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聖祐 x 朴佑鎮


 

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練習室,忙碌的工作人員,空氣裡充斥著練習生的汗味,炙熱的體溫甚至能讓鏡子蒙上一層霧氣,在這裡沒有人會注意你的努力,無論美醜沒有誰是比較特別的,邕聖祐盯著鏡子裡狼狽的自己忽然感到一陣焦躁,他停下舞蹈動作,抹掉額上的汗水,轉身時他的目光落在一個男孩身上,他正用與平時完全不同的專注目光盯著另一片鏡子,俐落的舞蹈動作完全看不出他們只練習不到幾個小時,雖然唱歌略顯不足,但超群活躍的舞蹈細胞,這個人肯定會留下來吧,邕聖祐深深嘆了口氣,連一個小節都沒練起來的他還有那個閒暇時間去想別人的事情嗎?

「聖祐哥……?」

邕聖祐回過神來才與鏡子裡的男孩對望,這是堂堂正正地被發現自己在偷看了吧,他坦然的露出招牌的笑容說

「你跳舞很好看,不愧是A班阿。」
連自己都覺得尷尬,搭配對方毫無笑意的表情,邕聖祐最後只能無奈的舔舔嘴唇,突然男孩開口了。
「請喝這個吧。」
他把一旁地上的水遞給了他,還很禮貌的用著敬語。
「啊……謝謝。」
邕聖祐接過灌了一大口,冰涼的水進入胃裡,不知為何他忽然感覺身體的力量都被抽光了,一點力氣都沒有,於是他靠著鏡子坐下來。

「聖祐哥

聽到有人在叫他,很疲憊所以有些不耐煩的抬頭,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露著虎牙的笑臉。

「我們一定都不會離開A班,所以不用擔心的。」

他以為他在擔心的是這種事嗎?
不,他有那麼一刻甚至忌妒了,再怎麼善良的人,也會有一瞬間閃過的惡質念頭,看著那個笑容,他不自覺的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髮。

「謝謝你。」

那個男孩,他的髮絲比他預想的粗糙而濕潤,但卻令他感覺好多了。





「聖祐哥!!」

耳邊響起高分貝的吼聲,邕聖祐下意識的就把對方推開,對方挨了一掌,吃疼的叫了一聲倒在一邊,聽到熟悉的聲音,邕聖祐才爬起身來將對方拉起來。
「敲疼了吧?誰叫你這樣嚇我。」
朴佑鎮噘著嘴。「可是你老是來大房裡玩到睡著,還睡地板,我拖不動你就只能這樣叫你啦,下次還是叫丹尼爾哥來把你拖回去好了。」
又聽到丹尼爾的名字,邕聖祐一把將他拉下壓住他。
「嗚哇,放開我~丹尼爾哥!智聖哥!志訓!你們快來!」
聽著一連串的首爾式方言,邕聖祐笑出聲來。
「唉,你之前明明對我還這麼恭敬的。」
「你說什麼?」

邕聖祐鬆開手,朴佑鎮瞬間跳離他身下,接著像個孩子似的跑走了。
邕聖祐像在等待什麼的看著房門口,可能是忽然想起最初的那些時光,只能珍藏在他心裡的瞬間,只可惜那些都不是專屬於他的,他必須跟很多人分享,因為那孩子太過耿直單純,他只能默默的支持著他,用自己的方式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腳步聲再次響起,朴佑鎮拉著朴志訓打開房門,邕聖祐只能吐出一句。
「毫無長進啊你們。」
「志訓,我們上!」
「嗯!」

被二個孩子用被子壓制住,此刻他感覺有些後悔,自己似乎把距離拉得太近,當初那個會對他禮貌的給水的男孩現在只會這樣揍他了。
果然,什麼都不懂的小鬼很無趣,但如果是朴佑鎮的話,他會喜歡的。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