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玧其哥………」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帶著些氣音的呼喚,外頭那些少女們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忌妒得想甩他巴掌吧,這麼一想就覺得自己這一種妥協是否也不是太壞。

 

「唔……嗯……」

 

胸前的粉紅一向是他的敏感帶,所以金泰亨這個調皮的男人總是會惡質的逗弄著這裡,他說他最喜歡看他皺緊眉頭介於痛苦與不耐之間的表情,那比狠狠侵犯他時他所露出的那種滿足表情還要有趣。

說白了,他只是不想太過於滿足他而已。

 

 

「煩……太長了……」

「你是說我的小泰亨嗎?」

「唔……別再弄了……前戲……太長了……」

 

他感覺自己胸前的二點已經被他吸吮得紅腫,開始感覺到疼痛了,再這樣下去會破皮吧。

 

「好吧……」

 

閔玧其深吸口氣,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

金泰亨低下身舔吻著他的後穴,舌頭探入入口時,那種搔到了卻達不到頂端的快感使他必須用全身的力氣忍耐。

 

「喂……唔……」

 

金泰亨並沒有停下動作只是手握住了他的分身快速的套弄著,這個人專挑他最厭惡的事情做,因為自己當時說錯了一句話,就只是那麼一句話而已,足以看見這個人的小心眼。

全身都在發汗,下身因為快感不停的抽蓄,快感過頭了是一種痛苦,但卻一再的想獲得更多,因為唯有那樣才能從痛苦中解放出來。

閔玧其握住了金泰亨的手,他原本就白皙,現在更顯得一臉蒼白,但是身子卻白裡透紅,因為劇烈的運動與興奮連微血管都清晰可見。

他想推開金泰亨,金泰亨也發現了,從他額上滑下了汗水,他露出笑容。

 

「哥,你這樣好嗎?不讓我進去的話可能會痛苦很久喔。」

「…………無所謂……嗯……你會比我……還要痛苦。」

金泰亨的笑容變得苦澀了些,他點點頭,強硬的壓住他的雙手,用襯衫將他的手綁在床頭前。

因為前戲潤滑得充足,他一下就將自己埋進最深處。

金泰亨的聲音很性感,很多人都這麼說,進入他時他總會發出很滿足的低吼聲。

 

「哥,你裡面好熱……」

 

當然了,誰叫你要侵犯一個病人呢?

要不是發燒了你這個時間才不會在家裡。

不停的流著汗,下體處悶著的快感讓他接近瘋狂,這就是人的本性嗎?

他不停地想掩藏的本性。

 

「我要動囉。」

 

還來不及思考什麼,快感淹沒了他,淫靡的交合聲、床震動的聲音,金泰亨湊上來將舌頭伸進他的嘴裡時他想拒絕卻無力的悶哼聲。

 

交合時他總會這樣粗暴地親吻他,活像是要把他吃下肚似的,嘴唇彷彿都要磨破了。

 

但是,不可否認的很舒服。

也許自己骨子裡也是自虐的。

 

 

「哥,還好嗎?」

感覺金泰亨解開了他的雙手,因為纏綁跟掙扎他的手腕紅了一圈,大戰了三回合以後他實在沒有任何力氣再回答他,他搖搖頭,將自己埋入被單中。

 

「哥~~~我要去學校了喔~~

 

金泰亨邊說邊拉住他的肩輕易將他抓過然後深深地吻住他,剛剛被磨破皮的唇立即感到絲微痛意,金泰亨扣住他的下顎使他無法動彈,他一放手他就虛軟的躺回原處。

 

睜開眼,是金泰亨天使般的笑容。

 

「哥,我走囉。」

「快滾……」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金泰亨的關係從單純的學長與學弟變成這樣的肉體關係?

~是從金南俊搬走那時開始吧?

大概是一年前,陪伴了他大輩子的金南俊忽然說他要結婚了,所以他無法再跟他們同住了,他還跟金泰亨一起當了他的伴郎。

穿著不習慣穿的西裝,他的工作只需要他宅在家裡,幾通電話就是好幾億進帳,頹廢習慣了忽然穿上如此正式的服裝與見到這麼盛大的場合,實在讓他感到萬分疲憊,也許是因為這樣這幾天他都打不起精神來,本來就沒什麼精神,一旦狀態不佳就顯得更加虛弱了,連金南俊的老婆都來關心他,問他是不是要休息一下,金南俊的老婆很細心,說話也很溫柔,有個好歸宿真是太好了呢。

 

但是為什麼這個美好的女人要從我身邊把金南俊搶走呢?

 

閔玧其記得自己逃走了,他躲在更衣間裡感到有些錯亂,這麼想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奇怪?

難道他是在吃醋?怎麼可能呢,金南俊只是他的好搭檔,只是第一個打從內心裡接納他的人而已。

 

金泰亨穿著西裝顯得更俊俏了幾分,金南俊都覺得自己的風采好像快要被搶走了。

『果然伴郎還是應該找玧其哥就好。』

『你這是什麼意思?』

 

婚禮結束後,金南俊跟他老婆幫他們叫了一台車,送他們走了之後就去度蜜月了,坐在車內,金泰亨的臉色顯得不怎麼好看,似乎在生什麼氣,閔玧其席間喝了幾杯酒,頭還犯暈根本無暇管他,一回到家,還只在玄關金泰亨就拉住他將他抵在牆角,金泰亨那可怕的表情直到現在都教他難忘,他開始輕吻他,強制性的脫去他的西裝衣褲,然後強上了他。

 

是的,他閔玧其被一個看起來很無害而且很可愛的學弟強暴了。

過程中只感到疼痛而已,什麼也感覺不到,但是最奇怪的是,他沒有掙扎,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有些自暴自棄,覺得這個家最近很空,心裡怪怪的,當金泰亨強制性的進入他體內時,他終於感覺有些安心了。

 

原來金南俊一直給他這種感覺嗎?雖然是生活白癡還是破壞狂,但是卻給人一種可以信賴的感覺。

 

『哥,你為什麼不掙扎?你不恨我嗎?』

金泰亨像個孩子似的哭著,到底是誰該哭呢?隨便的破他處還一臉無辜,閔玧其想起金南俊說的話,他說『你是不是太寵泰亨了?』,是阿…他太寵他了。

 

『讓我忘記……』

『什麼?』

『在這個家裡,你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抹去那個人在這裡的記憶吧,讓他們變成只有你……』

 

瘋了嗎?

是,他承認他有時十分瘋狂,畢竟他是個雙魚座的男人吧。

 

『怎樣都可以?』

『………嗯。』

『可是你愛我嗎?這不是只有愛人才能做的事嗎?』

『不愛,你也不是我的愛人不是嗎?』

『哥,我不知道你是這麼隨便的人!』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

『哈哈哈哈……哥,你這樣,根本是失戀了吧?你喜歡南俊哥吧?』

『我只是,不習慣罷了……』

『你因為不習慣南俊哥的離開,想要讓我抹去他在這裡的記憶,你寧可被我糟蹋?好一個不習慣…』

『…………。』

『好,我知道了,在這個家我們就當砲友吧,但是走出去我們還是學長與學弟對嗎?』

 

閔玧其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他,事實上,覺得挺可悲的。

金泰亨這個孩子喜歡上他是不是太可悲了呢?

 

『我知道了。』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年了,金泰亨回家的次數變少了,但是每一次回到家裡都一定會向他索取,縱使他身體本能的抗拒,對於那個粗暴地吻他也從沒有埋怨過。

 

赤裸的躺在床上,全身的痛楚,身上的吻痕與傷痕使他笑了。

到底在做什麼呢?

他一定是病了吧。

 

 

不,是金南俊讓他忘記了,他原本就是一個有病的人,他可是精神科的常客。

點燃一根菸,他坐在電腦桌前茫然地工作著。

好痛,卻哭不出來,為什麼呢?

 

 

「哥,我回來了。」

 

 

聽到那個低沉的聲音,湧上來的屈辱感讓閔玧其感到安心了些。

菸正好抽完了。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