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X          X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源道…』

 「喂喂喂~~」

 忽然,一個類似借據的東西打在正在吟詩的男子臉上,
 吟詩的男子有些不平的看著打他的人。

 「你幹麻啦?」上田龍也不耐的說著。

 「什麼幹麻,我們都快沒錢了,你還吟什麼詩阿?這是借據你看到了沒有?」
 田中聖數落著上田,上田偏過頭。

 「那都是你惹出來的…憑什麼要我還。」

 「你是我的同伴吧?理所當然要分擔一點嘍。」

 「我是你的同伴,但不代表要幫你還錢阿。」

 「可是他們就要來了耶。」

 聖站在門口張望著,「你看,他們好像來了。」

 上田也跟著視線看去…「恩,好像真的是耶!」

 「騙你的啦,那只是路人甲而已,我根本不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怎麼知道他們有沒有來。」

 上田抬頭看了他一眼,「你真的很……」該怎麼形容他比較好?很調皮?

 聖笑了笑,「如果真的來了要怎麼辦?」
 
 上田沉思了一會,「把你賣出去好了,雖然他們不一定會接受!」

 「上田龍也,你說什麼?」最毒龍也心阿…真毒。

 「不好意思,有人在家嗎?」

 忽然,兩個面容狡好的少年出現在門口,對著他們倆個喊著。

 「你不已經看到人了嗎?」聖低咕著,仁恍然大悟的笑道…

 「對喔,那你們就是田中聖跟上田龍也嘍?」

 上田聽到自己的名字,就轉向聖道
 「你又偷用我的名字借錢啦?」

 聖冒著冷汗,不好,上田這傢伙肯定又要唸了。
 「不是啦,因為你的名字比較好聽嘛!」

 「好聽?」

 「我們是來收債錢的,你們好像沒錢喔?」
 仁笑著打斷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來討債的。

 聖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討債人…「對阿,我們沒錢。」

 「那隨便拿個東西來抵債好了。」中丸說著,眼神則看向久久不語的上田。

 「抵債?」聖想了想,然後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就這傢伙吧,你們覺得如何?」

 上田訝異的看著聖,這傢伙…遽然想把我給賣掉?
 雖然我剛剛也想把他給賣掉,但…那是他自作自受啊!

 「田中聖,我不要!」

 「咦?沒關係吧?你就委屈一下嘛!」
 聖拋給他一個只有他們兩人才懂的眼神,那眼神是在說:『放心,我會去救你的。』

 上田愣了下,想了想才把眼神轉向門口的兩個人…

 「你們會把我賣到哪裡去?」

 中丸聽到問題,立即笑道「沒有哪裡阿,就是酒樓而已。」

 上田整個人冷了下來,「酒樓?我是男的耶!」男的去那裡幹麻啊?

 經過龜梨事件之後,中丸跟人甚至都忘記只有女的才可以當藝妓。

 「呃…沒關係,你可以男扮女裝!」仁看著上田卻想起龜梨的臉龐,他笑了起來。
 
 「男扮女裝?我沒有經驗。」普通人會有這種經驗嗎?

 「你放心啦,那裡有〝前輩〞會照顧你!」中丸帶著笑說著,上田則疑惑的看著他。

 「那你們是答應嘍?」聖悠哉的坐了下來。

 「恩,答應啊!」上田長的也是很適合和服的樣子,他跟龜梨坐在一起,肯定會轟動全場。

 「那還多說什麼?走吧。」上田利落的打包包袱。

 這個人做是還真果斷,不知道他跟那個聖是什麼關係…
 中丸對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年起了很大的興趣。

 「恩,好吧,借據還你,一筆勾消。」仁遞出了好幾份借據。
 說起來,那幾份借據也有二千多兩,算是很可觀的數字了,
 那個上田龍也有值二千兩的身價嗎?不過…中丸對他好像很感興趣呢!
 算了,他高興就好。

 x           x             x

 你看到了嗎?天空中倒映的橙紫色身影,那是我反覆想念你的痕跡。

 
 「欸,我很醜嗎?」

 上田龍也扒著田口問著,他來這裡已經有三天了,這三天他都跟著田口做事情,
這句話是每次他看到龜梨後一定會問的話。

 田口有些頭疼的看著上田,他摸著良心道「你真的一點都不醜。」

 「那我帥嗎?」

 「咦?呃…你…」田口望著他漂亮的臉龐躊躇著,上田…如果沒記錯是男生吧?
 「你很…漂亮。」

 「漂亮?像龜梨一樣?」

 「恩,對,跟小姐一樣。」

 「小姐?」上田不甚贊同的看著田口…「他是男的吧?」

 田口有些被嚇到了…「你怎麼知道?是他們告訴你的?」
 〝他們〞自然是中丸跟仁了,他們也已經有好幾天沒來了。

 「不是,是直覺。」

 直覺?怎麼可能…小姐長的這麼美,怎麼看都不會認為他是男的吧?

 「還有,你也是男的吧?」

 田口愣了愣,好吧…事到如今不承認又能怎麼樣?
 
 「是的,我是男的。」

 怎麼自從小姐認識那二個人之後,知道我們秘密的人就越來越多了,
 這樣子的話,被老鴇發現,然後被趕出去的機率可是大大增加了。

 上田露出〝我就說吧!〞的表情,道「你跟龜梨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田口吞了口口水…「主從關係阿。」
 雖然我極力想改變這樣的關係…。

 上田挑眉「你喜歡他?」

 田口更是震驚了,我有這麼明顯嗎?不會吧…上田只來這裡三天而已耶。

 「猜中了吧?你真的很好了解,一個認真老實的人。」

 面對上田的評語,田口只能笑了笑…沒錯阿,我的確是個認真的人。

 「不過我卻不知道上田君在想什麼。」

 上田點點頭…「這是正常的。」

 上田…該怎麼說呢?到目前為止是個謎吧?而且話總是直達中心,觀察很敏銳的一個人。

 「你們在聊什麼?」龜梨踏進和室,他身上穿著鑲著黑色蝴蝶的紅色和服,
 身上有種自然的淡淡花香。

 田口看的有些傻愣的,雖然已經看了幾十年,但他始終不會膩。
 上田看著田口笑了。

 「我們沒在談什麼,對吧?田口君?」

 田口回過神,隨便應道「恩,對…」

 「還對勒,不然你們剛剛說的都不是話喔?」
 龜梨的吐嘈才讓田口回神,不過他開口說的話卻跟剛才的話題沒關係。

 「中丸跟仁好久沒來了喔?」

 「你說把我抓來這裡的那二個人?」上田還很不習慣聽到債主的名字。

 「恩,有點懷念他們…。」田口甜甜的笑著道,龜梨跟上田同時沒有反應…。

 『懷念?這個詞不是死掉的人才用得到嗎?』

 仁忽然竄了出來,中丸更快速的出現並坐到上田身邊。

 「你為什麼坐我旁邊?」上田看著中丸,中丸一愣

 「不行嗎?」

 上田盯著中丸良久…「我不是很喜歡你。」

 中丸的臉微微僵了一下,勉強開口道「那好吧…」

 就當中丸要改坐到龜梨身邊時,上田開口了…「我是開玩笑的。」

 中丸差點沒跌倒,「喔…那就好。」他又坐定位了。

 「呵…」龜梨輕輕的笑了下,中丸則看向他

 「幹麻笑阿?」

 「沒有…你真的被吃的死死的!」

 吃的死死的?中丸想了想,無奈的笑了下…

 「其實中丸君是很溫柔的吧?」田口又露出了招牌甜笑。

 「溫柔?他很愛吐我嘈耶!」仁不平的話語沒有引來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繼續聊自己的。

 「恩,而且很可愛!」連龜梨都幫腔了,中丸不禁開始期待起上田的回答…

 「可愛?我比較可愛吧!」仁再次發言,再次沒人理。

 「………總而言之,是好人。」上田好不容易開口,中丸卻寧願他不要開口。
 什麼麻…就這樣?!

 「喂喂~這算什麼?別不理我啊!」仁還刻意晃到他們面前。

 此時,四個人同時笑了起來,仁則無辜的看著他們笑。

 「仁君很可愛,只是有點少根筋。」田口的話如果截一半,仁會開心很多。

 「單純的人。」上田又是簡潔有力的評語。

 「什麼單純?根本是笨蛋!」中丸說完,四個人又同時笑了起來,仁覺得自己
被徹底當成娛樂了。

 「中丸,你說我是笨蛋?那你是什麼?」

 「恩…總而言之,比笨蛋高階的人。」

 「高階?難得你會用這麼深澳的詞,有進步喔!」

 「喔,是喔?謝謝──赤西仁,你說什麼?」

 四個人又笑了,只是中丸的位置被取代成仁了。

 上田笑了之後,又忽然一愣…
 不對,我為什麼能笑的那麼開心?
 認識他們也不過短短三天,不過…他們都是好人。
 想起聖用眼神傳達給他的訊息,上田有些感慨。
 其實…聖不用把我帶走也沒關係阿,
 開始…有點捨不得這裡了。

 x            x          x

 翻過城牆,聖潛入了酒樓,他的計畫是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上田帶走。
 
 「不過…這裡的建築物怎麼都長的一摸一樣?」
 很可惜,聖的計畫到此宣告失敗,因為他徹底的迷路了。

 『好痛…。』

 一個聲響讓聖慌忙的躲了起來,接著他看到了一個少女,還有滿地的水漬。

 「真是倒楣…。」田口從地上爬起來,他的衣服都濕了。

 今天一整天都不知道在晃神什麼…其實…也知道原因的吧?
 小姐…不,龜梨他…應該是喜歡仁君的吧?
 在小姐身邊多年,我感覺的出來…

 「水都打翻了,妳還發什麼呆阿?」

 忽然,一個聲音讓田口從思緒裡拉回,
 「你是誰?」

 聖愣了下,才道「我是這裡的客人…不小心迷路了。」
 也許…這個女孩會知道上田在哪裡,先套話看看好了。

 迷路?怎麼跟之前的情節一樣?田口有些害怕的看著聖。

 「你該不會要我帶你出去吧?」

 「不用,其實我是來找朋友的,你知道上田龍也嗎?」

 上田?「你找他要做什麼?」

 「敘舊而已,他被賣來這裡,我很擔心他…。」
 聖低下頭,一副真的很難過的樣子,田口看了也心軟了。

 「好,等我換好衣服,再帶你去找他。」

 田口說完就往自己的寢室走,聖則跟了上去,
 這個人…還真不是普通好騙。聖笑著想…
 
 上田,不要害怕,我這就去救你嘍!

 x          x         x

 「上田君,這茶很好喝吧?」
 龜梨優雅的泡著茶,上田也一副很悠哉的樣子。

 「是很好喝阿,可是怎麼有種怪怪的感覺?」

 「怪怪的?指味道嗎?」

 「不是,是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上田看向外頭,奇怪…天氣很好阿,怎麼會有髒東西進來的感覺。

 龜梨聳聳肩,「上田,你真幸福。」

 「幸福?」上田看向龜梨。

 「恩,中丸很疼你。」

 「疼?他嗎?他只是覺得好玩吧。」

 「你這樣說,中丸就太可憐了。」

 上田挑眉,「我才覺得他對你很好。」

 「咦?怎麼會?只是朋友而已。」

 「誰知道呢?畢竟他對誰都這麼溫柔。」

 龜梨看向上田,他只能嘆氣。
 中丸表現的很明顯了吧?為什麼上田看不出來?甚至還認為他對我比較好。
 
 「比起來,另一個傢伙就完全沒什麼情調可言。」

 上田笑了,「你說仁嗎?他的確什麼表示都沒有。」

 「表示…我不需要他什麼表示…。」

 嘴硬心軟的人…
 上田又笑了,唉…仁阿,你再不動作,可是會被人家討厭的喔!

 x           x          x

 「哈啾…」

 「仁,你感冒了嗎?」中丸看向仁,他們正要去酒樓的途中。

 「沒有阿…真奇怪。」

 「有人在說你壞話吧。」

 「中丸,是你嗎?」

 「開什麼玩笑阿,我哪有。」

 今天和往常一樣,中丸依舊是仁的玩具。

 「咦?那不是田口嗎?」

 隨著中丸的視線看去,沒錯…那是田口,身邊還有一個男子。

 「阿阿阿阿啊!」二個人同時叫了起來。

 「是田中聖!」二個人又極有默契的喊道。

 「他幹麻在這裡?」

 「仁,你語法錯誤,是〝怎麼會〞在這裡吧?」

 「喔?是這樣?…真是的,還不都一樣?他跟田口怎麼會湊在一起的?」

 「恩,去問不就好了。」中丸拉著仁走了上去。

 「田口!」仁叫住了他,正在行走的兩個人停了下來。

 「是你們阿…你們怎麼───」

 「田口,你是怎麼認識他的阿?」仁一把拉住田口,中丸則對聖笑了笑(?)。

 聖看到這兩個人就知道情勢不妙,中丸的笑容讓他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喔,跟你一樣,迷路的人,他說要來找上田。」

 仁眨眨眼,看向聖,問道。「你是來帶走他的吧?」

 聖往後退了一步,「沒有阿…真的只是來看他而已。」

 「是這樣嗎?看起來就像騙人的。」中丸盯著聖,害聖有些心虛了起來。

 「你們別這樣,雖然上田欠你們布料行的錢,但是為朋友擔心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田口正義的言詞,讓三個人都愣住了。

 聖是覺得,這個女孩幹麻對自己這麼好?害他罪惡感更深了。
 仁是覺得,遭了…騙他們是布料行老闆的事情都差點忘了。
 中丸是覺得,天阿…要是讓龜梨跟田口知道我們其實是開賭莊的事情,他們不殺了我們才有鬼。

 三了人各自的思緒,田口並不知情,還意志堅定的對聖說

 「走吧,不要理他們,我帶你去找上田。」

 中丸跟仁對看了一眼,好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嘍!

 X          X           X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