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號錫看著歡快走在自己前頭的人,很難想像幾個小時前他曾對他做出一些令他害羞不已的事情,他的態度越是輕鬆他就越是無奈。

 

「喂~你來之前難道都沒有先訂房嗎?」

「訂什麼房?」

「如果你沒找到我怎麼辦?」

「我不會找不到你的。」

「蛤?」

 

田柾國轉頭對著鄭號錫笑,笑得他頭皮發麻,鄭號錫二步併作一步走上公寓階梯,回頭故作鎮定地叮嚀著…

 

「上來要記得關門。」

田柾國見他反應如此,露出得意的笑容應著。「好。」

 

鄭號錫推開家門就說要去洗澡,匆匆地把田柾國丟在客廳,逃到浴室裡才能聞到自己身上殘留的煙味,那是KTV包廂裡的味道,脫下衣服轉開水龍頭,指頭碰觸到身體就想起田柾國,羞愧感一湧而上,腦袋不像是自己的,無法控制地去回想田柾國觸摸自己時的力道和觸感,
於是他順勢打了一發。

將水龍頭開到最大,不讓自己的聲音溢出,釋放出來時他看著鏡中被水淋濕的自己,也許該是時候面對自己的感情了吧。

 

沖洗完畢,他忽然發現一件事情,他剛剛進來的太匆忙,所以連衣服浴巾都沒拿,瞬間想到自己得裸體走出去才察覺大事不妙,現在要他在田柾國面前裸體他可做不到,但是穿著原本的衣服出去不就是擺明了在堤防他嗎?

嘖,怕什麼,讓他拿件衣服不就行了,難不成他還敢闖進來對他做些什麼嗎?

 

「那個……柾國阿~~

 

喊了一聲,停頓了會,然後聽到腳步聲停在自己門前。

「哥?」

「啊~柾國,我忘了拿衣服跟褲子了,你可以幫我拿一下嗎?」

「在哪裏啊?」

「在衣櫃裡,你就隨便拿件吧。」

現在只要可以安全地踏出浴室,給他布偶裝他也會穿的!

「好。」

 

只聽見跑步聲遠離,然後聽到翻箱倒櫃的聲音,你小子,我是叫你找衣服不是叫你搜查家裡啊,這難道是故意的嗎?

 

「哥,我找不到你的內褲啊。」

「在另一邊櫃子最底層。」

「啊~~找到了。」

 

跑步聲又再度從遠而近停在門前,敲門聲不知怎麼得讓他緊張了會。

 

「哥,開門。」

「好。」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明明是在自己家卻反倒像個小偷,一雙粗糙的手伸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他的內衣褲,他趕緊接過快速關起門。

 

「謝謝啊。」

「嗯。」

 

希望自己的語調跟反應沒有太過奇怪,鄭號錫皺著眉將衣服穿上,忽然他聽到外頭傳來一個輕微的話語。

 

「我一定又讓你困擾了吧?」

 

那是一種沮喪卻能牽引他情緒的嗓音,彷彿都能看到田柾國低著頭的樣子,讓他心疼得想開門摸摸他,但還是忍了下來。

 

「不用這麼擔心,我什麼也不會做的。」

 

感覺到田柾國離開浴室門前,鄭號錫將衣服穿好,大力地拍拍自己的臉頰。

 

好了,鄭號錫,別再這樣婆婆媽媽的,做回那個爽朗的你,你這樣只會惹田柾國傷心的,實在不想再看到田柾國那張哭泣的臉了。

 

 

 

 

吹乾頭髮,從房間裡出來時,田柾國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睡得嘴巴開開好像很累的樣子,鄭號錫站在房門口盯著他許久,直到田柾國打了個寒顫,他才走回房裡替他拿被子。

將軟綿綿的被子蓋在田柾國身上,田柾國緊緊的握住被子的邊緣,好像睡得很不安穩的樣子,鄭號錫只好坐在他邊上,想著這個孩子到底都經歷過了什麼?

 

一開始回來時,他也是度過了一段孤獨卻忙碌的日子,申請網路大學、加入舞團,在練舞與學習之間忙得不可開交,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只有在與金泰亨跟朴智旻通完電話後,那一瞬間的寂靜才會讓他備感辛苦,連他都有這樣辛苦的時候,更何況是年紀還那麼小的田柾國,要有多少的挫折與努力才能造就現在這個足以保護別人的男人。

 

閉上眼睛,感覺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很久以前,他曾經做過一個夢,那個夢特別清晰,影響了他之後的生活與決定,他夢到他們的父母將他們託付給他。

事實上,那說不定根本不是靈魂之託,只是他給他自己的壓力罷了,只是很難說服自己的潛意識,讓自己完全的依靠弟弟們,在心裡上是無法突破的階,還是太艱難了。

 

唇上感覺到一個壓力與觸感,鄭號錫睜開眼睛,對上田柾國倏然驚慌的眼神。

 

「這叫……偷親嗎?」

「號錫哥,你可以坦白的告訴我,不能接受我的理由嗎?」

「現在才想問?那你當時為什麼不問呢?」

「因為年紀小,我想你會用這個理由拒絕我,但是我已經成長得可能連你都會吃驚的地步。」

鄭號錫撫著唇,想起田柾國在暗巷裡對他做的事情,他笑。「是很吃驚。」

「哥……」

 

「你的父母如果知道我接受了你,他們會不會對我感到失望呢?」

 

田柾國認真地看著鄭號錫,鄭號錫盯著天花板的眼眶已經紅了。

 

「我想守護你們,想看著你們成長,那都是真心的,可是那個夢他壓著我,我無法離你太近,守護者是只能遠觀的不是嗎?我害怕你的父母會再度來我的夢裡,問我為什麼沒有拒絕你……」

 

鄭號錫的視線已經徹底模糊了,這幾年來他從沒有對誰說過這件事情,現在一股腦的全說出來,感覺心上有什麼落下了,眼淚就怎麼也無法停下。

 

「我都不知道你一直承受著這些。」

「我從沒跟任何人說過,連拒絕你的理由我都說不出來。」

 

看著鄭號錫哭泣,田柾國心裡發著慌,他將他拉往自己懷裡,緊緊抱住他。

 

「他們是我的父母,他們比誰都清楚他們的兒子,我做的決定只有我自己可以改變,他們了解我對你的決心後就一定會祝福我的,因為我是他們的兒子。」

「可是我呢?接受你的我如同一個壞人,我該怎麼辦?」

田柾國突然感覺在自己懷裡的人像個孩子似的可愛,急需安慰,他拍著他的背,用極其溫柔卻肯定的語氣說

「接受我的你一定也會被祝福的。」

 

鄭號錫崩塌了。

他拉下田柾國的頸子瘋狂的親吻他,彷彿要把這十幾年來沒吻過的都用這個吻來抵銷,田柾國心裡劃開了感動,直到鄭號錫喘著氣停下這個吻,他才又再度找回主動權,將他壓在沙發上再度親吻他每一片肌膚。

 

「哥,真的…可以嗎?」

用他的精液沾滿自己的手指,田柾國有些擔心的看著鄭號錫,鄭號錫笑了。

「這如果是戀人會做的事情那當然可以。」

戀人二個字擊中了田柾國,他感覺自己的理智線已經斷裂了,身下這個鄭號錫是他從小到大的奢望,所以從剛剛開始他都極其小心地呵護,但是在自己的夢裡他總是將慾望豪不節制的施加在他身上,讓他露出痛苦卻愉悅的表情,他會舔著自己的手指頭,跪著吞吐自己的分身,當自己扶住他的腰進入他時,他會發出誘人的呻吟聲,這一切的歡愉都使他們幸福得無法停下,此時會感覺自己這幾年的追隨與堅持都值得得令他想哭。

 

往往,夢醒之後,如同以往一般的早晨只有濕透又骯髒的床單並無其他,
只會變得更失落的,
所以田柾國,別醒來,只要記住這份激情就好,千萬,別醒來。

 

 

 

 

 

 

 

 

田柾國是被嚇醒的。

他從床上跳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撫摸身旁的人。

 

鄭號錫是被癢醒的。

他睜開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田柾國的手拍掉。

 

自己的力道並不小,還以為田柾國會露出疼痛的表情,但他卻瞇著眼對他笑,笑得鄭號錫都懷疑他的智商。

奇怪,這孩子平時不是很精明的嗎?難道是昨晚操了他一夜,操他操壞了?

不對,被操的人都沒壞了,他這個凶手在壞什麼?

不就幸好練舞的人體力普遍都很好。

 

「號錫哥……」

「什麼?」

「所以你的答案是什麼?」

「嗯?」

「我今天就要回去的,你的答案是什麼?」

 

鄭號錫皺起眉,覺得自己一動下身就有一種液體要湧出來,那種不適感讓他嘆了口氣。

 

「……練習……」

「什麼?」

「如果不是我平常想著會有這麼一天而練習了,你有這麼輕易就能進來嗎?」

田柾國睜大眼睛,有些害羞起來。「所以說,哥你平常………也是想著我的?」

「廢話,跟我告白過的男人也只有你一個,所以我也喜歡你!」

田柾國忽然很想感激自己的上司,讓他請了一個長假來到這裡,讓他有機會待在鄭號錫身邊聽到他紅著臉這麼對他告白。

 

「但是,哥,你就只是因為一個夢讓我們二個繞了這麼大一圈,我覺得我好委屈。」

「那不只是一個夢。」

「但是他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啊!」

「夢就是那樣的嘛,只要你相信,他就會是真實的,會無形中影響你的決定。」

「我還是覺得很委屈……」

鄭號錫捎捎頭髮,「你都不跟我聯絡我才覺得委屈呢。」

「啊,那是我給我自己的目標,只要我成年並且有一個穩定的工作,有一份存款,能獨當一面我才能來見你。」

「所以你都做了什麼?」

「嗯……工地打工、洗碗工、服務生、房仲……你想得到的我都做過。」

鄭號錫看著田柾國,握住他的手。

「難怪手這麼粗糙,真虧你做得來…」

「因為我討厭輸,目標沒達成也是一種認輸,我才不要。」

「那你現在存了多少錢啦?」

「嗯,不多,我在公司附近買了間小套房,股票幸運賺了不少呢。」

鄭號錫將嘴巴張開,這孩子還真是做什麼都很厲害啊,各方面都已經是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了呢。

 

「所以,號錫哥,你要不要搬來跟我一起住啊?」

鄭號錫心上一沉,他搖頭。

「我創立的舞團目前還需要我,我還不能離開。」

田柾國點頭。「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也不能離開我的工作……所以,哥,你不可以出軌喔。」

「什麼?」

「那個叫朴鎮的感覺很危險……」

鄭號錫笑了起來。「他喜歡的人不是我。」

「可是──」

「拜託,該擔心的分明就是我,你應該很受歡迎?」

「我要是還能更喜歡別人才不會來這裡找你。」

「所以還是有喜歡過別人的。」

「沒有,我發現我根本不喜歡女人,別的男人嘗試交往卻怎麼也沒有你好,所以…我發誓一定要追到你,否則我就得孤獨終老了。」

 

鄭號錫心中竊喜著,從小到大,他們都影響著彼此,往後也分不開了吧。

田柾國因為他成長了,他卻變得更需要依靠人了,此時此刻已經找不到什麼理由可以阻止這份感情,就算分隔二地他們也有繼續相信這份感情的自信,畢竟他們已經相信大半輩子了。

 

因為你的成長還有我的軟弱才能讓我們變得幸福,

那未來也只能繼續擁抱著彼此前進了吧。

 

 

 

END

 

我終於,寫完了!!!

田柾國跟鄭號錫這對真的很磨人,我其實很不擅長描寫鄭號錫,這對也一直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
我對他們的設定就是跑與追,之前有一小段就是他們的核心,
他們永遠就像在操場跑步一般,不管是停下來還是超越,都一定會相遇,
這樣的感情也是很甜蜜跟幸福吧,只是追求的過程可能長了點,但可以以這段感情為基礎學到更多,
我覺得二個人交往就該是這樣的唷!
奉上大家喜歡的HE,希望還喜歡!

預告,再來應該是朴智旻跟閔玧其的故事,然後可能還會有一個以金南俊為主視角的故事。
南俊的故事就看心情寫了這樣,雖然這個系列對他好像有點不公平,但我會在別的故事裡補償他的XD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囉,掰!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小章魚
  • 我看到你更新文了。(冷靜點阿姨)
    而且我也看完了喔!(激動個屁)

    柾國終於開吃了。(什麼比喻?)
    在鄰居系列一開始,我就覺得號錫是喜歡柾國的。
    只是因為號錫夢到的夢讓他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感情。

    我很能體會他的沈重跟感受。

    心裡深愛著,卻要用意志力告訴自己不可以。
    因為所謂的世俗觀念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也讓愛著他的柾國追的好辛苦。(柾國拍拍)

    我很喜歡柾國在故事裡的個性跟想法。
    當初被號錫用年紀小作為拒絕的理由,所以想讓自己變得更好之後,再站在對方面前,讓對方看到自己最好的那一面,這才是在談感情裡最成熟的想法。
    不會因為被拒絕而氣餒,反而更激勵自己。
    換做是有些大人們,或許還做不到呢!

    柾國給你一個讚。👍

    好啦小倆口要一直手牽手一起走下去喔!
    -
    這次更新的速度好快喔!(作者曰:是想找死嗎?)
    之前等你的文章都有種望穿秋水的感覺。
    不過還好你回來了。(抱)

    從鄰居系列連載開始看到現在,每篇文章都是超長篇,看起來真的很過癮,但是也能體會你的構思跟要把想法化作文字的辛苦。

    真的很謝謝你。
    讓我能欣賞到一系列這麼棒的故事。

    很期待你的下一篇故事。
    要繼續加油喔!
    ❤️
  • 好長的回覆有點嚇到了~但同時也很開心唷QQ
    沒有什麼比這樣認真地回覆還要溫暖的了~

    其實你看出重點了唷,那個夢其實就是一種世俗道德的約束,
    我只是不想把他寫得太照一般的套路,所以改用夢境的壓力來表示~
    能夠喜歡這裡的柾國真是太好了,我覺得這孩子就是一個會為了目標而拼命的人,只要他想沒什麼做不到的事情,以後一定會是一個成大事的人~

    抱歉,讓你望穿秋水了XDDDDDDDD
    我其實很訝異的,因為很久一段時間沒有更文了,
    而且如果你是從一開始就跟著的話,你也喜歡防彈很久了呢~
    轉眼間他們也已經出道快要四年了,歲月的流逝真是可怕~
    但也是因為是從出道開始寫的文,實在不願意就這樣放棄他,
    對我有不同的意義跟感情的~總之也謝謝你的支持,讓我覺得不孤單~
    我會繼續加油的!
    ❤️

    orange4022 於 2017/03/05 20:43 回覆

  • 悄悄話
  • 鄰居的過客
  • 天啊,原本只是無意間發現的鄰居系列,因為很喜歡,所以存了連結。之後三不五時想到就會回來複習一下。現在,終於等到了怔國這對的故事了。開心啊~真心期待預告的後續故事發展,因為看文時的情緒總是很容易被劇情牽著一起開心難過的。(哈哈哈,因為太開心所以忍不住浮出來了的潛水迷)
  • 哇~謝謝你~
    可以寫這篇文我也覺得很開心,
    也能讓你喜歡就好!

    orange4022 於 2017/03/11 14:32 回覆

  • Miya
  • 好難得,看到跟我一樣的國錫...很喜歡你的文,花了點時間全部看完,覺得你很厲害,都看到哭了,期待之後的文
  • 我還以為國錫會蠻多人喜歡的,
    還是大家都是錫國呢XD
    謝謝你的回覆!!

    orange4022 於 2017/03/11 15:03 回覆

  • YH
  • 這個系列已經反覆看了3遍了呢,特別喜歡在情感描繪的部分♥很細膩 尤其是對自己身邊的人的依賴感和無法釐清自己內心想法的茫然 真的都描寫的很棒👍
  • 哇~3遍~~我自己都不敢看這麼多遍QQ
    謝謝你QQ很開心能看到這樣的評價QQ

    orange4022 於 2017/04/20 00:5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