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雲豹對袋狼很冷淡,應該說他一直都不是個很熱情的人,

所以冷淡與熱情的界線十分模糊,模糊到需要仔細觀察,

但是那對他免疫,因為他很了解雲豹,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一樣,

有些事情他需要被說明,卻也有不需要言語就能會意的事情。

 

「喂,你最近為什麼這麼冷淡啊?」

袋狼手裡還拿著手機,滑過一張又一張剛剛拍下的照片,那是209與那顆會發光的機器互動的畫面,他一進房間裡就二話不說地選了雲豹的床躺下,也不管雲豹近乎無奈的視線。

「你可以先離開我的床嗎?」

「那你得先回答我。」

「你先起來我再回答你。」

「我不要。」

 

雲豹深深嘆了口氣,袋狼的世界裡有一套規則,而那套規則裡肯定沒有妥協二個字。

雲豹瞄了眼待在角落正低頭忍笑的我,向床上走去,一把抽走袋狼手上的手機,把裡頭的記憶卡拿出來,袋狼嚇了一跳隨即囔了起來。

「喂~你……」

「信不信我會把他扔出房外?」

「你敢?」

「才剛拍下的你應該還來不及備份,怎麼樣?你想賭賭看嗎?」

「我………雲豹,你怎麼可以這樣,還我!」

袋狼踮起腳尖想搶奪,一個踉蹌讓雲豹順手的將他抱住,下一秒將他往門外送,還把手機跟記憶卡一同塞到他手裡。

 

「算我求你,回去睡覺吧,晚安。」

 

一聲,門關上了。

少了袋狼的房間瞬間變得安靜無聲。

 

「他會生氣的喔。」

「只要看著手機裡的畫面他就會忘記的。」

「唉唷~我好像聞到了一陣酸味,好像是從你那裡傳來的?」

「渡渡鳥,替我保密吧。」

「什麼?」

「我對他冷淡的理由,永遠也別讓他知道。」

「你這是何苦?」

「拜託你了。」

 

站起身,我揉了揉雲豹被袋狼那一鬧而弄亂的髮。

「什麼時候我沒有答應過你呢?就像你從來不拒絕袋狼的要求一樣,我們啊,就是互相欠債才會待在一塊的。」

雲豹點點頭,看起來一臉疲憊。

「好啦,我也該退場了,早點睡吧。」

「嗯,把門帶上,別讓袋狼半夜睡不著又來煩我。」

「遵命。」

渡渡鳥煞有其事的敬了個禮然後走了出去,才剛過轉角就瞧見袋狼正等著他,他尷尬地朝他笑了笑。

「怎、怎麼啦?半夜不睡站在這裡,你在……等月圓嗎?」

「渡渡鳥~~~~

袋狼一把扯住渡渡鳥的衣襬,用撒嬌式的口吻喊著他的名字,渡渡鳥頓時覺得當他們二個的朋友一定是他上輩子沒燒好香。

「雲豹這麼冷淡,還把我趕走,你一定知道他在氣什麼吧?」

「親愛的孩子,你哪裏看得出來我知道了?」

袋狼垂下頭,嘟起嘴。「因為他把我趕走卻留下你。」

渡渡鳥眼睛一亮,袋狼這反應也是在乎雲豹的吧?唉,就說那209出獄出得很不是時候啊,他們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出來打斷他們的姻緣,要不找個方法把209弄走吧?可還是不行啊,袋狼肯定會鬧個沒完,那他跟雲豹還是不能在一起。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

「袋狼啊……」

「嗯?」

「如果記憶卡跟雲豹有一天會消失不見,你會選哪一個?」

「當然是…………雲豹啦,照片再拍就有了嘛,雖然每一個片段都是獨一無二的重要,能夠保存下來是最好的,但是非得消失的話,那種可以再創造的記憶不會比人還要重要的。」

「那如果有一天,209跟雲豹其中之一會消失不見,你會選哪一個?」

「不行,我喜歡的東西怎麼可能消失不見。」

「我是說如果……」

「不會就是不會嘛。」

 

他是個孩子。

渡渡鳥一陣頭疼,然後笑著順順袋狼彷彿被逆摸的毛。

「對啦,沒有這種如果,你放心吧,明天一早他就會是平常的雲豹了。」

「那他會跟我道歉嗎?」

「蛤?」

「對我這麼冷淡他一定要跟我道歉。」

「會,他一定會。」

 

聽到渡渡鳥略顯敷衍的保證,袋狼笑了起來,一把抱住渡渡鳥。

「晚安。」

渡渡鳥也不是不能理解為什麼雲豹無法抵抗袋狼,只要讓他開心,袋狼就可愛的像一顆有毒的糖。

「晚安。」

 

記得有一年,我看著一顆很美的樹許願,希望在這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們坦誠地互相說喜歡,我把那一年的願望分給你們了,但事實卻總不如許願簡單。

看著袋狼愉快地抱著手機走回自己的房間,渡渡鳥搖搖頭。
這樣也許也是一種幸福吧。

 

 

雲豹的聽力很敏銳,也因此很淺眠,這是天生不是他願意的,如果可以改造身體構造,他一定把自己打造得很強,但唯獨這聽力,他希望自己能夠忽略一些根本不重要的聲音。

 

走廊外頭有人經過,這個腳步聲的頻率,應該是袋狼。

他搖搖頭,將自己縮進被子裡,雖然袋狼真的很重要但現在沒有比睡覺更重要的事情了!

對,應該是這樣,但是耳邊為什麼聽到敲門聲,還響起他的聲音,有些遙遠和模糊,但越是這樣就越使他無法入睡。

 

「可惡。」

 

那小子為什麼一定要在半夜爬起來?為什麼!

雲豹翻起身,走出房間,循著聲音找到209207的房門前,209跟袋狼就站在迴廊上,月光打在他們臉上,209看起來也還沒睡,他手裡抱著241,袋狼看起來有些疲憊,眼神卻閃亮著,非常開心地抓著209晃來晃去。

佇立在暗處,雲豹笑了。

他都想繞去渡渡鳥的房間跟他說,他錯了,他根本沒有關好門的必要,現在的袋狼夜半睡不著,第一個想起的肯定不是他。

雲豹回到自己房間,終究他沒有袋狼這麼不體貼,比起自己那無謂的心思,他更不忍吵醒渡渡鳥。

躺上床,那邊的聲音依然模糊又清晰的干擾著他,不如現在就讓副身體漸漸地消逝,那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早安啊,雲豹。」

一打開房門看到的就是袋狼笑嘻嘻的臉,自從他哥哥死了以後他就很少這樣笑過了,就連以前也極少看到這樣的袋狼,果然有了209他就什麼都好了。

「早。」

「欸,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說什麼?」

「你覺得呢?」

「…………。」

盯著袋狼的臉,與他期待的眼神四目相交,他皺起眉頭。

「什麼?說清楚點。」

袋狼嘟起嘴,有些失望地將自己掛在雲豹身上,讓他吃力的背著他走。

「渡渡鳥騙我。」

「你可以說人話嗎?」

袋狼忽然停下腳步,身上的重量不見了,雲豹回頭看著他。

「反正我昨晚也已經釋懷了,我就原諒你吧,但是……不可以再對我冷淡了。」

聽著他自顧自地說話,雲豹只在乎昨晚那二個字,昨晚他跟209聊了什麼?釋懷了什麼?腦袋突然一片空白,他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袋狼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收起笑容本能的戒備起來。

 

「喂,你幹嘛,放開我。」

 

雲豹眼神變得無神起來,將力道放得更重一些,讓袋狼皺起眉頭掙扎。

「……痛……放開……」

 

也許是痛這個關鍵字讓雲豹像是忽然清醒了一般,他抽回手,袋狼則立即回以一拳,重重的打在雲豹胸膛上。

雲豹看著自己的手,再看看袋狼脖子上被自己掐紅的痕跡,他嘆口氣,伸手輕輕撫過那勒痕,袋狼原本的怒氣因為他溫柔的注視跟舉動而稍退了一些,納悶取代了怒意。

 

「你最近別太靠近我。」

 

雲豹轉過身像逃跑似的走了,留下錯愕的袋狼,脖子上的熱度和疼意讓他握緊拳。

渡渡鳥果然欺騙他,說什麼他明天一早就會和以前一樣,根本就沒有,果然只有創造出來的哥哥是真的,你們一個一個全部都是騙子!

袋狼氣衝衝的跟上雲豹走進大廳。

 

 

渡渡鳥剛下班一踏入大廳就覺得很不妙,看似平常的大廳居然透著微微的殺氣,差點都以為自己回的不是原北堂公園,而是一觸即發的戰場。

他隨手拉了一邊正在發呆的207低聲問。

 

「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有發生什麼事嗎?」

 

渡渡鳥皺眉睨了207一眼隨即放開手,對,算他笨才會抓這個沒神經的來問。

 

209,你──」

 

渡渡鳥轉頭正想詢問209,才發現那個人已經抱著241睡著了,241還閃著開心時才會亮的那盞燈。

嘖,這群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突然手上的袋子被拉住了,低頭發現雅典娜閃爍著眼睛看著袋子裡的衣服。

「今天的衣服是那件吧,就是那件對吧?你居然這麼快就入手了!」

「哼,這還用說,要走在時尚尖端這不是必須的嗎?」

「嘖嘖,瞧你得意的鼻子都長了。」

「是騙人才會鼻子長吧?」

「對阿,袋狼剛剛一直在低聲叨念著你欺騙了他,好像很生氣。」

跟雅典娜意有所指的眼神對望,感嘆真不愧是他閨密,知道他在想什麼。

「典娜,雲豹去哪了?」

雅典娜聳聳肩。「剛剛雲豹走進來,回頭發現袋狼跟著他,就一溜眼跑了,袋狼也沒追,只是把一張桌子給砍成粉了,209安撫了很久,現在才稍微穩定一點,我說你們這麼窮一定是因為袋狼脾氣不好,老是在買家具吧?」

渡渡鳥搖搖頭,語氣有些著急了。「其實袋狼很少發脾氣,畢竟雲豹這麼聽他的話,他們一定發生什麼事了。」

「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恃寵而驕這個成語聽過沒?你們這是在害他。」

「現在先別講這個了,你可不可以幫我找雲豹啊?」

雅典娜微微一笑。「那你幫我利維坦1.0?」

「………好啦。」

「你說的喔,雲豹不就是在廣場練武嗎?」

渡渡鳥瞪著雅典娜,「典娜……」

「也只有他們二個的事情才能令你慌得連邏輯都沒有了。」

「典娜!!」

「好啦,你快去找雲豹,我還得趕稿呢~

雅典娜快速找回自己的筆電,換上一臉認真的表情投入在word裡,渡渡鳥想也該是時候告訴她利維坦1.0的下落了吧,但現在要緊的不是這個,先去找雲豹吧。

 

 

渡渡鳥一到廣場就看到雲豹坐在地板上喘氣,看著他因繁亂的呼吸而起伏的後背,他上前拍拍他。

雲豹早已知道渡渡鳥在自己身後,並沒有太多意外跟戒備,他垂下頭,難得露出沮喪的表情。

 

「渡渡鳥,我……做了無法原諒自己的事情。」

「怎麼了?」

「我明明比誰都想要守護他,誰也不能傷他分毫,但是傷他的人卻是我。」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掐了他。」

「什麼?!」

「我不知道,我只是忽然失去理智,我不是真的想傷他,只是……我每天看到他圍著209轉,我就克制不住自己……」

渡渡鳥點點頭,這才從雲豹居然會傷袋狼這件事情領悟過來。「是忌妒吧?」

「什麼?」

渡渡鳥嘆了口氣。「你越是愛他就會越忌妒在他身邊的人,這是很正常的事。」

「但不論怎麼樣,我都不應該傷他,他生氣了吧?」

「氣壞了,明天得去買張桌子了。」

聽到渡渡鳥這麼說,雲豹心情複雜,愧疚、難受、自責全都一擁而上。

「不如……就這樣讓他討厭我吧,這樣我死了以後他就不會為我哭泣了。」

渡渡鳥再度皺起眉頭,他最討厭他們這樣了,明明想要告白的人就在身邊卻總是將彼此往外推,他可是連一個可以互相告白的人都沒有啊,越想越憤怒,渡度鳥拉住雲豹。

「你,跟我來!」

「欸,你要幹嘛?」

 

渡渡鳥回頭給了他一個不容拒絕的眼神,也不管雲豹持續在後頭的叫喊,他奔到大廳,吼了聲。

 

「袋狼,你也跟我來!」

 

袋狼還正在跟209說話,眼眶有些泛紅,突然被這麼一吼著實愣了一下,都還來不及對渡渡鳥發作,就被他強勢拉起。

 

「喂,你這騙子要幹嘛?!」

「閉嘴,跟我走。」

 

將他們二個人拖著走進實驗室然後將他們塞進去立即反鎖上門。

 

「你們沒有合好就不要出來見我!」

 

等待實驗室裡的吼聲安靜下來,渡渡鳥像是完成了一個浩大的工程,從鼻腔裡哼了一聲,他們二個以後一定會感激他的雞婆。

雖說是如此,但為什麼一個人站在這裡還是會感到有些失落,那扇門關住了他們似乎也阻隔了他,渡渡鳥拍拍自己的臉,轉過身,發現207站在那裡。

 

「渡渡鳥,你…………」

「怎、怎樣?」

「你其實是送子鳥吧?」

 

怎麼會有這麼破壞氣氛的傢伙?渡渡鳥華麗的翻了個白眼。

 

「送你個大頭鬼啦!」

 

 

 

 

 

雲豹知道渡渡鳥這次是真的鐵了心,無論怎麼吼他都不會開門,只是此刻身後的那個人似乎過於安靜,也讓他莫名緊張起來。

他深吸口氣轉身,袋狼紅著眼睛盯著他。

 

「袋狼,你……脖子還疼嗎?」

「疼,很疼。」

「………抱歉,我───」

「我原本很想聽你道歉的,但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為什麼傷我?」

「我只是暫時失去理智。」

「為了什麼?」

 

因為忌妒你跟209

雲豹搖搖頭。

 

「沒為什麼,我最近偶爾會這樣,所以我才讓你別靠近我。」

 

袋狼點點頭,瞬間拿起自己的武器,一個轉身就將鋒利的刀口抵在雲豹脖子上,雲豹一直都很欣賞袋狼殺人時的姿態,粗暴卻邪魅,與他的乾淨俐落不同,袋狼總是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彷彿在用血的髒汙來彰顯自己的戰績,放下武器後卻老是纏著他們幫他清洗療傷,他享受著這樣的過程,但他卻極度不願讓他的手沾上血腥。

 

 

「我現在靠近你了,你還想對我怎麼樣嗎?」

「袋狼,我很抱歉……」

「我不接受。」

「那我該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

 

聽到雲豹這麼問,袋狼收起武器,坐到桌子上,張開雙腿。

「過來。」

雲豹離他只有二步的距離,但這二步他踏的卻有些不安,袋狼想做什麼?

站在袋狼跟前,他的臉就在自己唇邊,身體不像自己的,下意識地等待著指令。

袋狼將腿收攏,像一條蛇般纏著他的身子。

 

「脫掉我的衣服。」

「袋…袋狼……」

雲豹面有難色的想退後,卻被袋狼的雙腿困住了。

「你剛剛不是問我要怎麼做才能原諒你嗎?」

袋狼的手指滑過他的胸膛,一邊若有似無的逗弄著他胸前的敏感,一邊欣賞著雲豹隱忍的表情。

「讓我舒服我就原諒你。」

「袋狼……」雲豹握住他的手,換上覺悟的表情。「只要這是你想要的。」

 

將袋狼溫柔的壓在桌子上,撩起他的衣擺,戚下身含住他的分身,細細舔吻,感受著自己的喉嚨裡充滿著他,小心翼翼的不讓牙齒弄疼他,溫柔卻炙熱的舔吻讓袋狼敏感的發出呻吟,雲豹一邊注意著他的反應,一邊將頭擺動的頻率加快。

太過舒服的感覺使袋狼摀住了自己的唇,還不及要他退出,就發洩在他口腔裡了,雲豹被嗆得咳了出來,滿嘴的腥味他卻沒有半點埋怨,他伸手抹去從自己嘴裡溢出的液體,再用衣袖將袋狼大腿上的痕跡擦掉,一切動作輕柔又細心,深怕他碎了似的,袋狼喘著氣,面對雲豹絲毫不抵抗的態度,心裡忽然湧上些酸楚,不知道他這麼聽話是為了什麼?只為求他原諒嗎?一切是因為愧疚還是同情?

「雲豹……」

在雲豹抬起頭時,袋狼捧住他的臉狠狠的吻上他的唇。

口腔的溫度帶著精液的腥味,難聞的讓袋狼忍不住哭了出來。

臉頰滑過濕潤的感覺,發現袋狼在哭,雲豹有些驚慌地抱住他。

 

「你為什麼哭?」

聽到雲豹的低沉的聲音,在他懷裡袋狼哭得更大聲,讓雲豹手足無措的拍著他的後背。

「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還是我把你弄疼了?」

袋狼搖著頭,雲豹替他擦拭淚水,袋狼哭得鼻子都紅了,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很是心疼。

「你別哭了。」

袋狼睜著快睜不開的眼睛看著雲豹。「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

只要他對他越是溫柔,他內心的空洞就越大,無論什麼都滿足不了他。

「只要你開心就好。」

「你是笨蛋嗎?」

「我不是,只是……我得對你發誓,以後無論什麼原因,我都不會再傷害你。」

雲豹的眼神真摯的閃耀,沒有人會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袋狼緊緊抱住他。

 

「那我今天可以睡你的床嗎?」

「………就一晚。」

「嗯。」

 

袋狼似乎是哭累了,就這麼在雲豹的懷裡睡著了,雲豹嘆了口氣抱起他走到門口。

 

「渡渡鳥,你都聽到了吧?快開門。」

 

等了一會,門應聲開了,渡渡鳥一臉無奈地與雲豹對望。

 

「太過溫柔的男人缺少魅力的。」

「無所謂,袋狼也不需要我的魅力。」

「雲豹───」

「渡渡鳥,謝謝你。」

 

想勸他告白的話又全都吞了回去,看著雲豹抱著袋狼走回自己的房間,渡渡鳥感到有些無力。

這次他們是和好了,但是卻也只是回到原點,依然什麼也沒改變,為什麼我們總執意在原地打轉呢?

但也許緣分就是如此吧,相遇肯定都是有理由的,有些人生來就是某個人的試煉,互相依戀卻害怕擁有,就如同雲豹與袋狼。

雖然無法認同但他依然會替他保密的,就像小時候他哭著承諾過雲豹的那樣,有關於他的病情,他對他所有的愛戀,他什麼都不會對袋狼說的,現在的他們只要盡情的吵架,盡情的和好,因為那在很久以後的未來都會是幸福記憶,至於他的心情?只要他們好那就都不重要了。

 

渡渡鳥將實驗室的門關起來離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