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嵐禁〞夜襲‧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哇………我該怎麼形容我此刻的感覺?
   這篇文,我打的很愉快,真的!
   可能是很有劇情性,所以我打的很順,又加上我真的很久沒碰古代背景的故事了!
   所以就變的很新鮮,很有趣吧。

   本來是說08號完結,但是我發現其實第一篇是四月七號寫的,鮮網張貼時間是深夜XD
   剛剛好一個月的時間,完結了。
   其實我就覺得我一定做得到,因為打這個故事真的很愉快(雖然內容SOSO)
   光是嵐禁下篇就有一萬字左右,這篇文總共居然有五、六萬字,
   因為每個CP是開一個新WORD檔,所以沒什麼打很多的感覺,看倌們應該很累才是,
   不過我真的很開心很滿足唷ˇ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相葉被罵的很慘。
 為了一夜的消失被二宮瞪了良久,說你相葉雅紀乾脆不要回來人間蒸發算了。
 相葉低著頭喊著抱歉抱歉。
 為了一件明顯是剛乾還皺巴巴的和服被瀧澤訓誡了大概有五個時辰…
 說你怎麼這麼任性,怎麼這麼不經大腦,要知道這和服獨一無二而且很貴,
 然後無限循環…
 相葉低著頭喊著抱歉抱歉,另加了一句…


 「反正這件衣服用不到呀。」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相葉來到了湖邊。
 剛剛他去過潤那裡可是沒有見到他的人,內侍說他去後花園陪皇后飲用下午茶。
 本來是不想過去打擾的,但是滿腔的疑惑跟怒火怎麼樣也壓抑不住,
 所以他跑到花園涼亭旁的小湖守株待兔,打算等他們甘願打道回府時拉住潤和他談判。

 他有時候…不,應該說很常,不了解松本潤這個人在想什麼,
 有時對他很溫柔,但有時候又像是吃錯藥的猛獸一般,
 顛倒反覆的情緒總讓相葉感覺自己抓不住眼前這個人,
 他喜歡潤君的,應該說他對每個人都有一份很特別的情感,
 都是獨一無二無法輕易取代掉的喜歡,他知道潤君想要的喜歡是專一,
 就像龜梨那樣接近愛的忠誠,但就是這樣所以不想順他的意,
 他們是人又不是他設計出來的人偶,他想要拋棄他還是佔有他都沒關係,
 至少讓那顆心要是自由的,他不希望自己在潤的心底也會變成一個垂手可得的東西,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送別宴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相葉鼓著腮幫子看著坐在對面的瀧澤師傅。
 他是從小看著自己長大也是救了他一命的人,
 潤所有的小姓都是瀧澤一人教導出來的,是個嚴格卻也不失溫柔的俊美男子,
 撇開師傅這個名詞,他跟瀧澤之間的相處就和朋友一樣。

 相葉盤坐著與他對望。
 他身上穿著的那套長擺和服跟他第一次晉見潤時的樣式是一模一樣的,
 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大小的差別,當時才九歲和現在的身材當然不一樣,
 當瀧澤含著曖昧的笑遞出那套和服時,相葉著實吃了一驚,
 原來瀧澤當時就已經訂做好二套和服,篤定相葉一定會待在潤的身邊。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潤覺得自己的幻聽越來越嚴重。也許他需要休息,沒錯…他該好好的睡一覺。
 他立即躺上床將被子緊緊的包覆住自己,然後緊緊的闔上眼,
 剛閉上眼時是一片漆黑,但漸漸的會有畫面浮現,可能是剛剛發生的事情或者以前發生的事情,
 那是潤在進入睡眠時會有的一種反射性思考,沒有理由的會想起那些已經發生過根本無法挽回的事情,然後獨自反省自責,時常是在這種極為負面的情緒中睡著的。


 不過今天卻不太一樣。


 在腦袋裡的黑幕之後浮現的是一個男人的笑臉。
 他可以肯定自己從來沒見過這個人,那人有種不知從哪裡散發出來介於文雅與叛逆之間的氣質,如果要說的話應該就是所謂的偽君子吧。
 微微皺著眉頭,想把眼睛睜開卻發現無法,眼皮像是粘住了似的,不只是眼睛連手腳都動彈不得。
 男人依舊持著好看的笑容望著自己,一派輕鬆的姿態。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微的松潤X龜梨,雷者三思XD




 聽說皇太子跟相葉君合好了耶。
 咦?真的嗎?
 我還以為相葉君這回肯定不行了。
 真不知道他是施了什麼法,能讓太子這麼死心踏地?
 呵呵,聽說陷入戀情裡的人都很傻果然沒錯…


 「妳們在說什麼?」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了個大太陽。
 聽說二宮發高燒臥病在床的二天裡不停的在下大雨,
 宮外頭變成一片水鄉澤國,潤為了這件事情上朝總是愁眉苦臉,
 還好相葉寶貝的要死的翔的眼球最後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相葉感動的抱著裝著眼球的盒子又是哭又是笑,
 連二宮巴了他的後腦杓他臉上還是掛著帶淚的笑容連痛都不喊了。

 到底櫻井翔這人是有什麼魅力能把相葉迷惑成這副德性?
 說不定他有在暗地裡施法或者養小鬼之類的,不過他自己就是小鬼應該也不怎麼需要養才是。

 重病的二天荒廢了不少軍事,那些年輕的兵也趁他不在的時候當作慶祝私下喝的爛醉,借酒裝瘋的去騷擾宮女。
 他為了這件事情莫名其妙被叫去後宮,被那些妃子唸了很久。
 他甚至聽到『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太子暗地裡的勾當,明明就是個男人想勾引誰呀你!』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聲響吸引了二宮的注意。 
 人家說平常身體強健的人一旦生病就會沒完沒了的嚴重看樣子應該是真的。
 相葉那傢伙昨天還信誓旦旦的說著『小和我一定會照顧你』之類感人的話語,
 現在就放著還頭疼發燒的他,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傢伙的三分鐘熱度果然是天下無敵。
 不過他不在也好免得留下來擾人。

 現在的二宮連下床的力氣都不太有,所以對於門口站著一個人這件事情他也只能看著,
 還是習慣性的將一旁的劍柄給握住。
 門嘎一聲很輕巧的被打開,就像只是風吹動一樣一點重力都沒有。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宮殿時已經天灰了,原本的好天氣突然急轉直下變的有些昏暗,
 二宮堅持不讓大野扶他,他說他沒事,
 但大野只覺得雙頰潮紅呼吸急促的二宮就是虛弱的只要有點風吹都會倒下來的地步,
 怎麼看都不覺得是沒事的樣子。

 好不容易他們回到大野的居所。
 那些看守大門的士衛對二宮編織出來的謊言深信不已,
 大野甚至覺得那些人看著二宮的眼神除了尊敬喜愛外還帶點害怕,
 不管二宮說什麼那些士衛大概也會言聽計從吧。

 大野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正冒著冷汗的二宮,風寒的病毒大概開始侵蝕他的神經了吧,
 他看起來更難受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什麼樣的傷害是最痛的?
 大概就是被當作是個沒有存在過的東西吧。
 是阿,連人都不是,只是個沒有存在過的東西。





 相葉看著對面的二宮。
 二宮一臉沉著的在鑽研兵法。
 太子昨天終於願意進食而且似乎恢復平常的樣子了,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那短暫的吻結束,二宮有些驚慌。
 他總有種不好的預感,直覺告訴他不能繼續待在潤的懷裡,
 但是潤脆弱的眼神使他無法推開,這樣的潤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在他腦袋裡的潤總是狂妄自大,只會耍任性,不知民間疾苦…
 一個喜歡耍著他玩讓相葉受盡委屈差勁到極點的男人。


 但是,這樣脆弱的潤卻又讓人同情。


 「不是說過了嗎?改掉對我的敬稱…」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盒子裡的瞳孔在發亮著。
 像在檢視著這人間的一切,因為沒有臉部表情所以感受不到那瞳孔的心情。
 松本潤看著看著只感到,萬分的寂寞。





 二宮凝視著房間四周。
 太子的寢殿他至少來過四次,都是被潤莫名其妙喚來的,
 然後毫無預警的說他要某個國家、或者他想要什麼地方,
 潤只需動動嘴他二宮和也回去後就要為了他所想要的國家拼死拼活,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次見面以後過了三個禮拜,相葉沒有再見過太子,
 從每日的相陪,一直到現在的不聞不問,
 大家都在暗地裡說相葉已經不再受寵,就跟當時的龜梨一樣。

 在潤還沒發現相葉之前,龜梨一直受著潤的寵愛,
 只是相葉到來以後他取代了龜梨的位置,
 雖然每晚潤還是會傳喚龜梨陪寢,但意義已大不相同,
 大家都說龜梨只是太子用來宣洩的工具,只是相葉的肉體替身。


 「吶,真的是這樣嗎?」

 走廊上,二名同樣俊美的男子正在飲酒賞月,櫻花盛開的美景印入他們眼簾,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相葉捧著一個精緻的盒子,上頭還鑲著翡翠,他身著乾淨整齊的一套純白色衣裳,
 一切都很正式,今天是相葉晉見潤君的日子。
 二宮說他之所以不讓潤知道他已經回來的原因是怕潤會小題大作,
 相葉疑惑的問"潤君會那樣嗎?"…
 二宮沒有也沒多說,只是推了下他的額頭說"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的很呢"。

 小心翼翼的捧著那只盒子經過通報之後他進入熟悉不過的寢殿。
 以往他都是在這裡替潤換上睡袍。等待陪寢的人到來的時間他會陪潤天南地北的聊天,
 直到有人打斷他們談話,他退下去將門緊緊的關上。

 其實相葉一直很想問,潤君喜歡他們嗎?
 但是總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問這麼多,再說歷代君王哪一個不是左擁右抱的呢,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潤是一個很性感男人,而且他萬分的適合皇宮,
 渾身上下散發著貴族才有的氣息。
 大野常常在替他做例行性診療的時候這麼覺得。
 但是就是這種氣息讓大野極力想逃開。
 他絕對不想被這個男人給盯上,再說了他的條件又沒有其他人這麼好,
 潤擁有這麼多俊美的小姓跟艷麗的妻妾,大概所有人都死光了潤才會選擇他吧。

 「吶,沒聽到我說什麼嗎?」潤順勢坐上大野的床,緊盯著他。
 大野縱使再想逃也不能逃,這皇宮這天下都是潤的,違抗他能怎麼樣?
 逃也逃不了,那就選擇順從吧。

 大野來到潤眼前,他低著頭緩緩伸出手觸摸潤的臉頰,
 潤的五官生的好漂亮,真的好漂亮……。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豪華宮殿的大位上坐著一個高挺而俊美的男子。
 男子的黑髮未繫好散落在肩上,垂著眼,那長長的眼睫毛半閉,
 四周靜謐的顯得這宮裡很空曠。

 現在無人上朝,而潤也不想待在臥房裡,但看來這兒也不是個能紓解鬱悶的地方。
 為何如此?潤只得嘲諷的一笑。

 他本來很有自信沒有相葉自己也能過的很好。
 他能跟平常一樣擁抱著不同的男人或者女人。
 但相葉離宮的四十幾天,他沒有再傳喚過任何一個小姓或者妻妾到他房裡,
 只是一個人或坐或躺,翻來覆去無法入睡。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葉醒來之後喝了一些粥。
 是二宮一杓一杓餵他的,相葉身上還穿著那件染血的衣服,
 二宮並沒有替他換下,那個吻讓二宮短暫的對他完全失去興趣,
 於是他去廚房煎藥,本來這種事情交給下僕去做就行了,
 但他行事謹慎,深怕他們懷疑他煎藥的動機,他也讓殿裡的下僕全都退了下去,
 照顧相葉這件事情就算他再忙也從來不假他人之手。

 相葉臉色慘白,看起來狀態很差,二宮咬著唇,掌心撫上他的額頭。
 相葉額上的微薄汗水沾到二宮手上,二宮卻沒有絲毫的介意。
 「燒退了。」二宮放心的暗暗鬆了口氣。

 相葉只是一語不發的半躺在床上,眼睛直盯著前方,雙眸無神的像尊人偶。
 從來沒見過相葉這個模樣。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落葉緩緩的從天空飄下。
 二宮抬起頭,才發現自己站在一顆楓樹前。
 這陣子宮裡異常平靜,會有這等感覺是正常的,
 前幾天的激烈戰爭讓大夥時時刻刻處在警戒的狀態,
 宮外頭的人民也活的艱辛,雖然並不多但死傷多少還是有的,
 雖然打了一場勝仗但開心的似乎只有皇室,那些人民直到今天都還含淚水弔念死去的親人。

 對二宮來說這全是自己的錯。
 因為他不夠強所以無法讓他們毫髮無傷。
 他希望打的不只是一場勝仗,還要是一場毫無犧牲品的戰役。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含大量雜質(?)。H微血腥,請慎入。

 

 

 





 男子在他的照料之下漸漸的康復,男子說他叫櫻井翔,喚他為單字翔就可以了,相葉不懂自己為什麼能跟一個說出“其實我非常痛恨你"的人一起生活,他只是很好奇,為什麼他能這麼幸運的活著,明明很想活著又說他想死。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相葉住在一個類似塃城的地方。
 那裡有戰爭過後留下的瓦礫碎片,還有販布商來不及做好的絲綢段子,
 隨風飄逸到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最後停留在一堆屍體身上。
 
 舉步維艱,是因為各地都散落著屍體,他們的肌膚沒有血色,血液像是被人用針筒抽取後灑在地板上那樣,漸漸的乾枯跟地板融合為一體,成為街上特殊的景觀。
 相葉披著紅色的風衣站在唯一沒有屍體的區域裡,他所站著的地方曾經是他的家,
 但被轟炸過後什麼也沒留下,夷為平地大概是這種感覺吧,相葉無奈的想。
 他用腳將那些屍身推離開自己的家,因此乾淨的白色褲子沾染上了塵土和未乾的血液,
 也許那個人才剛死不久吧,不知道還有沒有體溫?

 相葉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救人,他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是為了要看自己的家園最後一眼,
 再說這裡沒有任何屬於人的氣息,不可能有人生還了,除非他有什麼非得要活著的理由,
 如果可以,他很樂意聽那些犧牲者的最後遺言。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