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碩珍泡了杯咖啡,濃郁的咖啡香瀰漫在整個屋內,窗外的陽光撒在他剛梳洗完清透的臉龐上,他盯著鏡子裡的自己久久不能回神,他好像又再次愛上了自己,此時烤麵包機跳起二片吐司,咖啡香融合著牛奶吐司的香氣瀰漫在整個客廳,微波爐也在這時候停止運轉,裡面的葡萄土司是他幫金南俊準備的早餐,今天是假日,神清氣爽的早晨泡杯咖啡再配上二片土司,他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悠哉又優雅的享受他的早餐。

「那個,泰亨柾國啊,你們倆待在這裡要乖,絕~~~~~對不能麻煩人家太多,知道吧?不然我又要拿披薩來了,麻煩呀!」

一個陌生的聲音讓金碩珍看向閔玧其的房門口,在看到他房門口出現三個男孩子時他的反射動作是拼命揉眼睛。

金泰亨抓著鄭號錫的手臂搖著。「所以哥你的意思是我們還是可以麻煩人家,只是不能麻煩太多嗎?」
鄭號錫對著金泰亨笑起來,「你就一定得惹麻煩才甘願就是了?」
鄭號錫的另一邊也被田柾國扯住,「號錫哥,我們真的不能也跟著去嗎?我們也關心智旻哥的阿!」
「你們倆別去,否則智旻壓力會更大的。」
田柾國嘟起嘴,收回手老大不爽地望著地板,金泰亨再度抓緊鄭號錫的手臂。
「那你們不能偷偷去吃好料的喔!」
「不會,我們很快就回來了,啊……大哥!」

鄭號錫突如其來的呼喊讓金碩珍著實愣了很大一下,鄭號錫持著一身爽朗笑嘻嘻的搭上他的肩。
「大哥!你今天在家啊?我以為只有玧其哥會在,不過玧其哥現在已經不會被我們吵醒了!」
「那個……誰是你大哥?」
「上次那件事情之後智旻時常怕的不敢睡覺,我請了一天假帶智旻去看醫生,這二個想拜託你們一下!」
「我說阿……最大的也高中了,不用我們看顧也行吧?」
「嗯?你說什麼?!」

鄭號錫衝著金碩珍的笑不是笑,金碩珍覺得那個笑容不知道怎麼搞的透著不容拒絕的意思,他只好點頭。
「好吧。」
鄭號錫笑嘻嘻的轉身就往閔玧其的房間走。
「那個……我們家有門阿……」
「喔,從窗口走也挺方便的啦,而且這窗鎖意外的好開,怎麼我就打不開我們家的呢?」
金碩珍忍不住笑出來,窗口就在閔玧其的房間,他也真是可憐了,隨時會被人看到睡相。
鄭號錫走之前偏頭看了眼賭氣中的田柾國,他摸摸他的髮,田柾國雖沒閃開卻也沒回應。
「我走啦!」
「嗯。」
回應他的是金泰亨,他彷彿感受不到田柾國的壞心情,鼻子不斷的嗅著空氣,眼神就這麼定在餐桌上了。
金碩珍看著他。「還沒吃早餐嗎?」
「碩珍哥,你也還沒吃嗎?」
看著金泰亨閃爍的眼睛,金碩珍搔搔頭。「那我弄給你們吃吧。」
「哇~~碩珍哥最棒了,柾國我們去客廳看電視等碩珍哥的早餐吧!」
金泰亨拉著心不甘情不願的田柾國就自來熟的去客廳開電視看了,金碩珍把吐司放進烤麵包機時也不懂自己怎麼會答應要弄早餐給他們吃,大概是金泰亨那極度依賴的眼神讓他心軟了吧,煎著蛋哀怨著他神清氣爽的早晨就這麼沒了呀!!!但是當他抬頭看到二個小孩坐在沙發上對電視入迷的樣子,他就又無法埋怨什麼了。


二個小孩只用三分鐘就把桌上的吐司裝進肚子裡,金碩珍搖著頭想這二個人難道不懂什麼是享受美食嗎?他依然故我的聞著咖啡香,堅持優雅地享用他的早餐,等他吃完收拾好轉過頭就看到金泰亨已經縮抱著坐在沙發上打盹,田柾國從包包裡拿出畫筆跟A4紙默默的畫畫,他凑在田柾國邊上看他彩繪文字,田柾國在A4紙上畫著大大的四個英文字,Hope。

「是作業嗎?」
田柾國發現金碩珍在看將畫紙稍微遮了點,點頭。
「為什麼畫這個?HOPE?」
田柾國瞪著他,心情看起來似乎還是沒很好,這小孩鬧彆扭鬧得可真久,剛剛在餐桌上就一附金碩珍欠了他上百萬他這個債主沒辦法才吃的模樣。
「………要用一句話形容自己喜歡的人。」
「所以?」
田柾國把A4紙亮給金碩珍看。「我喜歡的人…是我的希望。」
「這樣啊………」
希望,用這個詞來形容女生的還真不多,說起來這個孩子跟他差了五歲,有點代溝也是正常的阿,金碩珍聳聳肩,見田柾國放下防備,他索性在他旁邊拿著他的畫哼起HOPE之歌。
「HOPE~~HOPE~~YOUR HOPE~~」
田柾國無語的看著他,那眼神冷淡的彷彿在說金碩珍幼稚,金碩珍舔舔唇沒好氣的將田柾國的畫還給他。
被一個比自己小了快五歲的人這樣無奈的望著還真是丟臉。

「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吼叫把金碩珍跟田柾國嚇了一跳,他們一同轉頭看到金泰亨一臉驚恐的怪表情,田柾國趕緊到他身邊。
「怎麼了?」
「我……我夢到南瓜要把我綁走……」
「南瓜?!」
「他追著我說我怎麼可以把他剖開……」
「蛤?」
「我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萬聖節……對了,說到萬聖節我們校慶就在那一天,我們班要辦萬聖節鬼屋喔,我是鬼之一,智旻他們班是賣吃的!」
田柾國點頭。「好啊,那我再抓號錫哥一起去。」
金泰亨隨即將視線轉向金碩珍。「碩珍哥你們也來吧?」
「去那裏幹嘛?」
「來被我嚇囉!」
「我才不要!」
被拒絕了,金泰亨瞧著他垂下頭來,一接觸到金泰亨那無辜的眼神,金碩珍這才揮著手道。「如果南俊跟玧其也去我才去!」
「喔?哥你這麼依賴他們?」
「依賴?才不是,我可是大哥,我只是………」覺得他們一定不會去而已。
「啊,玧其哥……」

閔玧其頂著一頭鳥窩頭搔著背,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我是不是又睡暈了,出現幻影了……我怎麼好像看到隔壁家的小鬼……」
金泰亨想證明自己不是幻影,一把抱上閔玧其。「我是真的人啦…玧其哥你們來參加我的校慶吧?」
柔軟的懷抱讓閔玧其迷迷糊糊的點點頭。「好……我得先去洗個臉。」
閔玧其轉身走進浴室,金泰亨雙手比著V衝著後頭的金碩珍笑,金泰亨笑起來的時候露出上下排的牙齒,看起來傻傻的卻很可愛,金碩珍無可奈何的比個OK的手勢。
此刻的田柾國看著A4紙上的HOPE,心裡卻只想著人多也好,這樣至少在那一天就沒人會跟他搶鄭號錫了。





不給糖就搗蛋!

閔玧其一打開自家門就看到朴智旻衝著他們喊這句話。
站在最前頭的閔玧其看著朴智旻那燦爛的笑容就興起一股想戲弄他的衝動,他搔搔頭露出驚訝的表情。
「什麼?你一大早的在做什麼?」
朴智旻笑容僵了下,「泰亨跟我說他邀了你們來參加我們的校慶……」
「啊~~我是為了泰亨才去的啊,都忘了你們是同個學校的。」
朴智旻露出失望表情,搓著手退了一步。「啊~是這樣啊…」他轉頭對著另一頭大喊。「泰亨啊~你快點啊,慢吞吞的!」
那小子失望的表情也太明顯了,閔玧其莫名得到了某種成就感。

「糖果都還準備了智旻的份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呢?」金碩珍從後頭走出來小聲的說,手指著閔玧其。「你這個壞人!」
閔玧其瞇起眼拍掉他的手。「少囉嗦!」
「要不我們跟他們一起坐公車去吧?」
金南俊的提議讓後來跑上來的金泰亨點頭。「柾國起晚了,號錫哥還在叫他呢,我們先去吧!」

於是一行人就這麼浩蕩蕩的去了學校。
閔玧其進校門的時候還像長官巡查般的觀望他們的校園,學校已經有不少人了,金泰亨跟朴智旻對他們揮手就跑往各自的教室。

「我是不是長得太帥了,她們都好害羞啊。」金碩珍一路上只要對上女學生的眼睛,她們馬上就會開始竊竊私語的討論,金南俊在一旁無奈的笑笑。
「哥,你衣服的吊牌忘記拆下來了。」
「嗯?真的假的?」
「假的。」
「喂~金南俊!」
在金碩珍想掐金南俊時,閔玧其朝他們倆奔來,手上還拿著一個白色的棉花糖,笑得跟孩子般可愛。
金南俊二話不說一口就咬上棉花糖,閔玧其的甜笑頓時變的凶狠,金碩珍也趁他不注意舔了口棉花糖。
「呀,你們兩個!」
「吃一口而已嘛,別小氣了。」
「哼,我才不小氣!」
最後棉花糖還是三個人一起分掉了。


田柾國確認那一行人的腳步消失才甘願被鄭號錫挖起來,腳底板被搔了幾次癢讓他忍不住笑出來還得死賴在床上,要製造他們獨處的機會真的很不容易,梳洗完出來鄭號錫一邊說著「今天怎麼這麼難叫啊!」一邊摸他的額頭,田柾國看著他笑。
「我沒有發燒啦。」
「都要以為你身體不舒服了,給!」
鄭號錫往他嘴裡塞一小塊麵包,田柾國一邊換上紅條紋襯衫一邊給鄭號錫餵早餐,喝掉一瓶香蕉牛奶才一同出門。
鄭號錫接了通電話,似乎是打工那裏的同事,有說有笑的講了很久,田柾國裝作不在乎的滑手機,事實上是在偷聽他們講話,對鄭號錫的一切他都很在意,只是沒有人知道罷了。
「太好了,下個月又多一份打工了。」
田柾國看著鄭號錫的側臉,他看起來很開心。「號錫哥是喜歡工作還是不得已要工作呢?」
「嗯?」
「沒有啦,我只是突然在想你是不是工作狂。」
鄭號錫露出了然的笑容,將手搭在田柾國肩上。「你這小子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田柾國撇過頭。「沒有呀。」
「少來,你騙得過別人騙不過我,你是不是又在糾結我為了你們工作的事情?」
「…………嗯。」
無論是什麼事情,哪怕是一閃而過的眼神鄭號錫都能看透他,也許是天生不擅表達,有鄭號錫在的地方他會感到安心許多。
「那是我自願的,更何況也沒人逼我。」
「號錫哥你總是那麼堅強。」
「所以我是你們的希望啊,哎呀…自己說這種話還真是不要臉。」
田柾國露出笑容。「真的很不害臊耶!」
「你說什麼?」鄭號錫搭在他肩上的手的力道重了點。
「我說號錫哥真的是我的希望。」
「這就對啦。」
田柾國低下頭苦笑。
我說的是我的希望而不是我們的希望,那可是截然不同的意義,多希望你能趕快發現。





金泰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覺得好玩透了,他的臉被塗成了一個黑暗小丑,他一走出教室就有不少人爭相跟他合照,都說他的表情跟妝容真是逼真至極,不知道今天可以嚇到多少人。
走著走著他就看到朴智旻站在樹陰底下,他想這一定是上天旨意讓朴智旻成為第一個被他嚇到的人,他躡手躡腳地走到他身後,朴智旻還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忽然他從後頭一把抱住朴智旻,朴智旻嚇得手機都掉了,轉過頭想抵抗,看到金泰亨的臉就又嚇得到大叫起來。
「啊啊!!!你是誰啊?」
「哈哈哈哈…我是泰亨啦,泰亨!」
看朴智旻那花容失色的樣子,果然嚇朴智旻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呼…是你,嚇死我了!」朴智旻定神下來之後,看著他的臉就是一陣大笑。「你被畫成這樣,其實還挺好笑的!」
「嘖,被你笑就不好玩了。」金泰亨幫朴智旻把掉落的手機撿起來,他瞄了眼螢幕,還沒看仔細朴智旻就搶了回來。
「你那裡結束之後來我攤位拿棉花糖吃吧?我們有各種棉花糖,還有烤棉花糖!」
金泰亨愣了下,對上朴智旻的眼睛隨即點頭。「好。」
「先去忙啦。」
看著朴智旻的後腦杓,金泰亨露出狐疑的表情。
雖然沒有看得很清楚,但螢幕裡照片很眼熟,而且還是偷拍的角度,如果沒搞錯的話那應該是閔玧其吧。




找到了。
金泰亨一伸出手就拽住金碩珍的的手臂。
「碩珍哥,給你!」
金碩珍剛與閔玧其跟金南俊走散,回過頭就看到一張逼真至極的小丑臉,小丑雖然是笑著的但就是十分詭異,他嚇得退了一步,「你是……誰?」
金泰亨這才發現金碩珍沒能認出他,他嘻嘻的笑。「我是金泰亨啊,泰亨,這門票是公關給我,讓我發給認識的人,但我打了電話號錫哥說他們才剛出門呢,等一會我會在裡頭忙得沒空接電話,我找你們找好久,我這票先給你,你幫我給號錫哥跟柾國吧!」
金碩珍看著手上被硬塞的票,瞇眼一想。「你何不拿給智旻?」
「他們班上賣吃的也非常忙碌,我想他大概也沒空吧。」
「可是你確定我能找到你號錫哥?」
「沒關係,給你電話號碼就好了。」
金泰亨掏出手機,低頭找到鄭號錫的電話號碼,金碩珍看那上頭寫的不是鄭號錫的名字,而是……重要的喜歡的好玩的哥ㅋㅋ
還真長!
「你不拿手機出來嗎?」
金碩珍拿出手機,乾脆把手機給他輸入,金泰亨低著頭專心的按著數字跟鄭號錫的名字,金碩珍突然打從心底感到疑惑。
「你們四個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金泰亨的手停頓了下,雖然只是那麼一瞬間金碩珍也立即感覺到自己問錯問題了。
金泰亨將手機還給他,「我們……是家人阿,那就麻煩你了,再見。」

金碩珍看著自己手機上鄭號錫三個大字,他依然搞不太懂,只是他感覺得出來,他讓金泰亨的心情變得非常不好。





金泰亨待在教室的某一角專注的盯著牆上那片火焰壁紙。
他能這樣站在這裡代表他成長了不少,記得從前就連卡通影片裡的火苗都會令他感到窒息,無法呼吸的感覺總讓他渾身發抖,這時候鄭號錫就會從後頭拍拍他,抱抱他,讓他不要害怕,看到鄭號錫手上屬於自己的眼淚,他才知道原來自己哭了。
鄭號錫那雙手抹掉他們很多眼淚,有他的,有柾國的,也有智旻的,他們卻極少碰觸到鄭號錫的眼淚,但是他知道的,鄭號錫總是在晚上想著家人默默掉淚。
「你們四個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家人。
這二個字打從心底沒有承認過,再怎麼說,我們都不是家人,因為我們沒有讓鄭號錫掉淚的能力。
朴智旻也許還帶著那種希冀,但從田柾國看鄭號錫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也很清楚吧,他們不會是家人。
總有一天要分道揚鑣的,但只要抓緊了那根浮木,圍繞著那顆太陽,努力的依賴著好像就不會分開了。

「泰泰啊,快過來,要開始了唷!」

聽到同學熟悉的呼喚,金泰亨隨即笑著朝他們走去。






抵達學校時校園裡已經有很多人了,他們被擠得只能抓著彼此退到一邊去。
「怎麼會這麼多人啊…」
田柾國低頭看著剛剛某個女生塞給他的DM,「今天有藝人來表演啦,難怪!」
「泰亨他們大概不能接電話,怎麼找他們呢?不知道他們攤位在哪?」
鄭號錫往前走了幾步,還墊起腳尖探頭探腦的,田柾國看著他的後背,這個哥現在只比他高一些,也許他再長大一點會比他還要高吧,他伸出手就拉住他的外套,鄭號錫疑惑地回過頭。
「怎麼了?」
「一定要找到他們嗎?」
「嗯?」
接觸到鄭號錫雙眼裡的疑惑,田柾國隨即放開手。
「我是說…他們都很忙啊,我們找到他們可能也沒什麼用……我是說…別找他們…今天…就我們二個……不可以嗎?」
田柾國越說越小聲,最後只是撇頭看著一邊不敢再看鄭號錫,表面上看起來很淡定內心卻波濤洶湧,心跳個不停,他在說什麼呢?
忽然後腦杓被摸了摸,田柾國抬起頭就被勾進鄭號錫的臂彎裡。
「你說的對,他們都在忙,那今天就我們二個逛校園吧!」
「真的?!」
「嗯。」
田柾國在他臂彎裡低低的笑了,鄭號錫歪頭看著他。「你這麼高興啊?」
「……沒、沒有啊……」
「好了,走吧,要吃炒年糕嗎?」
「好!」

今天的鄭號錫是他一個人的。
沒錯,只有今天這幾個小時,他是他的一個人的。
欸,號錫哥,我不是普通高興,是超級高興啊,高興的都要哭了。


「喂?啊~你好,大哥,泰亨有東西要給我?你在哪裏?我知道了,等一會過去跟你會和。」
鄭號錫按掉手機通話鍵,轉過頭看著不明所以的田柾國。
「柾國,碩珍哥說泰亨有留東西給我們,我們去跟他拿吧?」
「啊………好。」
鄭號錫笑嘻嘻的拉著田柾國就繼續往前走,田柾國失望的再度垂下頭來。
要跟鄭號錫獨處似乎真的很困難呢!





金碩珍站在樹陰底下,這太陽太艷了,對皮膚不好,看來回去要敷個面膜才行,不過閔玧其跟金南俊到底去哪裏了,打電話都不接……倒是鄭號錫接了。
金泰亨說他們四個是家人嗎……看起來總覺得有哪裏怪怪的阿,說起來他哪有那個心思管別人家的閒事,過不久公司就要公布評比名單了,只有前三名可以畢業之後直接進公司上班,其他的還得繼續做評比,在公司表現平平,不特別好也不特別壞,大概不行吧,不行的話該去哪裏好呢………金碩珍嘆了口氣,忽然想抽根菸卻想起校園禁菸,他抬起頭就看到遠方的鄭號錫跟田柾國,田柾國被鄭號錫扯著看起來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鄭號錫倒是一點都沒發現,還很開心的跟他揮手。

「大哥!」
「就說了,我不是你們大哥啊……」
田柾國在鄭號錫身後滿是怨念,他不由得問出口…「柾國怎麼啦?」
鄭號錫轉頭看著田柾國,田柾國的表情又變得稍微和緩了點,金碩珍覺得自己嗅到了點什麼。
「可能是我們兩個正準備去逛校園你就打電話來了,對了,泰亨要給我們什麼?我的電話是泰亨給你的嗎?」
「對,是泰亨給我的……嗯……他只是要跟你們說他結束之後會自己回家,你們不用等他!」
「啊?」
「嗯,就是這樣,你們兩個快去逛校園吧!」

金碩珍把他倆轉個方向推出去,那一瞬間他看到了,田柾國竊喜的笑容,他把口袋裡的二張門票拿出來看了會,所以說麻,他知道哪裏怪怪的了……他們看著彼此的眼神不是看著家人的眼神啊……
抱歉啊,金泰亨,看來只有我能代替他們去給你嚇了。





trick or treat
金碩珍看著教室門口那塊招牌用紅色油漆漆上的字樣。
鬼屋,真懷念啊,還是高中時期才是真正的學生時代吧,從前高中班上那些荒唐卻有趣的事情一一從腦中晃過,金碩珍微微笑起來,他把門票給了坐在教室外頭的女學生,女學生看著他的票瞬間抬起頭來。

「請問……你是泰亨的哥哥嗎?」
「嗯?」
「啊……因為票上面有泰亨的名字,所以我猜你是不是他嘴裡常說的那個哥……」
金碩珍努努嘴,是在說鄭號錫吧?
「不是的,我是他………嗯……代替的哥。」
「代替的哥?啊…那真可惜,泰亨很期待能嚇到他哥呢,一直讓我把他畫得再可怕一點!」
金泰亨給他票的時候感覺就是充滿著期待的樣子,金碩珍毫不意外的點頭。
「那我這個代替的哥肯定不能被他嚇到才行啦!」

金碩珍踏進一片昏暗的空間,發現自己手上空空的怪沒安全感的,他把口袋裡要給小孩的糖果禮包拿出來抓在手上,也許是自己來得太晚了,已經是快要結束的時間,鬼屋裡一個人都沒有,出奇安靜,金碩珍吞了口口水,吐了口氣。
嘖嘖,不過就是學生搞得經費可憐的要命的鬼屋能可怕到哪裏去?不可怕,這一點都不值得他害怕!
啊,他到底為什麼要來這裡?

再走幾步路,耳邊撥放著鬼片才有的那種恐怖音效,不時還有悽慘的尖叫聲,連營造氣氛用的冰霧都有,他好像低估了學生的能力。
就在感嘆的時候,他的腳踝被人猛力一握…
「哇~~別!別碰我!」
金碩珍踩著地板大叫,穿著吸血鬼服裝的學生嘻笑著從他身邊竄過。
這時候金碩珍記起票根上面好像有這麼一條,請勿毆打鬼!
唉西,金泰亨你這兇手在哪裡,快出來,不能毆打鬼我打你就行!
走沒幾步,他感覺臉頰旁邊癢癢的,他下意識地用手去撈,定睛一看他撈到了一團溼答答的黑髮,他大叫著趕緊把頭髮扔掉,這群死小孩!
「金泰亨!」
他加速往前走,閃掉不斷竄出嚇他的南瓜頭,他看到前方有明亮的光,應該快到出口了,他現在只想離開這個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就在這麼想的時候有一雙手從他身後抱住他的後頸,那手冰涼涼的,有個聲音在他耳邊說,trick or treat………
金碩珍氣得把那身後那個人甩了下來,抓在手上的糖果就往他的頭扔去。
那個人跌坐在地上,手上抓著糖果袋子,臉上彩繪著誇張的小丑妝本是看不出什麼表情的,但是金碩珍就是知道坐在地上那個人正委屈著。
「不是要糖果嗎?給你呀!」
「什麼啊……是碩珍哥……那號錫哥在後面嗎?」
金泰亨爬起來,一臉期待的望著後頭,金碩珍忽然心頭一軟,把他認錯就算了,還繼續抱著期待的認錯別人就不好了,他搔搔頭。
「那個,泰亨啊……」
「嗯?」
「你回頭看我一下……」
「什麼?」
金泰亨轉過頭,金碩珍就立即雙手合十。
「泰亨啊,對不起!你號錫哥跟柾國弟弟不會來了!」
「為什麼?」
「………嗯……因為……這有點複雜,你要不要卸了妝我再好好跟你解釋?」
金泰亨點點頭,「我現在就可以卸妝偷跑了,少我一個他們不會知道的,走吧!」
被金泰亨推著走到光明的地方,金碩珍是出了鬼屋,但是身邊卻也多了個鬼。

看著金泰亨在洗手台上沖臉,金碩珍主動遞出了手帕。
「啊,謝謝……碩珍哥身上還隨身攜帶手帕嗎?」
「是啊。」
「真巧,號錫哥也會呢!」
金碩珍眨眨眼。「你上次說你們是家人,但是第一你們不同姓,第二……你們怎麼看都不像家人。」
「…………我們就是家人。」
「你自己也知道不是吧?」
金泰亨嘟起嘴沒答話。
「我啊,這次幫了柾國一次。」
金泰亨將眼睛睜大認真的看向金碩珍。
「雖然只是我的猜測,但你們每天相處,怎麼會不知道柾國的心意呢?真奇怪!」
「我知道你在說什麼…」金泰亨垂下頭來。「我不知道智旻是不是也在裝傻,但是我很清楚,不過……我只能當作我不知道。」
金碩珍忽然想起那個女學生說金泰亨很期待能嚇到鄭號錫的話,不知道這像不像是一種象徵著金泰亨對家人的依賴,而他卻破壞了他的希望,金碩珍內疚的摸摸他的頭。「我也許……可以代替你號錫哥照顧你的。」
金泰亨疑惑地抬頭看著他。「你是說你要代替號錫哥?」
被那雙渾圓的大眼看著,金碩珍也有些回神了,他怎麼說出這種奇怪的話?他又不是他什麼人!
「啊……我是說………也許,偶爾,我有空的時候可以照顧你!」
金泰亨看著他尷尬的表情,笑了笑。
「除了號錫哥,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要照顧我,謝謝你。」
「但是我沒空的時候也沒辦法……」
「知道的。」

金泰亨乖巧的點點頭,用手帕把臉上的水珠擦乾淨,他臉上還有一些殘餘洗不乾淨的妝,被水珠弄得不舒服瞇著眼甩著頭的樣子甚是可愛,金碩珍不由得從糖果袋裡挑了顆糖果,撥開包裝袋,在金泰亨把手帕拿下來的時候,用手指把糖果推進他嘴裡。
金泰亨嘗到糖果的甜味還發楞著,金碩珍已經把他手上的手帕拿過,捧起他的臉或輕或重的擦。
金泰亨隨著他的動作眨著眼,不用近距離的看就知道金碩珍長得很好,離得這麼近好像有點長得太好了。
「疼……」
聽到金泰亨喊疼,金碩珍這才把手帕拿下來,塞進自己口袋裡。
「你回去要把卸妝乾淨,否則這皮膚都不好了!」
「知道的。」
「這是你的口頭禪嗎?」
「呵呵……」

金泰亨用舌尖抵著糖果,濃郁的甜味擴散在嘴巴裡,很甜很甜。
柾國是不是也能嘗到這樣的甜味呢?
金泰亨伸出手就拉住前頭金碩珍的衣服,金碩珍疑惑的回過頭。
「?」
金泰亨遙遙頭,金碩珍聳聳肩放慢點速度也就放任這孩子抓著他的衣服走了。
「我還想吃糖……」
「自己拿呀。」
「餵我……」
「得寸進尺的小鬼……嘴巴張開!」
「啊~~♥」

不給糖就搗蛋。
因為金碩珍給了糖,所以金泰亨不會搗蛋的…………才怪。




流血了。
朴智旻看著手指頭上大約0.5公分的傷口,在遞棉花糖的時候被同學的戒指弄傷了,其實也沒什麼大礙,把血擦掉就行,但是班長也剛好說要換手,他就乾脆出來透透氣,看著手機裡閔玧其來跟他討棉花糖吃的時候他偷拍的照片,有些尷尬起來,大概是上次的夢遊事件,他變得莫名在意閔玧其。
經過保健室的時候他想乾脆去上個藥,只是才轉進保健室就看到熟悉的二個人影,是閔玧其跟金南俊,閔玧其坐在椅子上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指頭,金南俊離他很近很專注的在幫他包紮,嘴巴動得很快好像在唸著什麼,但朴智旻只來得及聽到最後的那句『小心點啊!』那帶著親暱的責備口吻。
這二個人應該認識很久了吧?
朴智閔走進去發現保健老師不在,難怪金南俊要幫閔玧其包紮了。

「啊,智旻啊?你來這裡幹嘛?」
出聲的是金南俊,朴智旻立刻就接觸到閔玧其投視過來打量的目光,他對著金南俊笑著伸出手指頭。
「當然是手受傷才來保健室的,倒是你們幹嘛了?」
金南俊比著閔玧其。「這傢伙啦,突然看到學生打籃球就忍不住癢,也跟著打了一場,結果就手指頭挫傷了!」
閔玧其不好意思的舔舔唇,「我很久沒打籃球了嘛!」
吸引朴智旻的倒是金南俊口中的這傢伙,「原來你們同年啊?」
「什麼?」金南俊愣了愣,這才哈哈大笑起來。「不、不,玧其哥比我大一年啦!」
閔玧其翻翻白眼,「都是你對我這麼沒大沒小別人才誤會的!」
「在店裡習慣了嘛,反正你不也不是真的很在意。」
「誰說不在意,只有你例外。」
金南俊會心的一笑,對著朴智旻聳聳肩,朴智旻也只能尷尬的笑了。

只有你例外。
這句話還真是甜蜜的過份。

「這點傷ok蹦就行了吧!」朴智旻叨念著開始找尋ok蹦,金南俊見狀把剛剛在醫藥箱裡看到的ok蹦拿過,幾乎是同時,閔玧其也伸出手要拿ok蹦,二個人互看了一眼,金南俊笑看著他,用眼神示意著他的手指頭,閔玧其努努嘴這才把手收回來。
「智旻啊,ok蹦在這裡,你不好弄吧?我幫你貼?」
金南俊一句話,讓朴智旻立即乖順的坐到他面前,有人要幫他上藥他顯然很開心。
在金南俊幫他貼ok蹦的時候,朴智旻都維持著一貫的傻笑,金南俊看了不禁揉揉他的頭。「你這小子還真越看越可愛,這傷怎麼來的?」
「喔,沒事啦,就是被同學的戒指刮了一下!」
「這麼巧,你們兩個都傷到手指頭。」
朴智旻也覺得有點神奇,他看向閔玧其。
「哇~這麼說我會受傷搞不好也是離你這個小衰神太近的關係耶!」
「小衰神?」
「是啊,你不會把上次那件事情忘記了吧?遇到你我總沒好事!」
朴智旻委屈的扁起嘴。「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受傷……」
金南俊用手肘推了推閔玧其,還想說什麼手機就響起來,他趕忙走到外頭去接,閔玧其嘻笑著將手掛在朴智旻肩上。
「你失落個什麼勁?當我的小衰神可是你的榮幸!」
朴智旻斜眼看向閔玧其,這麼近能聞到閔玧其身上一股淡淡的煙味。
「可我不想當你的小衰神啊……」
「你說什麼?!」

「玧其,剛剛碩珍哥打來說他跟泰亨先回家了,讓我們二個自己走。」
「泰亨?是那個金泰亨?」
「為什麼碩珍哥會跟泰亨一起回家?」
「誰知道………不過你同伴回家了,那你呢?」
朴智旻站起身來。「泰亨那是偷跑,我們得回教室聽到解散才能回家的麻,而且還有號錫哥他們………」
這時候朴智旻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來,他接起來,閔玧其跟金南俊就這麼看著他,把電話掛掉以後他對著他們傻傻一笑。
「那個…泰亨說今天我得一個人回家,嗯,我想我還是跟你們一起回家好了!」
閔玧其呵呵一笑。「剛剛是誰說要回教室聽到解散才能回家的?」
「呃……嗯……偶爾也是可以例外的!」
「唉,回家就回家吧,搞得這麼複雜做什麼,一個人難不成回不了家嗎?快走了。」

也不是回不了家,只是麻,可以一起走的話為什麼要一個人走呢?
朴智旻抬起頭,就看到金南俊把閔玧其推著走出去的畫面,他拿出手機對準了閔玧其按下快門鍵。


閔玧其的……小衰神嗎?
如果我會成為你的麻煩,那是不是不要接近你比較好呢?









鄭號錫跟田柾國,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兩雙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舞台上的舞者。
現在這個環節正好是舞蹈比賽的時間,現在出來的是第五組,男女學生團體,用芭蕾舞混合old school,搭配著一些誇張的表情與劇情串成一個完整的表演,把現場的氣氛弄得很火熱,看得精采,鄭號錫也按耐不住地舞動著身子,田柾國因為被他扯著也開心的跟著他跳,五組表演結束之後,公布獲獎者,兩個人不約而同地祈禱著第五組獲勝,當主持人講出第五組時,他們倆開心的抱在一起,田柾國望著鄭號錫看著舞台的笑臉,那眼神閃爍的像自己得獎了似的,他想起兩、三年前鄭號錫為了贏家裡那台電視徹夜跟隊友去學校練舞,除了打工學習還得練舞,蠟燭三頭燒還搞得自己得了感冒,但就算這樣他也總是微笑著,金泰亨在睡前說電視他們不看了,號錫哥不要比賽了吧?鄭號錫一邊咳一邊說的話讓田柾國一直記到現在。

「我阿,只要能跳舞就一點都不辛苦,很幸福的!」

只是這樣的幸福,在他們的學費單寄來之後就沒有了,正好鄭號錫從大學休學,他說他得過很多獎已經很幸福了,那些獎盃現在還關在書櫃裡,鄭號錫有空就會把他們當模型似的拿出來擦一擦。

「真厲害啊,柾國你剛剛也看到了吧?我覺得我應該也做得到那個動作……」
在販賣機前面按可樂的時候鄭號錫還停止不了興奮的情緒,田柾國看著他笑著按了自己的果汁。
「號錫哥,你教我跳舞吧?」
「嗯?」鄭號錫咬著鋁罐對著田柾國瞪大眼睛。
「其實……我換了社團,從繪畫社換到舞蹈社了。」
「啊,什麼時候換的?沒聽你說過。」
「就最近……號錫哥,你教我跳舞吧?」
鄭號錫愣了會,「我……是一年?還是兩年啊?沒怎麼認真的跳過舞耶,那我得好好練習一下了。」
看著鄭號錫的笑眼,田柾國抓著他的手。「所以你答應了?」
鄭號錫理所當然的點頭把他攬在自己懷裡走。「那有什麼問題。」
「那……為什麼這幾年都不跳舞了呢?」
「嗯?因為我得打工呢,不過我已經想好了,等你們三個上大學我就會去報考舞蹈學校的。」
「真的?」
「嗯…」鄭號錫把手放在田柾國嘴唇上。「這件事情沒跟泰亨智旻講過,你是第一個知道的喔!」
田柾國看著鄭號錫碰過自己嘴唇的手指頭想著,等他們上大學啊,泰亨智旻他們只剩一年了,而他………為什麼出生的這麼晚,他也想趕快上大學啊。
「柾國……」
「什麼?」
「胡思亂想是禁止的!」
田柾國豪不意外地抬頭看著鄭號錫的笑臉,這個哥很神奇的,總能看透他的想法。
不過,他才不會就這麼乖乖讓鄭號錫安排的,雖然他希望他們能專心唸書,並且堅持要他們上大學,但他還是偷偷接了一些打工,他想開始存自己的學費,只要瞞著鄭號錫就行了。

鄭號錫看著田柾國沉思的模樣,他稍稍收斂起笑容。「柾國,舞我會好好教你,但你千萬不能瞞著我去打工知道吧?」
田柾國心驚了下,卻不動聲色的擺著酷臉。「打工什麼的……很麻煩啊。」
「嗯~如果你瞞著我去打工,我以後再也不管你了,知道吧?」
鄭號錫一句話就讓田柾國臉僵掉了,他拼命睜大眼睛,很緩慢的點頭,鄭號錫笑著牽住他的手,「難得就我們兩個人,不如去吃飯再回家吧?我以前練舞的地方有一間店很好吃喔!」

田柾國藏在外套口袋裡的那隻手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不能如此依賴你,對你而言我的獨立才能完成你的夢想,你為我們犧牲的夠多了,就算會被你拋棄也無所謂的。




田柾國喝醉了。
鄭號錫有些好笑的看著田柾國臉紅透著攤在他身上的樣子,只是一時興起點了啤酒來喝,老闆娘還記得他,直囔著怎麼這麼久沒來,這啤酒還算是招待他了,田柾國抓著他問了很多舞蹈的事情,例如禮拜二跟禮拜四你會把時間留下來吧?他會準時回家的,鄭號錫假裝對著行事曆露出一臉苦惱,那「打工得停掉幾個耶!」,田柾國的表情馬上就沉悶下來了,「打工比我還重要嗎?」他只得苦笑著摸摸他,「開玩笑的,會把打工推掉,一定把時間留給你!」,田柾國這才努努嘴露出點笑容,看到他笑了鄭號錫才放下心來,但田柾國下一步就是把桌上那杯啤酒往嘴裡灌,鄭號錫愣了會,來不及阻止他已經喝完一大杯了。

「柾國啊,那是酒啊………」
「嗯?酒………」田柾國嗅著自己手上的杯子。「啊,真的是酒!」
「算了,既然你都喝了,不如跟哥喝幾杯吧,阿姨~~~~」

田柾國看著鄭號錫蹦跳著起身蹭到阿姨那裏去,笑的眼睛都要不見的討酒喝,模樣甚是淘氣,但這舉動把阿姨惹得心花怒放,於是桌上又多了幾杯酒。

「我真的能喝嗎?」看著鄭號錫得意的笑容,田柾國還是有些不安,「我要是醉了怎麼辦?」
「說起來,你知道你醉了會是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
「嘿嘿……」鄭號錫露出有些邪氣的笑容。「反正明天你不必上學,今晚我會努力把你灌醉的。」
田柾國笑了。「不要吧,我醉了你肯定會很困擾的!」
「就是有我在你才能放心的醉,先說好,你只有今晚可以喝,在別的地方不准喝!」
「不覺得你管我管得有點多嗎?這也不准那也不准!」
「可你什麼時候真的乖乖聽過我的話了?多聽點哥的話啊。」
田柾國舔舔唇,拿過啤酒一灌就是半杯,酒精從喉腔灌入腹中,那有些烈的味道讓田柾國的小臉皺成一團,突然一個閃光燈讓他楞了下,抬頭看到鄭號錫拿著手機對著他笑,他連忙伸手去撈他的手機,但鄭號錫的反射神經比他更快,他搶不到只能扁起嘴瞪著他。
「啊,哥,你幹嘛亂拍,表情很醜吧!」
「是沒你平常那麼帥氣,但是麻……」鄭號錫將手機轉向他那裡,田柾國瞇起眼的模樣佔滿了他的手機螢幕。「你這樣倒是挺可愛的。」
鄭號錫笑嘻嘻的話語,讓田柾國臉一下子竄紅起來,他連忙撇開眼。
「我們柾國這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才沒有!」
鄭號錫伸出手戳戳他的臉頰。「從小你只要耳朵紅了就是害羞了!」
田柾國揮開他的手。「可惡,你不要這麼了解我!」
「唉,現在在你周遭,大概也只有你哥我這麼了解你了,你還不好好珍惜我?」
「我…………」很珍惜啊,珍惜到不能讓你知道的程度。
「再喝一杯吧?」
田柾國睨了他一眼,伸出手就把酒杯搶過。
想看我醉的樣子,那我就如你所願,只要是你想的,我一定做。

「欸,號錫哥,你喜歡我嗎?」

「啊~泰亨啊,你跟智旻到家了嗎?……啊,那得好好感謝大哥跟鄰居們了,你們快洗洗睡了,我們?我們一會就回去了!」


欸,號錫哥,你喜歡我嗎?
喜歡我嗎?
喜歡嗎?
請你喜歡上我吧。


「柾國啊,你醉了嗎?」


視線有些模糊,鄭號錫的臉都要看不清了,所以他拼命揉眼睛,把眼睛都揉紅了,手上濕濕的觸感讓田柾國心裡湧起一陣類似絕望的無奈。
什麼啊,原來哭了就看不到你了。

鄭號錫掛掉電話就看到田柾國對著自己哭得鼻子都紅了,看著他揉眼睛,他忍不住伸出手把他的手握住。

「別揉了,再揉都要成兔子了。」
田柾國揮掉他的手,「哥你真是……大笨蛋!」
「哎呀,哭完就開始罵人了!」
田柾國吸吸鼻子,身子搖搖晃晃的,鄭號錫笑著坐到他身邊去,將田柾國的身子往自己身上靠,躺在鄭號錫腿上,鄭號錫也正低頭看望他,從這個角度看去的鄭號錫,像是一種嚮往,美好不已。
我不曾忘記,你是我的希望。

伸出手就捧住了鄭號錫的臉,看到他發楞的樣子,沒有絲毫猶豫,他將他拉下深深的吻住他的唇。

那一刻也只有幾秒而已,鄭號錫的味道帶著濃濃的酒氣,還有滿滿的眷戀。
我說過了吧?我醉了你肯定會很困擾的。


鄭號錫揹著田柾國艱難的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他好不容易勾到鑰匙打開自家門,家裡一片漆黑,他直覺事有蹊俏,依照平常的習慣孩子們睡前會把小夜燈打開的,這冷清的氛圍就像沒人在家似的,不過無論怎麼樣,首先應該先把他背上那個有點重的小孩放下來。

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客廳,將田柾國往沙發上扔,也許是扔的方式不對,田柾國悶哼了一聲皺了下眉,鄭號錫看著他,忍不住伸出手彈了下他的眉頭,田柾國被攻擊只好扒住他的手指頭將他握住,鄭號錫這才笑著順勢揉揉他的劉海。
「躺好,摔下去我可不管你。」
田柾國咕噥了些什麼再度安靜下來。
鄭號錫觀望下四周,走進房間裡,一邊走一邊嗅著自己身上的酒氣,等一下還是得去洗個澡才行。
推開房門,果然房間裡也是一片漆黑。
他拿出手機撥打,那二個小孩到底鬼混到哪裏去了?
他先打了金泰亨的手機,等了一會才被接起來,話筒裡傳出的卻不是預期的聲音。

「重要的喜歡的好玩的哥ㅋㅋ………啊,你應該是號錫吧?」
鄭號錫愣了會。「你是……誰?」
「我是隔壁家的金碩珍啦,泰亨跟智旻在我們家睡著了,明天再讓他們回去吧?」
「智旻也在你們那裡?」
「是啊……啊,智旻不是我拐回來的,是閔允───你胡說什麼───是智旻自己要來的!」
鄭號錫聽出來電話裡模糊的另一個聲音應該是閔玧其,他笑著走到客廳。
「那就麻煩你們照顧他們了!」
「嗯,好,晚安啦!」
「晚安!」

掛掉電話,鄭號錫吐了口氣,他們好像搬家搬對了,孩子們跟鄰居處得意外融洽,他看著牆上的時鐘,一旁的日曆顯示今天是十月最後一天,萬聖節。
他撇向一邊的田柾國,從包包裡翻出三包糖果。
看樣子今年萬聖節只來得及送柾國糖果了。
走到田柾國身邊端詳著他的睡臉,想起他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樣子,將手撫上嘴唇沉思了會,最後只是悄悄地把糖果放在他胸膛上,然後從房間拿了厚被子替他好好蓋上。
「抱歉阿,哥可抱不動你,你今晚就睡沙發吧……柾國阿,萬聖節快樂,晚安。」

鄭號錫關上浴室的門,從浴室裡傳來水龍頭轉開的流水聲。
田柾國睜開一雙紅腫的眼睛,拿著自己胸膛上的糖果包,裡頭有各種紅色包裝的糖果,因為鄭號錫知道他喜歡紅色吧,但是他不知道他喜歡紅色的原因,因為紅色象徵著熱情,也,充滿希望的樣子。

「號錫哥,萬聖節快樂。」

田柾國抱著糖果再度睡著了。




朴智旻一早起來就一臉哀怨。
鄭號錫跟田柾國來接他們的時候順道跟他們一起吃早餐,在餐桌上朴智旻就是一臉的苦瓜臉,跟坐在他旁邊興高采烈的金泰亨形成一個強烈對比。
鄭號錫疑惑的看著金碩珍跟金南俊,接觸到鄭號錫的眼神,他們倆個直搖頭,鄭號錫從那激烈的搖頭方式看出他們是在說"我不是兇手,絕對不甘我的事"!
鄭號錫清清喉嚨忍不住開口。
「智旻阿……吐司不好吃也不是他的錯,你別老戳他呀……」
金碩珍微微皺起眉頭。「吐司不難吃啊,至少我對烤土司還是有點自信的好嗎……」
金南俊在餐桌下用腳踢了他一下,金碩珍這才沒好氣的再度咬了口吐司。

「你不吃,我幫你吃吧,省得你摧殘他!」金泰亨說完就拿著叉子把朴智旻盤子裡的吐司給叉走,朴智旻連忙拉住金泰亨的手。
「啊,你還我,我沒說我不吃!」
金泰亨哪裡理他,一口就把吐司塞進嘴巴裡了。
「啊啊!!金泰亨!!我的吐司!!」
金泰亨嘴巴鼓鼓的從位置上跳開,下意識的躲到鄭號錫身後,金碩珍看了金泰亨一眼,才把視線轉回哭喪著臉的朴智旻。
「金泰亨,你給我記住!」
金泰亨對他吐吐舌。「我一定記住。」
金碩珍煩躁的稍稍頭髮。「你們吵什麼?大不了我再烤就好了!」
「不要了,我想回家睡覺了。」
朴智旻沮喪的站起身就逕自去玄關穿鞋。

「泰亨啊,智旻生氣了?」金碩珍有些擔心的看著朴智旻的背影。
金泰亨遙遙頭,把金碩珍桌上的牛奶拿起來一口灌光。「他在乎的才不是吐司,我這是故意激他的!」
「嗯?」
金泰亨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糖果。「昨天玧其哥給了我糖果,但是好像沒有給智旻……」
田柾國理解的點點頭。「啊~要是我也會生氣,所以一早才這樣哀怨?」
「對阿。」
餐桌上的幾個人同時對朴智旻投以一個同情的目光。

就在這時候朴智旻突然"刷"一下地站起身,那過於激動的起身方式讓五個人同時嚇了一跳。
金泰亨尤其期待(?)的咬著下唇,朴智旻該不會下一步就是要轉身提起他的衣領給他一拳吧?真是無辜,他又沒有拜託閔玧其送他糖果,但是閔玧其幹嘛不公平點,二個都送不就好了!
突然一旁的金南俊摀著嘴笑了出來,金碩珍一臉奇怪的看著金南俊。

朴智旻轉過身雖然沒哭但眼眶也紅了,他手上多了一包糖果,袋子裡還有一張紙條,寫著”終於找到它了嗎? 萬聖節快樂喔! 閔玧其”

「糖果,居然在鞋櫃裡…………玧其哥是大壞人………」

看著朴智旻看著糖果哭笑不得的表情,餐桌上的五個人同時笑了出來。
金泰亨湊上去勾住他的脖子。

「還生我的氣嗎?」
朴智旻握緊手上的糖果搖頭。
「那就好,號錫哥我們回家啦!」
「嗯,是該走了,大哥,我們走啦!」
「喔,嗯,好………」

金碩珍跟金南俊看著那一家子口打開門走出去,門關上了也把他們的吵鬧聲一併關上,又坐了一會,他們倆對看了一眼,金南俊才走去把音響打開。
「突然覺得怪安靜的…。」
金碩珍還想說什麼,身後的房門打開來,閔玧其一邊打哈欠一邊從房間裡走出來
「玧其哥,你的小智旻都要被你給玩哭啦!」
金南俊比著鞋櫃,閔玧其原本睡眼惺忪的,忽然都醒了,他笑。「真的?他哭了?」
「哭是沒哭,哭笑不得就是了,說你是壞人。」
「嘖,居然沒哭……」
「你小心智旻有一天會討厭你。」
閔玧其聳聳肩。「討厭也是一種感情也不錯啊。」

看著閔玧其走進浴室梳洗,金南俊跟金碩珍只能感嘆朴智旻的運氣不好,偏偏遇到了個剋星。


朴智旻回家以後把糖果照了相,才捨得吃一顆,然後把剩下的放在自己的櫥櫃裡儲藏起來,失落過後得到的糖果似乎格外的甜。
金泰亨倒是把糖果全部都吃光了,包含閔玧其給的,看起來始終很開心。
田柾國讓他床前的小熊抱著鄭號錫的糖果,然後再也沒去看過他。
鄭號錫看著自己抽屜裡的二包糖果感嘆他們搬家真的搬對了吧,除了田柾國,其他二個小孩好像都不需要他的糖了,這是好事嗎?


trick or treat
於是孩子們都得到了糖。

創作者介紹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