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嵐禁‧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旋轉。只是一個動作而已。但是也有很多形式,旋轉的可以是身體,可以是一顆眼球,也可以是一支筆。
 還有類似顛倒的形式,對了,其實顛倒也是一種旋轉吧。
 櫻井望著天花板逕自喃喃自語了起來。

 「怎麼了,小翔?」因為櫻井過於專注的關係,相葉也望著天花板說著話,天花板上除了蜘蛛網裡的蜘蛛在結網以外什麼也沒有,就是白得有點黃的天花板。
 「唔………由你來我問這個問題實在有點難跟你說明。」
 櫻井將視線落到了相葉臉上,點頭。「真的,你一定不會理解。」
 相葉眨眨眼。「什麼呀,小翔……你不睡覺為什麼要這樣盯著天花板?」
 
 櫻井這樣盯著天花板已經有好幾週了,他們並不住在這裡,這個有點老舊的小木屋是一群人的秘密基地,很隨性很隨意的就能踏進來的地方,沒地方可待的時候這個小木屋就能讓你稍做休息。

 對了,忘了說,櫻井翔跟相葉雅紀彼此之間是不認識的。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號。

 今天總覺得會發生點什麼。
 感覺上就是會發生點什麼。
 相葉的預感通常都超準的。
 所以他走在路上也在期待,
 坐下吃冰淇淋的時候也期待,
 看書的時候也很期待。
 可是一直到晚上都沒發生什麼事情,
 甚至他無聊到都跟大野智一起去橋邊發呆看夜景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相葉雅紀生日賀文*(H有)




 松本潤這個人打從有記憶以來就很保護我。
 他會因為我受了委屈而生氣一整天,他會去找那個讓我受委屈的人理論,
 但是他絕對不會和對方動手,他說誰先動手誰就輸了,他只是要讓對方知道,我的身後還有松本潤這個人。

 我喜歡潤抓著我的手,那麼的溫暖,偶爾我也會情不自禁的窩在他懷裡想像暖爐的樣子,
 但其實潤的身體並我沒有我來得溫暖,我這麼做只是想讓潤感受到我也同樣的想為他付出。
 
 我和潤的朋友們總是很自然的會將我們視為一對,我們不會否認也不會承認,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血液從桌上溢開來了。
 黏稠液體緩緩的流至桌角,一滴一滴濺在黑色毛毯上,
 那抹艷紅溶入毛毯裡變的更加深黯。

 桌上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大野智歪頭想了好久。
 艾呀,他根本忘記問她叫什麼名字了麻…敲敲自己的腦袋,埋怨自己發現的過晚。
 只怕桌上那個人再也無法開口了。

 寂靜的客廳裡,大野手一揮打開窗簾,刺眼的陽光照射進屋內,桌上那個女人還在流血,
 瞇起眼,他看到那女人胸前有一枚東西在閃閃發亮,走近一看才發現是一枚寫有文字的圓形徽章,它別在女人的心口處,銀針穿過皮膚時的戰慄該會是多麼深刻,光是想像就能感受到那美好的瘋狂,大野伸手將那枚別針取下,對著女人還流著血的身體微微一笑。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想知道的人就會知道吧(喂)...
  • 請輸入密碼:



 相葉吃著棉花糖開心的走在錦戶身後。
 錦戶告訴他許多松本的事情。
 包含了松本爸媽五歲就拋下他,他生活的困境諸如此類的事情。
 相葉只感到很納悶。

 「小亮……爸媽到底是什麼呢?」
 踩著錦戶的影子,相葉將最後一口棉花糖含進嘴裡。
 「如果,我也有爸媽的話…他們也會拋下我嗎?」

 錦戶停下步伐轉過身,忙著踩影子的相葉沒有發現筆直的撞進錦戶懷裡,錦戶扶住他,對上相葉的眼睛。
 「對你來說松本是你的誰?」
 相葉眨眨眼,不懂錦戶為什麼要這麼認真。「是……主人。」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小時候我不知道天有多高,世界有多大,我以為在我眼前的就是一切…那是怎樣也改變不了的一切。
 我以為我是一個孤兒,十歲以前的事情其實全然不記得,隔壁的奶奶…當然十五年前她是個阿姨,她對著一個人在外頭溜達到半夜的我說,雖然你爸媽拋下了你,但你依然存在不是嗎?所以孩子你要堅強下去。
 自此以後我學會處理每一件在我身邊會出現的麻煩事情,例如肚子餓就去每一戶人家按門鈴對著他們眨眼睛,總是不會被拒絕的換來一些食物,時間久了以後他們還會自己送來,眼神中總帶點迷戀卻同情的味道,我很受歡迎嗎?我想是吧…至少那些大媽還滿喜歡我的不是嗎?那些暗示明顯的總讓我想提醒她們,我今年才十歲喔。
 逼迫自己成長就是那麼回事吧,因為這個環境如此,想生存下去就得去適應他,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其中認識了不少貴人,得到奶奶、朋友們的幫助,逃離這種想法從來沒有過,直到我在整理書房的時候找到了那封信。

 信上夾著一張照片,一個從未見過的女人抱著一個嬰兒對著鏡頭微笑,她身旁還站著一個男人摟著她的肩膀,是一張很幸福的全家照。
 將信丟到垃圾桶,那張照片感受到的幸福是如此強烈,但此刻的他看上去卻充滿了諷刺,
 信上用端正的字體寫滿了抱歉的話語,他們說他們總有一天會回來見他,一定會好好補償他。
 於是,總有一天這四個字他從十歲等到了二十歲,生活一成不變的荒謬,這個國家依然使人無力,他在等什麼?這樣下去他的生活會因為他們的束縛根本無法有任何改變…
 離開這個國家找到他們,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也是一個新的開始。
 他要努力去改變一切,跟過去好好的說再見。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松本潤是一個很平凡的人類,但是他生在一個很不平凡的國家。
 在那個國家裡有一個法令,就是每個成年的孩子都會收到政府給的一顆蛋,
 他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把那顆蛋給孵熟,並且跟蛋裡的孩子一起生活半年,
 在這半年期間他必須教會他需多事情,而每天都有一些例行性的任務,任務如下:

(1)散步:散步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本國衛生局建議民眾應該每天撥三十分鐘的時間做慢走或快行的運動,除了能增加孩子和主人之間的感情之外,也能達到健康的效用。
(2)餵食:這是最必要的任務,如果主人不好好餵食孩子,那孩子就會退化慢慢的又變回一顆蛋,那麼主人就不能被政府認可為是一個成年人,而重新孵化必須費時一倍的時間,原本一起生活半年的規定也會延長為一年,那麼距離主人成年的時間就又大大的拖長了。
(3)洗澡:替孩子洗澡,保持環境衛生也是主人必須做的事情。
(4)買玩具:替孩子添購玩具,保持他們樂天的童心。
(5)陪睡:陪孩子睡覺,讓他們感受到主人的愛,也讓他們擁有安全感。
(6)稱讚:必須每天稱讚他們,增加他們的自信心。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AIBA入社賀文。潤雅潤論壇開設賀文。





 雅紀記得自己是因為一本護照才得以變成ARASHI的一員。
 所以他那天晚上抱著護照睡覺,回到千葉老家抱住辛苦工作回來的爸媽,
 他們身上還帶著廚房的油煙味,親著他們的臉頰說おかえりなさい
 
 為什麼這麼珍惜ARASHI?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抱著從相葉那裡帶回來的小狗,大野智忽然想起那天的情況。
 那天翔突然來按他家門鈴,門才剛開根本來不及問他到底要做什麼的時候,
 翔已經一把拉著他直奔他們家屋頂,邊跑邊氣喘噓噓的說『有彩虹喔,智。』
 彩虹?大野滿頭的問號,直到他的眼睛裡出現一個弧度十分完整七彩分明的彩虹時才恍然大悟。


 「啊…真的是彩虹。」
 「你的反應還真是掃興耶。」
 翔一邊笑著一邊看著彩虹,也悄悄的放開一直握著他的手。
 「很抱歉,我就是這樣。」大野身體靠上欄杆,翔望了他一眼。
 「最近,大家好像都很忙。」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