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雨,今晚我陪你睡吧?」
 
 餐桌上只有張東雨跟金聖圭,今天午餐吃的是麥當勞,也就只有張東雨願意乖乖遵守家規坐在餐桌上跟他們的家教老師金聖圭吃午餐,一邊吃還不時跟金聖圭小聲交談,偶爾會發出他那經典的傻傻笑聲。

 本來是沒人注意的角落,因為金聖圭那句話,客廳的南優鉉還有廚房裡正研究著咖啡機的李成鍾跟金明洙,還有剛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李成烈跟李浩沅,全都把目光集中在餐桌上的二人身上。

 金聖圭敏感的察覺到家裡原本鬆散的氣氛一下子凝聚起來,他只是更加認真的看著張東雨拼命的把漢堡往嘴裡塞的樣子。

 「真是……毫無警覺阿。」
 「哥你說什麼?」
 「今天明洙戶外教學不在,你們的爸媽出去公差交代我好好照顧你們幾個晚上,我看我就睡你房間吧。」
 金聖圭說完拍拍張東雨的肩,其實那根本不是詢問句,是不容反駁的肯定句。
 「喔……好呀,我無所謂。」
 張東雨吸了口可樂,一派輕鬆的天真無邪。


 「喂,晚餐吃什麼?」南優鉉老大不爽的開口。
 「聖圭哥睡前不是說要吃烤肉。」張東雨哼著歌回應,金聖圭正睡在他房裡呢。
 「喔,那都傍晚了,誰要去買烤肉的東西?」
 南優鉉跟張東雨互望,誰也沒說話,這時候一個聲音引起他們注意。
 「超市好像有特價。」
 李浩沅走到張東雨身邊,把傳單往他手上塞。
 「走吧。」
 「嗯?」
 張東雨疑惑的抬頭看李浩沅,完全不明所以的就被李浩沅從位置上拉起身。
 「我們去買東西了。」
 
 看著李浩沅拉著自己的手,他回頭看了看面無表情的南優鉉,走到門口時正好對上一臉錯愕的李成鍾的眼,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一點都不想跟李浩沅去,他的表情顯然就是在求救,可惜李成鍾對上他的眼時,只是撇嘴揮手。

 「路上小心唷。」李成鍾。
 「真的是要小心阿。」南優鉉。
  
 

 李浩沅走在張東雨身邊,張東雨推著手推車,認真的看著冷凍櫃裡的各種肉類。

 「聖圭哥會喜歡吃什麼呢?」
 「啊,優鉉他們喜歡吃這個吧………應該是……」
 
 張東雨一邊碎念一邊把各種食材往推車裡放,像是忘記他身旁還有個李浩沅的樣子,李浩沅手盤在胸前只是看著他動作沒說什麼。

 「浩沅?」
 忽然張東雨轉過身看著李浩沅,對上眼睛的那一瞬間李浩沅看到張東雨明顯的微愣,他笑了笑。
 看樣子也不是那麼遲鈍吧。
 「在想別人喜歡吃什麼之前,你該先拿你想吃的吧。」
 張東雨低頭看著手推車裡的食物。「可是這些東西我都喜歡吃耶!」
 「你是說你都喜歡嗎?這麼不挑?」
 「嗯,都很好吃。」

 李浩沅眼神暗了暗,繼續跟在張東雨身後走著。
 大採購完了之後,李浩沅提議有點累,還有些時間,買咖啡去樓梯口那裡坐坐吧,張東雨光把東西裝在袋子裡也感覺有點累了,他點點頭。

 「我去買,等我。」
 「嗯。」
 
 張東雨提著重死人的袋子走到樓梯口坐下,呼了口氣。
 「好重,好像買太多了阿……會不會被罵阿。」
 雖然張東雨的個性很單純有些傻,但是想法基本上還是謹慎的。

 「你擔心被誰罵了?」
 「當然是聖圭哥啦………你買回來啦?好快!」
 張東雨抬起頭就看到李浩沅拿著咖啡站在自己眼前。
 「拿去。」
 李浩沅將咖啡塞在他手上,在他身邊坐下。
 張東雨喝了口咖啡後瞄著一旁的李浩沅。

 怎麼說呢,雖然平常話就沒有那幾個兄弟多,但是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寡言吧,
 不是沒發現,一路上幾乎都是他在自言自語,問他也只是敷衍的點頭或搖頭,
 是對他有什麼不滿嗎?真不懂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找他出來買東西。

 「好像……很難得只有我們二個啊?」
 「是阿。」
 因為養父母對他們的控制欲,所以他們幾乎都是被關在家裡的,就算膩在一起看影片,不遠的地方也會有各自做各自事情的兄弟們,很少真的有機會獨處的。
 這個樓梯口前面有一扇小窗戶,窗口是打開來的,吹來一陣陣舒服的風,張東雨瞇起眼睛,居然有些發睏。
 忽然一雙手擁上他的肩膀,他偏頭看著李浩沅的側臉,他的意思就是要給他靠吧,所以他笑了笑,就在他大腿上躺下。
 李浩沅低頭看著張東雨的笑臉,伸手搓了搓他的臉頰。
 「不要總笑的這麼傻的樣子。」
 「你說不要笑的這麼傻?可是我就長這樣,笑起來就是這樣,哪裡傻了?」
 張東雨推開李浩沅的手指,無意識的舔了下唇。
 「渇了嗎?」
 「嗯,有點。」
 張東雨這才想到還沒喝完的咖啡,正起身尋找時卻被一雙手猛力拉下。
 腦袋還正在晃時,唇就先被一個吻堵住了,咖啡香味還有拿鐵特有的奶油甜味從李浩沅的唇上傳遞過來,進而濕潤張東雨的嘴角,李浩沅微微退開時看到的是張東雨迷茫卻也驚愕的眼神,他皺了皺眉,再度低頭吻上,那是一個比先前更為強勢的親吻。

 「唔……嗯……」
 張東雨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才從這個熱情的吻裡回過神,心驚的一個使力想將李浩沅推開。
 唇舌分開時牽起一條另張東雨臉頰上染起緋紅的銀絲線,幾乎缺氧的長吻讓二個人些微的喘著氣。
 張東雨腦袋還不能完全運轉,臉紅的連帶身子也紅了,李浩沅望著他忽然微微笑著,事實上這樣還不夠。
 他低頭給予張東雨一個淡而快速的親吻,隨後吻上他發燙的鎖骨處,在那上頭落下幾個紅點。
 張東雨不自主的微微發抖,如果這是一個陌生人他一定可以推開他,但是也許那是李浩沅,所以他完全無法思考,也沒有辦法推開。

 李浩沅終於放開他,一鬆開牽制,張東雨從他腿上彈起縮到另一邊去,還因此弄倒了已經冷掉的咖啡。
 李浩沅看著他這反應,沒有太大的吃驚跟意外,他提起很重的袋子,起身笑道。

 「如果不希望任何人看到,就安分點,知道嗎?」

 張東雨聽著李浩沅的話,他這才意識到李浩沅剛剛到底對他做了什麼,他撫著胸口的吻痕嗚哇了一聲。
 
 「李李李…………你你你你………」
 「再不回去的話他們會餓的。」
 李浩沅提著二個袋子先行走出樓梯間,張東雨連忙跟在後頭。
 「李浩沅,你剛剛為什麼───」話還沒喊完,張東雨就一頭撞上突然停下來的李浩沅後背,「你幹麻突然停下來!」

 「你問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張東雨看著李浩沅的背影,心跳不知怎地有些亂了拍,忽然李浩沅轉身將其中一袋交到他手中,然後牽起他走。

 「也許……我只是開玩笑的吧。」
 「開玩笑的?你說你剛剛是在跟我開玩笑?」張東雨低著頭,搞不懂突然襲來的失望感是怎麼回事。
 「不過,什麼都聖圭哥的我是真的有點生氣。」
 張東雨眨眨眼,點點頭。「我知道,你們都很喜歡聖圭哥的,我也是。」
 「你好像搞錯了。」
 「嗯?」
 「算了,回家吧。」
 「喔………。」

 李浩沅牽著他,臉上的笑容,大概是連他自己也沒發現的苦澀。
 他該怎麼樣才能坦率的像南優鉉那樣,大方的說出喜歡這種話,
 他發現他就連開玩笑似的說出喜歡也辦不到,只是有些害怕之後的改變,
 他們可是兄弟不是嗎?
 只能說,那是一個玩笑了。
 跟你,也跟我自己,開玩笑吧。


 ----------


沁"
 實在是忍不住想要打這一對所以打了!!
 雖然芝麻快要結束了,但我結夫婦真的很美好ˇˇˇ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i Shan Wu
  • 你好
    我好喜歡這篇哦 你寫的很棒
    芝麻我結夫婦太搞笑了
    Hoya心情..令我心酸
  • 謝謝你^^
    HOYA的心情的確 不過可以這樣上下其手其實也夠了啦(欸

    orange4022 於 2011/09/05 2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