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沒有道理的。
 例如自己為什麼能夠跟這個人交往,而為什麼自然而然的會習慣他的存在,
 然後順帶習慣戀人對於朋友那其實過於親暱的態度。
 如果真要介意的話是介意不完的,光是認識的時間就足足是一個很好用來發揮的問題了。
 
 在櫻井還沒遇上相葉的時候,二宮跟相葉就已認識了一年,在那一年當中他們之間發生過什麼櫻井並不知情,相葉不會主動去說,櫻井也不好問,至於二宮……始終就是那付無法看透的樣子,還記得第一次看到二宮的感覺,櫻井直覺這個人如果真想跟他搶相葉的話,絕對贏不了的。

 這個想法深植櫻井心底,像是個陰影跟隨著,每當相葉又跟那夥人玩的開心,二宮又盡情的帶頭欺負相葉時,那陰影顏色就會加深,所以他安撫自己,他跟二宮對待他的方式截然不同,而相葉一定比較喜歡疼惜著他的自己。

 但又不是那麼的篤定,像個催眠似的。

 櫻井看著相葉抱著吉他哭紅了一雙眼睛不禁嘆了口氣。
 「雅紀,別哭了。」
 相葉紅著一雙眼睛垂著頭。「SHO CHAN明明知道我會遲到,為什麼不叫醒我。」
 「…………。」

 不,我不知道,我以為二宮沒有要用你上次拿回來的那把吉他了,你很累的樣子,我想讓你多睡點。
 本來是該這麼完美的把責任全部撇開,然後當個豪不知情的人。
 但是看著相葉抽抽噎噎的哭,突然之間不想找藉口了。

 「這樣的話二宮會氣得跟你絕交嗎?」
 此話一出,相葉疑惑的眼神看了過來,櫻井沒有閃躲筆直的看進他眼底。
 「會不會?」
 相葉轉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疑惑也跟著在他眼睛裡轉著。「你說什麼?」
 「………」櫻井微微一笑。「沒什麼,那我幫你去找他?」
 「嗯……我跟你一起去。」

 相葉將吉他擺在教室的講台上先出了教室,櫻井看著那把吉他眼神一暗。
 至於吃醋就是另一回事了……………現在才知道已經積壓得那麼深了。




 二宮其實哪裡也沒去,他怒氣沖沖的走出學校過沒多久就又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去,
 於是他走了回來,站在二樓的走廊往下眺望操場,他看到了主持人尷尬的表情,原本說要表演的內藤也不知道去哪裡了,他的手機忘在家裡沒帶出來,這是常有的事情,因為反正帶了也沒什麼人會打來,不知道內藤是不是把他的手機打爆了。

 這一切要怪就要怪那個笨蛋。
 怪那個笨蛋………總是這麼的不懂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相葉跟他認識已經五年了,是高中時期就認識一直延伸到大學的,
 其實要說自己了解他那也不是這樣,畢竟比他早認識那個笨蛋的還大有人在,
 他只稍微……稍微比櫻井翔早認識他一些而已。
 
 聰明如二宮,他知道櫻井心底的想法的,就算他總是笑笑的陪在相葉身邊什麼也沒說,
 但是櫻井看著他的眼神,甚至是看著松本他們的眼神,有那麼一瞬間都會走調,
 不如平常那樣溫柔的樣子,就像是在看幾塊礙事的人型看板那樣,而那一瞬間的眼神總是會不幸的被他補捉到,所以他會低笑,更加把勁的欺負相葉。
 
 而這次的事件除了是那笨蛋的粗心以外還有櫻井的坐視不管吧,
 櫻井早知道他們要表演的事情,真有那個心的話他一定會盡責的提醒相葉不讓他出包的。

 「二宮!」
 
 微微回頭,其實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了。那是松本的聲音。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他還特地甩開了跟在他後頭的大野才回到學校來的,因為誰都好,就是不想遷怒大野,大野今天還是個準畢業生呢,要是因為他畢業那天留有不好的印象那就不太好了。

 松本走過來,靠上欄杆,前不久剪了個短髮,側臉看起來很清爽。
 「內藤一直在找你。」
 二宮一笑。「抱歉,這句話我等一下就會去跟他說的。」
 「不只是內藤,相葉跟櫻井也在找你。」
 「雖然同樣是找我,但是那二個人應該要跟我道歉的。」
 「你真的很生氣嗎?」
 
 二宮轉頭看著松本,「如果你精心練習許久的表演就因為一個笨蛋的關係而毀於一旦,你不會生氣嗎?」
 松本沒轉頭只是聳聳肩。「我不知道,我常常看著你,卻不知道你的情緒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是說,我一直活在虛假裡嗎?能夠這樣隱藏情緒的人也太厲害了。」
 「所以我常常覺得你很厲害。」
 「你這麼說是完全否定我的人格喔!」

 我們是否能夠依照一個人的外在表現就判定一個人的真心呢?
 該怎麼去相信他所說的話都是真的,如果人跟人交往沒有了那層信任就會變的很悲哀吧?
 松本微微轉頭看著二宮盯著天空的徹臉,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會很累的,因為摸不透猜不著。

 「但是我就是喜歡喔。」
 
 松本的話使二宮回頭看著他,隱隱的笑著。
 「你不喜歡的話我也會很困擾的。」
 「為什麼?」
 「因為已經改不掉了麻。」
 
 松本頓了會,凝視遠方,瞇眼微笑。「說的也是。」

 他們看到二個人匆匆忙忙的跩著大野走進操場,相葉架著大野的脖子好像在威脅他什麼,
 櫻井則看著他們微微笑著。

 二宮無奈的靠上欄杆。他們是在找我還是在玩呢?
 簡直是最低了!




 當相葉終於搶到了廣播社的麥克風,放大音量的喊著二宮和也四個字時,櫻井已經很著急了。
 整個校園裡還回盪著二宮和也四個字的回音。
 櫻井連忙跟廣播社的人道歉然後拉著相葉衝出犯案現場。

 「SHO CHAN,不要拉我~~你要去哪裡?」
 「我才要問你在做什麼!」
 
 櫻井額上冒著汗,才一個不留神相葉就不見人影了,
 然後學長姐跑來跟他說廣播社的人在找他,一種不祥的預感讓他奔跑了起來。
 果然,相葉正在拼命的拜託廣播社社長讓他廣播找一個人,櫻井喘著氣看著相葉那拼命央求的模樣,沒來由的怒意灌進他胸腔裡。

 「我要找到二宮,我要跟他道歉,這樣是最快的辦法了!」
 「你這樣做才會讓二宮困擾,全校園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了,他不殺了你才奇怪!」
 「咦?……呃………」相葉似乎冷靜了下來,他不再想掙脫櫻井拉著他的手。
 櫻井感到一陣疲累,他拉著他走了一段路,畢業典禮結束了,只剩下三三兩兩的人還在校園裡游走,畢業生拿著花朵笑的很開心。
 
 「相葉雅紀!!」

 突然,一個吼聲讓二個人停下腳步。
 轉頭,看到的是二宮跟松本,他們相偕走來,相葉看到二宮立即甩開了櫻井的手朝他奔去。

 「二宮,二宮,我───」
 話還沒說完,二宮一把揪住他的衣服前襟,拼命的晃著。
 「你在想什麼?你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好不好?你這個笨蛋幹麻不改名叫相葉笨蛋!」
 「咦?」相葉被晃得頭有些暈。「可是改名的話我家人也都是笨蛋了耶!」
 「阿~~~你這個笨蛋!」

 二宮像是忍無可忍似的,相葉的制服都被他弄皺了,此時一雙手按下了二宮。

 「好了好了,我剛剛也唸過他了。」櫻井帶著溫和的笑容看著二宮,二宮瞪了眼櫻井才鬆手。
 相葉扶著櫻井咳了幾聲。「對不起……咳……我沒想這麼多,可是廣播很有用,你真的出現了!」
 「是阿,託你的福,這樣大家都知道結業式那天我二宮和也不見了啦!」
 
 相葉傻笑著躲到了櫻井身後,二宮始終瞪著他。
 「大野他們還在視聽教室等我們呢。」松本提醒他們,一行人才這樣浩浩蕩蕩的往前走。

 一路上大家都像是累了沒有說話,二宮依舊是瞪著相葉的,但相葉一直躲在櫻井身邊導致視線總是被櫻井的笑容給擋住。
 
 「啊~前輩們來了!!」
 還沒進教室,手越的聲音就熱鬧的傳出來,教室裡還有內藤、斗真、大野三個人。
 大野看到二宮隨即漾出笑容,二宮看到大野也走上去坐在他身邊。

 「啊……」
 櫻井注意到身邊的人的表情變了,他偏頭看著相葉,正想問話相葉就大喊了起來。

 「吉他呢?」
 「什麼吉他?」
 「我放在講台上的吉他啊,我放在那裡的,不見了!」
 「……………………………。」


 一夥人全都沉默了,然後同時把視線轉往坐在大野身邊冷靜異常的二宮。
 如果現在有個洞的話相葉真的很想鑽進去,他一邊衝出教室一邊大喊…

 「我去找吉他,等等我!!」
 
 櫻井看著相葉奔出去愣了會,正才想跟上去二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櫻井翔,你不要去。」
 「為什麼?」
 「他自己桶出來的樓子幹麻要你收拾,這次我要讓他自己負責,他最好就要找到……開酒!」

 二宮一下令,手越就掏出了開瓶器,櫻井咬著下嘴唇走回來在內藤身邊坐下。
 此時一支菸遞了上來,內藤笑笑的問他,要嗎?
 櫻井毫無遲疑的接過了。



 
 一直到散會都沒有見到相葉的身影。
 二宮也像是完全忘了這件事情這麼號人物似的玩鬧著,絲毫沒有受影響的樣子。
 櫻井只是越看越悶,他人在這裡卻心不在焉,相葉說要去找吉他,但是他要去哪裡找呢?

 「大野前輩以後有什麼打算嗎?」手越問。
 「嗯?嗯……大概暫時會去擺攤!」大野答。
 「擺攤?」二宮愣了下。「從沒聽你說過。」
 「嗯,因為剛剛才決定的,我要去擺攤畫畫。」

 櫻井聽著他們的對話有些坐不住了。「我先回去了。」
 「咦?櫻井前輩再多喝一點嘛!」
 「不了。」櫻井果斷的拒絕,微微笑了下就走了。

 二宮看著櫻井的背影眼神暗了下來。
 像他這樣如此的關心一個人,完全不掩蓋的將在乎顯示在臉上………他怕是一輩子都做不到吧。




 櫻井心急的爬上樓梯。
 相葉沒有接電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腳就很自然的踏上回宿舍的路。
 也許是他們長期相處,默契已經深埋在彼此的身體裡了,他一回到宿舍就看到相葉縮抱在家門前睡著了。

 「雅紀。」
 櫻井的叫喚讓相葉轉醒,他瞇著眼看著櫻井。
 「SHO CHAN……怎麼辦呢?」
 櫻井知道他所問的怎麼辦是在說什麼,櫻井嘆了口氣,索性也陪他在宿舍前坐下了。

 「好好道歉,賠他一把新的給他,二宮再怎麼樣生氣總也不會因為這樣跟你絕交。」
 相葉垂著頭,手撐著趴在自己膝蓋上,可憐兮兮的像寵物似的。「可是,愧疚感還是很深……」
 「那你就不要做出這種事情來阿。」
 「可是我控制不住麻,你也知道,我總是做了才想得到後果的。」

 櫻井皺起眉頭,他想起早上在廣播社時的情形,相葉拼命的拜託廣播社的人,然後使盡全力的大喊二宮的名字……………
 「那就不要了吧,你跟二宮……最好就絕交吧。」
 「咦?」相葉抬起頭眨眨眼。「SHO CHAN怎麼這樣說……」
 「吶,是不是我對你太好,所以你從來不必對我的事情拼命?」

 這些年來,他照顧他、疼愛他、替他收拾相葉惹出來的一切麻煩,是習慣也是責任,
 所以當他看到相葉爲了彌補對二宮的愧疚感而拼命做的那些笨蛋事情時,一陣心酸毫無預警的湧入他心裡,相葉曾經爲他如此拼命過嗎?…………答案是沒有。

 越是這樣想,那樣的想法出現的次數越多,就感到自己越渺小,心胸好像很狹窄。

 「反正我就是心胸狹窄,如果這樣的話,我從今以後都不要這樣對你好了……二宮說的沒錯,你惹的麻煩你要自己解決,不能每次都依靠我,我能安慰你多久?我說不定根本不會一直陪你身邊的!」

 話才說完自己也愣住了。
 他看到相葉睜著一雙圓眼,震驚的表情,像是受到了什麼打擊。
 不對,不是這樣。

 「SHO CHAN的意思是……你嫌我麻煩了?」相葉扯出一笑。「看吧,我果然夠糟糕…不止二宮,連你都覺得我麻煩了。」
 櫻井嘆了口氣。「不是,雅紀,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知道。」相葉又笑了。
 「不對,你不知道。」櫻井拉住他,讓他面對自己。
 「我不想這樣對你,所以……請你依靠我一個人就好,偶爾也想想我的事情,不要總是社團社團的,我已經受不了了!」

 相葉愣愣的看櫻井,然後大笑了起來,櫻井看到相葉笑有些不明所以。
 「雅紀?」

 相葉突然一把抱住了櫻井,緊緊的抱著,感覺到相葉的體溫櫻井覺得心情平穩了一些。

 「社團本來就是我用來轉移注意力的………因為你有時候會很忙,會不在我身邊,我不可能什麼都不做,那只會讓我越來越寂寞,所以我去參加社團,只要你不在,我就去社團,跟他們鬥嘴玩鬧然後回家就能見到你了,這樣我就不會因為寂寞而吵你。」
 相葉笑了下。「可是居然會讓你覺得我只關心社團?真是好笑……我最在乎的,你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櫻井從不知道相葉會想得這麼多。
 還記得以前他突然很開心的跑來跟他說他參加社團了,原來從那時他就感到寂寞了嗎?
 櫻井攬緊了他。

 以為自己照顧周到,以爲自己爲對方付出很多,但是其實沒看到的部分還是有的不是嗎?

 「雅紀,那把吉他………」
 「嗯?」
 「其實內藤拿去了。」
 「咦?」
 「是松本叫內藤去拿的,所以並沒有不見,只是你跑得太快他們沒時間也沒機會解釋,直到散會了才說的。」

 相葉呆了一會,然後推開櫻井。
 「哇~好過分,那我找這麼多地方是為什麼?我還那麼難過……」
 「所以說…」櫻井緩慢的接近相葉,唇湊到他嘴邊。「以後不要甩開我的手,不要跑得這麼快。」

 相葉點點頭主動的將唇覆上。
 他一直都很相信的,櫻井一定不會捨棄他,不管他把視線看得多麼遠,櫻井最後都會回到他身邊。而自己也一樣,隨著年紀增長,不管遇上多少人,他最後的歸屬也會是櫻井的,如同櫻井說的那句『你是我櫻井翔的人。』那樣的堅定。
 
 至於該怎麼跟二宮道歉,其實二宮怎麼樣也會原諒他的麻。
 相葉一邊吻著櫻井,嘴角微微的勾起一笑。


 最傻的人其實是最幸福的。本來就是這樣麻。






 沁曰"
    (舉手)我有一個長期以來的疑惑!!
    那就是為什麼當我不是在打相二相文的時候,相二相的戲份就如此的搶眼!!
    可是當我很認真的在打相二相文的時候就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所以對我來說,他們比較適合當對方的第三者這樣嗎?(喂)
    這集打到我都覺得,相二相在一起好了,真是個謎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rumihuang
  • 當翔君專注著看著愛拔醬忙著社團的事情
    吃起醋來的感覺好可愛
    可是 又覺得那個在家裡寂寞的等著翔君的愛拔醬 好可憐喔
    你還是去社團好了!!(推愛拔醬)
    讓那個愛亂吃醋又愛整你的翔君多傷一些腦筋好了....(笑)
  • 愛拔本來就是個自由體的~~
    但是他懂得回家。就跟我家兔子一樣~ˇ
    翔君是愛跑滾輪的彆扭倉鼠(揍)
    二個都很可愛的呢ˇ

    orange4022 於 2010/03/17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