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誰,我們班十號………那個叫什麼名字的?」

「奇怪,我也老是想不不起來我們班十號叫什麼名字。」

「他是不是不常來上學啊?」

「沒有阿,他一直都有來,如果沒有來我才會發現。」

「那到底為什麼我們不記得他了呢?」

「真奇怪啊,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閔玧其低著頭喝了一口冰咖啡,今天的咖啡泡得太淡了,估計水加多了。

「他們也真是誇張,是該吃銀杏了嗎?他們說的那個十號明明就在離他們這麼近的地方,還說得這麼大聲…」

對面的金南俊叼唸著,一身的白T跟短褲,活像是來公園下棋的老頭子。

「十號嗎?我都忘了我是十號。」

「那當然了,鼎鼎大名的閔投資人怎麼會記得以前那個不起眼的自己,光是身價就天差地遠。」

閔玧其看了眼金南俊。「我又不是你,從以前就是大家眼中的菁英,我最不屑的那種。」

「唉唉,你以為我希望嗎?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而且全班不也只有我記得你嗎?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我在照顧你的……嗚哇,好燙,這咖啡也太燙了。」

金南俊把咖啡灑得一身都是,白T因此而沾染上污痕,閔玧其嘆口氣。

「我又沒求你照顧我,而且搞清楚,是我照顧你。」

「嘿,不要這麼計較,我們也這樣過了十幾年不是嗎?」

「該走了……」

 

閔玧其站起身走到櫃檯,瞥了眼這個場合的男男女女,就和十幾年前一樣,這個空間誰也沒有注意到他,金南俊站起身跟所有人道別以後才抬起頭對門外的他笑著。

 

「走吧。」

 

就和十幾年前一樣,只有金南俊會看著他笑。

但是會這樣的原因也只來自於同情吧。

誰也無法了解我,誰也無法看見我,不,其實是自己不願離讓他們看見,

被如此無趣的群體所接納需要費多少的力氣呢?

很無力呢,我希望所有人都不要記得我。

 

*

 

 

走到櫃檯,開口說要掛精神科的時候,掛號人員一閃過而過的同情眼神讓閔玧其快速的低下頭。

不敢與人對視,走到候診區時彷彿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好可怕,好噁心,很想吐,原來自己還不習慣當一個異類嗎?

 

『閔玧其~』

 

當護士高喊著他的名字時,他快速地走進那扇白色大門,背後有無數道灼人的視線插著他的後背,而更加可怕的是裡頭坐著早已等待著他的父母。

母親眼眶泛紅帶著淚,父親和往常一般板著臉面無表情。

 

『坐吧。』

 

好暈,好想吐。

這個空間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如此噁心。

 

『和我談談吧?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說出來的。』

 

醫生和藹的笑容看起來就像在嘲笑我,

吶,你怎麼會這麼不受人歡迎呢?

你究竟在想什麼?

你知道自己造成父母多少困擾嗎?

因為你不中用,社會化不足,抗壓性又低。

你啊,不讀書又一事無成,

你的未來是黑暗的,一無是處。

 

沒用、可笑,閔玧其啊,你現在坐在這裡想做什麼?

醫生你啊,也處在菁英層級,你能懂我嗎?

 

『對不起。』

『看來玧其是個完美主義者呢。』

 

醫生最後說著,開了藥要他照三餐吃,不是什麼強效的藥,只是鎮定肌肉可以讓情緒較為放鬆而已,不用擔心,不必自責,一切都會好的。

 

『好。』

 

 

推開那扇門走出去,走了許久,一個少年忽然叫住了他。

 

『喂、喂……你、你是那個……十號對吧?』

 

閔玧其看著眼前那個喘著氣的瘦高男孩,他記得他,他是班上的資優生,除了運動弱了點,其他都很強,是班上的班長,在這個用成績評斷一個人的小型社會,金南俊的地位崇高,顯然是受人歡迎的。

 

這樣的人忽然在這時候叫住他到底要做什麼?

閔玧其忽然笑了,他將手上的精神科藥袋丟在地上。

 

『像你這樣的人不該叫住我。』

 

閔玧其轉身離開了,回家的路上他懊悔著,自己到底憑什麼去遷怒一個人,他原本不是那樣的人,把藥給丟掉還浪費了父母的錢,父母沒有責怪他,應該是不敢再刺激他的緣故,生了他這樣的孩子是否很後悔呢?

父親的表情說盡了一切,他冷漠地走了,母親帶著憐惜的表情緊緊擁抱了他。

 

最終,他還是敗給了情緒,他的人生在那個階段完全是失敗的。

 

 

 

『欸,藥要記得吃喔。』

某天,換座位的時候,金南俊坐在他前面,丟給他一包藥說。

『你在諷刺我嗎?』

不要理我,像你這樣的人是不會理解的。

『沒有,為什麼要諷刺你,這不是感冒藥嗎?他說放鬆肌肉……你的肌肉很緊嗎?』

金南俊摸摸他的手臂,想了想。『很軟呢。』

閔玧其笑了。

 

這個人真的很聰明呢,聰明到忽視了上面的精神科三個字。

他拆開了那包藥。

 

那一個禮拜,金南俊都會在用餐後拿一包藥給他,藥的副作用會使他想睡覺,所以金南俊會用他高大的身子擋住他,讓他不被老師發現安心地睡覺。

 

『放心吧,老師已經放棄我了,被放棄的人在這班上是沒有立足之地的,你看,班上沒有人注意過我。』

金南俊比了比自己。『你不要忘了,我是這個班的班長。』

『我知道。』所以令人厭惡,誰想要被你給領導,對已經被成績放棄的人而言,你有什麼可以領導我的?

『你其實很討厭我吧?』

『不,不討厭。』

『但一定也不喜歡我吧。』

『……………。』

 

這個世界總是這樣偏激嗎?非善即惡。

 

『可是在你身邊我覺得很自在,因為在你的世界我就是零分,你不會替我打更高的分數,也不會扣分,我覺得很輕鬆,輕鬆地令人想哭呢。』

 

被如此無趣的群體所接納需要費多少的力氣呢?

 

閔玧其明白了。

在他以為的明亮世界裡,那些輝煌亮麗的人,他們也許活得更加辛苦吧,其實他們也一樣,有著自己該吃的藥。

 

 

 

 

 

 

「南俊哥打呼真是吵死人了。」

 

金泰亨生氣地從客廳走來。「玧其哥你以前真的跟南俊一間房嗎?真是可憐。」

「所以我不是說了,我絕對不跟他一間房嗎?」

「是阿,我還以為你們感情不好呢。」

「……我們看起來感情好嗎?」

「很好啊,能從學生時代一直到現在,比親人還親……而且你常常默默替南俊哥修他弄壞的東西,在他用弄倒東西的時候給他抹布,你是最了解南俊哥需要什麼的人吧?」

「………沒有你說的那麼噁心。」

「對玧其哥來說,跟所有人的關係你都覺得噁心吧?」

「………」不是那樣的。

「但是我們都很喜歡玧其哥唷。」

金泰亨笑著。

 

這個人見人愛的學弟真的很可愛吧?

可愛的可恨。

你不就是班上那些不記得我的人之中最耀眼的那個人嗎?

但那不是你的錯。

 

 

「就是有你這樣的人才顯得我的不合群吧。」

 

金泰亨看著閔玧其,他想了想,上前抱住閔玧其,閔玧其嚇得全身僵硬,並立即想起身,金泰亨大笑著抱得更緊。

 

「不要掙扎就好了嘛,玧其哥就是這麼不懂得放鬆。」

 

我要是能像你這樣從容地擁抱一個人我還是閔玧其嗎?

但是,掙扎真的好累。

 

「喂,家裡為什麼什麼吃的都沒有。」

金南俊走來大力的分開擁抱著的他們。

「那就去買吧,耶~~~走,去超市了。」

金泰亨蹦蹦跳跳地站起來跑走了。

 

「野孩子…………但是,哥,你也太寵泰亨了。」

「我怎麼了……」

「你雖然看起來嚴格,但總是被那孩子牽著走。」

「……………沒辦法,但是你在生什麼氣?」

「沒有,我沒在生氣,走吧,你也去超商吧?」

 

 

閔玧其看著金南俊煩躁地走出房間,打開門時還弄壞了門把,他露出尷尬的表情。

 

 

如今自己的身價已經不一樣了,從以前那個默默無名的十號變成了鼎鼎有名的閔玧其,沒有人記得以前的他,卻記得現在的自己,他從來沒有改變,改變的是環境而不是他。

 

「南俊啊……」

「嗯?」

「謝謝。」

「嗯?我把門弄壞了耶。」

 

 

這個資優生其實是個笨蛋。

閔玧其默默地拿出工具箱走了上去。

 

 

 

 

 

END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擾爾
  • 喔嗚 喔嗚 喔嗚
    閔玧其永遠是個好題材
    真的好好看哦嗷嗚
  • 真的,有他的存在真是造福我們~

    orange4022 於 2016/09/25 22:4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