錫跟忙內還會有番外的(笑

    orange4022 於 2016/07/10 23:5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翻魚
  • 我很喜歡你寫的文喔~
    就算看完他們的團綜,對七個人還是沒有辦法十分了解
    謝謝有你寫的東西,可以讓人感覺他們是真實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