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只是一個動作而已。但是也有很多形式,旋轉的可以是身體,可以是一顆眼球,也可以是一支筆。
 還有類似顛倒的形式,對了,其實顛倒也是一種旋轉吧。
 櫻井望著天花板逕自喃喃自語了起來。

 「怎麼了,小翔?」因為櫻井過於專注的關係,相葉也望著天花板說著話,天花板上除了蜘蛛網裡的蜘蛛在結網以外什麼也沒有,就是白得有點黃的天花板。
 「唔………由你來我問這個問題實在有點難跟你說明。」
 櫻井將視線落到了相葉臉上,點頭。「真的,你一定不會理解。」
 相葉眨眨眼。「什麼呀,小翔……你不睡覺為什麼要這樣盯著天花板?」
 
 櫻井這樣盯著天花板已經有好幾週了,他們並不住在這裡,這個有點老舊的小木屋是一群人的秘密基地,很隨性很隨意的就能踏進來的地方,沒地方可待的時候這個小木屋就能讓你稍做休息。

 對了,忘了說,櫻井翔跟相葉雅紀彼此之間是不認識的。
 他們只是偶然的在同一個時間裡來到這裡休息,那裡有一張很大張的床,他們二個躺在那上面就只佔了那張床二分之一的位置,還有一大半空空的,相葉常常擠到櫻井那裡,說他旁邊的位置是空的感覺好冷好恐怖,櫻井輕笑,很MAN的說”那你抱緊我吧”,相葉的手就啪一聲的落在他胸膛上了。
 啊啊…有點痛。這傢伙不會輕點啊…………那是櫻井的感想。

 「小翔,你看牆壁多了很多張字條。」
 相葉似乎是確定自己睡不著了,索性爬起身來看著牆壁上粘著的便利貼。
 這間小木屋到處都能看得到便利貼的痕跡,字跡各有不同,用的紙張材質也不一樣,顯然不是同一個人寫的。
 「這次是什麼?念來聽聽……」櫻井躺在床上沒有移動,相葉瞄了櫻井一眼。
 「他說………親愛的老師,我知道你在這裡,請教我數學………這是什麼符號………唔……嗯……是數學符號!」

 不是說了是數學題目當然是數學符號,那還用你說嗎……櫻井內心的OS相葉雅紀不可能聽得到,所以櫻井爬起身來湊進相葉身邊。
 
 「嗯,這是數學函數問題啦………你看不懂吧?」櫻井一邊說一邊提起了簽字筆。
 「我就是看不懂麻,我國中就輟學了,你不要奢望我看得懂。」
 「是、是。」櫻井開始解題了,表情認真但筆觸輕盈俐落,很順的像是完全沒在思考那般的寫出一長串相葉左看右看還是看不懂得公式。
 「這是證明公式。」櫻井看到相葉疑惑的圓眼有些得意的笑了。「現在才要解題呢,看著吧。」
 
 櫻井是教科書機器人嗎?他好像會把書給吃下肚然後毫不消化的原原本本的吐出來。
 所以櫻井吃飯嗎?他吃什麼?他又喜歡吃什麼?
 
 「小翔,我吃飯喔,我還喜歡吃肉。」
 「你又在思考什麼奇怪的問題了?」

 櫻井帶著輕鬆的笑容把筆蓋蓋上,於是解題終了。
 相葉一臉崇拜的看著那一行行的外星文字。

 「小翔果然很厲害,只是小翔你是老師嗎?」
 「什麼?」
 「他上面寫的喔,親愛的老師,他還知道你就在這裡。」
 
 櫻井被解出題目的優越感給掩蓋了正常的思緒,相葉一說才讓櫻井發覺不對勁。
 寫下這個便利貼的人簡直就像是知道他一定會在這裡替他解出題目似的。
 什麼麻……所以聰明的到底是相葉還是我啊?櫻井苦笑著想。
 
 「有畫喔小翔………是雪人,可是現在是夏天,他卻畫雪人。」
 相葉的注意力已經從那張便利貼轉到下一張便利貼了,對他來說那些數學函數已經被他忘得一乾二淨了。
 櫻井跟著相葉的視線看去。「雪人畫的真好阿………」
 明明雪人就是幾個圓形幾個三角形排出來的東西,但是這個人的畫風卻又讓人覺得這個雪人不是那麼單純的雪人,對了,是一個充滿藝術氣質的雪人。
 「這間房子裡真的有很多很有趣的人呢。」相葉笑嘻嘻的說著,櫻井看著他。
 「但是我從來都沒見過他們。」
 「我也沒有。」
 「這麼說只有我們兩個見過彼此嗎?還是說其實這個畫雪人的跟這個留數學題目的其實也跟我們一樣是見過面的?」
 「那小翔怎麼不說這個人呢?他總是每週都來留周記,超級長的便利貼!」

 有一面牆壁有幾張超級長的便利貼,上面用密密麻麻的字跡寫著一整天發生的事情。
 像是櫻子討厭我,因為她總是得不到我。雅子很怕我,因為她說我會害優子得憂鬱症。其實我哪裡有這麼可怕,我很平凡,我也跟他們一樣是從媽媽的子宮裡出來的,幹麻把我講的這麼惡劣,是看上我的你們比較奇怪吧……………老師今天依然不知道我討厭他的事情,他的課我都不想上,下次在他課堂上做什麼好?對了…來煮火鍋吧。
 
 「小翔,他說他要煮火鍋。」
 「真是……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認真教學的老師呢?這樣是不對的……」

 櫻井再度躺下來望著天花板。
 旋轉。那個人,他還是顛倒的。

 「吶,雅紀………」
 「嗯?」
 「你說我們能待在這裡多久?」
 「多久?大概是這間屋子消失吧。」
 「所以是多久啊………」
 「搞不好明天這間屋子就倒了,也可能永遠不會倒。」
 「所以你覺得我該不該對你說呢?」
 「說什麼?說什麼?小翔你要說什麼?」

 相葉趴在櫻井身邊,相葉專注的圓眼閃著光芒的看著櫻井,櫻井忍不住伸出手勾起他的下巴,那瞬間相葉可愛的表情變得有些驚訝,櫻井帶著笑湊進他的臉,相葉還在眨著眼的時候櫻井側身吻了他。
 嘴唇上的濕潤跟親暱的氣息混在兩人密不可分的距離之間,櫻井拉住他,用舌頭翹開他的齒,勾住他的舌一陣糾纏與翻攪。
 沒有呼吸,相葉從喉嚨發出軟嫩的聲音,微微睜眼看著相葉迷茫的表情,發現自己下身漸漸升起的反應,櫻井輕輕的笑了。

 「雅紀,你果然是碰不得的啊。」
 「嗯?……啊…小翔,你……你剛剛吻我?」
 相葉像是從催眠裡醒來似的,櫻井嘴角的笑容使相葉露出困惑的表情。
 「為什麼這樣呢?我們接吻是不正常的。」
 「嗯,我也這麼覺得……」櫻井認同,「可是我居然對你有反應,而且我對你有反應的時候那個人就會消失了。」
 「什麼反應?什麼人?誰消失了?」
 櫻井握住他的手,將他的手往自己的灼熱探詢,相葉一臉詫異又害羞。
 「小翔……你……好像要從褲子裡跑出來了耶……」
 櫻井搖頭。「所以你替我解開怎麼樣?如果你不討厭我的話。」
 「咦?」相葉思考了會,櫻井握住他的手都要出汗了。「可是啊,我對小翔沒有反應阿。」
 「那簡單麻。」

 櫻井握住他的手,十指緊扣的同時將相葉壓在身下,一邊親吻他一邊拉下相葉的褲子。
 「嗯啊……」相葉被突然其來的攻勢感到有些羞恥,但還是沒有拒絕,其實這樣並不討厭。
 「雅紀,感受一下你的反應吧。」
 櫻井在他耳邊的的語氣接近喘息了,他感覺到自己的慾望真的像相葉說的快要衝破褲襠了,就只是親吻而已就可以達到這種效果,相葉雅紀大概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櫻井的手在相葉的慾望上留連,用指腹勾畫出那壯大的身型,隔著薄薄的內褲,搔到了卻又沒碰到,那陣酥麻感使相葉拉住了櫻井的襯衫閉起眼睛。
 櫻井拉開了包覆著相葉的內褲,直接碰觸那敏感的前端,這舉動使相葉的身子抖了一下,櫻井握住那也漸漸硬起的灼熱,試探性的套弄了幾下。
 「嗯啊……啊…啊……」自相葉嘴裡發出小聲的呻吟,櫻井低身透著相葉薄薄的襯衫上衣,啃吻著相葉的乳首,手上的動作從試探變得狂野,下身的快感還有乳首處傳來的酥麻感刺激著相葉,檔不住的聲音使他連連搖頭。
 「啊…嗯啊……嗯…唔……不…嗯…」
 「雅紀……」
 櫻井的聲音變得沙啞,他解開相葉的上衣紐扣,快速又溫柔的將相葉跟自己剥光,一絲不掛的他們只剩下彼此的體溫,相葉咬著唇看著抱著自己的櫻井。
 「吶,我們這樣可以嗎?」
 「………不行嗎?」
 「可是,我們不熟,踏出這間屋子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所以呢?」
 「所以………這樣好嗎?」
 櫻井看著相葉,被那認真的就像在解數學題時的眼神望著時,相葉才吶吶的說。
 「嗯,好麻……請你繼續!」
 可是櫻井並沒有照他的話做,他猛然從他身上爬起身,坐在床上,他捎亂自己的頭髮,無奈的笑。
 「你說的對,我們不熟。」櫻井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你知道嗎?他就在那裡。」
 相葉躺在床上望著櫻井指著的天花板某一角,他雖然很想看清楚並且跟櫻井說"我看到了",但一絲不掛的又沒有櫻井的體溫,涼意不停的灌上,他打了個噴嚏,幾乎在同時一件衣服蓋住了相葉的身子,是櫻井扔過來的。
 「我什麼也沒看到。」
 天花板那裡究竟有什麼東西……小翔是不是出現幻覺了?那他剛剛對我做的那些事情,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會不會以為是一場沒做完的夢?
 「是你喔,天花板上面有一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可是他是倒吊在天花板上的,就像在天花板上行走一樣,只要我踏進這間屋子他就會出現在上面,只有當我想碰你的時候他會一臉嫌棄的消失。」
 櫻井對著迷茫的相葉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剛剛測試了一下,我碰你的時候他真的會消失,像是賭氣一樣的不見呢…………你說那個跟你長的很像的天花板男孩是不是在妒忌我們?」
 相葉只是被櫻井好燦爛的笑容弄得有些走神,那些話他一點都聽不懂,好像神話故事。
 所以櫻井剛剛碰他只是想知道那個跟他長的一模一樣的天花板男孩會不會消失而已。

 相葉沉默了一會,他突然道…「那他現在還在天花板上嗎?」
 「是啊,看著我們呢。」
 相葉點點頭,「那我就讓他繼續消失好了。」
 「咦?」
 
 那之後床單上沾上了淡淡的痕跡,像是血跡。
 無論櫻井怎麼想把他給抹去都不會消失,看著天花板那個跟身旁睡著的人一模一樣的臉龐,那個人依然是用嫌棄的表情看著他們的,櫻井發現他討厭那個人用著相葉的臉露出的那抹不耐。
 
 「雅紀,再來一次?」
 「沒有潤滑,很疼呢……」
 「再一次就好。」
 「嗯。」

 也許那不過就是太過害怕的幻覺,只是眷戀對方的體溫才編造的理由吧。
 天花板上,根本什麼也沒有。






放在倉庫也是放著呢!
一篇沒有邏輯的文阿。XDDDDDDDDDDDD
久違的SA阿0W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