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獨自二個人的練習室裡,在共同散步過的河道旁,在那個下雨天的溜滑梯底下,
 金聖圭跟他說過很多很多心事。
 李浩沅不知道為什麼金聖圭總是把他當垃圾桶那般傾訴,組合的誕生,即將成為隊長的不安,那些全部全部李浩沅都一個字一個字聽進耳裡,看著金聖圭的徹臉,再傳達到他心裡。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習慣默默的聽金聖圭說話,縱使他什麼也無法幫助到他,但是他會拍拍他的肩。
 放心吧,不是有我在嗎?
 這麼一個笑臉,如果也能稍稍化解金聖圭的煩惱與不安,那就好了。

 無數次,在夢裡醒來,夢裡的金聖圭依偎在他懷裡,用著極其溫柔的語調,說著喜歡他,喜歡李浩沅,謝謝你,還有……我愛你。
 當嘴唇即將碰觸到的那個美好時刻,總是會被爭吵硬生生打斷。


 「南優鉉~你把我的牛奶喝掉了吧?」
 「咦?那不是成鍾買的嗎?啊……原來是哥的,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你喝掉我買的牛奶什麼道歉話也不講的嗎?你這沒大沒小的小子!」
 「道…道歉就道歉麻,可是哥你這麼小氣是不行的啦。」
 「南優鉉!!我為什麼這麼倒楣偏偏跟你分同房,我要上訴!」
 「真的就這麼委屈嗎?那你就去阿,哼!」
 「哼……」

 "啪"一聲,房門被一種極為暴力的方式打開,金聖圭重重的步伐走向他,李浩沅睜著大眼看著金聖圭朝他走來,金聖圭快速的拉住他的手。

 「去不去?」
 「去哪?」
 「這個家太悶了,陪我出去繞繞。」
 「喔,不過…我換個衣服,等等我。」
 「我在外頭等你。」

 金聖圭說完就消失在房門口,李浩沅彷彿還能聽到金聖圭進房之後跟南優鉉像小孩子般的持續爭吵。
 
 「呼……」
 李浩沅呼了口氣,爬起身,轉過頭。
 「這麼大的人了還會踢被子。」
 張東雨睡得萬般沉,像是有原子彈打過來也不為所動的樣子,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李浩沅原本蓋著的外套還被張東雨給摟去當抱枕了。
 前幾天,社長喚了他們二個來,說是你們位置相當,是搭檔,彼此之間的默契很重要,浩沅,明洙這幾天就跟你換房睡吧。
 換房睡已經第三天了,待在一起的時間也就是三天那麼滿,昏天暗地的舞蹈歌唱練習還有睡覺吃便當就是即將出道的他們的一天,昨晚他們兩個又熬夜練了RAP,連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李浩沅將張東雨已經滑到胸部的衣服拉好,將被子蓋上,嘴邊浮現笑容。
 「好好睡吧。」

 「浩沅~~~」
 耳邊傳來的是金聖圭的呼喚,李浩沅快速爬起身。
 「好,來了。」
 「你好慢……我都要被南優鉉氣死了。」
 「別急麻……」

 
 張東雨緩緩的睜開眼睛。
 他其實不是一個容易醒的人,但是當李浩沅的手滑過他的腹部,還有迷糊中見到的那個笑容,緊接著消失的屬於李浩沅的氣味,他再度笑著將眼睛閉上了。


 南優鉉看著重重甩上的房門,躲在棉被下面的表情是懊惱。
 他跟金聖圭是冤家嗎?
 為什麼自己總無意中惹他生氣?
 他明明不是有意這樣,但是金聖圭咄咄逼人的語氣總讓他無法忍受。
 為什麼只對他這樣呢?
 在金聖圭的眼中看不到任何一絲對南優鉉的喜歡。
 
 


 
 汗水從金聖圭臉頰上緩緩流下,李浩沅些微喘著氣轉著從金聖圭手上搶過的籃球,金聖圭坐到籃球場旁坐下揮手。
 「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李浩沅看著對方有些耍賴的樣子,嘴邊牽起一笑。
 「才二十分鐘就不玩了嗎?」
 真不知道是誰看到沒人認領滾落到他們腳邊的籃球,一時興起說要發洩怨氣,硬抓他去玩的。
 金聖圭抬頭看著李浩沅,朝他招招手,比著一旁的位置,李浩沅也就順從的走上去在他身邊坐下。

 已經接近黃昏,一陣陣的涼風吹撫過金聖圭的髮,他愉悅的深吸一口氣,李浩沅目不轉睛的盯著金聖圭,那神情總令他看不膩。

 「快要……出道了呢……」
 金聖圭睜開眼睛,眼裡蒙上一層霧氣。
 「是阿,會擔心吧?」
 「是很擔心,不過……要不是因為同一個組合,我再也不想見到南優鉉的。」
 「哥為什麼這麼討厭他?我看他滿好的。」
 「滿好的?!」這句話似乎踩到了金聖圭的尾巴,他轉頭瞪著李浩沅。「我就不喜歡那傢伙自來熟的樣子,總想靠近我,一見面就沒大沒小的。」
 李浩沅笑笑。「那你怎麼就不會討厭我?」
 「你?」金聖圭跟李浩沅對視。「你沒有哪裡讓我不滿的,既能玩又懂分寸還不需要我操心,各方面來說都很好。」
 聽到金聖圭對他的想法,李浩沅心理升起一陣愉悅。「我看哥你是偏見吧。」
 「偏見?」
 「優鉉沒有你想的那麼遭啦。」
 「哼,隨便啦,倒是你,跟東雨默契挺好的吧?看你們最近很辛苦。」
 「東雨哥阿………實在很單純呢。」
 「單純總比那個膩人的傢伙好。」

 聽著金聖圭憤憤的口吻,李浩沅聳聳肩,看樣子要說服金聖圭是很難了。
 很了解他所以知道,金聖圭對於某些事情總是執著的什麼也聽不進去。
 低頭看看手錶,已經是傍晚六點,該是回去吃飯的時間。

 「走吧,該回去了。」
 「嗯。」

 將激烈運動過後有些無力的金聖圭從地板上拉起,金聖圭玩笑似的笑著勾住李浩沅的手。
 「我們這樣像不像約會?」
 李浩沅感受著金聖圭碰觸到自己手時那陣酥麻感,還有混亂的心跳聲,他遙遙頭。
 「哥你這樣太奇怪了。」
 金聖圭瞬間抽回手。「我想也是。」
 並肩走著,李浩沅看著金聖圭的笑容,強忍著想擁抱他的慾望,默默的走往回家的路。




 金聖圭跟李浩沅一打開門就發現屋內的異樣氣氛。
 他們同時對看了一眼,然後看著丟下便當奔上來拉住李浩沅的張東雨。

 「那個……優鉉在房裡……。」
 李浩沅看著張東雨略顯慌張的臉點點頭。「那怎麼不叫他出來吃飯?」
 「優鉉他不出來呀,無論我們怎麼叫,他就是不出來,門也鎖住了,我們又沒有鑰匙。」
 張東雨舔了舔嘴角,李浩沅隨即伸出手將他臉頰上的飯粒撥掉。
 「該不會是睡死了吧。」李浩沅眼神瞄向一旁的金聖圭。
 金聖圭只是盯著張東雨拉著李浩沅的手,默默不語。
 餐桌那邊傳出李成烈的聲音。「我看一定是早上跟聖圭哥吵架,心情不好才這樣吧。」
 這句話才讓金聖圭有了反應,他緩緩的走到自己房門前想開門卻打不開。「還真的鎖住了。」

 金聖圭轉頭才發現孩子們的視線都盯著他,李成烈的眼神彷彿在對他說"他會這樣都是你的錯",他無奈的轉過頭面對那扇打不開的門。

 「南優鉉~」
 大力的拍打房門,依然是沒有反應。
 「南優鉉~」
 毫無動靜。
 金聖圭深吸了口氣。
 「優鉉~」

 "啪"一聲的,像講對了密碼似的門打開來了,就在金聖圭有些驚訝的時候,一個物體也向他撲來,他措手不及只能用身體穩住他,最後還是承受不了重量雙雙倒在地板上。

 「喂~南優鉉~你───」
 好燙。
 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像是剛出爐的一團麵包似的,燙得驚人。
 「聖圭哥………你回來了……」
 金聖圭對著南優鉉根本睜不開眼卻還要硬擠出笑容的臉,心裡居然不可思議的蒙上一層罪惡感。
 金聖圭皺起眉。
 「我就想你怎麼可能因為跟我吵架就不吃飯,原來是不舒服。」
 之前無論上一秒他們怎麼吵,下一秒南優鉉都能開開心心的吃掉一個布丁,好像一點都不受影響的樣子,這一點也讓容易鑽牛角尖的金聖圭看了就氣悶。
 「聖圭哥………」
 南優鉉微微抬起頭,跟他的距離變得很近很近,吐出的氣息噴撒在他頸肩,依然熱的讓金聖圭不由自主退了些。
 「聖圭哥………」也許是察覺金聖圭的退縮所以南優鉉本能的越加靠近。
 「幹麻?」金聖圭偏過頭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受影響的樣子。
 「聖圭哥………」南優鉉將臉埋進金聖圭的肩窩處。
 「你到底要幹麻?!」金聖圭忍無可忍的大吼。
 「原諒我,不要生氣好不好?」

 南優鉉接近氣音的呢喃只有金聖圭一個人聽得到,他咬著下唇,用雙手拉開跟南優鉉的距離,看著他難受的臉。
 金聖圭一個鋒利的眼神撇向從剛剛開始就像看熱鬧似的幾個人。

 「他發燒了,你們幹麻不來幫忙,他很重耶!」
 幾個人因為這句話開始動起來,李成烈跟李成鍾將南優鉉從金聖圭身邊拉開時,南優鉉還掙扎著。
 「都生病了還這麼有力氣!」
 「南優鉉你別動啦!」

 看著李成烈跟李成鍾抱怨,金明洙只是負責在一旁偷笑。
 李浩沅拿了感冒藥,張東雨端了一盆水,默契十足的將東西放在房內。
 
 他們不是沒有生過病,睡眠不足加上激烈練習,小感冒什麼的也是頻繁,現在又這麼晚了去一趟醫院又遠,他們決定隔天看情形怎麼樣,再讓他去看病。


 「你們先去把晚餐吃完吧,我來照顧他。」
 雖然討厭南優鉉,但是怎麼說也是隊長,隊員生病總要付出照顧的責任。
 「哥你去吃吧,我來就好。」
 李浩沅根本沒想聽金聖圭的回應,逕自將毛巾泡進臉盆裡搓揉,金聖圭看李浩沅已經接手只是略顯擔憂的探頭望了會,然後默默的退出房裡。


 李浩沅擰著毛巾,輕輕的擦拭著南優鉉的臉。
 房間裡只有他跟南優鉉,只有擰水的聲音。

 「聖圭哥……」
 一片寧靜下,聽著南優鉉喚著金聖圭的名字,李浩沅眼神暗了暗。
 「……喜歡你,聖圭哥…我好喜歡你。」
 聽著南優鉉的告白,李浩沅頓了會,收回手盯著南優鉉難受的表情。
 實在……不想讓金聖圭聽到這句話阿。
 雖然覺得金聖圭一定會拒絕,肯定會罵南優鉉是瘋子之類的。
 但是……

 「南優鉉,我該當你是情敵還是兄弟?」
 

 「浩沅~」
 聽到金聖圭的聲音,李浩沅心驚的轉頭,金聖圭只是奇怪的對著他眨眼。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哥你怎麼吃這麼快?」
 「喔………就是………」金聖圭想了會。「想讓你趕快去吃飯麻,我們一起出去的,你一滴水都還沒喝吧。」
 金聖圭眼神飄移著,他實在說不出口,他吃這麼快真正的原因。
 李浩沅盯著金聖圭心虛的臉,將毛巾交給他,站起身走出房內。
 

 走出房間時,他遇上也想去房裡看看南優鉉的張東雨,經過他身邊時想了想,隨即一把將張東雨拉回自己眼前。
 「怎麼了?」突然被拉回張東雨有些錯愕。
 「你陪我吃飯吧。」
 李浩沅,讓張東雨去當電燈泡不是很好嗎?
 「咦?可是我想進去──」
 「優鉉不需要你看他啦。」
 是阿,他只需要金聖圭,他的金聖圭。
 「可是你也不需要我陪你吃飯吧?」
 李浩沅看著張東雨單純的臉龐。
 「不會,我很需要你。」
 趁張東雨還發愣時將他拖走,李浩沅的眼神黯了下來。
 你在做什麼呢?李浩沅。
 
 
 


 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炎熱的夏天,就算有冷氣金聖圭頸間還是微微滲著點微薄的汗水,
 緩緩的轉過頭,看到的是一張還算俊俏的睡顏,
 雖然南優鉉在隊上並不是長的最好看的,但是就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也是有種無法言喻的魅力。
 鼻間繚繞著打從第一次見到南優鉉時就聞過的馨香,後來才知道那是他慣用的乳液味道,淡淡的薰衣草香融合著他自己本身的氣味。
 金聖圭連想爬起的念頭都沒有,被南優鉉這樣緊緊的擁抱著,他放在他腰間上的手,就算已經睡得這麼沉了依然是沒有一絲鬆開的跡象。

 已經第三天了。
 自南優鉉生病以後,他就這樣有應必求好幾天了。
 『因為哥對我太兇我太難過才生病的………』
 南優鉉無視從金聖圭那裡投射過來幾乎要殺人的激光,滿是委屈的口吻和社長說。
 社長大哥立即招了金聖圭過去。
 即將出道的重要時刻,隊上的氣氛很重要,我知道你跟優鉉不合才分配你們同房,這目的可不是要你們分在一起吵架的,你是隊長,難道不懂?
 金聖圭好想朝著社長大人的臉大吼,他不懂,他不懂,他超級不懂!
 討厭一個人不過就是他自己的心理行為,要不是南優鉉一直來招惹他,他也不會對他口出惡語,難道討厭一個人有錯?
 不,應該說南優鉉的存在根本就是一個最大的錯誤。

 金聖圭被約談完之後,氣呼呼的走出公司,剛好撞上李浩沅,抓著李浩沅又是漫長的抱怨。
 李浩沅聽著只是淡淡的一笑。
 『優鉉的行為……不就像是小學生對待喜歡的人的態度嗎?』
 金聖圭看著李浩沅,忽然感到一陣煩躁。
 『都是兄弟的……說什麼呢。』
 李浩沅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陪著金聖圭坐在練習室的地板上,各有心事的沉思著。


 南優鉉似乎知道金聖圭不會再兇他,那之後更是豪不掩飾的使出他煩膩的功力。
 想喝水也找他,餓了也找他,無論是怎麼樣芝麻般的小事也找他。
 金聖圭會翻翻白眼,忍耐的看著南優鉉那過度燦爛的笑容。

 晚上南優鉉更是藉口說自己睡不著,硬是要抱著金聖圭睡,金聖圭拒絕過,但看到南優鉉那受傷的神情,就算知道他是裝的也只能妥協了。
 這一切都是為了夢想,金聖圭看著像隻寵物犬般翻轉過來圈抱住自己的人,他努力的這麼催眠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夢想。

 「聖圭哥………你在想什麼?」
 回過神看著南優鉉明亮的雙眸,他愣了會,然後一把將過於靠近的臉龐推開。
 「你可終於醒了。」
 「什麼?難道哥你怕吵醒我所以才不起來的嗎?」
 「………誰、誰怕吵醒你了。」
 就在金聖圭想起身時,南優鉉快速的將金聖圭拉下,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濕濕的吻。
 「早安,聖圭哥。」
 看了眼南優鉉陽光般溫暖的笑容,金聖圭忍無可忍的擦著臉頰上的口水,朝著南優鉉逃走的背影大吼
 「你親就親,別舔阿!」
 真以為自己是一隻寵物犬嗎?
 金聖圭無力的想,那他可以棄養嗎?


 李浩沅看著南優鉉滿面春風的吃著早餐,好像中了樂透似的愉快表情,還有金聖圭明顯沒睡好的困倦臉龐,他遙遙頭想把自己的想法給搖掉。
 他不是沒有發現自從南優鉉感冒之後,金聖圭跟南優鉉之間越發曖昧的關係。
 應該說南優鉉沒有任何改變,改變態度的是金聖圭,他對南優鉉明顯比從前有耐心,有時候甚至可以從金聖圭的眼裡看到笑意,儘管本人一點都沒察覺,他就是能看出來,有哪裡不太一樣了。
 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默默的、仔細的、不著痕跡的看著金聖圭的一切,
 表情、動作、聲音、言語,無論李浩沅有多麼想忽略,還是忍不住會為他停留。

 「對了,浩沅今天放假吧?」
 在大家起身準備去練習室開始漫長的練習時,金聖圭搭上他的肩問,李浩沅愣了會,搖頭。
 「沒有。」
 「為什麼沒有?今天不是3月28日嗎?我還以為你會請假。」
 看著金聖圭疑惑的表情,李浩沅笑了笑。「都快出道了,生日就算過了也不安心,所以決定不過了,跟你們一起練習。」
 金聖圭點點頭,表情似乎還是覺得有些遺憾。「這樣阿,那………彌補你,今天練習完去喝一杯吧?」
 李浩沅偏頭看著金聖圭招牌的瞇眼笑容,「就我跟你嗎?」
 「嗯,怎麼?嫌不夠熱鬧?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加上我怎麼樣?」

 南優鉉的聲音很順的緊接在金聖圭之後,李浩沅都感嘆那介入點怎麼能這麼默契。
 金聖圭嫌棄的眼神望向他們身後的南優鉉。
 
 「你就不必了。」
 「蛤?為什麼?」南優鉉不服氣的嘟起嘴。「我也想給浩沅慶祝生日阿!」
 聽到這句話李浩沅內心五味雜陳,雖然南優鉉想替他慶祝生日他是很高興,不過比起一夥人慶祝,他畢竟還是比較想跟金聖圭獨處。
 正想該說什麼藉口拒絕,金聖圭已經先行開口。
 「好阿。」
 就在南優鉉歡呼的時候,李浩沅的希望瞬間破滅,無法言喻的失望感讓他深深的嘆了口氣。
 下一秒,金聖圭將李浩沅拉近,嘴唇湊近他耳邊,李浩沅都能聞到金聖圭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到時候丟下他,偷跑吧。」
 李浩沅有些訝異的轉頭,金聖圭比了個禁聲的手勢,用嘴型對他說著「秘密」兩個字。
 一瞬間李浩沅感覺自己好像從地底下回到地面似的,連步伐都變得輕快多了。


 李浩沅今天特別有幹勁,身為他的搭檔,張東雨是最先發現的。
 連嘴角似乎都帶著隱隱的笑意。
 雙人練習時看著鏡子裡的他們,同樣的舞蹈動作,張東雨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總會飄向一旁的李浩沅,然後逕自疑惑著。
 「啊……對不起,跳錯了………再來一次吧?」
 張東雨抱歉的稍稍頭,果然分神是不行的呀。
 李浩沅看著一臉歉意傻笑的張東雨,也跟著笑了,拍拍他的頭。
 「沒關係,再來一次就是了。」
 那動作不知怎麼的,讓張東雨感到有些許不同,就連語氣都溫柔許多。
 「浩沅你今天好像特別開心?」
 「嗯?有嗎?」
 有嗎?張東雨傻眼的看著李浩沅過分開朗的回應。
 「有阿,是不是有什麼好事?」
 「嗯………」李浩沅頓了會,接著蹙起眉頭有些埋怨的看著張東雨,張東雨被他的視線看得有些不安。
 「怎、怎麼了?」
 「我忽然發現就你沒跟我說過那句話。」
 張東雨微微一愣,他忽然明白李浩沅說的是什麼了,不就是生日快樂嗎?
 他可是知道的,而且從前幾天就開始在網拍上物色禮物,最後選定了一件李浩沅應該會喜歡的紫色T桖。
 「哪句?」縱使如此他還是得裝傻一下,畢竟跟他一樣是三月生日的金明洙他都沒有買禮物的,在大家面前送總覺得有些奇怪,他準備在房間裡再送給他的。
 李浩沅疑惑的看著他,「算了,繼續練吧。」
 「嗯。」
 看著李浩沅的徹臉,他微微的笑了,應該會喜歡那個禮物的吧。


 在練習結束之前,金聖圭使了個眼色給李浩沅。
 李浩沅收到訊號,了解的點頭。
 金聖圭趁南優鉉還正在跟李成烈他們玩時,跟李浩沅兩人逃出了練習室。

 搭上公車,他們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李浩沅看來有些不安。
 「拋下優鉉他會生氣的吧。」
 「他生氣不要理我就最好了。」
 看著金聖圭一臉不以為意,李浩沅發現自己心情特好,就像是……贏了什麼人似的勝利感,但那同時卻也讓他感到有些許歉意,但是平常金聖圭身邊的位置都被南優鉉佔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也該輪到他了吧。
 「聖圭哥跟我的生日只差一個月吧?」
 「嗯,你這麼說我才發現,是耶,你是3月28,我是4月28。」
 「那等你生日,我也替你過吧?」
 「好阿。」幾乎沒有猶豫,金聖圭漾出笑容。「我有禮物給你的。」
 金聖圭取出一個長條禮盒給了李浩沅,沒想到金聖圭還會替他準備禮物,
 李浩沅欣喜的打開,裡面是一枝他跟金聖圭閒聊時說過喜歡的紫色手錶。
 「聖圭哥,謝謝你。」
 「不謝,只要我生日的時候也送我喜歡的就好了。」
 「那你喜歡什麼?」
 金聖圭想了想,看著李浩沅過分認真的表情。「不然一個吻好了?」
 李浩沅認真的表情瞬間僵硬掉了,他正想開口,金聖圭就先笑了出來。
 「你不要這麼認真麻,我是開玩笑的……只要是你送的都好啦。」
 聽到這句話,李浩沅的表情更加僵硬了,但是金聖圭根本沒有察覺到。
 這種禮物可不能隨便討的呀……李浩沅無奈的扯出一笑。
 



 金聖圭喝了不少,李浩沅雖然也喝,但基本還處在清醒的狀態,金聖圭最後喝得東倒西歪的,他喝醉就會想睡覺,不停的揉著眼睛吵著說他好想睡覺,好想見爸媽,李浩沅安撫著他,說好我帶你回家睡覺,至於爸媽………等我們成功以後,他們一定會替我們感到光榮。
 金聖圭掛在李浩沅身上,扶著金聖圭緩緩的爬上宿舍的階梯。
 已經很晚了,家裡一片黑暗,他打開跟金聖圭的房門時,金聖圭一個勁的搖頭。

 「我不要進去!」
 「啊?」
 「我不要看到南優鉉!」
 「那……那你要睡哪裡?」
 「不知道。」

 金聖圭說完全身一軟,李浩沅連忙攬住他的腰將他往自己懷裡帶,金聖圭就又在他懷裡沉沉的睡著。
 李浩沅對著懷裡的人眨眨眼,手上金聖圭腰間的觸感美好的讓李浩沅感到有些害羞,因為酒精的關係,金聖圭臉頰紅通通的,好像撲了一層腮紅,聲音又軟軟的,很是可愛。
 李浩沅嘆了口氣,往自己房裡走。

 打開房間門,規律的呼吸聲立即傳到他耳裡,一片黑暗中隱約能看到張東雨懷裡抓著襯衫那類的東西睡得很死。
 李浩沅小心翼翼的將金聖圭放下,離開李浩沅溫暖的懷抱,金聖圭有些被驚醒了,金聖圭緩緩的睜開迷濛的雙眼,一看到李浩沅要離開,像個孩子般的將李浩沅拉回,雙手勾住他的脖子,輕輕的笑了。
 「浩沅,陪哥睡吧。」
 被突然拉住,李浩沅只得用手撐住地板,看著金聖圭瞇著眼的表情和話語,跟金聖圭的身子緊貼在一起,密不可分的距離讓李浩沅的心跳不受控的加快,他想收回手,但是又眷戀的無法離開。
 「浩沅,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聽著金聖圭比平常還軟的音調,李浩沅只得拼命忍耐。
 忍耐,是李浩沅發現自己對金聖圭的感情之後就常常在做的事情,看到南優鉉對金聖圭過分親暱的舉動,金聖圭對南優鉉的無奈與包容,很多時後他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忍耐下來。
 只要金聖圭最後還會回頭看他一眼,還記得他身後還有個李浩沅,他還在自己身邊,李浩沅就什麼都能忍耐的。
 「浩沅……」
 「睡吧……別講話了。」
 金聖圭就在自己身下,李浩沅此刻受不了任何一點刺激,就當他想起身時,金聖圭又再度拉回他,李浩沅轉過頭,就正好碰觸到金聖圭湊上來的唇,只是那麼輕輕的碰觸都讓李浩沅的身子一下子僵硬起來。
 金聖圭沒想到李浩沅會突然回過頭,撫著唇看著李浩沅,那可人的模樣再度挑戰著李浩沅的理智。
 李浩沅,你幹麻要忍耐?
 誰讓你忍耐了?
 南優鉉喜歡金聖圭,那你就必須退出嗎?
 就算現在的和平將會瓦解,你也應該義無反顧的擁抱他。
 
 他伸出手勾住金聖圭的下顎,低身掠奪住金聖圭的唇,李浩沅所有的理智都消失殆盡,僅有的是對他滿滿的愛戀,他更加恣意的品嘗著金聖圭嘴裡的甜蜜,也許是酒精的關係,金聖圭居然也慢慢的給予回應,李浩沅酌吻著他的下唇辦,火熱的舌尖纏繞勾起了更多更多慾望。

 


 翻過身,張東雨就撞見不該看見的畫面,他突然埋怨起自己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轉醒,他明明就不是個容易醒的人,但是這個特點遇上李浩沅似乎就不靈敏,他徹著身睜大雙眼,黑暗中纏吻的那二個人根本沒有發現他,也許他們都以為張東雨不會醒來,或者……他們根本不在乎讓他看見。
 看著李浩沅擁抱金聖圭的表情是他從來沒看過的,很激情很幸福,
 張東雨好像聽見內心裡什麼東西漸漸的崩落,眼眶莫名的紅了一圈。
 
 下午他才安慰心情不好的南優鉉,他們本來感情就好,想一起過生日那也沒什麼……
 南優鉉只是抬頭看著張東雨,『明明就很難受為什麼還要這樣自我安慰呢?』
 他啞口無言,什麼也說不出口。
 
 張東雨緩緩的轉過身,緊緊的閉上雙眼,他突然希望自己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手裡抱著的那件紫色T桖被他緊緊的抱著皺了大半,他還想像過,李浩沅拿到這個禮物時會有什麼反應,一定是持著溫柔的笑容和他說謝謝吧,但是………
 透明液體沾上了那件紫色T桖,盡情的將自己的眼淚往那件T桖上抹,反正已經不屬於李浩沅,只是一件送不出去的禮物罷了。








 「南優鉉,你幹麻都不講話?」
 「…………。」
 「呀,你不講話可以,但是請不要這麼哀怨的看著我。」
 「…………。」
 「南優鉉!」

 又吵架了。
 餐桌上,大夥默默的吃著炸醬麵配著他們的爭吵,李浩沅像個不在場人物似的吃著麵,張東雨只是拿著筷子心不在焉的搓著碗裡的麵,眼睛直瞄著李浩沅。
 
 「你……不說什麼嗎?」
 看著金聖圭跟南優鉉像個小情侶似的吵架,張東雨忽然小聲的對著李浩沅問,李浩沅只是轉頭疑惑的看著張東雨。
 「那是他們的事情,我該說什麼嗎?反正…我知道,很快就會合好的。」
 張東雨沒有錯過李浩沅說這句話時眼裡閃過的苦澀,張東雨很想問他,為什麼讓金聖圭就這麼遺忘昨天晚上的事情,為什麼不告白,但是瞄到他身上那件衣服,就又什麼都問不出口。
 「東雨哥~東雨哥!」
 李浩沅用手在東雨眼前揮了揮,張東雨回過神眨著眼,李浩沅忍不住湊近張東雨仔細的看著他。
 「你怎麼啦?今天一直怪怪的。」
 「沒、沒有……不過,你身上的衣服是………」張東雨比了比李浩沅身上穿的,紫色T桖。
 李浩沅聞言這才低下頭看著身上的衣服,抱歉的對張東雨一笑。
 「應該是你的衣服吧?因為是紫色所以我就自己拿來穿了,不過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件衣服。」
 「呃………就昨天才買的。」
 「昨天?那我拿來穿可以嗎?你該不會是因為我穿了你的衣服所以怪怪的吧?那你要早點跟我說呀,我把他換掉還你不就好了。」
 李浩沅說完就要起身,張東雨連忙慌張的將李浩沅拉下。
 「不用換了,既、既然……你這麼喜歡的話,拿去穿吧。」
 「真的?」
 「嗯。」
 張東雨看著李浩沅點點頭,然後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抬起頭對他說。
 「那就謝謝你了,東雨哥。」
 明明是很溫暖的自己想像過的那個笑容,但是張東雨卻感到一陣心酸,他強忍住情緒,傻傻的笑了。
 「嗯。」

 他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
 知道那件衣服上沾著他所有的愛戀與淚水。
 他不會知道,可是依然會被他穿在身上,他會穿著這件衣服,默默的看著金聖圭吧。
 就如同他看著他一樣。
 也許張東雨了解,為什麼李浩沅不告訴金聖圭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們都一樣害怕聽到對方的回應。
 只要這樣看著,對方還在自己身邊,他在自己的眼前笑,過著有自己在的每一天,一起為了夢想努力,站在同一個舞台上發光發熱,盡情的享受粉絲的尖叫與愛戴,那似乎就足夠了。
 就算不完全擁有,那也足夠了。

 「浩沅,有一個舞步有點奇怪阿,我總跳不好,你來幫我看看好嗎?」
 李浩沅看著金聖圭,點點頭。
 「好阿,那東雨哥───」
 「我知道,我會等你來再練那一段的。」
 「嗯。」


 「哇~聖圭哥,那段我也不太會,我也跟你們一起練吧。」
 「南優鉉,你看你明明熟練得很,不必吧。」
 「那哥你幹麻不來找我幫你啊?」



 那樣的愛情無法傳遞出去,只是默默的守護著,寧可站在原地旋轉,什麼也不改變。
 永遠等著他轉過身,永遠等著他把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因為我們是一個完美的團隊,是永遠的牽絆。
 

 
 李浩沅看著金聖圭離開自己,轉而站到南優鉉身邊,他們一邊鬥嘴一邊笑著,越走越遠。
 張東雨不知何時走在他身邊,二個人就這樣默默的跟在他們身後走了。


END


 沁言:
    忽然想打這個故事是因為110801 的KTR優鉉聖圭浩沅一起唱的기대這首歌的飯拍(請你水管搜尋謝謝(揍))!
    就是,非常的有意境!
    我超級喜歡的,然後就去看了浩圭,發現浩沅常常是默默的看著圭隊的,
    這二個人的萌點都很低調,我真的太喜歡了所以才產生了這麼一篇!
    不過我結夫夫跟南圭還是我無法割捨的一塊,這四角真是讓我太糾結了,
    就是滿足我想寫的畫面,寫完之後我就想讓他結束了,所以就這樣結束了,我自己都覺得轉的好硬阿,不過寫作本來就是任性的那麼一回事,大家習慣就好了(欸
    感謝看到這裡的人,也許能喜歡就好了。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Inspirit ♪ 里
  • 非常苦澀的愛情,最痛的莫於我愛你,卻無法說出口,只能看著你。
    寫的也太好了吧T︿T
    其實如果我說我哭了,這一點也不誇張.
    面對著東雨的心,面對浩沅的愛,我覺得就像黑咖啡對我而言般的苦澀
    好煩唷(擦淚)這篇文讓我很喜歡,但是也感到很心痛orz

  • 這三角的魅力就在於此吧 十分的糾結 所以我真的很喜歡呀ˇˇ
    無論是誰被拋下都會覺得很難受吧ˇˇˇ
    謝謝你的喜歡了ˇˇ

    orange4022 於 2011/09/21 18:59 回覆

  • 愛鍾><
  • 這段戀情苦澀超多的
    愛卻又說不出口
  • 感謝你的觀看阿~~~我就喜歡糾結的心情吧W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09 回覆

  • Einsteinium Chen
  • 先是覺得浩寶貝好可憐...
    後來又發現最痛苦的莫過於東雨北鼻了...
    他是唯一一個什麼都沒有得到的...
    好想哭辣>\\\\\\\<(抽面紙
  • 別哭!!

    orange4022 於 2013/07/14 17:13 回覆

  • 訪客
  • ^^好感動!謝謝妳!
  • 花花
  • 優鉉為什麼叫浩沅…哥?!
    唉唉有點虐快哭了我們優鉉東雨阿ˊˋ心疼的感覺ˊˋ
    我知道我在很久以前的文章留言米安ˊˋ
  • 我思考了很久當時為什麼那麼寫.......嗯....筆誤???
    那時他們二個也還沒整理年齡關係吧~~但無論怎麼樣李浩沅也不會是哥呢XDDDDDDDDDD
    寫出來就是要給人看的,不管他有多久(羞恥XDDDDDDD
    謝謝你幫我找到BUG XD

    orange4022 於 2015/02/10 1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