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烈跟張東雨每天都會玩上一場二選一的遊戲好來決定今日運氣如何,而金明洙毫無選擇地變成了出題者,要是他生病沒來學校,他們倆還會為此特地去他家讓他給他們出題,金明洙發著高燒臉頰紅潤潤的還咳著嗽,對我們的執著感到詫異不已。
「你們還真是我朋友中數一數二的怪人。」
「明洙的朋友很多呢,那我們還真是榮幸!」
「是啊!」

張東雨歡呼起來,我也跟著瞎起鬨,說起來瞎起鬨根本就是我的專長,像一種下意識行為,這遊戲也是張東雨提起,我瞎起鬨的結果。

「那今天的題目是,猜猜看哪一個杯子裡有水吧。」
金明洙比著前方二個一紅一藍的保溫瓶,從外觀來看根本看不出來哪一個裝了水。
我觀察著張東雨的反應,他在選擇的時候原本飄忽不定的眼神會突然定住,一直盯著自己內心所選擇的那一個,非常堅決的。

「咦~~好難喔~~是哪一個呢?成烈,先讓你選吧?」

但是每一次,他都會讓我先選,裝的好像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幾乎都要以為他有選擇障礙了。

「那就紅色的吧。」

把張東雨想要的那個選項選走是我常做的事情,誰讓他每次都讓我先選,但是為了不讓他起疑,偶爾幾次會選擇另一個選項。

「啊~~那本來是我要選的!」張東雨果然露出遺憾的表情,但下一秒就又對金明洙笑起來。「明洙,快公布答案!」

那天理由所當又是我取得勝利,從月初玩到現在的二十六局裡,張東雨只贏了十場,那還是我放水的結果,你問為什麼?
因為張東雨的選擇零失誤,無論如何都是對的,我不知道他平常是否有在積陰德,只是命運之神總是站在他那裡,搭配他傻呼呼的笑容,就像真理一樣。


「成烈運氣真好啊,但是好像………都會選走我想選的,就像能看出我的心情一樣。」

那天下著雨,張東雨忘了帶傘,我還是在校門口撿到他的,因為我們從來不會約好一起上下學,簡單來說我們只是比起一般再好點的朋友,我想如果不是在校園而是在公司裡,我們一定是會勾肩搭背一起去喝燒酒,醒來就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的那種關係。
我撐起傘告訴他進來吧,張東雨甩甩頭,活像一隻小狗。
他持著那種傻里傻氣的表情突然說出這種類似於懷疑我的話,不免讓我有些緊張,被發現了嗎?

「果然啊,有成烈你這樣的朋友真好。」
「什麼?為什麼?」
張東雨笑的無比燦爛。「能有一個總是能明白我的朋友不是最好了嗎?」

啊啊,我的思想果然比張東雨心機吧,人家可是個自然無添加的好青年,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把我當成朋友吧,也許除了喝燒酒他還會來參加我的婚禮,我能很自然的把我的帖子發給他吧?
但現在說的都是空話,首先我們得先長大,而長大之後我們還沒斷掉聯絡。

「東雨啊,為什麼找我玩這個遊戲?你可以跟明洙玩?」
「因為你看起來好像對這種事情會有興趣,一定會陪我玩的樣子,不有趣嗎?」
張東雨露出”難道是我為難你了?”的表情,我心想老子要是不覺得你有趣我還會陪你玩大半個月嗎?
「說真的,我也快膩了……」
我不知道我的嘴巴怎麼了,但是我的確聽到我用我的聲音說出這句讓張東雨瞳孔放大好幾倍的話,啊啊,怎麼辦?這不是我的心意………你能懂嗎?
「原來阿,成烈你是這樣想的,那明天就別玩了吧?」
「啊………啊………也是可以玩一下的!」
我一緊張就把傘給弄掉了,張東雨握住我的手把傘重新撐起來對著我笑。
「其實我也是無聊才玩這個遊戲的,不玩也沒什麼啦,成烈你家在這裡吧?」

我埋怨我家為何如此的近,我看著他用書包遮著頭跑走的背影,我反覆思考著無聊才玩這幾字,嘖,請把前面的話刪掉,無論怎麼樣我們是無聊才湊在一起玩遊戲的人而已,只是喝點應酬酒就可以止住的關係,生氣過後我才發現我忘記把傘借給張東雨了,如果都會被淋濕的話,好像本來就不該幫你撐傘吧。


坐在教室裡,我跟金聖圭還有金明洙聊著天,眼神時不時地飄向前方不斷發出誇張笑聲的張東雨,他的鼻子紅紅的,應該是擤過鼻涕的關係,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沙啞,只不過淋了場雨就感冒了,莫名讓人覺得不爽。
「成烈,怎麼?你心情不好?」
如果連金聖圭都發現我心情不好,那我真的是心情非常不好吧。
「成烈……」
張東雨忽然走近我,拉著我的袖子,我心驚了下看向他。
是來找我玩遊戲的嗎?

「今天輪到你值日了。」
「………喔。」
我甩開他的手,那力道有點大,我看到張東雨愣住了。
金明洙低頭看著手錶。
「都要放學了,今天你們不玩遊戲嗎?」
我擦著黑板,聽到背後的張東雨說。
「對啊,不玩了。」
「咦?真可惜啊~」
「也沒什麼非得玩的必要啊。」


我承認我受傷了。
我把黑板擦的超級乾淨才回家,還難得的被老師稱讚了,在放學的時候金明洙伸出二隻手讓我猜哪一個裡面有糖果,沒有張東雨的反應當基準所以我猜錯了,但是金明洙還是把糖果塞在我手裡對我說生日快樂,還附贈一張小卡片。
我知道成烈的秘密喔!
卡片裡只寫了這段話。「是什麼?」
「你會贏是因為你喜歡東雨吧?」
「嗯?不是,那是因為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得出來他想要什麼,而他總是很幸運,我沒有……喜歡他。」
「是嗎?那就當我猜錯了吧。」
金明洙拍拍的我肩,走了。


真是莫名其妙。


外頭沒有下雨,但是我還是在校門口看到張東雨,這次可沒有撿他的理由了,我筆直地往前走,我聽到後頭的腳步聲,還有張東雨書包裡頭的東西碰撞的聲音,總是帶這麼多東西出門不累嗎?算了,那關我什麼事。

「成烈啊。」
我的制服被拉住了,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幹什麼?」
「我們再玩一回遊戲吧?最後一回?」
好啊,好啊,我們再一起玩吧!
「我不要。」
嘴硬的壞習慣什麼時候才改得掉?
「其實我知道的,成烈是看著我的眼神才能獲勝的。」
我轉過頭。「你知道?」
張東雨得意的燦笑著點頭。「明洙跟我說的,但是我從第五回就發現了,那現在,成烈你盯著我看看吧?」
「什麼?我幹嘛要盯著你………看………」

我臉燒紅了起來。
因為張東雨看著我的眼神非常熟悉,就像他在選擇時那篤定而認真的眼神,而他正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就好像他選擇了我一樣。
我張開嘴巴卻被看得發不出聲音,說不出話。

「別人不一定會懂,但是如果是成烈一定會懂我的……」
「懂、懂什麼?」
「我的選擇是你啊。」

張東雨牽起我的手,暖暖的,甜甜的。
「如果成烈不嫌我煩的話,跟我在一起吧?」
「啊,是啊,你有時候的確很煩…………」
張東雨呵呵笑起來,我再次討厭起我嘴硬的壞習慣,我煩躁的勾住他的制服領帶,將他往前拉,當嘴唇相觸時我看到張東雨錯愕的表情,我得意的笑了,用手指頭撫過他的唇,我問。
「不喜歡?」
張東雨愣了幾秒,顛起腳尖把粉唇壓在我唇上,然後也用手指擦過我的嘴。
「你也不喜歡嗎?」
我只能笑著再吻他一次了。

確定心意以後我才知道為什麼金明洙會說我喜歡張東雨了。
因為我在乎他才能從他眼裡觀察出他的喜好,所以每當他看著我笑時,我能深刻感受到他的喜歡,在那之前我從來不曾相信而忽略的心意,張東雨也是想吸引我注意才跟我玩這個遊戲的吧。

「看來你心機也頗深的麻……」
「什麼?」
「沒什麼啦………」

吶,我希望我們能一起長大,然後勾肩搭背的去喝燒酒,未來我能很自然地把婚禮貼子發給你,差別在於貼子裡有我們的名字。
希望也終究只是希望,但你看著我的眼神總會讓我有這種充滿希望的錯覺,那也不錯,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ange4022 的頭像
orange4022

Headlock

orange40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韓菲希(.ヮ.)っ
  • 嗚兩個完全萌貨TUTTT
    還以為自己會被雷但完全就TUTTTTTT
    烈雨也美好啊金明洙喔都卡基(#

    第1次留言呢~但其實之前就有在一個FB的社團看過你的文了~
    真心、好好看TUTTTT上課都靠你的文當精神糧食(咦#
  • 不雷真是太好了呢WWWWWW
    能聽到別人用我的文當精神糧食真是最開心的稱讚了呢WW
    不過我挺想知道FB社團是哪個FB社團呢?XD

    orange4022 於 2014/01/12 02:39 回覆

  • 悄悄話