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澯熙此刻很希望自己可以毅然決然地從這個位置離開,可惜金泳勛那雙受傷的眼神始終讓他無法移動身體,也許跟他從以前就無法拒絕這個人有關,內心懊惱著卻還是只能將手搭上他的肩頭拍拍他。

「好了,別難過了,昌民也許過一陣子想通了就會跟你和好的。」

情侶之間吵架鬧分手很正常,這時候太過認真的去安慰根本是傻子才會有的行為,他們下一秒就又會恩恩愛愛的出現在你面前讓你想嘔吐,而你只能無奈地笑笑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不對,昌民這次很認真,我從來沒看過他如此嚴肅的提過分手。」
金泳勛垂下眼簾,眼眶漸漸泛紅了,原來被甩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啊。
「……這不就是報應嗎?」
「你說什麼?」
「啊,不是,沒什麼,哎呀…畢竟昌民也要離開這個小鎮去外地念書了,就算現在不分手,以後怎麼知道不會分呢?你能接受遠距離戀愛?」
金泳勛盯著崔澯熙的臉看。「澯熙你真不會安慰人。」
所以你為什麼要在這時候來找我,是來找我的你不對吧?
崔澯熙忍住不翻白眼。
「那真是抱歉,我只是比較實際。」
金泳勛笑了,他伸出手摸摸他的後腦杓。「但是…謝啦。」
後腦杓微微發燙著,崔澯熙嘆了口氣,就算理性告訴他朋友夫不可戲,身體卻還是會不由自主地起發熱反應,想想跟這對笨蛋情侶也已經相處三年了,打從高一入學認識池昌民,然後池昌民介紹金泳勛給他認識,臉頰泛紅靦腆卻開心的說是他的男朋友時他就有預感這個人會是讓他感到棘手的人物。

同性戀,這沒什麼,因為他正好也是,同性戀圈子很容易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一起,可能是身上有些什麼相同的氣味吧,第一眼見到池昌民時他身上就散發著那樣好聞令人安心的氣味,池昌民主動與他攀談並很快對他坦誠時他也很高興。

人家都說高三上大學這階段是很多班對的分手期,未來的志向不同,身處的環境不同,遇到更多人開了更多眼界,那都產生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其實池昌民早就跟他說過,哭著在他懷裡說畢業那天他絕對會跟金泳勛分手的,因為他忍受不了那樣的孤獨與猜忌,不如放彼此走。
果然成真了吧。

但那又與他何干呢?他一直在他們的感情裡當一個旁觀者,像是什麼守護天使似的,但是他的性格卻不那麼聖潔,他總是想從這個位置離開,身體卻怎麼也走不開,性格太過於心軟是他的致命傷,他想當一個不令人感到冰冷令人喜歡的人,實際上卻覺得很麻煩。
一切都麻煩透了,尤其是他喜歡金泳勛這件事情。





池昌民離開前應金泳勛的要求跟他做了最後一次愛,他充滿抱歉地哭著抱住金泳勛,然後與他說了一句話。

「喜歡上澯熙吧,他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但澯熙一直很喜歡你。」

那句話也不時會出現在金泳勛的夢裡,在意的程度可見一般,起床時總是得清理自己的夢遺,一邊清一邊想,池昌民你這個大笨蛋,這種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但這三年來他發現自己喜歡這樣,抱著池昌民注意崔澯熙游移不安的眼神,那張過於清透白皙的臉有那麼一瞬間閃過厭世的神情,對於自己的一舉一動能夠牽動崔澯熙這件事情讓他很有成就感,事實上遇到池昌民前他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人,感情世界缺陷的不可思議,遇到池昌民之後因為捨不得見他哭,所以全心全意溫柔的對待他,但那可能也僅止於在他面前了,在其他人面前他依然是從前那個擁有感情缺陷的金泳勛。

人的性格不可能只有一種,他們有多種面貌,金泳勛是最明白這點的人,所以他故意找崔澯熙訴苦療傷,享受他複雜的神情,雖然摯愛離開他了,但身邊還有崔澯熙可以撫慰他,他的大學生活還是不無聊的。

『你怎麼會跟我同系又同班啊!』
大概是看到分發表了吧,接到崔澯熙氣急敗壞打來的電話,他笑出聲。
「你不願意嗎?真傷人。」
這就是他想看到的效果,嘴角在笑,但他的語氣卻可憐兮兮的。
『唉。』
崔澯熙大大的嘆了口氣,隨便聊了幾句就跟他道晚安了。
「明天見。」
聽到這三個字電話那頭發出哀號聲然後斷線。
真可惜,因為不是情侶沒有分手這回事,不是都說朋友才是最能走一輩子的嗎?



崔澯熙一踏入課堂就看的金泳勛坐在位置上與同學聊天。
才開學第一天,他的身邊就已經圍繞了一些人,因為他長得是百年一見的俊美,性格實際上卻不高冷,接近之後就容易打入人群,現下這情景他倒也不意外。

「啊~澯熙~這裡!」
金泳勛拿起隔壁的包包招呼他,似乎是替他留了位置。
崔澯熙其實還挺期待新學期新希望,他能認識一些新朋友的,而且不是都說大學可以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嗎?再說了,那傢伙才失戀幾天為什麼就能開朗地笑了啊?是他的話絕對會失落更久一些的。
心不甘情不願的在他身邊坐下,金泳勛瞄了他一眼就繼續跟其他人聊天,沒再理過他,崔澯熙無聊的張望四周,眼神正好與金泳勛的其中一個朋友對上眼。

「啊~你好,你叫澯熙嗎?」對方禮貌的用敬語打了招呼,崔澯熙趕緊回應。
「你好,是的,我叫崔澯熙。」
「我叫裴俊英,請多多指教。」
對方禮貌的伸出手來,帶著靦腆卻燦爛的笑容,崔澯熙回握。
「是,請多多指教!」
是個笑起來很好看的男孩,讓人感到親切。
「第一天入學挺緊張的呢。」
裴俊英在崔澯熙另一邊坐下,崔澯熙看著他心想,難道這就是他盼望的新朋友嗎?真是太令人感動了,他都覺得裴俊英背後在發光而且長翅膀了!
但是他的韓文發音聽起來總覺得有些生疏?
似乎感覺到崔澯熙的疑惑,裴俊英尷尬地垂下頭。
「我是從加拿大轉學回來的,所以韓文還不太好。」
崔澯熙趕緊搖頭,「不會的,我覺得很好了!」原來自己的表情這麼不會藏心事嗎?
「謝謝你。」
崔澯熙看著裴俊英也跟著笑了,果然大學就是能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啊。


金泳勛在另一側看著心中總有些不樂意,崔澯熙的朋友高中時期就不多,因為他的時間幾乎都被他跟池昌民霸佔,縱使有也因為不同班,插不上他們的話題而少來找他,忽然他的目光不再只放在他跟池昌民身上,他感到不太習慣。
「喂~~中午去食堂吃飯嗎?」
在跟裴俊英聊得起勁時,金泳勛冷不防地打斷他們,裴俊英依然笑笑的看著金泳勛,崔澯熙轉頭瞪了他一眼。
「不要。」
「那你要吃什麼?」
「我剛剛約俊英去外面吃了。」
「……那我也要跟。」
「為什麼………」
「吶,俊英,你也想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裴俊英看著他們點頭。「都一起去吧。」不過就是吃個飯。
金泳勛露出得意的表情看著崔澯熙,崔澯熙嘟起嘴來。
「對了,你該叫俊英哥才對吧?」
「為什麼?」
「他是97年生的。」
「什麼?!你比我們大?」
「嗯~我是97年生的。」
「什麼嘛,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還聊這麼久?」

崔澯熙盯著裴俊英的臉遲遲無法回神,長得明明是比他小的樣子,說話語氣也這麼可愛,像隻小綿羊的。
「不好意思,那我也叫你俊英哥吧?」
「沒關係的,隨意吧。」
「嗯。」

知道裴俊英比自己大之後,崔澯熙一句句俊英哥的,讓金泳勛嘟著嘴想著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訴他自己的年齡秘密?然後逼他從今以後改口叫他哥?其實池昌民私底下都叫他哥的。

他曾經因為交錯朋友捲進一個霸凌事件裡而休學,但為了隱藏這件事情他一直沒與班上的人說,他曾經考慮要跟崔澯熙說的,但一直錯過時機,也就想不說也罷了,沒想到讓他想說出這件事情居然是因為他的忌妒。

金泳勛也有些被自己的這種佔有欲嚇到了,但他馬上就緩和過來並且接受自己對他的佔有欲。
他的佔有欲可能還包含了池昌民的份吧,那麼也不為過啊。

「泳勛?你發什麼呆啊?」
崔澯熙近距離睜著大眼看他,他伸出手捧住他的臉,崔澯熙明顯身體一顫,不得動彈,臉上出現驚愕的表情,他笑了。
「你的臉上有髒東西。」真是老梗。
「喂~~你說要去吃飯的,不可以下課之後又不見人影,這樣對俊英哥很不禮貌的。」
「放心吧,現在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

以前找他們吃飯,他們常常忘記這件事情,一下課就跑不見人影,後來才知道他跟池昌民一起去了別的地方。
八成是在恩愛吧,臨時也找不到人吃飯,所以崔澯熙只能買個麵包快速的嗑掉他,他都還記得麵包的乾澀,嚥下喉嚨時總讓他感到發酸,喉嚨的灼熱感漸漸延伸為胃痛。

「你怎麼了?」
一回神對上金泳勛趴在桌上盯著他露出玩味的眼神。「你表情很不好。」
「沒、沒事。」
怎麼連現在想起來都讓人感到酸澀呢,胃又開始隱隱犯疼了,是不是只要還跟金泳勛在一起就會一直這樣呢?
真是可怕。


金泳勛跟裴俊英原本就是朋友,所以聊得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只是……

崔澯熙撐著頭瞪著夾在他們中間的金泳勛,他身高很高,完全是一個很高的障礙物,他感覺他跟裴俊英之間像是隔了一道叫做金泳勛的牆,沒有辦法越過這道牆跟裴俊英講到半句話。

真是夠了。

崔澯熙站起身,金泳勛一把拉住他的手。

「去哪?」

「……廁所。」

「喔。」

金泳勛放開手,崔澯熙站起身對上裴俊英瞇起的笑眼,他露出一個哭臉走掉了。

裴俊英看著金泳勛望著崔澯熙離去的背影,疑惑的開口。

 

「泳勛你喜歡澯熙嗎?」

「什麼?!」

「啊…就是…希望獨佔澯熙?」

金泳勛沒答話,裴俊英低下頭。「我也有想要那樣的人呢,可惜我不像你這麼霸道。」

「這是稱讚嗎?怎麼覺得好像被罵了。」

「咦?沒有的,我怎麼可能罵你,我是說…喜歡他就讓他知道比較好吧?」

金泳勛見裴俊英慌張的樣子,搭上他的肩將他一把勾住。

「我跟他的事情要是這麼簡單,高一時我就做了。」

「哪裏困難嗎?」

「你不要看澯熙這樣,他很有義氣,是不會接受朋友的前男友的。」

「我可是一眼就看出澯熙是這樣的人。」

金泳勛笑著推了裴俊英一下。「你還真是一臉純真的抓我語病啊。」

「什麼意思?我韓文不太好。」

「在這種時候才不好吧?」

「什麼啊,上淵哥也總這麼說我……」

 

崔澯熙一走出廁所就看到金泳勛跟裴俊英勾肩搭背,他嘆了口氣才走上去。

金泳勛那個幼稚鬼擺明就是不讓他認識他的朋友,哼,沒關係,大學四年還久得很,他會自己去找朋友的。

「也吃得差不多了,該走了吧?」

「泳勛替我去結帳吧?」

裴俊英將帳單交給了金泳勛,金泳勛睜大眼。

「為什麼是我?」

「就去吧,泳勛。」

金泳勛看了眼崔澯熙,只得站起身走去結帳。

裴俊英快速坐到崔澯熙身邊,拍拍他的肩。

 

「你有個很重視你的朋友。」

「誰?我怎麼不知道。」

「金泳勛。」

「他分明只是個幼稚鬼。」

裴俊英只能笑看著崔澯熙,金泳勛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他們身邊。

「走了啦。」

「嗯。」

 

裴俊英一出店外就說與人約好要去書店所以先走了,外頭天氣很寒冷,崔澯熙縮在圍巾裡拼命發抖,金泳勛忽然將手塞進他的大衣口袋裡,然後握住他的手。

「你自己不也有口袋嗎?」

「二個人的手握在一起絕對比較暖吧?」

崔澯熙看著金泳勛忽然也無法反駁,他一直覺得金泳勛有很嚴重的寂寞症,走在一起時不搭人的肩,不碰人家一下他就會渾身不舒服,而且根本來者不拒。

 

「我……」

「我……」

同一時間開口,讓二人互看了一眼,崔澯熙低下頭。

「你要說什麼?」

「我…昨天睡前聯繫上昌民了。」

「!!」

崔澯熙猛然抬頭看著金泳勛,雖然沒開口但是他眼裡的驚愕讓金泳勛了然一笑。

「我不是不能跟前男友當朋友的人,而且我們並沒有鬧翻,臨走前還恩愛了好幾回呢。」

「你可以不用說後半段的。」

「澯熙,昌民讓我好好待你。」

崔澯熙愣了會,彷彿像是有誰用雙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想說話卻窒息的說不出話來,於是他停下腳步,金泳勛也猛然停下來,察覺崔澯熙想抽回放在口袋裡的手,他使力的握住。

「澯熙?」

「昨天我也聯繫昌民了,我說我很想念他,很想念他還在時的一切,包含了他跟你之間的回憶,我想好好守護著直到他再次回來。」

「澯熙啊……」

「我是崔澯熙,不是誰的替代品,也不是誰的責任,我不需要你好好待我。」

慘了,金泳勛感覺到自己踩到崔澯熙的雷,明明他還想在告白時溫柔的對待他的,之所以提到池昌民是因為他知道崔澯熙絕對會拿他的摯友來拒絕他,他的性格容下不這樣的事情,但是…金泳勛抽出放在他口袋裡的手,將他一把壓在牆上。

「泳、泳勛?」

「呀,你這樣說那你要怎麼樣才能接受我?什麼時候你才會放棄守護別人的愛情?還是說其實你喜歡的人根本不是我,是昌民?」

 

無處可逃,崔澯熙轉開視線,金泳勛氣壞了,他生氣的時候總是令他想躲避。

「我不記得我有說過我喜歡你。」

「你是沒說過,但你的眼神全告訴我了,你看了我三年,如何?單戀的滋味還好嗎?」

崔澯熙臉紅了起來,他此刻只想找個地洞鑽,突然怒火湧上,他猛力推開金泳勛。

「你可以冷靜一下嗎?我要回去了。」

「崔澯熙!」

 

幾乎是用逃的,活像是後頭有什麼野獸在追著他跑一樣,在這大冬天的奔跑他都快缺氧了,他停在自家門前大力的喘氣。

金泳勛那個笨蛋,他怎麼能要他在這種時候接受他,在他們分手後沒多久接受他的話,他也沒辦法接受自己了,不行,他得逃,深刻了解金泳勛,他沒有達到目的絕對不會放棄的!

對了,找個人交往不就行了,他現在不需要再追著他們跑了,而且他也不想讓他的生命裡只剩下他們了,也許金泳勛說的沒錯,他是該放棄守護別人的愛情,那麼乾脆都放棄吧,這樣他也會好過一些了吧。

 

「澯…熙?」

 

崔澯熙抬起頭,就看到一個陌生卻熟悉的臉龐,他瞪大眼睛指著眼前的少年許久,卻一直想不起名字而無法喊出口,直到少年笑著抱住他。

 

「澯熙,果然你家還在這裡,還記得我嗎?我是柱延,李柱延。」

「啊!對!柱延,李柱延,你為什麼……」

「嗯,阿姨還沒來得及跟你說吧,都怪我記錯開學日,我媽都懶得生氣了。」

「什麼?」

「我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學了,而且要寄住在你家,以後可以常見面了,開心吧?」

 

崔澯熙呆滯了五秒後才發現李柱延高大的身後有一袋行李,而行李袋破了一個大洞,他沿路走來就像糖果屋裡丟麵包的情節一樣,走過必留記號,全都是他行李袋的東西,在定神看著眼前李柱延的笑臉。

 

「柱延啊,你真是一點都沒變!」

 

李柱延,是他的表哥,雖說是表哥卻只比他早出生四個月,柱延嫌麻煩也就以同輩相稱了,李柱延與他高大帥氣的外表不同,有些脫線,就像記錯開學日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他身邊的朋友親人也都習慣他這樣了。

不知道別人覺得怎麼樣,但是崔澯熙倒很喜歡李柱延這樣的性格,讓人猜不透的想法總覺得跟金泳勛也有一點相似……崔澯熙打了自己一巴掌。

 

「澯熙,你幹嘛突然打自己?」李柱延嚇了一跳。「你不樂意讓我住也別傷害自己。」

崔澯熙搖頭,卻眼神死。「不是的,只是想起不該想的人,你身後的東西我幫你撿,你先進屋吧。」

李柱延疑惑的回過頭,看到一地的物品,尷尬的笑著。

「都沒發現行李袋居然破了。」

 

崔澯熙一路撿著他的內衣褲,走回來時發現李柱延還站在家門前等他,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他站定打量著李柱延,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他拉住李柱延的手。

 

「柱延。」

「嗯?」

「你是我表哥吧?」

「是阿。」

「幫表弟一個小小的忙應該不為過吧?」

「我什麼忙都可以幫的。」

「那在學校裡,跟我交往吧。」

「交往啊……沒問題,好喔!」

李柱延笑著點點頭,搭上崔澯熙的肩,然後微微側身在他臉頰上印上一吻。

「啊,在學校裡才能做吧?你也快進屋啦。」

 

崔澯熙手裡還抓著李柱延的內衣褲,臉頰上濕濕的觸感,讓他真想吼叫一番。

沒想到他會什麼也不問也不當一回事的就答應了,他太小看李柱延了,他真不是個正常人啊!

 

 

 

 

崔澯熙一早就被李柱延興奮的拉出門了,甚至連頭髮都是李柱延幫他隨便抓了下就被打包帶出門了,等崔澯熙回過神來他已經在教務處門前,他打了個哈欠。

這傢伙實在太無可救藥了,連開學日都可以忘記。

李柱延有些許沮喪地從教務處走出來,他嘆了口氣拍拍他。

「別難過,被罵是一定的。」

「不,老師們都沒罵我,他們人太好,我對我自己有些失望了,我明明很期待大學生活的。」

「啊~~可能看到你的臉就不想罵你,跟你的行為無關啦,別在意。」

崔澯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身邊老是有這些長得好的人,像現在一路上李柱延都是學生們注意的焦點,是個閃亮醒目的存在。

「澯熙真是不會安慰人。」

似乎金泳勛也這麼說過他,崔澯熙搖搖頭,不行,今天絕對不能理那個大魔王,他昨晚睡前催眠過自己了,要趁早了斷才行。

 

「但是,澯熙你是同性戀嗎?」

「嘎?」

「我才知道你跟我一樣是同性戀。」

崔澯熙張大嘴巴看著李柱延,他真是出櫃的很自然啊,但他身邊的人怎麼也都剛好是同性戀呢?難道這其實是個大部分都是同性戀的世界?

唉,如果是那樣那他們還需要這麼辛苦隱藏了嗎?
從前金泳勛跟池昌民也被這麼傳聞過,但是他們也從來沒有承認過,在這個社會是絕對不可以承認的,不過也多虧他這個電燈泡的緣故,他們也是很快活的過完了恩愛的高中三年。

 

「柱延,你該不會有正在交往的人吧?」

「嗯?這裡是學校,不就是你嗎?」

崔澯熙一慌把手上的袋子弄掉了,他連忙蹲下身撿,再度起身時他對上一雙熟悉的眼,他下意識抓著李柱延後退了幾步。

 

「交往?你跟他嗎?」

金泳勛的聽力什麼時候這麼好了,從金泳勛冷淡毫無波動的眼神看來,他正在生氣。

「澯熙,他是誰?不介紹給我認識嗎?」

崔澯熙只能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著頭,他發現不管他如何催眠自己,他似乎就是無法忽視金泳勛。

「我叫李柱延,是澯熙的表哥,昨天交往了,既然你聽到了,那就替我們保密吧?」

李柱延無所畏懼的講出這段話,崔澯熙聽得都冒冷汗了,他拉著李柱延只想立即逃離這個地方。

「澯熙,不准走。」

身體順從的無法移動,崔澯熙全身僵硬的深吸了口氣。

 

「對,我跟柱延交往了,他也住在我們家。」

「這麼巧,昨天我跟你吵架你就跟他交往了?」

「我想,我沒必要對你交代我是怎麼喜歡上柱延的吧?你想聽嗎?」

「想聽,午餐時帶著你的戀人說給我聽吧?昨天那家店見。」

 

崔澯熙等金泳勛走遠了才得以大口喘氣。

為什麼面對他變得好累、好辛苦。

 

「澯熙你就是為了他跟我交往的嗎?」

「呃……抱歉,把你捲進來了,但是,我不這麼做他會逼我接受他的。」

李柱延皺起眉頭。「你的眼光看起來挺好的,他長得很帥,為什麼不能接受他。」

「他的前男友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他的前男友去外地念書他們才分手的。」

李柱延笑了。「但都是前男友了有什麼關係?感情不都是這麼任性的嗎?是我的話一定不會拒絕。」

「你對表弟都不拒絕了,到底還能拒絕誰?」

李柱延歪頭一想。「好問題,我也不知道。」

這個回答讓崔澯熙苦中作樂的笑起來。

如果金泳勛不是喜歡他,而是喜歡李柱延會不會快樂一點呢?

 

 

 

 

李柱延一坐定位就開始大量點餐,因為崔澯熙心理愧疚說要請李柱延吃飯,他哀怨地看著一長串的帳單。

「你也太不客氣了吧?」

「我以為以我們的關係不需要對彼此客氣的。」

「你說的也是。」

無論是表兄弟還是假情侶都是不需要客氣的關係,再見了我的錢包。

 

「你們不要忽視我好嗎?」

金泳勛不悅的開口,帶著些幼稚的語調,崔澯熙看著他想笑卻只能忍住。

「你說你叫?」

「我叫金泳勛,是澯熙喜歡的人。」

崔澯熙皺起眉頭,「有誰會這樣自我介紹?不對,你不是我喜歡的人!」

「那你就是我現在喜歡的人。」

崔澯熙傻住,李柱延咬著湯匙像看戲一般笑著。

 

「你們不覺得咖啡吧台那個少年的瀏海很可愛嗎?」

李柱延用含過的湯匙指著吧台那個高瘦的少年,他的劉海是時下流行的逗號劉海。

「是挺適合他的………不對,柱延,你是我男朋友!」崔澯熙扯住李柱延的領子搖晃,李柱延這才笑起來。

「對啦,多虧我的男朋友我才有這麼豐盛的一餐,謝謝。」

李柱延伸手環抱住崔澯熙,在他懷裡他還以為自己會窒息,連忙推開他。

 

 

金泳勛覺得頭有點痛。

他今天一整天都覺得自己有哪裡不對勁,無論有誰從他面前走過又停下,他跟對方說了多少的笑話,他都覺得頭很痛,痛得身體一直發出聲響,就像在哭泣似的,但是他立即想起,這種難受崔澯熙也許忍受了三年,這大概是報應吧?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好累。」

金泳勛的低語,讓崔澯熙抬頭看著他,此時菜也一道一道的上來,餐桌上除了吃東西的聲音再無其他。

 

「澯熙,我等一下還有課,我跟你不同科系,得先走。」

李柱延喝完最後一口咖啡,崔澯熙立即露出想哭的表情。

「那泳勛,我先走了!」

「嗯。」

李柱延拿起外套,還跟吧台的少年說了咖啡很好喝,感謝招待,才笑著走出去。

處處留情的傢伙。

 

「我以為你也會先走。」

金泳勛有些意外的看著崔澯熙,崔澯熙嘆了口氣,將冰冷的手貼住金泳勛的額頭。

「你發燒了吧?」

「嘎?」

「你都沒發現嗎?你從以前就這樣,生病了自己也不知道,我要是也走了你肯定會在外面暈倒。」

上次這樣的時候,池昌民是哭著給他打電話的,他們一起送金泳勛去醫院。

想到從前,崔澯熙不由得笑了,其實跟他們在一起也是很有趣的,否則自己絕對不可能忍受那麼多年。

 

「啊…是這樣嗎?我一整天還以為是我傷心過度才頭痛的。」

「傷心?」

「因為你。」

 

崔澯熙咳了幾聲,金泳勛說甜言蜜語的對象變成他,說實在他還不習慣,也不能習慣。

 

「是謊言吧?」

「什麼?」

「跟李柱延交往,是騙我的吧?」

金泳勛清澈無辜的眼神,讓崔澯熙有些心軟,這就是他一直無法拒絕他的原因吧。

「先去看醫生吧?」

「你不說實話我就不去看,然後讓我自己在街頭暈倒算了。」

「不要威脅我。」

金泳勛站起身就要走,崔澯熙心一慌只得喊出。

「對,騙你的,我跟柱延沒有在交往。」

金泳勛喜出望外地回過頭。

「好了吧?可以去看了嗎?」

金泳勛再度收回喜悅的神情。

「不是為了安撫我才騙我的吧?」

 

此刻的金泳勛像是一個任性的小孩子,崔澯熙無奈地抓起他的外套袖子往外走。

「你管我是不是騙你的,把你自己照顧好。」

金泳勛看著前頭的崔澯熙,嘴角勾起一笑。

果然故意去吹風是有用的,他真的發燒了,也讓崔澯熙無法對他置之不理,雖然有些卑鄙,但能讓崔澯熙回頭那就好。

 

坐公車時,崔澯熙摸了摸他的頸子,發覺他真的很燙,金泳勛一直盯著他。

「澯熙…」

「幹嘛?」

「就當你贏了,我們還是當朋友吧。」

崔澯熙內心有什麼落下了,不確定那是安心還是失落。

「但是,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我們在大學畢業前都不要與任何人交往,如果畢業當天你還不能接受我,那就當一輩子的朋友吧。」

崔澯熙睜大雙眼。「你該不會燒退了之後就會忘記自己說過什麼吧?這可是你比較吃虧喔。」

「不吃虧。」

崔澯熙一定不知道他跟池昌民從前替他擋掉多少想告白的學妹,甚至於,學弟。

「好。」

「不能反悔,絕對不能。」

「好啦。」

 

金泳勛笑著將頭靠上他的肩膀,崔澯熙越想越不對勁,但是能讓金泳勛放棄恢復以往的關係就好,雖然這與他原本想絕交的意圖完全不同。

 

「啊,我也有一個條件!」

「什麼?」

「不可以故意阻礙我認識朋友。」

「為什麼?你都不能跟他們交往了,我……」

崔澯熙嚴肅地看著金泳勛。「你這樣太幼稚了,我不是你的所有物,我也想跟你一樣有自己的朋友。」

金泳勛努努嘴,再度閉起眼睛。「好啦。」

崔澯熙鬆了口氣,內心開起了勝利派對,但又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耐心教導兒子的母親,這真是他們之間最理想的結果了。

金泳勛閉著眼內心卻盤算著什麼,果然方案一失敗了,還差點害他以為真的要失去崔澯熙了,得執行方案二才行了吧。

此刻的崔澯熙還不知道,人的感情缺陷怎麼可能這麼好調教呢?至少金泳勛的深入骨髓,是他永遠無法擺脫的。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