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成烈跟張東雨每天都會玩上一場二選一的遊戲好來決定今日運氣如何,而金明洙毫無選擇地變成了出題者,要是他生病沒來學校,他們倆還會為此特地去他家讓他給他們出題,金明洙發著高燒臉頰紅潤潤的還咳著嗽,對我們的執著感到詫異不已。
「你們還真是我朋友中數一數二的怪人。」
「明洙的朋友很多呢,那我們還真是榮幸!」
「是啊!」

張東雨歡呼起來,我也跟著瞎起鬨,說起來瞎起鬨根本就是我的專長,像一種下意識行為,這遊戲也是張東雨提起,我瞎起鬨的結果。

「那今天的題目是,猜猜看哪一個杯子裡有水吧。」
金明洙比著前方二個一紅一藍的保溫瓶,從外觀來看根本看不出來哪一個裝了水。
我觀察著張東雨的反應,他在選擇的時候原本飄忽不定的眼神會突然定住,一直盯著自己內心所選擇的那一個,非常堅決的。

「咦~~好難喔~~是哪一個呢?成烈,先讓你選吧?」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噗浪上被祥零踩到的文w
十分害羞也有點心虛。
不過還是貼上來啦W
此篇的特色是極短W

 

-----//




李浩沅的主人是一個助理。
一個骨瘦如材的唯美少年,平常對人有些疏遠靦腆非常擅長與人保持距離,要突破他的心防是如此不容易,但只要你告訴他『我也喜歡金明洙!』他就會眼神閃爍的抓著你的手,一秒就能變摯友!

金明洙並不是一個藝人,而是一個攝影師,最近聽說還去了美國幫一個赫赫有名的電影明星拍攝影集,偶爾也會上上節目,李成種對金明洙的迷戀一點也不遮掩,他也會趴在李浩沅身上跟他說金明洙的種種,搞得李浩沅都懷疑哪天這傢伙在床上叫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金明洙的名字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浩沅哥,我要去當兵了,完成我一個願望吧。」

 當兵是每個男人都必經的過程,除非你有什麼重大傷殘否則一律無一倖免,
 無論是公益勤務要員或是正港操死人的現役兵,少說也要被關上個幾年,
 而那對藝人來說,關的不是你這個人,而是關上了繁忙的行程,少女的尖叫,消失的人氣等等。
 
 原來他們也到了這個年紀嗎?
 在出道舞台上戰戰兢兢的唱著再次回來吧不是還像昨天的事情嗎?
 金明洙居然就這麼要去當兵了?!

 李浩沅坐在金明洙對面認真的端詳著他,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那張臉根本就從來沒變過,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殘留下任何皺紋痕跡。
 家裡擺著粉絲依依不捨送來的禮物,信裡寫了各種不會忘記明洙歐巴的話,金明洙隨手拆了一包禮物,從裡頭倒出一堆的糖果,金明洙抬起頭,正好對上李浩沅專注盯著自己的視線。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金聖圭在廁所被攔截的時候他一點也不意外,從不斷飄來的熱切注視還有牢牢鎖定的視線中他都能知道對方到底有多麼哀怨不滿,要說欲求不滿其實也是可以。
 上一次在房間裡不是給了二次嗎?
 哥,那是上上禮拜的事情阿。況且二次根本就太少,我是個健康的少年我正值思春期耶。
 去死啦。

 用眼神就能交流那一向是他們的默契,但這默契有時候也給金聖圭很大的困擾,他有時候還希望可以乾脆裝傻不懂他眼裡的意思就算了,可是當他被一雙手牢牢的圈住腰際時,他深刻明白不予理會的下場似乎會更麻煩。

 「哥,你怎麼可以忽略我。」
 帶有一絲的苦澀與怨氣,他吐出的氣息噴撒在金聖圭的頸間,身後是洗手槽他無處可逃,只能縮了縮身子,用手稍微的隔住他與自己的距離。
 「優鉉,不可以等回家之後再說麻?」擺出有些無辜的模樣歪著頭,那不過就是緩兵之策罷了。
 「上上回是說頭痛,上回是說腰痛,這回又要是哪裡痛了?」
 嘴巴動著手也沒閒著,那雙不安分的手已經竄入金聖圭的襯衫裡來回撫摸,手指頭極其挑逗的逗弄著他胸前的敏感,一陣酥麻讓金聖圭身子一軟,南優鉉將他抱上了洗手檯,讓他倚靠在鏡子前。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南優鉉向公司請了一個長假。沒有期限的長假。
 公司裡的人聽到會露出怎麼樣驚訝的表情,他都能想像得到,最震怒的大概會是他一向很討好欣賞他的長官們,某些對他反感的小人一定會裂開嘴開心不已吧。
 但是,那些都不關他的事了。
 伸出手一撈,原本想從床上爬起的金聖圭又重新回到他懷裡

 「優鉉?」
 
 金聖圭不是沒發現南優鉉的異樣,自從他對他說出自己總有一天會消失之後,南優鉉就一天比一天還黏著他,原本是想叫他起床的,最後總是連自己也起不來。

 「你……活了多久了?」
 南優鉉的聲音從他的胸膛裡回蕩到他耳裡,緊貼著他的身子,金聖圭想了想。
 「很久,久到我都忘了。」
 南優鉉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世界上有一群人,
 他們從小就分辨不出人跟鬼之間的區別,
 因此他們常常把人當成鬼,把鬼當成人。
 
 但是像南優鉉這樣的例子卻極少見。
 在他的世界裡,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摸到了也好像摸不到似的,毫無真實感。
 他能夠完全感受到的,只有一種生物。
 一種只有他看得到的生物,叫做
 天使。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獨自二個人的練習室裡,在共同散步過的河道旁,在那個下雨天的溜滑梯底下,
 金聖圭跟他說過很多很多心事。
 李浩沅不知道為什麼金聖圭總是把他當垃圾桶那般傾訴,組合的誕生,即將成為隊長的不安,那些全部全部李浩沅都一個字一個字聽進耳裡,看著金聖圭的徹臉,再傳達到他心裡。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習慣默默的聽金聖圭說話,縱使他什麼也無法幫助到他,但是他會拍拍他的肩。
 放心吧,不是有我在嗎?
 這麼一個笑臉,如果也能稍稍化解金聖圭的煩惱與不安,那就好了。

 無數次,在夢裡醒來,夢裡的金聖圭依偎在他懷裡,用著極其溫柔的語調,說著喜歡他,喜歡李浩沅,謝謝你,還有……我愛你。
 當嘴唇即將碰觸到的那個美好時刻,總是會被爭吵硬生生打斷。


 「南優鉉~你把我的牛奶喝掉了吧?」
 「咦?那不是成鍾買的嗎?啊……原來是哥的,原來如此……」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